菠萝网目录

腹黑娘亲萌毒宝:暗王,太凶猛! 第367章 太子的意思是?

时间:2019-08-23作者:北派三哥

    第367章 太子的意思是?

    柳府无论何时都是最热闹的,不乱外面闹的怎么乱,可都影响不到他们。

    柳有财不仅有钱,才曾接济过不少人,就凭着这强大的人脉和堪比国库的财力,即便是乱世,他也能屹立不倒。

    柳安安在府中一日,就感觉整个人都要松懈下来。

    不过她记着答应司徒暗的事,在晚饭后就把蓝羽找了过来,对他道:

    “从今日起,你虽跟着我和元宝住在柳府,可每日必得回王府一趟,去看看是否有什么事发生,再联络两个新吹雪楼的成员,让他们十二时辰守在王府,以防出事。”

    “属下明白。”

    蓝羽郑重的点了点头,就立刻出府回去探消息。

    此前去秦国,司徒暗故意带着他,其实就是为了让他也知道司徒暗的秘密,而这之后,蓝羽也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

    也许是看到自家主子还在痛苦中,不敢松懈。

    不管怎么说,司徒暗的这两个心腹,倒都是难得忠心又厉害的人物。

    比较一下,她的千云和狼辛也很好。

    柳安安略有些得意的想着,在院中坐着发了会儿呆,觉得冷了,才进的屋子。

    宫中吵闹了一日,也没吵出个结果,倒是把司徒麟吵的晚上头痛不已,听说让太医整晚都在寝殿候着,次日更是没有上早朝。

    朝中大员们焦心,可司徒璟却实实在在的松了一口气。

    对于他来说,司徒麟不理朝政,才是好的,这样一来,司徒麟也就不会急着下决定,罢黜他太子的位置,他也还有机会去挽回。

    在书房等了半日,喝下了三盏茶之后,司徒璟终于忍不住,叫来人,暴躁的问道:

    “还没找到江邪吗?这京城就这么大,你们即便是把这里翻过来找,这一日半的时间,也该够了。”

    属下忙道:

    “还未找到,那江邪向来狡猾聪明,自然不是那么好找的。”

    司徒璟道:

    “那白荼呢?苏珊呢?有消息吗?”

    “一样没有。”

    那下属摇了摇头,

    “不过,吹雪楼的踪迹倒是能找到,殿下,我们要不要从这里入手?”

    吹雪楼?柳安安的?

    不对。

    司徒璟立刻反应过来,是白荼管的那个。

    他立刻道:

    “既然有线索,那就赶紧去查啊,你们只知道揪着他们人,就不知道揪住尾巴吗?”

    “属下这就去传令。”

    他忙退出了书房,赶着去传消息了。

    “一群废物。”

    司徒璟将手捏成拳锤了一下桌面,很是恨铁不成钢。

    他身边怎么就不能有一个正经的谋士?

    他一个人要应付各种情况,真的是心累。

    司徒暗身边有个柳安安,那一位就顶了不知道多少个了,身后更是有新吹雪楼和柳家在。

    司徒明身边也有个卫家,卫青虽然是个单纯的,可他老子却眼光毒辣,十分聪慧,又有沙场经验在,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这独独他司徒璟的身边,没有一个可用的人,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一阵窝火。

    明明他才是太子,这身边反倒是没什么人了。

    从前史诗韵倒还算是一个帮手,可如今……

    等等,史家。

    司徒璟的眼眸闪烁,唇角忽然勾了起来。

    是了,还有这么一个保障在呢。

    只要得到史家的支持,在朝堂上就立柱了脚跟,至于什么军方,他又不需要谋朝篡位,要什么军队,只有朝中声望才是最重要的。

    打定了主意,他就立刻整理了仪表,打算再次去一趟史家。

    即便秦蛮儿不愿意,此刻也由不得她了。

    秦国只要有个背景在就是了,帮不帮忙,倒是其次的。

    深吸了一口气,他就推开书房的门,让管家找了马车,就迅速前往了相府。

    史渊此前就是一直在帮着他说话的,此刻见他亲自来,当即就迎了上来:

    “殿下怎么得空来下官这里了?您不是应该……”

    “人本宫正在找。”

    司徒璟淡淡道:

    “可这找也是需要时间的,趁现在正好能挤出些空闲,想来与大人商量另一件事。”

    “殿下请讲。”

    “本宫想立即迎娶诗韵过门。”

    司徒璟紧紧盯着史渊,严肃而认真道:

    “大人应当知道本宫这话什么意思,若是大人还愿意助本宫,还请大人应允。”

    史渊面露难色:

    “这……倒不是下官不愿意,只是这婚事需要皇上赐婚才可,如今这时局,不论是您还是下官,去请皇上赐婚,那都是愚蠢的决定。”

    司徒璟深吸了一口气,道:

    “这本宫如何不知晓,因此今日来,就是想问问史大人,是否愿意委屈诗韵。”

    “太子的意思是?”

    “本就是迎娶侧妃,只需要皇后点头便可,父皇那里只需要事后说一声,虽然会引得他不满,可也并无大碍。”

    如果真的这样做,那就不可能给史诗韵一个像样的婚礼,只能是一顶轿子从这门抬进那门,也就算是成了。

    这对于史家来说,并不是什么长脸的事,甚至有些侮辱的意味。

    不过司徒璟坦诚说出来,史渊倒是也不反感。

    他早就下定了决心要把史诗韵嫁给司徒璟做侧妃,左右都不是光彩的事情,他也不想去搞的太隆重,反而会遭人耻笑。

    只是史诗韵那个脾气……

    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司徒璟道:

    “这婚姻大事,一向都是父母做主,何况您是当场宰辅,说一不二,只要您开口,诗韵就算再反对,也不得不嫁。”

    “太子这是要老夫逼女儿出嫁吗?”

    史渊眯着眼睛道:

    “本就是史家委屈,如今您还不等诗韵同意,这岂不与强抢无异?”

    司徒璟不以为然:

    “若您真的有这样的想法,就不会有想将诗韵嫁给本宫的念头,您应该清楚,不论等多久,诗韵的心都不会放在本宫这边。”

    若不是这个老狐狸疑心重,一定要这种方式才相信他,他也不想这么急着娶史诗韵,反而招家里的那位不开心。

    见史渊犹豫不决,司徒璟干脆也不急了,慢悠悠的坐着喝茶。

    这个老狐狸才不在乎女儿如何,他此刻纠结,不过是在计算着这件事的利弊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