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蜀山剑宗系统 第六十四章:暴怒

时间:2017-11-02作者:阳君

    安山城外,又独自一人上路的白眉,脚踩着轻履,走得虽慢,却看清了这山川的秀美。

    翻过一座高山,来到一条水溪旁,白眉卷起袖袍,双手舀起一捧溪水,入口只觉得甘甜清凉。

    正当白眉准备用着溪水洗洗脸时,流淌的水面上一张蒙着黑布的脸迅速朝着白眉袭来。

    头也没回的伸手一指,一道剑光飞射而出。铛的一声与偷袭者的刀刃撞在了一起。在空中翻身后退,袭击者单手挂在树上,俯视着下方的白眉,眼中杀机四溢。

    甩干净了手上的水渍,白眉缓缓转过身来,明亮的眼睛望向偷袭他的黑衣人。

    “筑基真修当刺客,这是哪家的势力这么肯下功夫。”

    方才偷袭白眉的黑衣人,气息隐匿功夫极深,甚至连白眉都没有察觉到,若不是碰巧被溪水暴露了身形,刚才那一下,说不准白眉还真就被他偷袭到了。

    整张脸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衣人手中斜长如月的长刀竖指向白眉:“你就不用多费口舌了,我不喜欢对死人废话。”

    冷笑一声,黑衣人身子一侧,整个人突然像是变成了一张纸片,细薄锋利的连同着刀刃一起向白眉刺来。

    “现在不说,一会可就没机会开口了。”

    右手虚握,体内真元动荡,白眉的右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把淡青色半透明古朴长剑。

    真气有形无质,而真元比真气要凝练的多,有形有质。

    冥顽剑被毁,白眉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剑器,就只能先以真元凝练出这种虚空长剑。

    握住真元凝聚成形的长剑,白眉迎着黑衣人的方向,脚下重重一踏,道袍猎猎作响的冲了过去。

    铿锵交鸣,虽然真元凝聚而成的长剑,但与黑衣人的刀刃交击时,仍旧发出了金铁交鸣的声音。

    “幻月刀斩!”

    低喝一声,黑衣人的身上陡然分出了数个与其一模一样的持刀黑衣人,足足九个黑衣人同时挥舞着刀刃斩向白眉。

    手臂挥舞出无数残影,凭借着剑轻风的加成,白眉出剑如电,堪堪抵挡住黑衣人诡异的进攻。

    一击未得手,两人迅速来开了距离。

    看着面前九个一模一样连气息都没有任何区别的黑衣人,白眉随手挥出一道剑气,唰的一下穿过其中一道黑衣人的声音,轰断了其身后的一颗大树。

    假的?不对,刚才那些攻击力道确实有九次。

    似乎是看穿了白眉心中所想,黑衣人狞笑一声道:“不必猜了,我的幻月神刀,不是普通的幻影之法,普通的幻影只不过是用来蒙人的惑敌之法,而我的幻月神刀每分出的一个分身,都有我全部的实力。

    不要在挣扎了,还是乖乖去陪你徒弟吧。!”

    “你说什么?!”

    脚下的石子猛地一颤,显露出白眉方才陡然的失态,目露寒光的望着黑衣人,白眉眼中的杀意疯狂上涌。

    “哎呀,忘了告诉你了。你的那个小徒弟,可真难缠。不禁会逃,而且手里还有几个特别的东西,突然发动的剑气,连我都差点着了道。不过,他的修为实在太低,最后还是被我轰碎心脉,扔进了河里!”

    说着还掏出了一枚铜铸的小蟾蜍,黑衣人笑着在手里把玩:“诺,这个就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

    输入一股真元到手里的小蟾蜍中,黑衣人手里的小蟾蜍那滴溜圆的眼睛顿时朝着白眉的位置看去。

    如寒冬腊月一般的死寂气息从白眉的身上缓缓蔓延开来,周围的草木一碰到这股气息,都倏然粉碎,就像是被扔进了粉碎机里一样。

    身上宽大的道袍猛地鼓起,白眉抬起冷淡的双眸,看向黑衣人。下一秒,白眉身影突然消失。

    白眉消失,九个黑衣人迅速围成一个圈,寻找着白眉的踪迹。

    砰!

    不知从何处惊起的一道剑光,像是闪电一样眨眼间刺穿了九名黑衣人。呕……张嘴呕出一大口鲜血,黑衣人的真身目眦欲裂的看着眼前一脸寒意的白眉,这种鬼魅的速度……他……怎能可能!

    被白眉一剑贯穿了九道身影,黑衣人身子一扭,身形再次朦胧起来,又想故技重施再分出几道幻影出来,夹击白眉。

    冷哼一声,白眉左手一捏,空炎剑气轰然爆发,一股热浪席卷四面八方,空气折断扭曲,连黑衣人刚刚现出身形的幻影,也瞬间被破灭!

    “幻月神刀?垃圾!”

    将刺穿黑衣人胸膛的手臂抽了回来,白眉俯视的看着摔倒在地黑衣人,然后一脚踩断了黑衣人的一根手臂,

    “说,谁让你来的!”

    手臂被硬生生裁断的痛苦,让黑衣人的身子高高的弓了起来,就像是一条极力挣扎的虾米。

    咔嚓!

    见黑衣人没有回答,白眉又踩断了其另外一根胳膊。

    “等等,等等……我说,我说……”眼看着白眉又抬起脚,黑衣人赶忙叫停:“我……我是听雨楼的杀手,是受人雇佣来杀你的。”

    咔!一脚踩断了黑衣人的左腿,白眉躬下身子,看着黑衣人:“说重点!”

    浑身大汗如雨,痛苦疯狂刺激着黑衣人的神经,大口的喘息了几下,黑衣人道:“我……我不知道,我只负责执行,具体是谁下的单,我并不值钱啊。”

    “那既然这样,你就没用了。那你可以去死了!”语气一寒,白眉说着就要一脚踏碎黑衣人的脑袋。

    “等一下,我……我接任务的时候,听放单的人嘀咕了一句,说这年头连军队都开始雇杀手了,雇佣我的人应该是军队里的人。”

    军队里的人……脑海中蓦然闪过一张高傲跋扈的女子面庞,白眉眼神一狠,又是她!

    “我都已经说了,你可以放过我了吧。”黑衣人的年岁不大,能在这个年纪就修成筑基真修,资质天赋也是非比寻常。对于自身性命更是看重的很。

    将心头的怒火暂时压下,白眉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黑衣人:“放了你?我有说过吗?”

    噗嗤!

    甩了甩溅在道袍上的血迹,白眉目光阴冷的望着安山城的方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你存心要和我过不去,那就休怪白某手黑了!

    ……

    “白兄?听说今日一早便离去了,我刚才还想着没能为你送行。怎么这半天的功夫又回来了,这着……”

    梅向晨一回到玉甲军,护卫便向其禀告,说白眉正在等候。

    一见到白眉,梅向晨刚说没两句,便看到白梅道袍衣角上那还很新鲜的血迹。

    “四军少帅之间的比斗,快要开始了吧。”

    没有回答梅向晨的问题,白眉开门见山的说道。

    “嗯,还有三天。白兄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梅向晨之前也打算邀请白眉参加这次的比斗,但是白眉一直表现的态度,都是在回避这个问题。

    而此次白眉突然回来,又主动提起这件事,让梅向晨一时有些看不清。

    “我可以帮梅少帅赢得这次的比斗,但是有一点。这场比斗中如果某一方的少帅死了,会怎么样?”

    气息沉浮,白眉的语气平淡,但文字间却透露着一股让人发寒的杀意。

    “少帅死了?这不可能!这场比斗带进去的修士都是练气期,唯有少帅可以带两名筑基真修亲卫,并且这两名亲卫只负责保护少帅,不得参与考核。

    而且比斗的方式都是特殊制定的,也不会有暗杀、下毒等方法。

    这种情况下,不可能存在某一方少帅死亡的现象。既然出现了特殊情况,这场比斗也是有四大军的主帅监督,会及时出手制止。”

    察觉到白眉情绪不对,梅向晨解释后,试探道:“白兄是出什么事了吗?”

    “这样啊……”摩挲着手指,白眉原本是想在这场比斗中,将夏夭衣这个恶妇伏法,只不过现在看来,想在这场比斗中下手,是不太可能了。

    毕竟这场比斗有着四大主帅监督,他现在虽然有着青色莲子能够转换真元,一般的渡元境筑基真修都能够为之一战,但是对于凝魂境的筑基真修,白眉现在还是力有不逮。

    凝魂境,筑基真修便开始收敛肉身内的三魂七魄,凝聚神魂,修成神念。攻击方式更是深入到魂魄的层次,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境界,是无法抵御的。

    也罢,不能一次解决,那就让你痛苦的更久些吧。眸光一闪,白眉道:“白某手段,梅少帅应该清楚。我现在私人与赤凤军有些过节,这一次的比斗,我希望以梅少帅的亲卫身份参加。

    少帅也可放心,我与赤凤军的恩怨,会在帮助少帅夺得比斗名次之后,再行解决。绝不会牵连到你。”

    看着眼神认真的白眉,梅向晨犹豫了片刻,抬起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白兄哪里的话,那赤凤军军风放纵,跋扈嚣张。梅某也早已看不惯。

    这一次的比斗,白兄就以我亲卫的身份,屈尊参加。”

    笑着和白眉握了握手,对于白眉的战力手段,梅向晨自然是清楚的很,能有这样一位强力修为肯帮他,他自然是一百个愿意。

    况且这次还是白眉有求于他,向白眉这种性格的人,必然会记得这一次的恩情,日后也算是有了一段善缘。

    不论怎么算,这都是一笔极为划算的买卖……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