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蜀山剑宗系统 第三十五章:终不负托

时间:2017-11-02作者:阳君

    包裹在流光飞驰的紫色雷霆中,迎面而来足以轻松撕碎钢铁的狂风,被雷霆死死的档在了外面。

    不知飞了多久,白眉突然感到头往下一沉,眼前一花来到了一座恢弘大气的营帐前。

    雷紫山带着白眉落地,大手一挥撩开营帐,拉着白眉走了进去。

    大帐内,一名两鬓斑白的老者正盯着眼前的一块沙盘,气息如深渊大海般沉稳老练。

    “爹,我回来了!”拉着白眉来到老者面前,雷紫石沉声道。

    头也不抬,玉山关总兵雷泰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没去雄天关找你那些朋友喝酒?”

    “爹,这人说小弟死了,还给他一件东西,让他一定要交给你!”

    雷紫石话一说完,白眉突然感觉天好像黑了。猛地阴沉下来的天空,轰鸣的雷声像是无穷咆哮的战鼓,道道惊闪的电光如同一把把利剑划破天空。

    这股异象持续的时间不长,几个呼吸后天上的雷云便再次消散。

    微微抬起头来,雷泰带着些许的皱纹的眼眸,缓缓看向白眉::“紫石死了?”

    白眉点点头:“是的,这是他死前让我务必到这里,亲手交给你的东西。!

    取出那个牛皮小布包,白眉递给了雷紫山,接过布包雷紫山皱眉转手交给了自己的父亲。

    打开布包,看到那块干枯的树皮,雷泰的眼中精芒一闪,放下树皮,雷泰打开了那封书信。

    半晌,雷泰缓缓放下了单薄的信纸,闭上双眼,雷泰长长的叹息一声:“紫石不愧我雷家之名!”

    “父亲……”看到雷泰这幅模样,雷紫山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摆了摆手示意雷紫石先别开口,雷泰起身走到白眉身前:“小兄弟,为一言之托,千里送信。乃真君子,信上所言之事关系甚大,老夫在这里先代人族众生,谢过了。”

    双手合拢,雷泰竟深深的向白眉鞠下躬去。

    被雷泰这一举动,惊得赶忙往旁边一跳:“不必不必,总兵太客气了。”

    “小兄弟怎么称呼?”雷泰问道。

    “白眉。”

    “嗯。”点了点头,雷泰随即道:“来人啊,带这位白兄弟下去休息,有什么吩咐都要经历满足。”

    雷泰一声令下,营帐外顿时走进来了两名兵士朝着雷泰一拱手:“末将领命!白公子请这边来!”

    白眉走后,雷泰迈步走到了总兵位上,望着高悬在半空中的人族九关图,负手对着雷紫山道:“紫山,传我命令,通知九关总兵议会。另外想办法通知到紫海,让他速速回关!”

    “是!”抱拳接令,雷紫山犹豫片刻小心问道:“父亲,到底出什么事了了?”

    长叹了一口气,雷泰重重的拍在了身侧的沙盘上:“人族的天,要变了……”

    ……

    将白眉带到了一处环境恬雅的别院,两名兵士道:“请现在这边休息,如果需要什么的话,门口都有守卫,可以随意吩咐。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白眉点点头,两名兵士便转身离去。

    别院沉浸在一片幽深的寂静里,树木的叶子稀疏了,蓝盈盈的天空显得分外疏朗,明媚的阳光斜斜的照射下来,淡雅而安逸。

    也没有去推开里屋的门,白眉索性就在院子里选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缓缓调息着自己动荡的内腑。

    正面受到了烈血和雷紫山碰撞发出的气浪,让白眉受了不小的内伤,静静的调动着体内的真气流淌过那些火辣的伤处,清清凉凉的感觉让白眉不自觉骤起的眉头渐渐松缓了下来。

    治疗一直从白天持续到了夜晚,咕噜噜的肚子空鸣让白眉缓缓睁开了眼睛,练气期的修士总的来说还是没有脱离凡人的层次,一样需要喝水吃饭,睡觉休息。

    站起身子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白眉便准备去找那些守卫来给他弄些吃的。

    脚步还没迈动,白眉眼前突然紫光一闪,左手拎着两坛酒,右手端着两大包油纸包着隐隐透出响起的东西,雷紫山冲着白眉晃动了两下手里的酒坛:“整点?”

    ……

    撕下一块肥美的乳猪,白眉狠狠的咬了一嘴的油,端起酒坛雷紫山向着白眉一举:“白兄弟,之前是我鲁莽,伤到了你。我给你道歉!”

    有些诧异的看着面色诚恳,举着酒坛的雷紫山,之前对这个莽撞汉子心存芥蒂的白眉,耸耸肩也拿起酒坛:“一个筑基真修给练气期的修士道歉,这要是传出去,怕是没有人会相信吧。”

    灌了一大口烈酒,火辣的液体刺激着雷紫山的味蕾,一抹嘴叫道:“爽!筑基真修怎么了?做错事就要认错。”

    被酒水刺激的直皱眉头,白眉低头闻了闻酒坛,感觉眼睛都被熏得有些发酸,心道这酒也太烈了。放下酒坛,白眉道:“紫石兄,是你的弟弟,看之前的反应,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

    一说起雷紫石,雷紫山的神色顿时一黯:“我、紫石还有紫海,我们是亲兄弟,母亲在生紫石时,难产去世。

    紫石最小,从小就喜欢跟在我身后二哥二哥的叫,父亲公事繁忙。紫石几乎就是我和大哥带着长大。

    半年前紫石不知怎么的,提出要去南陲督院。我原本想,南陲虽然是关外之地,贫瘠落后,但是并不危险,可哪曾想……”

    收着又猛灌了一大口烈酒,雷紫山的眼中狂涌着仇恨的火焰:“如果让我查到是谁杀害了紫石,我一定要让他尝一尝这世间最恐怖的惩罚。”

    一名筑基真修突然发怒,让别院里的空气都开始隐现滋啦的电光。

    “咳咳……”白眉的轻咳,让雷紫山从仇恨中暂时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雷紫山道:“你带来的信里所说的事情,关系太大。我父亲正在召开九关总兵议会,所以你暂时可能还没办法离开玉山关,必要的时候,可能还得麻烦你一下。”

    “大概还需要多久?”眉头一皱,之前被酒剑翁抓去了了四个月,再加上路上耽误的时间,距离主线任务半年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白眉念头一动召出属性面板:

    白眉

    蜀山剑宗掌教至尊

    声望:3543

    专长:剑宗之主、剑轻风

    才三千多……看到声望的数值,沉重的压力一下向白眉倾覆下来,九万多的差距一个多月的时间,而且白眉还不知道雷泰他们究竟要让他在这里呆多久。

    “具体时间我也不知道,但应该不会太长。”一坛烈酒下去,刻意没有化去酒劲的雷紫山已经摇摇欲坠,迷迷糊糊。

    摇晃着站起身来,雷紫山一把搂住了身旁的一颗大树,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紫石啊,是二哥没照顾好你。是二哥不该让你去什么狗屁南陲督院,是二哥的错啊!”

    九尺的汉子在外人面前,不能表露出一丝的软弱,更何况他还是一名筑基真修,玉山关的右军小都督。

    可现在面前只有一个白眉,雷紫山又喝了个大醉,心中强忍的悲痛再也难以压抑。

    看着抱住大树痛哭不停的雷紫山,白眉有心想上去安慰一下,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情同手足的兄弟,生死相隔,这种痛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

    就这样,漆黑如墨的夜空下,白眉就静静的看着雷紫山痛哭流涕直到深夜,待哭累了之后,雷紫山直挺挺的往地上一倒,鼾声接连响起。

    醉了就哭,累了就睡。无奈的看着倒地不起的雷紫山,白眉长叹了一口气,索性也就盘膝坐下,两个人就这么睡在了院子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