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蜀山剑宗系统 第两百五十章 问心竹

时间:2017-12-17作者:阳君

    “南疆王这话是什么意思?”脸色陡然阴沉下来,穆长河双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紧盯着白眉。

    “没什么,只是相比于贵师徒的信誉,本王还是更愿意相信我大魏朝的军统正职所言。我大魏朝选官任命,一向苛刻严谨,军职更是如此。

    穆长老先前说几个练气修士的话不足为信,本王是否可以认为你是在藐视我大魏威严!怎么,我大魏的军统正职的话都不及你一个宗门长老的话可信?

    穆长老这话的意思,是说我大魏朝廷不如你紫羽真宗吗?!”语调越说越是低沉,白眉句句自戳穆长河的心窝,一番话下来穆长河倒是脸色不变,但其身后的苏飞尘眼神却不免出现了几分慌乱!

    “南疆王好口舌,不过这么大一顶帽子扣给老朽,老朽可戴不住。既然南疆王这么说了,那咱们就论一论真凭实据。你们几个娃娃说尘儿与真阳坛的分坛主接触,那被你抓住的坛主现在在哪?”身为紫羽真宗的长老,金丹境的大能,穆长河并没有因为白眉的几句话就自乱阵脚,反而气定神闲的揭开了另一个话题。

    “按我大魏律法,蛊惑民心,私营教宗者,斩立决!那胖道人一个月前已经被斩首示众了。”苏勉阳蹙眉道。

    “嗬,人都没有了,想怎么说还不是全凭你们。苏王爷,尘儿乃是你的次子。秉性脾气您也应该知晓,您觉得他会做这种勾结邪教,贩卖人口的事吗?”冷笑一声看了苏勉阳几人一眼,穆长河巧妙的把球踢给了苏余墨。

    “这……”面露犹豫,要说苏飞尘真的勾结邪教,犯下大罪,苏余墨潜意识上也是否定的。毕竟怎么说苏飞尘也是他的儿子,身为一个父亲苏余墨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走入歧途。

    但是若说苏勉阳为了继承权,设计陷害苏飞尘。苏余墨就更不信了,苏勉阳的性格敦厚朴实,苏余墨心里清楚,这种花花肠子绝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就在苏余墨陷入纠结之境时,白眉却含笑从掌门指环里掏出了一根竹节,上青下红的竹节不过巴掌大小,圆润细腻的竹节仿佛玉质一般,让人一见就从心底升起要放到手里把玩的念头。

    “既然王爷这么为难,那小王只得忍痛割爱,这枚问心竹乃是当朝礼部尚书送给本王立宗的贺礼,早已绝迹,遍寻地央界也不见得能找到第二枚。

    既然二位公子都坚定自己说的,穆长老也支持自己的弟子。那小王愿意用这问心竹为二位公子中的一位,证明清白。王爷,您意下如何?”

    没想到白眉居然会有问心竹这等奇物,穆长河与苏飞尘的心里顿时一跳。

    凝眸看着白眉手里的问心竹,苏余墨的目光在苏勉阳与苏飞尘之间来回摆动,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那就有劳南疆王了。”

    “不碍事的。”笑了笑,白眉托着问心竹走到了苏飞尘的面前:“二公子,这问心竹乃是天下奇物,只会生长在有着大诚之心人的周围,极为罕见。此物上青下红,象征着真假两分。

    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便可。你若说的是真话,这问心竹便会通体为翠,若是说了假话,则会赤色蔓延。

    二公子,切记要想好在回答。”

    瞳孔深处已经开始抖动的苏飞尘,望着眼前的白眉,嘴唇翕动了几下想说些什么,可几次张嘴最终还是把话又咽回了肚子。

    “二公子听好了,本王现在问你。你究竟有没有与真阳坛勾结,买卖平民!”沉声道出了问题,白眉徐徐催动手中的问心竹,巴掌大小的问心竹在白眉的手中缓缓悬浮起来,飘到了苏飞尘的面前,上下轻浮等待着苏飞尘的回答。

    “我……”无法自抑的吞了口口水,苏飞尘的额角开始渗出点点的细汗,眼神也开始不自觉的朝一旁的穆长河飘去。

    看到苏飞尘这幅反应,苏余墨心里一下子明了了七八分,看着紧张颤抖的苏飞尘厉声喝道:“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想这么久吗!”

    被苏余墨当头一喝,苏飞尘心神一紧,下意识的就否认道:“没有,没有……”

    回答脱口而出,苏飞尘赶忙看向悬浮在自己面前的问心竹。

    吸收了苏飞尘的回答,问心竹内一股神秘探知真相的力量开始发挥作用,在中堂内所有人的注视下,原本一青一红上下分明的问心竹,在听到苏飞尘的回答后,下方的红色就开始不受约束的越过两种颜色的交界处,很快整根问心竹就全部变成了赤红色!

    真相展露,堂内寂静一片!

    “你这个逆子!你居然……居然……”气极了的苏王爷大步走到苏飞尘面前,扬起手照着苏飞尘的脸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心里的阴暗被人**裸的揭露,一向骄傲的苏飞尘此刻心神都陷入了崩溃的边缘,被苏余墨一耳光抽倒在地,也没有一点反应。

    就在苏余墨准备继续教训自己的不孝子时,一旁的穆长河却突然拉住了苏余墨:“王爷息怒,王爷息怒。仅凭一件记载中的奇物就定了二公子的罪,怕是有些偏驳。依老朽看,这件事或许并非王爷想的这般。”

    被穆长河拉住,苏余墨几次挣扎都没有挣脱开,就在苏余墨面色冷下来,准备出言呵斥穆长河时,位于苏余墨身侧的白眉忽的一个闪身跨到穆长河面前,泛着五彩光华的手霎时捏住了穆长河的手腕。

    “穆长老,你若在这么胡搅蛮缠,本王可就真的要不客气了。”

    被白眉的手指一捏,穆长河顿时感觉到自己手臂刺痛难忍,像是有千万根细针不断扎刺着毛孔一般。

    用力抽回手臂,穆长河面色冷然:“不客气?南疆王是在威胁老朽吗?”

    “是有如何。”迎着穆长河的目光,白眉半分不让,眼中昂然的神光甚至比穆长河更为霸道!

    “罢了,此事内情颇多,老朽先带尘儿回去,此事真相老夫定会亲自查明!王爷留步,老朽告辞!”丢下几句话,穆长河转身抓起地上瘫坐的苏飞尘,大步一迈就要离去。

    可就在穆长河半只脚探出门框的同时,一双修长的手掌却悄然搭在了他的肩上。

    “穆长老,本王让你走了吗?”

    ……蜀山剑宗系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