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Gin失败后 第29章 登山遇尸体事件1

时间:2022-07-07作者:蜂蜜柠檬语

    _:攻略gin失败后 第29章 登山遇尸体事件1

    第29章登山遇尸体事件1

    江户川用阿笠爷爷的声音说“刚才鉴证科的人找过, 少了最小的那块。”

    “是吗?那老先生的意思是……”今村警官说到这,反应过来。“凶手难道踩到了那块玉石碎渣离开了花厅。”

    平山警官说“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打量众人脚下的拖鞋,“大家把脚抬起来, 让我们检查一下。”

    众人闻言, 只好抬起脚让警官们检查。可惜警官们并没有在拖鞋低发现玉石碎渣。

    “老先生, 没有啊!”

    “拖鞋经过磨擦、走动,玉石碎渣很有可能掉落到走廊或房间里。”

    平山警官一皱眉, “如果是那样, 凶手不就找不到了。”

    “谁说的, 只要找到玉石碎渣掉哪了,不就缩小了排查凶手的范围。”

    今村警官说“老先生说的没错,平山,我们带人去找找。”

    须田管家走到今村警官等人身边, “我领你们去。”

    “有劳。”今村警官、平山警官等人跟着老管家离开花厅。

    江户川走向北川一楠, 想在问几个问题, 却见宫崎俊彦先出声问。

    “刚才北川先生说, 源田小姐的前男友给她发信息, 以前也常有这种事吗?不然你为什么会和她发火。”

    北川一楠激动过后,神色有些悲痛, 眼圈有些红,却忍着没掉眼泪。听闻宫崎俊彦的问话, 就说道“一个月前也有这事, 不过梨衣说, 是他前男友想和她复合, 她不同意, 就纠缠她, 后来删了电话, 搬了家,也不知怎么弄得,昨天晚上又接到那个男人的信息,还和他发起信息没完,我就和梨衣吵了起来。”

    “你和源田小姐在一起多久了?”宫崎俊彦问他。

    “我和梨衣在一起有三个多月了,最近关系才亲密些,她愿意跟我出来玩了,结果却出了这事。”北川一楠说到这,补充道“我可没抢别人女朋友,她和前男友分手一年了,我们才遇到。”

    “这么说,你和他前男朋友不认识。”

    北川一楠摇头,“不认识。”

    “所以是他突然联系源田小姐,你想问清楚,可能问的方式不对,和源田小姐吵了架,之后你就赌气睡觉了,所以源田小姐半夜起来出去了,你才不知道。”

    “是。”

    宫崎俊彦听到这,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哪不对劲,他又反应过来。

    ……

    衣服突然被拽了一下,宫崎俊彦低头看向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江户川小朋友。“怎么了?”

    “宫崎叔叔跟我来。”

    宫崎俊彦跟着江户川小朋友来到角落里。

    “宫崎叔叔是不是也听出不对劲的地方。”

    宫崎俊彦点头,“我是听出点问题,源田小姐本来都拉黑纠缠她的前男友了,却突然接收对方的短信;还有她半夜为什么要离开客房,晚上源田小姐虽然吃的不多,但也不至于饿,起夜的话,客房里可是有卫生间的。”

    江户川眼珠转动,“所以是有人把源田小姐叫到花厅。”

    “什么?”宫崎俊彦有些惊讶,随即想了下,说道“难道是源田小姐的前男友把她叫到了花厅,他在这座别墅里?”

    江户川点头,“没错,他就在这座别墅里,还记得源田小姐失态的事吗?她当时把汤勺碰掉了,有人给她拿了汤勺,她却没道谢,也没看对方。”

    宫崎俊彦想起来了,小声说“你是说坂口饭一先生。”

    “是,”江户川手托着下巴,“我刚才仔细想过,源田小姐只有看见坂口先生失过态,之后又下意识避着对方。”

    宫崎俊彦想起当时的场景,源田小姐的确没看坂口先生,也没道谢。“好像是这么回事。”

    宫崎俊彦有些担心,“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说他会不会把玉石碎渣,还有源田小姐手机里的短信删了。”那些可都是证据。

    “不用担心,玉石碎渣的事他肯定没想到,手机短信的事,只要警方找到源田小姐的手机,就能恢复信息。”江户川话音落下,就听见今村警官的声音从走廊传过来。

    “老先生,我们找到玉石碎渣了。”

    江户川忙跑到阿笠爷爷的身边。

    ……

    今村警官走进花厅说“老先生,你猜我们是在哪找到玉石碎渣的?”

    江户川用阿笠爷爷的声音说“是在坂口先生的房外走廊,或房间里吧!”

    今村警官有点意外,“老先生竟然知道?我们的确是在他房间里发现的。”

    坂口饭一闻言,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神色微变。“这不可能,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北川一楠也愣了下,“难道梨衣的死跟这个厨师有关。”

    坂口饭一立刻反驳,“我没做,不是我做的。”

    “坂口先生还是说实话吧!”

    坂口饭一摇摇头,“我没什么好说的,你们不能冤枉人。”

    江户川调了下变声器,让声音大一些。“那让我替坂口先生说,你应该认识源田小姐吧!昨天晚上用餐时,源田小姐看见你,失手碰掉了汤勺。”

    坂口饭一没吱声。

    “你先是用短信把源田小姐叫出来,跟她谈什么事,但没谈好发生了争执,然后用水果刀杀害了源田小姐。”江户川话音顿了下,“这时,古贺先生梦游犯了,拿着笛子到客厅试吹,坂口先生动了歪心思,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陷害古贺先生。”

    “在古贺先生试吹完笛子睡着后,把他弄到花厅,放到源田小姐的尸体身旁,也是这个时候磕碎了玉笛,然后离开花厅回到房间,却没想到拖鞋会把玉石碎渣带回房间,我说的对不对,坂口先生。”

    坂口饭一擦了下额头上的汗,“这些都是你的推测,没有证据。”

    “你想要证据,你的手机里的短信,还有源田小姐手机里的短信不就是证据吗?哪怕删掉了也能恢复。”江户川继续说“还有你拖鞋下面应该还有玉石碎渣留下的印子,再有水果刀上的指纹你确定擦掉了吗?摔碎的玉笛,你确定没碰过吗?”

    坂口饭一脸色变幻,昨天半夜他也是慌乱之下做的那些事,有没有留下指纹他自己也不确定。

    今村警官看着坂口饭一的样子,“坂口先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坂口饭一最后还是说了实话。

    事情的经过是坂口饭一对源田梨衣不死心,被对方拉黑之后,又跑到源田梨衣的住处,发现她搬家之后,找不到人。

    因为耽误了料理店的工作,只好又找了个工作,跑到了庄园这当厨师。

    没想到几个月过后,突然遇到源田梨衣,并在晚餐之后给源田梨衣发了信息,约她半夜在花厅谈。

    结果俩人谈崩了,坂口饭一拦着源田梨衣不让她走。

    源田梨衣拿出藏在身后的水果刀,试图逼退他,却激怒了坂口饭一。

    然而坂口饭一抢夺水果刀,抢到手之后,拿刀威胁源田梨衣跟他复合。

    源田梨衣不同意,俩人再次发生争吵,坂口饭一没控制住情绪刺中了源田梨衣,造成了这起事件。

    今村警官关掉录音笔,“坂口先生,请你跟我们回警署再详细说一下。”

    平山警官看向其他人,“也请老先生、古贺先生、须田管家、宫崎先生跟我们去趟警署。”

    阿笠爷爷有些担心灰原他们,用自己的声音说“跟我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小朋友。”

    平山警官说“先到警署,然后让孩子们父母接他们。”

    “行,我先给他们老师打个电话,告诉她晚一会儿去学校。”阿笠爷爷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给小林老师打电话。

    宫崎俊彦也给迹部打个电话,说有点事,过一会儿去学校。

    ……

    宫崎俊彦跟着众人一起到警署做了笔录,就回到住处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简单吃口早餐,就到学校网球部查看账务,把需要采购的物品都记录好,然后出去购买。

    忙活了半天,又和正选、部员们在训练场待了几个小时,宫崎俊彦才回公寓楼。

    回到住处,宫崎俊彦靠着沙发歇会儿,舒了口气,才到厨房准备晚餐。

    见g没有来,宫崎俊彦少煮了些米饭,又做了一荤一素两个菜,就坐到餐桌旁,香喷喷地吃了起来。

    用完晚餐,宫崎俊彦把厨房收拾好,到浴室把换下来的衣物用洗衣机洗了烘干,另有两套西装打算明天送到干洗店洗。

    收拾好衣物后,宫崎俊彦从卧室衣柜里拿出一套家居服,到浴室洗漱完之后换上。

    离开浴室,到客厅沙发上坐下,准备看会儿电视再睡觉。

    “咔哒!”

    宫崎俊彦听见门锁开了的声音,扭头见房门一开,g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

    宫崎俊彦眨下眼,觉得g来了也好,应该把事情说清楚。

    宫崎俊彦站起身,“g你来了,正好我有话和你说。”

    “我给你买了蛋糕。”g冷声说完,就脱下鞋子,拎着袋子走向厨房。

    蛋……蛋糕?

    g怎么突然给他买蛋糕。

    宫崎俊彦一脑门问号,不理解g为什么突然给他买吃的,对他好。

    好的有点太突然,让宫崎俊彦感到心慌。

    宫崎俊彦抿了下嘴唇,迈步走向厨房。

    进入厨房,见g已经打开袋子拿出一个方形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的树纹蛋糕。

    宫崎俊彦见是树纹蛋糕,而不是那种有反式脂肪奶油的蛋糕,脸色好了不少。

    不管是什么蛋糕,只要没有那种不爱消化的奶油,他就爱吃。

    g用塑料刀具切了块蛋糕放到盘子里,放了个小叉子递给宫崎俊彦。“尝尝。”

    宫崎俊彦看着绷着脸的g,小心地接过盘子,坐到椅子上,拿起小叉子弄了块蛋糕放到嘴里。

    刚嚼了两下,没等细嚼咽下去,就被g摁住肩膀。

    宫崎俊彦疑惑地抬头看向g,就见g眯起眼,掐住他下颚,凑到他面前就吻。

    “唔唔……”宫俊彦感觉嘴唇有些发麻,嘴里的蛋糕也被g吃了。

    混蛋,又乱亲。

    宫崎俊彦在心里爆了句粗口,眼睛瞪地大大的,恨不得瞪死g。

    同时也被g的操作惊着了。

    g有些不对劲,怎么又亲他,又吃他嘴里蛋糕。

    这不是情侣才有的行为,可他们又不是情侣,那g是……

    宫崎俊彦想到某种可能,脸色有些不好看。

    g该不会是想跟他玩玩吧!他可不是随便的人。

    宫崎俊彦想到这,因为拿着小叉子的手也被摁住了,只好用另一只手打g肩膀。

    g危险地眯起眼,吻地更凶。

    还说喜欢他,被吻下就不乐意。

    小骗子。

    宫崎俊彦不知道g发什么疯,打了他几下,也不见他放开自己。

    嘴唇甚至被吻麻了,呼吸也有些困难。原本打g肩膀的手也搭在了g的肩上。

    g见在吻下去,宫崎俊彦又要晕了,在他嘴唇上咬了一下,才放开他。

    宫崎俊彦大口喘气,“坏蛋……嘴唇都要被你咬破了。”说到这,生气地又捶了g胳膊几下。

    g见宫崎俊彦脸颊都憋红了,又凑近亲了一下,然后被推开脸。

    g伸手拿小叉子弄了口蛋糕送到宫俊彦面前,“吃掉。”

    宫崎俊彦把头扭到另一边,“你自己吃吧!”

    g把叉子里的蛋糕送到宫俊彦嘴边,“吃了,我就让你去睡觉。”

    宫崎俊彦张嘴吃掉叉子上的蛋糕,起身就跑。

    结果刚跑两步,就被g抓住胳膊拽回身边,低头吻住。

    还来。

    “唔唔……”宫崎俊彦伸手推g没推动,挣扎了几下也没挣扎开。

    没过一会儿就觉得大脑缺氧,手无力的揪着g的风衣,晕了过去。

    ……

    宫崎俊彦第二天在床上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茫然,随即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竟然又被g亲晕了。

    左右打量,见g走了,宫崎俊彦忍不住生气。

    真是个混蛋,怎么能随便亲人。

    宫崎俊彦抬手擦了下嘴,“呲……”竟觉得嘴唇有些疼。

    下床来到浴室,照镜子才发现嘴唇有些肿了,怪不得有些疼。

    宫崎俊彦,“……”可恶的家伙。

    解开家居服,见脖子上没有什么可疑痕迹才松口气。

    简单地洗漱一下,吃了点早餐,宫崎俊彦找了点消炎的药膏抹到嘴唇上,拎着两套西装离开住处,搭电梯来到楼下停车场,坐进车里把西装放好,先驾驶汽车将西装送到干洗店,在前往学校。

    上午还好,在网球部待着也没有人打扰。下午到了训练场,有不少人打量他。

    宫崎俊彦坐在长椅上,面上故作镇定。

    只要我不尴尬,别人就不知道为尴尬。

    迹部训练一半,坐到他身边,拿起毛巾擦了擦汗,扭头问宫崎俊彦。“你嘴唇怎么了?”

    宫崎俊彦没想到迹部会问他,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回道“虫子咬的。”

    迹部一挑眉,顶层楼还能有虫子?它怎么爬上去的?

    迹部刚要继续问,向日就蹦了过来。

    “迹部~”声音带着小尾音。

    听的迹部眉头一跳,“好好说话。”

    向日连忙说“天天训练好无聊,星期六我们去游乐场玩吧!”

    到旁边喝水的宍户听到这话,“多大了还去游乐场,你不嫌不好意思,我还嫌无聊呢!”

    “要你管,嫌无聊你就别去。”向日冲宍户吼完,扭头换了个笑脸看向迹部,拽着他的胳膊撒娇,“好不好嘛?迹部。”

    宫崎俊彦看着向日一点也不违和地动作,觉得对方可能经常在家里和长辈撒娇,所以做这种动作才毫无压力。

    迹部,“……”抽出胳膊,“不行。”见向日瞬间失落,有些头疼。

    “游乐场不能去,可以去爬山。”迹部还是松口了,只是换了个地方。

    “耶!我去告诉忍足这个好消息。”向日说着,蹦蹦跳跳地跑了。

    让向日这么一闹,迹部也没继续问宫崎俊彦,喝了点水,就继续训练去了。

    到了晚上,宫崎俊彦回到住处,觉得必须和g说清楚。

    可接下来几天,g可能有事都没来公寓,让宫崎俊彦有话没处说。

    ……

    到了星期六,宫崎俊彦也跟着少年们一起去爬山。

    迹部大少爷还带上了山置管家和几个保镖,他们手里都拿着各种用具和食品饮料。

    宫崎俊彦见人家保镖拿着一堆东西都能轻轻松松地爬山,觉得自己的确有些菜。

    也就只有跟山置管家一起上山的份,至于那些少年,早就往山上跑了。

    眸光突然瞟到下面一辆眼熟小汽车从远处开过来,宫崎俊彦心里一翻个。

    那不是阿笠老先生的车吗?不会是打算到山这边露营吧!不会又出事吧!

    宫崎俊彦有些担心,又往旁边移了两步想看清楚。

    山置管家突然在旁边提醒,“宫崎先生小心点脚下。”

    “哦,好。”宫崎俊彦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声音清冷地叫他。

    “宫崎经理。”

    宫崎俊彦扭头,惊讶地看向从旁边岔道走过来的手冢和越前。“你们怎么会在这?”

    “爬山。”手冢简洁的说完,看了眼山道上面人影,“迹部也来了。”

    “是啊!没想到这么巧,你们俩位部长竟然想到一起,都来这爬山。”宫崎俊彦说到这,想到江户川要是也来这就太危险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命案。“要不我们一起聚餐。”

    大家还是在一起比较安全。

    手冢扶了下眼镜,“我问下迹部。”说着,大长腿一迈,几步追了上去。

    宫崎俊彦看向越前的短腿,“我们慢慢走,不着急。”

    ……

    几个人在后面跟着,到了半山腰,见迹部和手冢说完话,坐到了保镖铺好的毯子上。

    手冢让越前在这待着,他离开叫其他队员。

    宫崎俊彦招呼越前坐到毯子上,然后去给越前拿些小零食。

    回来的时候,看见迹部也不知道和越前说了什么,把人气跑了。

    宫崎俊彦把怀里的小零食放到午餐布上,“迹部,你怎么又气越前。”

    迹部心虚地摸了下鼻子,“我又没说什么?”

    宫崎俊彦忍不住说他,“你别总逗越前,他气性大,不经逗。”

    迹部点头,“我懂,像猫似的。”

    “知道你还逗他。”

    这迹部果然是故意的,真是不省心的孩子。

    宫崎俊彦站起身,迈步就往越前离开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迹部问宫崎俊彦。

    宫崎俊彦止住步伐,扭头看向迹部。“我去找越前,这山里环境复杂,他一个人离开太危险了。”他可没忘记江户川小朋友也在这露营。

    越前不是手冢。

    人家手冢人高马大,还有身手。对付一俩个坏人错错有余。

    越前长得娇小,手上连个网球拍都没拿,遇到坏人怎么办?

    迹部闻言,连忙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找。”

    听到他们谈话的山置管家从旁边走了过来。

    “少爷……”

    迹部打断他的话,“你照顾好他们,我一会儿回来。”说完,就跟着宫崎俊彦往越前离开的方向找去。

    走了一段路,才看见越前。

    迹部连忙喊他,“越前。”

    越前听见他的声音,却跑了起来。

    “小鬼你跑什么?”迹部连忙追上越前。

    宫崎俊彦落在后面,想着迹部要是能给越前道个歉,就应该能把越前哄回去了。

    不过迹部会道歉吗?

    宫崎俊彦正想着,就见跑在前面的越前突然身子一栽歪,好像踩空了。追上他的迹部明显看见了,伸手拽他胳膊,然后俩人一起掉下山坡。

    “迹部!越前!”宫崎俊彦连忙跑了过去。

    ……

    迹部在越前踩空时,就伸手拽住他的胳膊,但却没拽住人,反而被越前带下山坡。

    还好山坡并不陡峭,又有草和枯叶垫着,俩人滚到下面,除了被小石子刮了几道口子,并没有受重伤。

    迹部头发沾了枯叶,衣服也蹭脏了,华丽的大少爷头一次这么狼狈过。

    迹部躺在草地上,活动了一下胳膊腿,觉得没事看向和他一样狼狈的越前,压了压火气,问“你没事吧?”

    越前刚才也吓了一跳,听到迹部问话,摇了下头。扶着草地想坐起来,却摸到什么东西。

    扭头一看,见有个人一动不动地倒在他另一边。抬眸看到对方死寂的眼睛,越前一下骨碌起来,爬到迹部身边。

    迹部刚要坐起来,就被越前撞地又躺下了。

    “怎么了?”迹部看着眼神有些慌乱地越前。

    越前抓住迹部的胳膊,伸手指向他刚才躺的那个地方。“你快看,那边有具尸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