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攻略Gin失败后 第28章 庄园别墅的笛声2

时间:2022-07-07作者:蜂蜜柠檬语

    _:攻略gin失败后 第28章 庄园别墅的笛声2

    第28章庄园别墅的笛声2

    宫崎俊彦没想到一晚上过去, 竟出了这事。

    真是哪有江户川小朋友,哪就会出事。

    问清出事地点,让几个小朋友不要在胡思乱想,也不要乱跑。宫崎俊彦才转身离开走廊, 下楼前往花厅。

    客房门一开, 露出缝隙, 灰原见宫崎俊彦走远了, 才把门打开的大一些。

    “你们几个快进来。”

    圆谷小朋友看向她,“灰原, 你说古贺先生是不是凶手?”

    “不清楚。”灰原见圆谷几个小朋友还盯着自己,就说道“你们在操什么心,如果他是凶手,警方会找证据将他绳之以法;如果他不是凶手,警方会还他清白。”

    再说,没准警方的人还没到,事件就能解决呢!

    工藤都跑过去了,事件还能解决不了吗?

    ……

    宫崎俊彦来到花厅的时候,北川一楠正揪着古贺敏介的衣服领着骂难听的话。

    须田管家出言相劝,却被北川一楠推开。

    厨师坂口, 女佣小仓、小泽都有些不知所措。

    阿笠爷爷、江户川小朋友站在源田梨衣的尸体旁,看着摔碎的玉制笛子若有所思。

    宫崎俊彦走近俩人,问江户川小朋友。“源田小姐是怎么死的?”

    江户川扭头看了他一眼,“应该是心口中水果刀, 失血过多导致休克死亡。”

    “报警了没有?”宫崎俊彦问。

    “阿笠爷爷已经报过警了,不过警方的人得过一会儿才能到别墅。”江户川说到这, 一指地砖上摔碎的玉制笛子。“昨天半夜, 我睡的迷迷糊糊听见笛子的声音, 还以为是做梦,这会儿看到这个笛子,想必是有人在半夜吹笛子;而且从尸体的僵硬程度上来看,源田梨衣应该是在笛子声消失那段时间死亡的。”

    宫崎俊彦听了江户川小朋友的话,想起昨天半夜听到的笛声。“昨天半夜我也听到了,还觉得奇怪。”毕竟这学笛子乐器的人还是很少的。

    “是挺奇怪的。”江户川说完,走向古贺敏介、北川一楠。

    宫崎俊彦也跟着他走了过去。

    ……

    这时,须田管家叫上坂口把北川一楠从古贺敏介的身边拉走。

    “二少爷,你没事吧?”须田管家担心的问古贺敏介。

    古贺敏介的神情一直处于茫然状态,被北川一楠骂也只是有些懵,听到老管家的问话,看着地砖上的女尸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杀人了?我怎么会杀人呢?”古贺敏介小声嘀咕完,竟有些不确定的问老管家,“我应该没有杀人吧!”

    须田管家连忙说“当然了,二少爷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你们无冤无仇的。”

    古贺敏介点头,随即打量花厅,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可我怎么会在这?”好像十分不解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花厅。

    “装。”北川一楠看着古贺敏介的样子,气得直跳脚,“你个小白脸,没想到还挺能装模做样的,本以为你是个厚道人,没想到你一肚子坏心思。”

    须田管家说“你不要乱说,我家二少爷是好人,才不会做违法害人的事。”

    北川一楠瞪视老管家,“你是他的管家,当然向着他说话了。”

    宫崎俊彦走到几人面前,“北川先生,事情还没调查清楚,现在下结论太早。”

    北川一楠看向他,有些激动地说“宫崎先生,你刚才是没看到,我早上发现梨衣不见了,到处找她,遇到俩个女佣就一起找,结果经过花厅看见梨衣心口中刀地倒在地砖上……”说到这,一指古贺敏介,“他就坐在梨衣的身边,手上有血,我不怀疑他,怀疑谁。”

    宫崎俊彦闻言,看向古贺敏介。“古贺先生,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古贺敏介点头,“昨天晚上,到点我就睡觉了,十二点钟起了回夜又躺回床上继续睡觉,后来再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花厅瓷砖上,这让我很纳闷。”

    古贺敏介说到这,看向地砖上的女尸。“我想坐起来,手扶地砖的时候摸到了黏糊糊的液体,扭头就看见源田小姐心口插了把水果刀的倒在地砖上,北川先生这时正好走进来,就质问我,为什么要杀害源田小姐。”

    宫崎俊彦问他,“那古贺先生有没有杀害源田小姐。”

    “没有。”古贺敏介极力为自己辩解,“我和她无仇无怨,为什么要害死她。”

    北川一楠根本不相信古贺敏介的话,“那梨衣被害,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古贺敏介摇头,“不知道。”

    北川一楠哼道“你们听听,他竟然说不知道,骗谁呢?”

    古贺敏介一时语塞。

    江户川认真听着几个人的话,闻言问古贺敏介。“古贺叔叔喜欢吹笛子吗?昨天半夜别墅里响起的笛声是古贺叔叔吹的吗?”

    古贺敏介脸色有些茫然,“我以前会,但很久不碰了,至于你说的笛声,我不清楚。”

    “你们看,他有一句实话吗?”北川一楠冷哼一声,“他不会吹笛子,这地砖上摔碎的笛子哪来的,别跟我说是其他人的,他们买的起,会用吗?这笛子可是上等玉石制作的,值不少钱呢!”

    古贺敏介看着破碎的笛子,眼中透着可惜,“这是大哥送给我的,不过我真的不会吹笛子。”

    宫崎俊彦见古贺敏介的样子不像说谎,而且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古贺敏介的话有些不对劲。

    不像跟事件有关,到有些像跟古贺先生的病有关。

    “古贺先生,你昨天就说身体不舒服,你得的是什么病?”宫崎俊彦问古贺敏介。

    “嗜睡症。”

    古贺敏介说完这话,老管家却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什么,又止住了。

    宫崎俊彦见老管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问道“须田管家有什么要说的吗?”

    须田管家犹豫了一下,才说“其实二少爷得的不是嗜睡症……”

    古贺敏介闻言,扭头看向他,“不是嗜睡症,是什么?”

    须田管家叹了口气,“是梦游症。”

    “梦游症。”宫崎俊彦看向古贺敏介,见他脸上也露出惊讶地神色。

    “你是说我梦游?”古贺敏介有些意外,随即又想通了他最近为什么会反常。

    明明晚上睡的好好的,第二天却在客厅沙发上躺着,或跑到阁楼上窝着,手里还攥着大哥送给他的笛子。

    想到笛子,古贺敏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会得梦游症了。

    宫崎俊彦见古贺敏介的脸色有些难看,“古贺先生你没事吧!”

    须田管家也有些担心,“二少爷……”

    古贺敏介摇了摇头,“没事。”说着,看向老管家。“须田管家,你应该知道事情原委,你跟他们说吧!”

    “好的二少爷,你到旁边沙发椅上坐会儿。”须田管家说到这,又吩咐女佣小仓。“去给二少爷倒杯蜂蜜水。”

    “是,须田管家。”

    ……

    须田管家等古贺敏介坐下了,才向宫崎俊彦、北川一楠等人讲起古贺敏介的病因。

    “这件事还要从二少爷上高中时说起。”须田管家像是陷入了回忆。“那时二少爷很喜欢音乐,想等长大了考音乐学院,就跟老爷、太太说了,可老爷却觉得二少爷不务正业,哪怕将来有大少爷继承家业,家族也有别的产业需要管理,不好好学习,竟想着玩音乐,老爷很生气,呵斥了二少爷,不许二少爷在提学音乐的事。”

    “二少爷害怕老爷,之后没在提学音乐的事,之后认识了一位留学归来的学长,跟对方学起了吹笛子。”须田管家说到这,见小仓给古贺敏介端来蜂蜜水,见二少爷喝了几口,冲自己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老管家这才放心继续说“可惜后来还是被老爷发现了,还砸了二少爷的笛子,这也成了二少爷的心病,哪怕二少爷后来老实的念书,身体也出了问题。”

    宫崎俊彦皱起眉,“你是说梦游。”

    “是,一开始还不严重,从高中到大学,都只是十天半个月,半夜起来闭着眼睛呆坐着。”须田管家说到这,看了眼脸色还很不好的古贺敏介。“后来毕业了,就出现半夜起来找东西的情况,大少爷找了心理专家,瞒着二少爷,说是介绍个朋友给二少爷认识,对方从言谈之中得知了二少爷的心病,大少爷在国外花重金定制了一支玉笛送给二少爷,就是想让二少爷开心,让二少爷放下心结。”

    “可是二少爷白天却总是隔着盒子打量,不碰玉笛一下,到了半夜才会在梦游的状态下拿着笛子试吹,所以他不可能杀害源田小姐。”须田管家再次为古贺敏介辩解。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北川一楠扫了眼古贺敏介,“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串通编的谎话。”

    ……

    江户川看向北川一楠,“源田小姐半夜离开客房,北川先生那时怎么没找?”

    北川一楠脸色有些尴尬,“我睡觉实,梨衣离开客房我根本就不知道。”

    “那个……”小仓女佣突然开口,见众人看向自己,又有点不敢说了。

    宫崎俊彦温和的道“小仓小姐有什么话尽管说。”

    小仓女佣咬了下指甲,说“我昨天晚上有点失眠,想去厨房倒杯牛奶喝,路过北川先生住的客房时,听到他和源田小姐吵架。”

    宫崎俊彦、江户川小朋友、须田管家闻言,都看向了北川一楠。

    北川一楠立刻说“你们这么看我做什么?男女朋友吵个架不很正常吗?”

    宫崎俊彦问他,“你和源田小姐为什么吵架?”

    北川一楠神色有些不自然,“我发现她给她前男友发信息,还偷偷摸摸地不让我看,我没控制住就跟她吵起来了。”

    宫崎俊彦闻言,想在问的详细一些,就听见门铃响了。

    “应该是警方的人来了。”宫崎俊彦说着,看向须田管家。

    须田管家连忙吩咐,“小泽,你去把警官们请进来。”

    “是,须田管家。”

    小泽离开没多久,就把警署的今村警官、平山警官,还有鉴证科的和其他人请了进来。

    众人互相见了礼。

    今村警官向宫崎俊彦、古贺敏介、北川一楠、须田管家等人了解情况。

    江户川则跟着鉴证科的人来到源田梨衣的尸体旁,完成初步尸检。

    “小朋友不害怕吗?这可不好玩,到一边玩吧!”

    “哦。”

    江户川应声,后退两步,见另一个人在捡摔碎的玉笛,可能是有强迫症,还在袋子里一块块的摆好,形成一支完整玉笛的样子。

    只是江户川也看出玉笛上有个豁口。

    “叔叔,这个地方少了一小块。”

    那人低头打量,仔细寻找。“奇怪,怎么没有。”

    玉笛上面少了一小块?而且还没找到?

    江户川眼珠转动,难道是被凶手带走了。

    他打量众人穿的拖鞋,那这会儿还会在鞋底吗?要是没在鞋底,会在哪?

    江户川转动灵活的小脑瓜,想好之后,跑到阿笠爷爷身边,伸手拽他的衣服。

    “怎么了?是不是知道谁是凶手了?”老人家问他。

    江户川点头,“声音借我用一下。”说完,调了下领结变声器。

    江户川借用阿笠爷爷的声音咳了几下,“咳咳,那个……”

    今村警官看向他,“有什么事吗?老先生?”

    江户川用阿笠爷爷的声音说“我在这听了很多,对这起事件也有了个了解,有些话憋在心里不吐不快。”

    今村警官说“老先生有什么话尽管说。”

    “想必俩位警官也从老管家嘴里了解到古贺先生的病情,而且他也没有杀害源田小姐的动机,那么他就不是凶手。”

    “那老先生知道凶手是谁吗?”

    江户川举着变声器说“隐约有个推测,而且凶手离开花厅的时候,带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

    今村警官一愣,“哦,什么?”

    “玉笛上面的碎玉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