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切从宝芝林开始 第七十五章 暗语起刀兵

时间:2019-07-11作者:黄翌歌

    “老板娘,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你怎么没用跟我说说?“见状,李长生不动声色的露出一个笑容,手掌不着痕迹的在金镶玉的背后划过。

    感受到背后李长生手掌的触感,金镶玉顿时一愣,不由看向李长生,不过,金镶玉到底是老江湖了,虽然惊讶,面上却是一点看不出来,若无其事的笑道:“这不是你离开家久了,老娘一个人撑着这么大个客栈也不容易,就想着给你找个姐夫不是。好了好了,现在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等老娘洞房花烛夜之后,咱们再好好说话。”

    “是极是极,春宵一刻值千金,老板娘千万不要耽误了,有什么事还是洞房之后再说吧。”贾廷巴不得金镶玉能留住周淮安,闻言连忙说道。

    “嗯,那老板娘就快去吧。”李长生点了点头道。

    “好,今儿个我弟弟回来,老娘心里高兴,黑子,去,通知刁不遇,把四年间酿的酒拿出来,请大家喝。”说这,金镶玉就一脸喜色的走上楼去,进入了房间。

    听到金镶玉的话,几个伙计对视了一眼,便见李长生笑道:“对了,我好久没有吃刁不遇做的两口羊了,让他也给我准备一只吧,不要太辣,三分辣就好了,太辣了,身子受不住啊。”

    “放心吧,刁不遇还不知道你。”黑子闻言,了然的点点头,顿时和几个伙计搬酒去了,贾廷眼看金镶玉继续去拖着周淮安了,也没有理会李长生一个痨病鬼,自顾自的盯着邱莫言一行人去了。

    只见李长生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不时咳嗽了几声,心中默默的数着,一,二,三,就是现在。

    就在李长生心中念叨的时候,忽然,龙门客栈的几个伙计大喝一声,手持钢刀就朝着一群东厂的爪牙劈了过去,虽然,东厂的人此刻全都处于防御状态,可是真正防御的,到底还是邱莫言一群人,更没想道龙门客栈的人会突然发难,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要说他们,就连邱莫言一行人也是一愣,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还不动手,愣着干嘛!”这个时候,李长生怒喝一声,整个人瞬间朝着贾廷攻去,噌的一声,几枚柳叶镖带着破空之声,朝着贾廷要害攻去,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这个痨病鬼一样的人居然是个武林高手,一手相思柳叶镖,比起金镶玉也是不差。

    “你们做什么?我们和金镶玉有过交易,交了钱的。”贾廷脸色一变,手腕一抖,一根判官笔便出现在手中,向空中连点三点,叮叮叮几声,便将柳叶镖击落,随后大笔一挥,点向李长生右肩。

    “哼,你们这**贼,包藏祸心,借我龙门客栈的手留住周淮安,暗地里,曹少钦却已经带着大批人马,前来此处围剿,到时候,不仅是周淮安,连我龙门客栈,也要被你们一锅端了,是也不是。”李长生喝道,手中柳叶镖一拂一弹,自上而下的划将下来,朝着贾廷的神门穴攻去。

    刚刚,李长生在和金镶玉说话的时候,就暗中在她背后提醒,贾廷来者不善,随后,不论是金镶玉虽说的请客喝酒,还是李长生的吃羊放辣,都是龙门客栈的暗语,提醒伙计们出手对付东厂一行人罢了。

    贾廷没想到自家计谋被人看破,心中一惊,眼看李长生柳叶镖攻来,连忙横笔封挡,反手一挥,攻向李长生,李长生见状,身形一转,已然抽身后退,不等贾廷连招,便见手脚并用,蹭蹭蹭,几枚柳叶镖便如飞煌骤雨一样,攻向贾廷。

    贾廷身为东厂厂督之下,四大太监之首,武功自然也是不弱,原本的电影中,还是因为路小川之死,心神失守之下,被周淮安和金镶玉联手杀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柳叶镖,大笔虚点,自右上角至左下角弯曲而下,劲力充沛,扫开柳叶镖,随后笔尖一挑,反身砸向李长生面门。

    只见两人,李长生周身上下,柳叶镖翻飞不定,轻巧灵便,变化莫测;贾廷判官笔恣肆流动,劲贯中锋,笔致凝重。两种奇门兵刃,在客栈中来回交错,让人目不暇接,腾挪变化之处,让人拍案叫绝。

    要说武功,李长生和贾廷不过伯仲之间,但是此刻,东厂的人被邱莫言和一种龙门客栈的伙计围攻,加上金镶玉和周淮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两人联手之下,东厂众人独木难支,路小川和曹添两人瞬间被杀。

    贾廷顿时心神失手,李长生当即抓住机会,噌的一声柳叶镖出手,在空中飞快的旋转起来,贾廷连忙转笔回防,可是李长生这下来的又急又猛,只见噌的一声,柳叶镖瞬间从笔杆之上滑过,带着一阵巧妙劲力,落在贾廷的脑门之上。

    “好!“看到这一幕,金镶玉顿时拍手叫好,李长生转过头,只见东厂的人已经被尽数斩杀,龙门客栈的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痨病鬼,你可以啊,两年不见,你这相思柳叶镖已经不弱于我了,来来来,跟我说说,你这两年,到底又什么际遇。”说这,金镶玉拉着李长生就往一边走去。

    不过,还没有走上两步,金镶玉的脸色就是一变,骤然停下脚步,看向李长生,颤声道:“痨病鬼,你,你的身子怎么变成这样了?“金镶玉顿时拔高了声音,惊恐的看向李长生。

    原来,金镶玉拉着李长生的时候,赫然发现,李长生的脉搏缓慢,犹如死人一样,良久才微弱的跳上一下,分明已是油尽灯枯的迹象。

    “李兄?你怎么?“不仅是金镶玉,周淮安看到李长生那苍白的脸色,也是吓了一跳,两年前的时候,李长生虽然脸色也不好看,到底还能算是个病弱公子的模样,可是现在,整个人身形消瘦,形如枯槁,周身散发着一股死气,就像一幅活着的骷髅一样,命不久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