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战帝行 第27章 巡天金牌

时间:2019-07-14作者:龙九啸

    州牧辛三金当场就把李贤打了一顿,也许衙役们都很恼火,打得李贤鬼哭狼嚎、皮开肉绽、惨不忍睹,这叫罪有应得。

    辛三金又把李俊、蓝儿等人请到后堂。

    然后把金焕采赔偿的三千金币转交给李俊:“李公子,要不要着人送到府上?”

    “不用,你给我就是。”李俊笑了笑,直接把三千金币直接收在古戒指中。

    在战之意大陆,很多大战师以上修炼者都有一枚纳戒。如果小小年龄也有纳戒之类的,那肯定是家传的,所以李俊这个动作不足为奇!

    辛三金和穆铁军惊奇的是,少年小小年龄也有类似的东西,说明在家很受宠。

    为了表示歉意,圆滑的辛三金还特意赠送一只野山参给李俊,说是赔罪的,少年毫不客气就笑纳了。

    不知道辛三金是被少年的手段所折服,还是被蓝儿的眼神吓住,或是自己良心发现,故意示好!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这件事不能妥善解决,会很麻烦的,说不定两个小娃娃的背景吓人,不是自己一介五品大员能够承担的。

    楚州毕竟只是一个小城市,所以州牧只是一个正五品的官,大州的州牧都是四品,甚至还有三品大员。

    “李公子,我能问一个小小的问题吗?见了本官,你为什么不跪?”还在纠结此事,辛三金很奇怪的问道。

    百姓见官,跪拜是正常的事情。就像普通的修炼者见了战皇以上的尊者也要下跪施礼一样,尊卑有序。

    “因为我怕你担当不起……”面对一个正五品的官,毫无惧色,李俊微笑道。

    说这话的不是神经病,就是疯子,至少金焕采、穆铁军和辛三金是这么认为的。

    “少年,是不是太狂了?”金焕采心里不以为然,只不过没敢表现出来,闷在心里。自己说话不小心,就开罪了少年,差点惹来牢狱之灾,最后舍财免灾才摆平这些,所以,此时最好是保持沉默!以免言多必失。

    “金族长,是不是对我所说的话不以为然?”星目凝视,仿佛刺透内心,李俊笑道。

    “李公子,多心了,不敢。”随便暴露自己的想法,是很危险的,心里一惊,金焕采矢口否认。

    “有也罢,没有也罢,都无关紧要了……州牧大人,请看这个!”面色平静,递过一块圆形的金牌,李俊笑道。

    辛三金小心翼翼地接过金牌,一看还好,一看马上神色肃然,连忙把金牌捧在手心,然后双手抬过头顶,恭恭敬敬的把金牌摆放在后堂的神案上,然后整了整衣冠,伏地磕头。

    穆铁军、金焕采一看这种情况,不知所措,也连忙跪地磕头……

    蓝儿在一边看呆了,思忖道:“看来,李俊哥哥的这块金牌是大有来头!”

    漆金木雕的神案,就是给神灵供俸物品的,把金牌供奉在上面,然后整衣冠、磕头,肯定不同凡响。

    磕头后,州牧辛三金把金牌归还给李俊,很恭敬地说道:“没想到,李公子有一块很珍贵的三皇巡天金牌,见此金牌如同见圣上亲临!”

    所谓的三皇就是天地人三皇,三皇巡天金牌,可以代表戈兰帝国的皇帝亲临,甚至来头比这还要大,正是因为这来头大了,所以辛三金等必须磕头施礼,这就是拥有三皇巡天金牌的李俊不必向朝廷的官员磕头施礼的原因。

    这块三皇巡天金牌还是下山前,一凡道长特意所赠,在白鹿山存放了几十年。

    道长认为李俊的身份尊贵,将来还会位及至尊,有了这块金牌,故此可以不向任何人下跪磕头。

    道长当时说的时候,李俊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还真是好东西!起码能够唬人,能够装|逼!

    “州牧大人,我说的怕你担当不起,不是诳语吧?”装逼就得在不经意间,这样才能出奇制胜,李俊笑道。

    “的确如李公子所说,下官当担不起!”辛三金毕恭毕敬的。

    普天皆是王土,四海皆是王臣,没有谁大胆,敢对三皇不恭敬,这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

    “州牧大人,此事还望保守秘密,不得声张。”装逼就得低调,李俊很神秘道。

    越是弄得郑重其事越能唬人。

    果然楚州州牧辛三金连连点头:“下官知道,皇家之事都是秘密的,做事要低调。”转过头对着穆铁军、金焕采训道:“此事不得声张,如有泄露,唯你二人问罪。”

    “是,大人!”此事非同儿戏,事关身家性命,穆铁军是战战兢兢,金焕采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州牧大人,没有什么事我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见事情忙的差不多,没必要再过多逗留,李俊笑道。

    “李公子,留步,听犬子说,他想拜你为大哥,看在下官的面子,还请成全。”州牧辛三金连忙拱手作揖,说出了本意。

    “是呀,李公子,听我那王八羔子说,他也想拜你为大哥,还望你一并成全。”金族族长金焕采也施礼道。

    拜李俊为大哥,就是可以跟在一起,还可以学习,一举数得,因为李俊年龄尚小,如果说拜师因为恐为不妥,毕竟还没有成人。

    见李俊沉思不语。

    辛三金掏出一块青色玉牌,说道:“凭此青玉牌,在楚州地界,畅通无阻,无人敢惹!”

    见此情形,金焕采也赶紧掏出一块墨玉腰牌,讨好地说:“这是我金家的至尊令牌,也送给李公子,在戈兰帝国各金家各分号的钱庄、商铺都适用,只要当天消费不足一万金币,都可以免单。”

    闻言,李俊并没有接玉牌和腰牌,调侃道:“州牧大人,是不是见了州郡六房都畅通无阻,不受约束?”

    楚州仿朝廷六部之制,设吏、户、礼、兵、刑、工六房,平时可是气派得不得了。

    辛三金笑道:“那当然!并且吃住不愁。”

    既然金焕采开出免费消费,辛三金也补充道,这青玉牌就是一种荣幸。

    李俊没表态,只是对着金焕采调侃道:“金族长,你有没有算过账?一天只消费九千金币,第二天就是一万八千金币,一百天呢?就是九十万金币,两百天就是一百八十万,长此以往,金族还不被败光。”

    “这个……李公子所说甚是,谢谢提醒,那就改为,一个月仅限七天的消费,鄙商号还是赔得起的。”

    “做人不能贪,贪字多一点就是贫……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一个月有三天的优惠就足够了!”少年并不是一个贪婪之人,李俊笑道。

    回头朝着蓝儿使了个眼色,蓝儿冰雪聪明,莞尔一笑:“不过,我家公子收小弟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辛三金和金焕采不约而同地问道。

    “就是战之意必须达到八段。”看着两位惊讶的表情,蓝儿一笑,补充道:“并且是三年之内。”

    “啊,三年之内达到战之意八段,这恐怕有难度,下官的独子辛八河五岁开始修炼战之意,并且请名师指点,说来惭愧,九年才达到战之意四段。”言下之意很清楚,九年才达到战之意四段,现在三年就要达到战之意四段,有点天方夜谭,辛三金脸露难色。

    “是呀,我儿金德鑫更差,才战之意三段。”对于自己的儿子金焕采更头疼。

    可怜天下父母心!有钱的人和一般的家庭都是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才,能够有出息。而战之意又是这个大陆的主旋律,能够在修炼的过程出人头地,是最好不过的。

    一个是官二代,一个是富二代。

    在楚州,辛家、金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但两位公子哥太不争气了,如果从修炼的角度看,就是个废物。

    十四岁的孩子还只是战之意三段、四段,如果放在李家,到十五岁成人仪式时,还没有达到战之意八段,就视为没有修炼的资质,就会弃之敝履,做低级的工作。

    看到辛三金和金焕采的囧样,李俊当时就说了一句很雷人的话:“只要你们舍得,我可以保证辛八河、金德鑫在三年内达到战之意八段!”

    “李公子,有什么良策?”辛三金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绝非常人,既然这样说,必有过人之处,当时就着急道。

    “州牧大人,不知筑基灵液听说过没有?”李俊很神秘地问道。

    看到辛三金在发愣,穆铁军连忙说道:“筑基灵液是神丹妙药,可以提高修炼的实力,是修炼者快速提升的法宝!”

    “这么说,李公子有筑基灵液?”眼睛都在发亮,辛三金急切道。

    “我可以弄到,甚至比丹王古览海炼制的还要好。”信心满满,李俊笑道。

    既然是做广告,那肯定要把产品整成帝国第一,世界知名,这样才能卖个好价钱。

    果然辛三金两眼贪婪而急切的光芒“唰唰”直扫的,如果放在黑夜就会像探照灯一样“唰唰”,着急道:“我要,我要,多少钱都可以?”

    “州牧大人,你以为是山楂果,满山都是?”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李俊叹道。

    “李公子,我也需要,多少钱都无所谓?”金焕采也急不可待地言道。

    “金族长,你以为有钱就能够买到?这种丹药很难得的。”撇了撇嘴,李俊正色说道。

    “李公子,我知道,是小的说话不当,我的意思是,只要李公子能够弄到,我愿意出高价。”金焕采急忙解释,这可是好东西,为了望子成龙,他是很舍得的。

    “行,就这么说了,我想办法去弄筑基灵液,有消息,我就告诉你们,你们自己也要留意一下,尤其楚州的拍卖会,大家一起想办法。”李俊难得这么认真。

    “谢谢,李公子提醒!”辛三金还特意鞠了个躬。

    这样安排是大有用意的,李俊又有什么布局?

    ps:如果觉得《战帝行》很好看,不妨加入书架收藏,在看过的章节上加入书签,以便下次接着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