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战帝行 第26章 幡然醒悟

时间:2019-07-14作者:龙九啸

    摔了一次跤,就能引以为戒是聪明人,在同一个地方再次摔跤,是笨,如果在同一个地方连摔三跤还不醒悟就是智商和情商的问题!

    再一再二不再三,如果不能从一连串的事情中看到端倪,不能吸取教训,那就是一个傻子,纯纯粹粹的傻子。

    非常不幸的是州牧辛三金就是这样的一个傻子。

    辛三金要再次着人打李俊,一干楚足们都站得远远的,生怕再遭受池鱼之殃。

    连楚足头目穆铁军都离得远远的,他深知这位州牧大人的秉性,不撞南墙不回头,就是撞了南墙也不一定能够醒悟。

    既然是无法劝诫和阻止,只好自己站得远远的,省得引祸上身,穆铁军现在的观点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个州牧大人也真是的,明眼人一看这个少年,就有古怪,没必要和一位少年斤斤计较,也没必要把别人逼到墙角,俗话说得好“势败人凌我,穷巷莫追狗”,给别人留退路,就是给自己留机会。

    但这个州牧大人就是执迷不悟,还要杖责少年,这不是吃错药,是什么?

    更离奇的是,这个少年冤大头,还主动往枪口上撞,不作不死。

    问题是谁不作不死?

    “州牧大人,我建议你最好把我套上一个黑袋子,免得又打错了人。”李俊还在点醒辛三金,这完全是作死的节奏。

    “好,成全你。”辛三金高兴的不得了,天下还有这样的傻子,如果我再不满足对方,怎么对得起人?

    为了防止再次打错人,辛三金喝道:“找一个黑色的袋子过来,把这小子套起来。”

    穆铁军怎么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不相信这么聪明的一个小子,会作茧自缚,自己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这里面一定有名堂。

    就在几个官差硬着头皮抓住李俊的时候,穆铁军在一旁喊道:“千万不要把嘴堵上,不然打错,没法出声。”

    就是因为这句很小心的话,却功德无量,救了一条性命。

    看着李俊哥哥是故意的,面带笑容,并露出难得的自信,蓝儿姑娘这次没有阻拦,而是乖乖地站在一边看热闹,还从来没有看到这么乖巧的样子,她知道李俊哥哥这样做是有道理的,就是想戏耍一下这些人。

    李俊哥哥这么有办法,心眼又多,肯定不会吃亏的,州牧大人草菅人命,动不动就杖责,借机教训教训这些人。

    被黑布袋套上的李俊再次按在堂前,杀威棒再次举起,衙役们这次是一下一下慢节奏的打。

    “救命呀!救命……父亲大人,打错了!”

    布袋里传来救命声,并在喊“父亲大人”。

    “这声音怎么这么这么熟悉?”辛三金一愣,连忙喊道:“快住手!快住手!”

    着急之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立马从堂上走下来,并着急地吩咐道:“快把布带解开。”

    等众人手忙脚乱解开布袋,大家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原来被打的就是辛三金的独子——辛八河!

    饶是这样,几板子下去,可怜的辛八河也被打得皮开肉绽,州牧辛三金气恼之下,抓起一根杀威棒,就朝众衙役打去,打得众衙役抱头鼠窜。

    一个很严肃的公堂,被整得乱糟糟的,堂下笑成一片……

    “州牧大人,你也太狠心了吧?俗话说得好,虎毒不食子。你看你,把自己的儿子打成这样,莫非不是你亲生的?”李俊站在一边,开着玩笑。

    州牧辛三金有苦说不出,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惨了,暴戾之气也消了,那还敢找李俊的事情。

    辛三金搂着自己的儿子辛八河:“儿子,你怎么样了?要不要请医生?”

    辛八河眼泪巴巴的,抽泣道:“人家就只是看个热闹,至于这么狠心吗?好歹也是你的儿子,也不至于让你下死手吧。”

    “儿子,挨打的怎么突然变成了你呀?”辛三金不解地问道。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我站在下面看热闹,看的好好的,结果就被你喊人打了。”辛八河一肚子的委屈。

    你说现在做一个围观的群众,容易吗?

    “儿子,都是我的不好。”辛三金心疼死了。

    “州牧大人,你就别煽情了,还没有问你,为什么要拘我?你儿子和金德鑫都在此,你问一问他们就知道了。”一场闹剧过后,回到主题,李俊从容道。

    “是呀,父亲大人,你为什么要拘李俊大哥呀?!”辛八河非常不解。

    “还不是金族族长金焕采告状,再加上你说是李家的废物打的,我这就着人……”辛三金解释道。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父亲大人,你抓错人了,是李家的李贤把我们害的,不是李俊大哥,李俊大哥还救了我。”辛八河连忙解释。

    事到如此,辛三金这才幡然醒悟,感情是抓错了人,当时一张老脸就涨成猪肝色。

    辛八河从外面一回来,浑身是伤,辛三金看来心疼的不得了,辛八河就被父亲喊过来盘问,辛八河就随口说了句:“还不是李家的那个废物把我们害的?”

    “你们?还有谁呀?”听这话的意思,难道被打的还有他人,辛三金问道。

    “还有金德鑫!”辛八河如实说道。

    父子二人正说着话,金族族长金焕采就前来告状,一看金二公子金德鑫被打成猪头,辛三金就问道:“是不是李家的那个小子打的?”

    金德鑫连连点头,以为什么情况,辛八河都说了,没再多做声,免得两个人的说法不一致,穿帮了。

    金族族长金焕采还特意摸出一张银票,悄悄塞给辛三金:“求州牧大人,为草民做主!”

    “好说,好说。”辛三金毫不客气接过上供的孝敬,然后派穆铁军去拿人。

    正是——荒唐人做荒唐事,糊涂官审糊涂案!

    “州牧大人,这件事是你做得不对了,冤枉了我李俊哥哥,这件事你看要怎么善终?”一个轻柔的声音在堂下响起,蓝儿当场就质问道。

    “是本官的不慎,见谅见谅!”不愧是多年的老油条,见风使舵的本领自然高人一等,辛三金陪着笑说道。

    “一句见谅就完事了?”蓝儿眼睛一瞪。

    辛三金看到的就是蓝儿眼里闪线的细小金色火焰,心里一惊,吓得魂飞胆散。

    “不好,这个丫头大有来头,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看来今天活该倒霉了。”辛三金心里一惊,暗暗叫苦,目光一扫,看到人群中的金德鑫,突然心里有主意了。

    “金族族长金焕采何在?”辛三金大声问道。

    “回禀州牧大人,金族长在厢房候着呢。”穆铁军上前一步回道。

    为了案情的审理,他早就把原告留在厢房,并派了一名楚足看着。

    “把金焕采带上来。”辛三金吩咐道。

    很快金焕采就带到大堂了,一看到堂下站立的李俊,就指着李俊喊道:“求州牧大人做主,这个废物就是真凶,就是残害我儿子的真凶。”

    李俊九岁的时候在楚州就小有名气,十一岁的时候就成为楚州轰动一时的传奇。

    当时武魂测试时,李族的广场站的是人山人海,都是来看这个天才少年的传奇经典。

    武魂测试魔石显示“李俊,战之意十段”金色的古体字。

    “李俊,战之意十段,李族最年轻的战者!”武魂测验员宣布后,然后转过身,漠然的脸庞上竟然露出了比较罕见的一丝笑意,对着少年李俊恭敬道:“恭喜李俊公子,以十一岁的年龄,成为一名真正的战者,这是李家百年难遇的奇才!”

    十一岁的李俊一下子就成了楚州家喻户晓的天才少年!

    所以金焕采自然认识李俊,在楚州,李家的天才和废物是一样出名!

    辛三金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场就把惊堂木一拍:“大胆刁民,信口雌黄,诬告好人,该当何罪?”

    金焕采的脸当时就吓白了,连忙声辩:“州牧大人,不是说李家的废物吗?”

    “大胆,你好好问一下你的儿子就知道了。”辛三金呵斥道。

    金德鑫战战兢兢出来,小声咕叨:“父亲,你弄错了,是李贤把我们弄伤的。”

    “孽畜,你为什么不说清楚?”大脑当时就蒙了,金焕采骂道。

    “金焕采,你诬陷好人,罪不可赦,你说怎么办?是认打还是认罚?”嘴角一丝阴笑,辛三金问道。

    “不知道何为认打?何为认罚?”声音有气无力,金焕采差点就瘫倒。

    “按照我戈兰帝国的律法,诬告反坐,连坐,杖一百,徒三年,除了杖刑外,还要坐牢,认罚就是罚金币三千。”辛三金说道。

    至于是不是真的罚金币三千?金焕采可顾不得了,对于财大气粗的金族,能够用钱摆平的事情就不叫事情。

    “州牧大人,我认罚!”脸色苍白,金焕采连忙说道。

    “李俊公子,这样处罚,你可满意?!”辛三金转过头看着少年问道。

    “听州牧大人安排!”李俊笑道。

    事已至此,借坡下驴,不失一个好的结局,没必要再纠缠其他的。

    “本官宣判,金族族长金焕采因诬告罪,罚金币三千,赔给当事人李俊,本案疑犯李贤因故意伤害罪,因年幼无知,杖责二十大板,以示惩戒!”在堂上辛三金大声宣布!

    故意伤害罪一般至少要打五十大板,但考虑到李贤之前挨过打,再加上年龄太小,经受不起折腾,辛三金宣布杖责二十大板,也算是法外开恩。

    案情终于水落石出,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哭来有人笑。

    哭的是李贤和金焕采,笑的自然是李俊、蓝儿。

    金焕采折财免灾,倒也无所谓,可怜的李贤……

    最大的赢家是李俊,然后就是辛三金,几乎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两头都不得罪人,快刀切豆腐两面光!

    看着李俊哥哥机智过人,把州牧玩弄于股掌之中,蓝儿一时芳心大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