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战帝行 第24章 楚足上门捕人

时间:2019-07-14作者:龙九啸

    一家人正在高高兴兴的吃着午饭,尤其是蓝儿姑娘高兴得不得了,李俊的空中加菜、骤变琼浆、空中斟酒、送八色鸟,都让少女很惊喜,道家的一些把戏,精彩无比,比现代社会变魔术还要让人震惊。

    这时闹哄哄的声音传来,家丁李二又喊着:“楚足来抓四少爷了……”

    李元开当时就急了:“俊儿,赶紧找地方躲一躲。”

    做父亲的不希望儿子有什么事情,所以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地方去躲一躲。”

    “父亲,无需慌张,孩儿又没有惹事,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何惧鬼敲门。”神色很淡定,态度很平和,李俊面不改色心不跳。

    “是呀!族长,我们先看看究竟,再做决定。”秦管家在旁边也劝道。

    “蓝儿,先把八色鸟装起来。”李俊催道。

    和蓝儿一起,很快就把八色鸟装在鸟笼子里。

    一行四人走出饭厅。

    在李家大院,碰到一行楚足拿着铁尺、铁链、绳索来锁人。

    楚足就是捕快。

    在很早的古时,就有捕快这个行业。地球上,叫捕快,在戈兰帝国的楚州,把捕快叫做楚足!一个很奇特的叫法。

    古代的华夏族,捕快虽然称公人,但地位并不高,做捕快无门槛,充其量只能算是临时工。

    捕快原来分为捕役和快手,渐渐的人们把捕快捕役和快手合称,就叫成了捕快,捕役,“捕拿盗匪之官役也”;而“快手,动手擒贼之官役也”。后来捕快就成了“捕役”和“快手”的合称,负责缉捕罪犯、传唤被告和证人、调查罪证。

    在地球上就有历史记载,大禹治水时,开一个很重要的治水首脑会议,有一个叫防风氏的人故意姗姗来迟,大禹就命人进行了审理,最后对防风氏予以处斩,这就是历史上寻找证据的,捉拿审理人,捕快最早的雏形。

    捕快平日身着便装,腰挂表明身份的腰牌,怀揣铁尺、绳索。领班称“捕头”、“班头”。老百姓称捕快为“捕爷”、“牌头”、“头翁”、“牌翁”等等。

    捕快是没有工资的,每年的伙食补贴即“工食银”不过十两银左右,养家糊口自是艰难,于是敲诈勒索便成为一种风气,他们时常设置种种名目收取好处费,甚至与州县官吏同流合污,或制造冤假错案,或对老百姓横征暴敛,任意拘捕。

    唐人杜甫在《石壕吏》中写道;“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看门。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这个“捉人”的“吏”指的是古代衙门里的捕役。

    楚州的楚足,相当于地球古时的捕快!

    因为战之意飞入寻常百姓家,人人尚武,所以彪悍,尚武是楚州的民风,也是戈兰帝国的特色。

    戈兰帝国的的“捕快”分马快和捕快,顾名思义,骑马执行公务的,称之为“马快”。而徒步者,则称之为“步快”,楚州的“捕快”,叫楚足。

    而楚足的地位并不低,至少是一个正经工作。

    楚足还真有两下子,拳脚和刀棒都很精通,人人都是战者以上的等级,级别低了,实力就弱,无法降服作奸犯科之人。

    因为有一身好功夫有两点最大好处:

    其一、缉拿疑犯、盗匪时真动起手来,自己不会吃亏;

    其二、不会被欺负,拼斗中不会吃亏!

    领头的正是楚州楚足的首领穆铁军,五星大战师。

    实力比李元开只低一星,但因为官府的人,所以在楚州城是可以横着走的人物。

    “李族长,我们奉命到府上拿人!”穆铁军把玄铁腰牌亮了一下,这是办公务的一道程序,然后抱拳,算是打招呼。

    “不知,穆头来李府究竟为了何事?要拿谁?”李元开抱拳还礼后,问道。

    “就是你的公子李俊!”脸色一沉,一副公事公办的无情,穆铁军答道。

    “这位穆头是吗?我就是李俊,你可确定拿的就是我。”面对官差楚足的冷面,李俊毫不惧色道。

    “我们辛八河少爷差点被打残,金族的少爷金德鑫被打成猪头,一回来就说李家的废物打的,金族族长金焕采还特意前来告状,不是你是谁?所以我们拿的就是你,走,跟我们走一趟。”穆铁军把手里的铁链抖得哗哗直响的。

    听了这话,李元开心里一惊:“不知儿子什么时候闯的祸?”

    蓝儿心里也着急:“难道是上次包子铺的纨绔子弟,挟嫌报复,然后被李俊哥哥收拾了?不可能呀,李俊哥哥现在的实力还打不赢这几个。”

    这二人心里都是疑惑重重。

    “穆头,请稍等,辛少爷和金德鑫说是我把他们打伤的吗?”心中坦然,李俊随口问道。

    “辛少爷只说是李家的废物打的,金族族长金焕采也只说是李家的人,证据确凿,当事人指证,还有什么可以抵赖的。”既然苦主一致指认,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只管拿人就是,穆铁军厉色道。

    “穆头,此言差矣,既然没有点名道姓说是我李俊打的,你不能平白无故地断定就是我所为,李家的公子不少。”李俊不为所动,坦然地争辩着。

    “事情再也明白不过了,李家的废物,不是你是谁?”见少年还在狡辩,心里极为不爽,穆铁军有点恼。

    “穆头,是我做的,我不会抵赖,不是我做的,我也没有必要承认,替人受过。”面对气势汹汹的官差,毫不胆怯,李俊正色道。

    “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兄弟们给我拿了。”把手一招,穆铁军喝道。

    几个楚足官差拿着绳索、铁尺就要拿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见一声娇叱响起:“我看你们谁敢?!”

    只见蓝儿挡在前面,双手凝聚战之意,做了一个攻势。

    “小女娃,你是谁?请不要妨碍……”穆铁军突然看见少女眼神中闪现的细小金色火焰,心里已经被震慑了,一股恐惧感直冲脑门,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蓝儿,没事,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可以陪他们走一遭,把事情弄清楚,蓝儿你就在家等我,一会我回来后我们上街去。”及时阻止蓝儿进一步的动作,李俊坦然道。

    “不,李俊哥哥,我不放心,我也要一起去。”语气很固执,不容反驳,蓝儿很坚决道。

    “我没事的,一会就能够回来。”神色故作轻松,李俊笑道。

    “不行,李俊哥哥,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现在小人很多。”眼睛还故意看了看楚足们,蓝儿不放心。

    “穆头,我建议你们还要找到一个人才行,那才是真的疑犯!”眨了眨眼睛,李俊故意说道。

    因为少女可怕的眼神,再加上少年的镇静平和,穆铁军心里也是“十五只水桶吊水——七上八下”,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他,这么年轻,这么淡定,实属罕见,少年的心里素质要强大了,要么是大奸大恶之人,要么就有善良无辜之人,内中或真有蹊跷。

    “是谁?”语气有所缓和,穆铁军问道。

    “李族的李贤!”轻轻吐出几个字,李俊面色平静,仿佛云起云落关我何事的淡然。

    “有证据吗?”没有命令,没有证据,是不能随便抓人的,穆铁军显得很慎重。

    “你们找我的时候,落实了具体姓名吗?”不以为然,李俊淡淡地说。

    是呀!抓人时肆意妄为,连姓名都不问清楚,现在有线索了,却缩手缩脚,真是怡笑大方!

    “都在说是李家的废物!”穆铁军诺诺道。

    “穆头,你搞清楚,我是李家的青年才俊,不是废物,你看我像废物吗?有这么聪明,这么英俊的废物吗?”指着自己的鼻子,李俊据理力争,接着又说:“不过李家倒是有一个废物!”

    “是谁?李贤吗?”穆铁军说道。

    “不是他,还有谁?明年就十五岁,现在战之意才五段,如果成人仪式达不到八段,就是典型的废物!”李俊说得头头是道,好像成人仪式和自己无关似的。

    “李公子,请问你现在武魂测试是?”自己都是个废物,还说别人,穆铁军一针见血戳道。

    “穆头,难道没有听说,我9岁就拥有九段战之意,10岁突破十段战之意,11岁成功凝聚战之意旋,一跃成为战者……”李俊有些嘚瑟。

    “现在呢?”穆铁军追问。

    “现在是养精蓄锐,休眠阶段!”李俊淡淡说道。

    “我怎么听说李公子现在是战之力二段?”旁边一位姓喻的楚足插话。

    “那绝对是谣传,以讹传讹,你相信一个有战之意旋的修炼者,就是偷懒不修炼,也没有倒退到战之力的事情,你信吗?反正,我不信!”望着楚足,面色平静,李俊淡然一笑。

    这口才没得说,能够把黑的说成白的,把死的说成活的,把没理的说成有理的。

    就连李元开都呆住了,相信儿子说的很正确,因为他一直不相信儿子就是个废物,或许儿子现在就是一个休眠期,等休眠期结束后,一定会重新变成天才,即使以后也会出现奇迹。

    蓝儿就更不用说了,自始至终都相信自己的李俊哥哥会天才回归,会创造奇迹!她一直对李俊哥哥充满了信心。

    看着眼前的少年这么镇静,思维敏捷,心里也是一团雾水,穆铁军把手一招:“李贤在什么地方?把李贤也带走。”

    “李二,你带着楚足大人们去找李贤。”李元开吩咐道。

    李二就是之前通风报信的那位家丁!

    事情变得扑朔迷离,少年又怎样来化解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