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战帝行 第016章 下山遇事

时间:2019-07-11作者:龙九啸

    三天,也就七十二小时,一晃就过去了。

    李俊在白鹿山一共只呆了三天,跟着老道一凡学习,时间虽短,但却受益匪浅。

    在临别的时候,话有点语重心长,一凡道长感叹道:“贫道所传的东西就这些了,四公子真是天纵奇才,别人要三年,甚至十年,才学会的东西,四公子三天就学会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说出来恐怕都没有人相信。”

    “不会吧?道长这是谬赞。”听了道长这话,有点不信,李俊怀疑道。

    “贫道从不打诳语!就说一个入定吧,很多老道打坐几十年最终还是不能入定,一无所成。”看似简单的东西,很多人却悟了一辈子,道长轻轻笑道。

    “按照道长所教,没有烦恼,无人无我,不是很自然就能入定吗?”此事太简单了,完全没有技术含量,一副淡定的样子,心里不以为然,李俊淡然道。

    “是呀,心性很重要,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清,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而很多修行的却做不到这些,自然就难以入定。”心中有少许的感叹,但对少年还是满意的,神色赞许,道长笑道。

    “入定不难,难的是入定后神游,并且是有序有针对性的神游。”不同的感悟,不同的理解,李俊也笑道。

    “在修炼的过程,循序渐进,没有过多的私心杂念,心有正气,道法自然,其神游自然就有序。”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少年的悟性真是奇高,微微一笑,道长道。

    “无欲无求,做到天人合一,无为而治,就可以入定神游。”学习的态度很重要,好的态度决定好的结果,李俊感悟道。

    “这就是一种境界,当大家内心都没有了欲望,虚怀若谷,不为利益争斗,就能做到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上善若水,人生如此,修行也是如此,心地无私天地宽,闲看云卷云舒,又何尝不是一种境界?”毕竟是道行高深,对万物的理解也非同小可,稍加思索,道长侃侃而谈。

    “道长,我知道了,一个人的心境决定他修炼的境界,也就是常说的一句话‘心胸决定格局,眼界决定境界。’”毕竟之前也接触过这些内容,对道长的说法很认同,李俊很认真道。

    “嗯,四公子,虽然你在山上只呆了三天,但入定,练符,结丹,定身术,悬浮术……都学会了,对你今后的修行大有裨益,此番下山定能够创出一番事业,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别忘了用天籁传音告诉贫道。”少年真是少有的奇才,用三天的时间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学习内容,临别还是依依不舍,道长免不了一番叮嘱。

    爱才惜才,很多东西都倾囊相授,道观很多道童学了好多年,都达不到这种境界,李俊虽然不是徒弟,但胜过徒弟,一凡道长一时兴起,恨不得把自己的宝贝一股脑儿都给了少年,因为黑色古戒指就是一个空间储存戒指,道长往里面装了不少东西……

    就连道家的绝学——天籁传音都传给少年了,这可是一凡道长的压箱底的东西,即在千里之外能听到自己不在人面前说的话,也可以千里传音,在心中就能传出的空间,只有达到一定的级别才能够把这样的绝招发挥得更淋漓尽致。

    道家绝学更神奇的是根本不用动嘴巴,而其他人听不见,借用思维、神识和他人的思维对话,且敌人无法听见,真的是太神奇了!

    “道长,我记住了!”因为道长不让拜师磕头,李俊说完,给一凡道长鞠躬,等抬头一看,眼前哪还有道长的身影。

    “四公子,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记住你说的‘我命由我不由天’,记住我叮嘱的几点……”道长的声音却清晰地传到灵识,道长不喜欢离别的场景,也不让李俊磕头鞠躬。

    早在第一天晚上夜观星象时,就把很多事情好好推演一番,在浩瀚的星海找到李俊的命星,然后根据命星进行推导,星运即人命,得知俊整个人生的变化和结局,和之前的研判一致。

    在一见面,一凡道长就断定李俊将来位及至尊,夜观星象推演后,差点吓得一跳,不仅验证了之前的研判,而且更是被震撼了……所以坚决不受礼。

    “四公子,顺其自然,功成事遂,为大道,故胜人者,必先自胜,欲知人者,必先自知。有了自知之明,自胜之功力,就能驾驭他人,成就大事……”句句珠玑,微微点头,道长笑道。

    为此,在白鹿山的时候,就给李俊留下了几条建议:

    1、凤栖山引出灵蛇,解除封印。

    2、十五岁成人仪式,改名,改名就是改命。

    3、进入天龙学院学习,提高修为。

    4、在事情难以抉择时,可以夜观星象进行推演,或用天籁传音……

    可以说李俊白鹿山之行是一种机缘巧合。

    但谁又敢否认:机缘巧合也是实力的一种。

    没有这个实力,又怎么会得到一凡道长的青睐?没有这个实力,又怎么能够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完成很多人十年的修炼;没有这个实力,又怎么会被道长称为“天纵奇才”?

    本来心中就充满博爱,对一花一木都很有感情,毕竟一花一木一世界。之前一直忙着修炼,心无旁骛,无暇游玩,难得有这个闲心雅致,李俊边走边欣赏风景,一路上看着路边的花花草草,就感觉心旷神怡,好不容易出来放松几天,没必要急于赶路。

    “站住废物!”一声大喝,立刻从大路边山石树木后闪出四个人。

    李俊星目一扫,心里乐了,找死的来了,正是李贤、巴拉、辛八河、金二公子,四位纨绔子弟,楚州城的“少年四英”,真是有点阴魂不散,冤家路窄!

    就是之前在包子铺前滋事的那四位少年,一心想把少年李俊踩在脚下蹂躏一下,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呵呵,出来郊游都有惊喜,这回没有李蓝儿帮忙,看你往哪里跑?”看着到嘴的猎物,心里很得意,巴拉嘴都笑裂开了。

    “这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心里就像吃了蜂糖了,甜滋滋的,李贤也得意的笑道。

    他仿佛看到猎物在脚下讨饶、求情的情景,并把手一招,四位纨绔少年立马把李俊团团围住。

    “实在是一个天大的意外,这个废物落到我们手里了,今天要好好收拾一下,兄弟们我们灭了他。”仿佛看到猎物掉进陷阱,巴拉得意地笑。

    “哪来的几条疯狗没有被关好,又出来狂吠!”面对突如其来的四位纨绔子弟,毫无惧色,李俊沉声道。

    “小子,你一个战之力二段的废物,见了我们不躲不闪,还敢在此大放厥词,是不是活腻歪了?”眼前的一幕真让人难以置信,简直是不可思议,巴拉有点怀疑道。

    “我为什么要躲?”面色一沉,李俊反问道。

    “废物,你是不是多半吓傻了?都不知道躲闪,不躲就要挨揍。”扬了扬手掌,战之意开始提起,巴拉笑道。

    “还不知道谁要挨揍?”表情依旧淡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心里早就打定主意让这四个纨绔子弟吃点亏,李俊朗笑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撞南墙不回头。”心里一惊气愤了,巴拉狠狠道。

    “今天还不知道谁会先见到棺材和撞墙?”不惊不怒,样子很谈定,李俊反唇相讥道。

    “今天我就成全你这么废物。”恶从胆边起,巴拉怒道。

    “就你们这四个废物,来吧,一起上,可以放手一搏。”对于恶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恶制恶,打定主意,冲着四人招了招手,李俊笑道。

    “看来这废物是破罐子破摔了,这是要搏命?我好怕怕。”故意拍了拍心口,一副怕怕的样子,巴拉狞笑道。

    心里却是很得意,对自己的表演才能佩服不是不是的,在一个战之力二段的废物面前装害怕,还是有点难度的,必须忍住自己,真是太好玩了,强者示弱,我巴拉太有表演天赋了,尽管自己只是战之意四段,但对付这个废物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四位纨绔少年中,金二公子最弱,是战之意三段,但是,对付这个战之力的废物也是手到擒来。

    金二公子虽然修炼的战之意是三段,但家里有钱呀,金家可以称得上是楚州的首富,在财力方面比李族都要强,在戈兰帝国都有自己的生意,金族和李族一直争斗了几十年。

    “看来今天是个黄道吉日。”早已迫不及待,就准备动手狂虐这个废物了,辛八河乐道。

    “对我来说是个黄道吉日,但对你们来说不是。”心里有了底气,说话的口气都比较硬,李俊正色纠正道。

    辛八河也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因为命中缺水,家里干脆取名“八河”,这样一来水就够多的了,水多会不会是很水,虽然整天东游西逛,无所事事,但也是战之意四段,修理一个战之力二段的废物也是绰绰有余的。

    “废物,别在这里大放厥词了,一会就打的你满地找牙。”杀气骤然腾升,辛八河怒道。

    “一会你就知道该有多后悔遇到我。”不急不缓,神色依旧,李俊淡然地说。

    四个纨绔少年心里太高兴了,终于有机会可以狂虐这个废物,能把昔日的天才像泥巴一样踩在脚下,别提有多么痛快,人生一大乐事!

    四个纨绔少年能否如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