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战帝行 第011章 白鹿观

时间:2019-07-11作者:龙九啸

    早上,李家的饭厅,李俊和父亲边吃早饭边聊着。

    “俊儿,一会吃完饭和我去一下白鹿观。”望着儿子,李元开温和道。

    “嗯,听父亲的安排!”以为父亲准备带自己去散心,李俊随口就答应。

    “俊儿,怎么不问一下,为何要去白鹿观?”平时儿子把大多数时间都放在练功上,很少有时间出外游玩,没想到这一次很爽快就答应了,李元开都有点意外。

    “既然是父亲大人决定了,我遵从就是。”相信父亲这么说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李俊问都没问就答应了。

    “嗯,俊儿一向乖巧听话,我们是去白鹿观还愿的。”许愿兑现就得还愿,这是做人的原则,李元开此举是为了还愿,再加上儿子最近接连受挫,也应该出去散散心,排遣一下心中的郁闷。

    “还愿?”都不知道父亲许的是什么愿,李俊觉得有些奇怪。

    “对,在你昏迷的时候,为父就许下愿,只要我们家的俊儿能够康复如初,就给白鹿观捐献三千金币。如今你康复了,我们就要去还愿。”为了儿子的安康,遍请名医,还特意去白鹿观许愿,没想到昏迷三天后,李俊终于苏醒,李元开还是感到很欣慰的,一定是上天保佑。

    “谢谢父亲!”为了自己,父亲出手还是很豪阔的,李俊有些感动,三千金币的数目还是比较可观的,在战之意大陆,普通的老百姓十几个金币够一家人生活一年的。

    “俊儿,都准备好了吗?”看到儿子还在发愣,李元开问道。

    “都准备好了,我们走吧。”李俊点了点头,离开饭厅,起身去找秦管家安排马车。

    父子二人在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蓝儿。

    “李俊哥哥,这是要去哪里?”看到李俊在准备马车,蓝儿很好奇地问。

    “我们去白鹿观。”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李俊如实说道。

    “李俊哥哥,蓝儿也想去。”一听有这么好玩的事情,蓝儿连呼道,吵着也要去。

    李俊抬头望着父亲,李元开敬畏地点了点头。

    “走吧!蓝儿!”既然父亲同意了,李俊没有二话,拉着蓝儿的手。

    “好嘞,谢谢李俊哥哥!”蓝儿上了马车,和李俊一起坐在马车里,反正是可以乘坐四人的马车,由秦管家驾着马车。

    一路上有冰雪聪明的蓝儿陪着,倒也不郁闷。

    白鹿观,楚州著名的道观,距离楚州城三十里路。

    坐落在白鹿山,属于魔兽万崇山的一个分支,相传很早以前,有一道行高深的老道在此修行得道骑着白鹿升天,因而得名。

    有故事,有传说就有人气,白鹿观历经上千年,香火鼎盛,远近闻名。

    悠久的历史文化与古朴的道风,无不向远近的游人传达出“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道家思想。

    白鹿观,凭借着得天独厚的地势条件,优美的景色,每年前来朝拜的人络绎不绝。

    风景不错,风水更佳。

    白鹿山的山腰有两座水池,上下排列,上池常年流水,俗称“流不干”,下池进水不外溢,俗称“灌不满”,奇特的两个水池,令很多探秘的游客兴趣大增!

    除了奇特的水池外,此地风水亦为一奇!

    有一巨石每年都在不断地长大,在膨胀中,目前已经顶在道观住房边墙上!此乃风水中所说,地气旺盛,使其山石土地常自生长。

    白鹿山,白鹿观,白鹿的传说……

    岭危峦秀,云蒸霞蔚;小桥流水,人家深处;翠峰丹泉,古桥览竹;名山古刹,曲径通幽;莲生藕结,“鱼”跃龙门;灵凤还巢,丹凰引鸣……好一派风光!

    正所谓:

    烟岭锁高湖,松风临太虚。

    西山赏梅菊,骑鹤夸百步。

    马车停在道观的山门前,李元开带着少年、少女下了车,便向山门走来,秦管家守着马车。

    道观的门神是“左青龙,右白虎”。

    三官殿,供奉三官,三官大帝即天官、地官、山官。

    主要建筑有山门、灵官殿、天皇殿、三皇殿,规模宏大。

    布局成“八卦”形,是楚州道教的独有建筑风格。

    灵官殿供奉的是九天灵官。他是守护整个道观以及修道之人不受邪魔外道侵扰的道教护法神。

    灵官殿左右是钟楼、鼓楼,然后是财神殿、三官殿。

    在灵官殿中,只见一老道老远就迎了上来,老道仙风道骨,头戴道冠,道袍胸前是阴阳太极,背后是乾坤八卦,甩甩手中的拂尘,一揖道:“福生无量天尊,参见李族长,贫道这厢稽首了。”

    “一凡道长,叨扰了!”李元开双手合十,回礼道。

    李俊、蓝儿在侧后连忙跟着施礼。

    “这一对金童玉女是?”看着英俊不凡的两位少年,一凡道长好奇地问道。

    “一凡道长,这是老夫的幼子李俊,这位是蓝儿姑娘。”李元开连忙介绍。

    “一凡道长?天地万物为一,天人合一,芸芸众生为凡,一凡既为不凡,一生平凡却又不凡,这名字有深意。”立在一边的李俊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一怔。

    “哦,是四公子和蓝儿小姐呀,好多年不见,都长大成人了,一个变得玉树临风的少年,一个成了温润如玉、风姿绰约的佳人,真是一对金童玉女。”一凡道长再次提到“金童玉女”,蓝儿一阵娇羞,但心里听了很受用,舒服极了。

    “道长过奖了!”李元开拱了拱手。

    “李族长,请随贫道到云房一叙。”一凡道长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叨扰了!”李元开作揖,跟着一凡道长身后。

    云房。

    一凡道长待三位落座落座后,随即奉茶。

    “一凡道长,这是老夫还愿的一点心意。”李元开把一张银票递到道长的手里。

    “福生无量天尊,让李族长费心了,李族长功德无量。”一凡道长稽首道。

    在叙谈中,一凡道长对李俊很有兴趣,问道:“四公子有好多年没有见吧?”

    “回道长!有三年多了。”李俊在下首规规矩矩回答。

    “嗯,是呀,三年多了,目前四公子的修为应该非常了不起了吧?”一凡道长很唐突问道。

    毕竟一凡道长一直在山上清修,对李族少年天才变为废物的事情不甚了解,虽然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但一凡道长所知甚少,而善男信女也不会在道观说三道四,李元开虽然说时常上山和道长一叙,但也从来不会提及儿子变成废材的事情,这是一个做父亲心中的痛。

    “回道长,说来惭愧!目前毫无修为。”李俊为此事而汗颜。

    “不可能吧?以四公子的天赋和资质,早就应该是四星、五星战者的修为呀!”一凡道长听到这句话大为吃惊,无疑是一个晴空霹雳的劲爆消息。

    说着,一凡道长向李俊招了招手:“四公子过来。”

    闻言,李俊很听话走过来,一凡道长抓住他的手,道长用右手食、中、无名指三指扣在少年左手腕上桡动脉处,即常说的紧扣脉门,闭目探寻,一番探查后,蓦然睁眼:“体内竟然毫无战之意,只有战之力……奇怪了,但是你的体内没有什么异样。”

    “是呀!道长,我也很纳闷,我对战之意领悟力提高了,修炼的速度提高了,但全身竟然感觉不出战之意,就像泥牛入海。”李俊为此事也很纠结。

    “四公子,说具体点?”

    “道长,我也没有察觉身体有不对劲的地方,身体如初,天赋依旧,吸收战之意越快,消失的也越快,最后荡然无存,体内的战之意之内气一片空白,这种诡异的情形,已经持续了三年,我也百般不得其解……”李俊很认真地说道。

    “嗯,还有什么发现?”一凡道长询问。

    李俊又把灵蛇吞噬战之意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试探性地问道:“道长,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异物在吞噬我的战之意,比方说灵魂之类的?”

    按照小说的剧情和一般故事的安排,李俊怀疑黑色古戒指或有蹊跷,尽管语音系统小媚说没有什么药老,但李俊觉得或许一种意志力的考验,很多事情坚持一下就是可以达到目的。战之意大陆不是流行一句话嘛“当你摔下悬崖的时候千万不要绝望,坚持一下,再往前走两步,说不定就有什么奇遇!”

    为了这句老少皆知但又虚无缥缈的话,有很多追梦之人,都希望幸运的流星能够砸中自己,结果不惜摔断胳膊和腿去逐梦,但梦依然未醒。尽管如此,但是并没有阻止这些逐梦客的狂热,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才是最幸运的那一位,百万分之一,甚至亿万分之一的机率,只有自己才能得到,在现实生活中,有更多的人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都疯狂地前赴后继,在扑火的一瞬间,不惜化作一道美丽灰烬……

    说完,李俊还故意扬了扬右手带着的黑色古戒指。

    闻言,一凡道长盯着黑色古戒指目视片刻,开口问道:“这枚戒指有些历史,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古物。”

    “回道长,这是我母亲留给的遗物。”李俊轻轻地说,并用手指轻抚了一下,对于古戒指,有一份深深的眷恋。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李俊体内战之意的消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