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战帝行 第010章 灵蛇泄密

时间:2019-07-11作者:龙九啸

    其实蓝儿内心的想法就是想和自己的李俊哥哥在一起,只不过李俊之前一直忙着修炼,到了后来沦落为废才后,蓝儿在家族却声名鹊起,两人身份悬殊,李俊就更疏远了。

    “太好了,李俊哥哥,我们是朋友了!”拉完勾的蓝儿就像捡到什么宝贝似的,喜形于色。

    “蓝儿,你还缺朋友?很多人巴结你还来不及,不像我……”的确如此,蓝儿作为李家年轻人的楷模,一代新天才少女,周围更多的是阿谀奉承,讨好巴结,宠儿自然是有人宠,李俊有些自嘲道。

    “李俊哥哥,相信自己,你是最优秀的。”拍了拍李俊的手,蓝儿轻轻鼓劲道。

    “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以前或者是,但现在肯定不是。”对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然也不会被人逼上门退婚,李俊摇头道。

    “李俊哥哥,想开点,有的事过去了,就风消云散,那件事,是她的不是,是她目光短浅,将来后悔的肯定是她……”按着李俊的手,蓝儿柔声道。

    “蓝儿,不会吧,后悔?她会后悔?再说我有什么资格让她后悔!”看了看自己目前的样子,李俊郁极而笑。

    “李俊哥哥,相信我,你一定可以创造奇迹的。”不知为什么,蓝儿对这个少年一直是信心满满,相信这个天才少年一定会回归的。

    说实在的,眼前的少女在李俊心中一直是个谜,蓝儿虽然也姓李,但实际上和他半毛钱的血缘都没有,就是蓝儿的父母,李俊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就是有时候向父亲询问时,父亲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甚至眼神里满是畏惧,似乎有什么来头一样……问小妮子,小妮子很聪明的保持沉默。

    算了,自己的事情都操心不了,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的事情。

    “四少爷,莲子红枣汤来了。”秦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蓝儿连忙抽出自己的小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脸羞得通红,恰如风中一支不胜娇羞的水仙花。

    李俊都有些愣住了……

    此时秦管家已经要跨进房门。

    “秦管家好!”少女连忙迎了上去,李俊马上把目光移向秦管家,避免了一场尴尬!

    “秦管家,我来喂李俊哥哥吧?”蓝儿快人快语。

    “怎么敢劳烦蓝二小姐!还是老朽来。”秦管家言语中带着恭敬。

    “没事,我自己可以动。”坐起身来,李俊笑道。

    “行,李俊哥哥,你自己吃,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蓝儿向少年和秦管家点了点头。

    “谢谢蓝儿,有事,你就忙你的去。”李俊轻笑道。

    望着少女远去的身影,秦管家一时愣住了……

    翌日,清晨。

    卧房内是一张古色古香的大木床,精雕细画的床榻,倾注了匠人们很多心血,繁复的雕花,精致的绘画,可谓别具匠心显雕刻,描龙画凤有画工。一张古色古香的床榻之上,流动着的是中州大陆古人骨子里的风情雅韵!

    木床之上再加上围帐,便仿如一间小屋,绝对是藏风聚气!

    木床之上,少年心无旁骛盘腿而坐,正在闭目潜心修炼,双手在身前不断地变换奇异的手印,随着节奏,胸膛轻微起伏,一呼一吸间,形成完美的循环,周天吐纳,气息循环间,竟然产生气意,一种淡淡的白色气流顺着口鼻而入,钻入了体内,调和五脏六腑,温养着骨骼与身体。

    完成大小周天之后,“呼……”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随即过了片刻,少年双眼乍然睁开,目视前方,一抹淡淡的白芒在睁开眼眸中闪过,竟然飘向床顶,那是刚刚被吸收,而又未被完全炼化的战之意。

    “好不容易修炼而来的战之意,却在瞬间消失了……我,我cao,有木有搞错!”凝神感应了一下体内,少年脸庞猛然的愤怒了起来,声音有些尖锐的骂道。

    每每修炼的战之意,最后突然就消失了,莫名其妙的消失在莫名的黑洞中……自己都找不到是怎么回事?

    “奇怪,这屋里没有风,白芒之气怎么会飘向床顶?”少年忍不住内心咕叨了一句。

    就在少年感叹之际,这时传来“悉悉窣窣”的声音,少年听得真真切切的,并且声音的来自床顶。

    “莫非屋里进耗子了?这要破坏财物、啃咬衣物、偷吃粮食、扰人安宁,该多不好?”少年思忖之下,就站起身来,顺手从木榻边抽出一把短剑,轻轻地上到木床之顶,这种做工讲究的木床结实着,上面承受三五个少年的重量都没有问题。

    “啊——”尽管自己的灵魂感知,知道床顶有东西,但少年还是大吃一惊。

    借着木窗之外的亮光,在木床的床顶卧着一条白色的巨蛇,正惊慌地想逃走。

    “畜生,你躲在这里干什么?”少年知道这种大蛇没有毒,如果要逃走就是惧怕人类,胆子不由得大了起来,趴在床顶持着短剑问道。

    这种蛇如果一直盘踞在祖屋,就是常说的家蛇。家族中的长辈们经常告诫:“家蛇不能打,打了家里会发生大的灾难”。

    是呀,家蛇进门,千万不能打,如果是家蛇,是对人无害,以鼠为食。

    家蛇是镇宅之宝。

    家蛇可以吃老鼠,昆虫等物,蛇是这些动物的天敌,蛇将这些东西都吃了,家里便不会有虫患、鼠患,家里的粮食更不会被老鼠给偷吃了。如果真的将家蛇打死了,那么家里老鼠猖獗,粮食可就遭殃了。

    长辈们对蛇总是敬畏的,不让打野蛇,更不让打家蛇,所以少年也只是吓唬一下。

    白蛇闻言停下,仰着蛇头,嘴里还“嘶嘶”吐着蛇信:“没干什么,无意路过。”

    没想到白蛇还能口吐人言,少年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并无惧意。

    “说实话,你躲在这上面是想干什么?不说我就毁了你。”少年故意扬了扬手中的短剑。

    “真的没干什么?我只是路过,绝无恶意!”白蛇眼里露出畏惧之色。

    “不说实话是吗?是不是你在吞噬我的战之意的白芒之气?”想到刚才看到白芒之气扑向床顶,少年心里一动。

    “嗯嗯——”白色巨蛇连忙解释:“我前几天在争夺之战中,受了点伤,就吸了两口白芒之气准备疗伤……”

    “我这三年的战之意白芒之气是不是你吞噬的?”想想自己三年以来,每每修炼的战之意,最后突然就消失了,莫名其妙的消失在黑洞中,少年就很恼火。

    明明自己的修炼提高了,白芒之气更加精纯,但就是在体内留不住,反复被突然抽空一样。不仅如此,而且体内之前储存的战之意也销声匿迹,好不容易突破十段战之意,成功凝聚战之意旋,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冤枉呀!天地良心,今天我是第一次吸食白芒之气,因为你的白芒之气很精纯,很适合疗伤……如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白蛇瑟瑟发抖,颤声道。

    一看也对,少年练功的地方除了在自己的房内,有时候也去后山练习,如果白蛇一直在吸食自己的战之意白芒之气,凭着自己的灵魂感知,不可能不知道,莫非另有蹊跷……

    “应该是有其他原因影响你的白芒之气,你自己留意一下。”白蛇用一种感应的声音传来。

    “你走吧!”少年挥了挥手。

    “谢谢今日不杀之恩,容我日后再报!”白蛇点头后,悄悄游走,然后沿着大梁从屋脊的通风口溜走。

    “这家伙倒是挺乖巧的,怎么知道我在练功?”看到白蛇离去,李俊站在原地自喃,听了白蛇感应之音,心里早就有了主意,看来这里面另有蹊跷,不然白蛇不会用感应之音和自己交流,就像怕人听见一样,对!一定要查出这个搞鬼的东西。

    “不行,耽误几天了,我要加强修炼!”少年自喃道,再次坐在木床上修炼,之前修炼一直是闭目盘腿,这次留了个心,一改之前的闭目修炼,眼睛微睁,留意着周围的一切,双手在身前不断地变换手印,很快在周天循环之间,产生一种淡淡的白色气意,这就是修炼的战之意气意,可以顺着口鼻而入,在体内调和自身的五脏六腑,并温养着骨骼与身体。

    就在白色气意要顺着口鼻而入的时候,突然发现白色气意向手指上那古朴的黑色戒指飘去,少年不露声色,一切都在不经意之间进行,手指上那古朴的黑色戒指,不为察觉,再次诡异的微微发光,旋即沉寂……

    少年被眼前的情况惊呆,这枚黑色的戒指,有什么蹊跷?这可是母亲留下的遗物,不可能害自己呀。但为什么白色气意却偏偏飘向黑色戒指……如果不是白蛇的提醒,恐怕这一辈子都蒙在鼓里。

    他愤怒地提起双手,两手把拳头捏得死死的,但又不知道砸向谁?过了片刻,少年只好苦笑的摇了摇头,身心疲惫的下了修炼的木榻,活动了一下身体,舒展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脚腕与大腿,仅仅拥有二段战之力的他,可没有能力无视自身各种疲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