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龙墟 第435章 给你一分钟!

时间:2018-05-14作者:大宋福红坊

    “赵天骄……我知道你,”白景淡淡的声音打破了包间里的死寂,“怎么,这事儿你们赵家也要插一脚?和唐家一起?”

    赵天骄撇撇嘴,道:“我这么帅,搞事用得着和别人一起?你们把我今晚请客的主儿喊道这来往死里灌,她醉了等下谁来给结账?我可不想被人拽着留下来做鸭子。”

    白景道:“赵家七少大驾光临‘天狱’,那是看得起我白景。今晚就当是我是尽一尽地主之谊。你的一切消费算我的。”

    赵天骄道:“哇哦,感情这‘天狱’是你开的啊。厉害,厉害。不过……你脑子是进屎了还是怎么的,难道没有听出我话里有话吗?”

    “……”

    冷面美女冷冷喝道:“赵天骄,这里是‘荆门’,不是‘平原’!”

    赵天骄笑道:“哎呦,美女,别说话这么大声嘛。街头泼妇对喷才瞎嚷嚷好吧?”

    “你……”

    “瑾瑜,男人的事情就让男人来处理,”白景笑着对冷面美女说道,随即看了牧唐,又看了看赵天骄,“我倒是很惊奇,你们两个人居然能玩到一块儿,还是说你们两个做了‘襟兄弟’?”

    襟兄弟,指两男共一女。显然,白景知道牧唐、赵天骄、明穗三人之间的关系。

    赵天骄看着白景,淡淡的说道:“你这玩笑开过头了。”

    白景和赵天骄对视了两秒,嘴角一勾,却是没有再拿“襟兄弟”说事,站了起来,道:“一个唐家,一个赵家,‘九州八大姓’来了俩,行啊,苍苍,你给魏家拉来了这两个助力,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了,那我得恭喜你了。说不定下次见面,我白景还得喊你一声‘魏姐’了。”

    这是诛心之言!

    京畿之地是整个九州唯一不存在任何“九州八大姓”势力——暗地里也不存在,一旦有“八大姓”的触手伸进来,立即就会给剁掉,连根拔除,绝对不留一丝余地。

    而这,也恰恰是赵天骄自入京畿之地以来就低调做人的原因。

    然而现在突然高调起来,心里怎么想的,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此时白景将魏苍苍所在的家族和唐、赵两家关联起来,传出去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一股跟着一股的势力行动起来,将魏家挤出京畿之地。而失去了“荆门”的根基,魏家这些年来得罪的仇敌只怕非常乐意痛打落水狗。到时候魏家的下场可想而知——妥妥的家破人亡!

    其中关节,魏苍苍现在并不能想通透。一来她喝了十多杯“地狱火”,脑子又迷糊又混乱,二来就算她头脑清醒,但眼界有限,看不清局势。

    恐怕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大小认识、也算是朋友的白景要将她全家往死里整。

    魏苍苍想不到,牧唐和赵天骄又岂会想不到?

    赵天骄不说话了,因为他一时间也想不出该说什么,如何应对。对方对自己知之甚深,可自己对他除了名字之外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算有心救魏苍苍,也不知道从哪下手。

    同时他也心惊于对方的狠辣和丧狂,到底和魏家有多大的仇,竟然行这破家灭族之事!

    白景说话之后,就离开坐席,走到牧唐和赵天骄两人面前,对牧唐笑道:“喜欢‘地狱火’就尽情喝,管够。不过记得别忘了付账。”然后又扭头对赵天骄道:“赵七少也尽管消费,算我的。我今天还有别的事,回头有空了我再请你,还望七少不吝赏光。”

    在白景的身后始终杵着一个黑衣人,目光不停在牧唐和赵天骄两人身上来回打转,暗含警告。

    白景说完,就迈出一步欲走,结果却听到一个声音传入耳朵,“我还没有说你可以走,你居然就想走?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哦?”白景停下脚步,笑了,扭头看向牧唐,“你有面子?”

    牧唐笑道:“看你这话说的,谁还没有两张脸?”

    “脸谁都有,可面子却不是谁都有的,”白景上下打量牧唐,“唐家倒是有面子。你应该感到庆幸。要不是看在唐家的面子上,就凭你欺负了我的小弟和小妹,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儿跟我说话?谁见过有人会跑去殡仪馆和死人说话的?”

    “哟,殡仪馆啊?讲究!”牧唐捏着一只杯子,指了宋连城一下,“宋学长可是嚷嚷着要把我丢进‘黄龙口’喂鱼,别说死无全尸了,骨头渣子都不剩,太不体面了,也太不见讲究了。你这个才算是文明人。”

    魏苍苍拉住牧唐的手,道:“牧唐,你别说了,我……没事……”

    牧唐笑着对她说:“没事就好。周大美女,你先带苍苍回包厢。”说着就发出一股念力,将魏苍苍击晕了过去。

    周嫣璃这是第二次听牧唐让她带着魏苍苍先走了,心里悚然,“牧唐,你要干什么?你别冲动。”

    牧唐喝了一口酒,烈酒入喉,眉头一皱,“呵呵,你看我现在像是很冲动的样子吗?快回去,晚了该让其他人又担心了。对了,我选的歌给我留着。《向天再抢一万年》,不怕你笑话,我就会这一首。”

    周嫣璃还要说话,赵天骄开口催促道:“周大美女,你这样不行啊。男人的事就让男人解决。麻溜的,回去回去。走走,我赵七少的面子好使,由我亲自给你开路。”

    周嫣璃和魏苍苍就给一股念力半推半托着离开了这间包厢。赵天骄却没有再进入包房,但是也没有再离开,而是靠在门框上,道:“牧唐,我这烟还有半根,你快点儿,可别耽误了我和沈大美女的情歌对唱。”

    他倒是要看看,牧唐是装个逼呢,还是被打个脸。

    “哟呵,”白景似乎真的给逗乐了,“怎么着,看这阵势,是想要收拾我?”

    “哼!”那个冷面女人不屑的冷哼一声。

    宋连城,还有另一个不知名少女也都面露嘲弄的表情,就仿佛是在看一只在猛兽面前叫嚣的蝼蚁一样。

    牧唐又端起一杯,扭头对阿莉西道:“阿莉西,辛苦你了,在五分钟之内调制三十杯‘地狱火’。”说完也不管她答不答应,扭头对白景道,“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打电话!给你认识的级别最高的人打电话,你要是有关系,就把电话打进‘东莱阁’。啧!(喝了口酒)知道吗?我特别享受一件事情,那就是将那些在我面前展现出迷之自信的人踩在脚下,蹂躏他,摧残他,欣赏他……疯狂而又无助的模样。那种感觉,真的是超级棒的。现在你有一分钟的时间打电话,一分钟之后就是我表演的时间。看看在我玩死你之前,救你的人能不能赶到。”

    说完,牧唐就低头看着手腕上的表——那是佟香玉生日那天送个他的,好像还是打折商品。

    “哈,哈哈哈哈!”白景哈哈大笑起来,笑的都捧腹了,甚至一手撑着桌面,似乎不撑着桌面就要笑站不起身子来。

    这时候,冷面女人身后的那个女保镖却皱着眉头,在冷面女人耳畔说了一句,“那个人实力看不透,慎重对待!”

    冷面女人抬眼看向牧唐,只见他仍然低着头,看着手表,脑袋轻轻的点着,仿佛是在读秒。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直觉,她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情绪从心头涌起。再联想到之前刘荆飞和第一明珠的遭遇,她咬了咬牙,心里涌起一股类似“瓷器不和瓦罐碰”的心思,就来到白景身边,挽着他的胳膊,道:“景,咱们走吧,明天你还要去战区拜访田将军,礼物还没准备呢,犯不着和这个疯子浪费时间。”

    白景却摆摆手,好容易止住了笑容,道:“不着急,不着急,我很想知道他要怎么玩死我。”

    冷面女人刚要说话,白景却已经抽出了被她挽着的手,重新的坐回了座位上,“你们也都坐下,都坐下。等下一起看看,看咱们这位唐家少爷怎么把我玩死。”

    冷面女人看白景这样子就知道劝不走,当即看了一眼那个女保镖。女保镖轻轻点头,悄然退去,不用说也知道她打电话去了。冷面女人便坐到了白景的身边,看着依旧在轻点着头的牧唐,她心里突然有些后悔……

    一下子,整个奢华的包间就安静了下来。

    赵天骄吸了口烟,嘀咕道:“真是麻烦。”

    直到……

    牧唐抬起头,脸色表情灿烂,“一分钟到了。”

    白景一伸手,道:“请开始你的表演。”

    牧唐翻了翻白眼,道:“急个什么劲儿。在动手之前,咱们先理一理因果。首先,因为你要致魏苍苍全家于死地,而我要救他们,所以我要先先下手为强,弄死你,这是第一个因果。然后,你把这个大秦遗址‘烟水台’改造成了污秽肮脏的娱乐场所,对大秦时牺牲的将士不敬,对此我很不爽,所以我要弄死你,这是第二个因果。再者……再者……算了,懒得想,就因为我看你不爽,所以我要弄死你,这是第三个因果。现在,你明白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死的了吧?”

    说罢,牧唐一口喝尽杯中的“地狱火”,身子一晃,似乎醉了,咧嘴一笑,道:“先容我吟诗一首:醉酒当杀寇,不问几人回;但使项上头,顶立天地间!”说罢,牧唐就将面前的桌子一掀,跨步走向白景。

    一个雄壮黑影瞬间就从白景的身后饶到了牧唐面前,他就站着,好似一堵城墙横亘在牧唐与白景之间,但是并不动手,也不说话,而是紧紧的盯着牧唐。

    “军人?”牧唐看着他,摇摇头,“可惜了,你没有死在战场上,却要白白死在我的刀下。打个商量,国家培养你不容易,达到‘超人境界’更是困难无比,为了保护那样一个渣滓而丧命,不值得。他死了,你未必就要偿命。”

    那人神色坚毅,道:“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他。”

    “明白,任务大于生命,”牧唐叹息一声,摇头道:“唉,真是可惜了。”

    话一落,手中那柄由铁心刀铸造的秦刀就斩了出去!

    刀光,一闪而逝。

    没有所谓的威压,没有所谓的气势,甚至没有任何特别的迹象,唯一的就是有道刀光一闪而逝……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那个黑衣军人依旧站着不动。

    “哈,就这……”

    白景正要大笑,就听冷面女人的女保镖突然爆发澎湃的威势,随着魂气的灌注,她衣服瞬间硬如钢铁,双手各握着一柄匕首,无色刃芒吞吐,“我拦住他,你们快走啊!”

    随着那女保镖话音一落,黑衣军人上半截身子从下半截上倾斜滑落……龙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