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龙墟 第054章 那我就等你长大

时间:2017-10-01作者:大宋福红坊

    走廊、街道、商场、楼梯,甚至是公共厕所,掌握武力的人们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洗冤,没钱的抢钱,没对象的强姦飞船内外,要多混乱就有多混乱。唯有一些飞船核心区域,比如仓库、引擎机房、贵宾区等等地方,在杜氏私兵的武力把守下才没有受到波及,只是这种安宁在混乱漩涡当中还能坚持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牧唐、佟香玉、闻清舞三人窝在1412号房间里,任凭外头闹翻天,他们怡然自得的聊着天,享受着美味的2级魔兽肉干,这份安逸着实有些违和,甚至是诡异。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外面究竟闹成什么样子,他们也不得而知。

    然而,即便他们待在房间里,仍然不可避免的受到了这场混乱的冲击。前后三次有暴徒来砸门。干什么?抢劫呗!有些人为了趁乱发财真的是脑子都糊涂了,也不管门后边的人能不能得罪的气,上来就是拆门,逼的牧唐“赏”他们几颗子弹,非要见血了才冷静下来。

    搞得牧唐烦了,干脆在门上贴上一张纸:“内有魂压期强者,擅闯者杀无赦”。这下才真正的消停。虚张声势也好,真有其人也罢,暴徒们看到那张纸,总归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定格在十点四十六这一刻的时候,沉寂了许久的房门突然又被敲响了,同时还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是李飞白,“清舞!清舞!你在不在里面?我是李飞白。在的话快开门。”

    屋子里,牧唐三人都站了起来。牧唐看向闻清舞,看她什么反应。反正他是不愿意开门的。不管外头的李飞白有什么目的,这个时候牧唐都不想搭理。闻清舞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迈出步子,将房门拉开。

    好家伙,门外可不止站着李飞白一个人,还有一大伙的菁华学员,有精英学员,也有普通学员,将走廊外头都挤满了。一眼看去,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血迹,杀气腾腾的。

    李飞白看到闻清舞,又欢喜又急切的问道:“清舞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对不起我来晚了”说到这里,他就看到了房间里的牧唐还有佟香玉。尤其牧唐还坐在闻清舞的床上,顿时他就感觉眼睛给针扎了一般。

    闻清舞没有注意到李飞白的异样,道:“谢谢,我没事。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李飞白当即道:“快!和我们一起来。老师有令,让我们控制飞船的‘主控中枢’。只要拿下那里,咱们菁华就能占据主动。放心,老师们已经赶了过去,他们才是主力,咱们只需要从旁协助就可以了。”

    “什么?”饶是闻清舞也不由的惊呼一声。

    牧唐眉头一挑,呦呵,好家伙,竟然要劫持这架飞船,这可真是大手笔。菁华这帮人还真是敢想敢做。

    李飞白道:“时间紧迫,咱们快走。还有你们两个也一起来。现在正是你们为菁华出力的时候。”

    牧唐甚至都不过过脑子,断然一摆手,“我拒绝!”

    “你说什么!?”李飞白愣是卡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不只是他,其他菁华学员也骚动起来,一个比一个愤慨。

    “姓牧的你狗胆包天!”

    “胆敢忤逆老师的命令,你想死吗!”

    “你没有权力拒绝!赶紧走,听到没有!?”

    敢盛气凌人大声呵斥的当然都是精英学员。论资排辈,他们可都在刚刚晋升爆气期的牧唐之前,自然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颐指气使。

    牧唐转着手里的“幸运女神洞”,对众人的呵斥全然当蚊子嗡嗡叫,道:“要送死你们自己去,我可不想和你们共赴黄泉。唯一能做的就是祝你们武运昌隆,来生投个好胎。”

    一众菁华学员听了,更是怒火冲顶,有的甚至作势想要冲进房间来教训牧唐。

    李飞白眼睛眯了眯,心里头却是暗笑,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哼哼,看你怎么活!李飞白便懒得去管牧唐,连带着佟香玉也被他当成了空气,“清舞咱们快走。”

    闻清舞神色有些犹豫,她出声劝说牧唐以及同佟香玉。毕竟在菁华,公然忤逆老师乃是欺师灭祖的重罪,虽不至于要以死谢罪,可下场往往会非常凄惨——某一天突然失踪也不是不可能。她不忍看到牧唐两人落到那样的下场。

    佟香玉心里虽然也挣扎犹豫,但是她还是表示:“听木炭的!”牧唐则笑了笑说:“我胆子小,还怕死。再加上我这么点儿实力去了也只会添乱。所以我还是待在这儿等好消息。”

    闻清舞看着牧唐风轻云淡的模样,心里突然涌出一丝敬佩。在菁华,敢明目张胆忤逆老师的指令的人屈指可数。反观自己,有这样的勇气和胆量吗?恐怕并没有!叹息一声,只说了句“你们小心”,便带上武器,和李飞白等人离去。

    “我你们到时候怎么死!”

    有人临走还不忘丢下一句狠话。

    大门关上,世界又一次清净了。

    佟香玉虽说是跟牧唐一起留了下来,可心里还是非常的忐忑,“喂,木炭,这样真的没有关系吗?”

    牧唐往闻清舞的床上一趟,嗯,还是有一股醉人的女儿香,非常的好闻,道:“有句老话叫做:没有精钢钻就别揽瓷器活。”他伸手去戳佟香玉的脑门儿,却给她躲了过去,还给她啐了一下,“好好说话!”

    牧唐咧咧嘴,道:“动动你的脑子。杜氏商会既然敢承包这次活动,手上岂能没有几把刷子?飞船的主控中心哪有那么容易抢夺?退一步说,就算菁华真的夺取了控制权,但我相信杜氏商会一定有什么底牌,足以确保他们绝对的主导权。”

    佟香玉想了想,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过还是说道:“这都是你的猜测啊?”

    牧唐道:“这叫推理。就你这脑子,肯定想不到。”

    “去你的!”佟香玉抬起脚踹了牧唐的大腿一下,“你才没脑子呢。”结果修长的腿还没收回去就给牧唐捏住了,她穿着及膝的黑色长筒袜,牧唐正好捏住她的脚腕处,隔着袜子也有极好的触感,直叫牧唐心头一荡。

    佟香玉拽了一下,却没让自己的腿脱离魔掌,当即就红了脸,也不知道是羞还是恼,乌黑的俩眼珠子一瞪,嗔怒道:“大胆刁民,还不快松开!剁了你的狗爪啊!”

    牧唐就嫌弃的一丢,怪模怪样的说:“呕,真臭。拿开拿开,我都快晕了。”

    佟香玉一听顿时就恼了,“臭是吧?臭是吧?!那就熏死你!”说着屁股一蹦就跳了起来,踩到了床上,一脚就往牧唐的脸上踩去,凶神恶煞的。

    牧唐可没有某些特别的癖好,身体躺着不动,手臂却扫了一下,就将单脚支撑的佟香玉绊倒了。其实佟香玉也没真要踩着牧唐的脑袋逼他闻自己的脚,做做样子罢了,身体重心始终保持在另一支脚上。现在给牧唐绊一下,当即就失去了平衡,栽倒了,半个身子趴在牧唐的胸膛上。

    牧唐给佟香玉的手肘顶了下胃,“哎呦我的胃,你要顶死我啊。”不过嘛,胃部虽然糟糕,可胸膛的触感却是极好,软乎乎的,直叫他在心里感叹:这就是青春啊!

    不过佟香玉却是毛了,直接就让牧唐吃了一记肘子,然后爬了起来骑在牧唐腰上,抓起枕头就往牧唐脸上砸,一边砸还一边嚷:“顶死你?哥还砸死你呢!看哥的厉害!”

    牧唐可不是吃亏的主,一只手扛着佟香玉的枕头攻击,另一手钻到佟香玉的肋下,挠她痒痒。这招对佟香玉来说却堪称绝杀,立即就乱了方寸,又笑又骂,身子还扭个不停。

    “哎呦呵呵呵你个混蛋不要啊”各种引人遐想的声音从她嘴里蹦出来。闹着闹着,两人在床上滚来滚去,把闻清舞的床弄得乱糟糟的。

    突然,几乎毫无征兆的,房间里的闹腾声戛然而止——牧唐和佟香玉的上下位已经颠倒,现在是牧唐压在了佟香玉的身上,两只手压着佟香玉的双手,好叫她不能作怪,一大一小两双眼睛瞪着对着,神情都凝固了。

    死一样的安静!安静的让彼此都能听到多方的心跳——当然,以他们的实力,如此近的距离,绝对能够听到对方的心跳。

    两人大概互瞪了十来秒,期间谁也没有动作,甚至佟香玉乱蹬的腿都没有放下。终于,牧唐有了动静,脑袋向下凑了凑,拉近了和那两瓣娇嫩嘴唇的距离

    吭噗!!

    佟香玉突然笑喷了,几滴唾沫星子溅射到了牧唐脸上。原本绝妙的氛围就这样彻底崩塌了。牧唐牧唐无语的抹了一把脸,道:“你闻闻,这回是真的臭,真恶心。”

    口水从来就没香的

    “去你的!”佟香玉一把将牧唐从自己身上推翻,“你个死萝莉控,哥才十三岁半好不?小心哥告你猥亵未成年啊,够你坐三年班房的啦。”脸颊却也是滚烫滚烫的,又不忿的踹了他一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