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龙墟 第122章 狼模狗样

时间:2017-11-10作者:大宋福红坊

    啪!!

    一台魂晶影视机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摧残,瞬间被挤压成一团废铁、玻璃渣,电光滋滋闪烁。

    “废物一群。”

    说出这两个字的人是一个中年人,左脸颊有一道从左额贯穿眼睛,蔓延至左下巴的刀疤,笔直尖锐,显然是被非常锋利又快的利刃砍出来的,这道刀疤使得他俊朗端正的脸庞显得格外狰狞恐怖。

    这个中年人咬着一根树枝。只是细看却会发现那似乎又不是树枝,反而更像是一根树枝形状的香烟,因为它的末端正在燃烧,冒着袅袅黑烟。

    这是“镇魂树”的树枝,它可以和香烟一样点燃吸食,味道和雪茄类似,但更醇厚,因此又被称为“镇魂雪茄”,乃是纯天然、无需任何加工的“香烟”。

    它虽然有强烈的致瘾效果,但依然非常受魂气士们的欢迎,就因为它有一个能让人忽略弊端的大好处,那就是“镇心安魂”,对冥想修炼精神力有显著增益。

    顺便,“镇魂树制品”被许多国家定义为“毒品”,并严刑重典的打击贩卖、走私行为,一经发现轻则数十年、无期徒刑,重则枪毙,决不姑息。

    胆敢吸食“镇魂雪茄”,同时又享受的起的,绝不是善茬!

    这间奢华的别墅大厅里并不只有一个人。

    疤脸中年人骂了一声“废物一群”,他左手边的一个黑西装青年就道:“香主,已经……已经确认,辕少主被军方抓……抓住了……根据内线ti gong的消息,辕少主他……他……”

    冷汗,从他的额头上一滴滴的渗出,沿着干瘦的脸颊流淌。难为他那张皮包骨的脸上竟然还能渗出那么多的冷汗。

    在他的对面,一个穿着大红长袍的红发妖娆女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了笑,道:“张斗(3声)主,你这是怎么了?怎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嗯?辕少主他到底怎么了嘛?”

    她双手托胸,翘着丰腴大长腿,大红长袍松松垮垮的,白花花的肩头、锁骨都露了出来,就更别说胸脯了,连沟带肉,足有三分之二露在外头,仔细一看还有两点激凸——这女人竟然是“真空包装”。

    张斗主,“斗主”是他的职位,真名张权胆,一只色中恶鬼,夜无女不欢,但他口味独特,不喜花季处子,尤其喜欢熟透的*、人母——包括此时坐他对面的大红袍妖娆女人。

    若是平时,张权胆说不定会盯着那个大红袍女人的胸和腿过把眼瘾,可现在他现在却半点色心都没有,胯下“小二”都恐惧的快要缩成绿豆了。

    疤脸中年人道:“死了没有?”

    张权胆连忙用力摇头,冷汗粒都甩了出去,道:“没死,没死没死!就是……就是双手和……双脚被砍了……”

    疤脸中年人目光一凝:“你说什么?”

    大红袍女人猛的坐直了,胸前两团肉如波涛起伏晃荡,“双手双脚被砍了?!他们怎么敢!?”

    疤脸中年人道:“谁干的?”

    他其实并不关心那个姓辕的少主的死活。那小子的确身份尊贵,可也仅仅只是“身份”尊贵罢了。难不成“上头”还能为了他一个身份尊贵的少主就把自己怎么着?

    然而,死活是一回事,残废就是另一回事了。

    军方这么做,明显是在抽他们“五色教”所有人的脸!!

    毕竟,辕少主可是“五色教”中“五虚神”之一的直系后代啊,在教中素有“天才”之名,名声不小,不少人甚至将他当成了“那位”的继承者。

    如今辕少主被废去双手双脚,十有**这一辈子就彻底残废掉了。

    这一巴掌可以说直接打到了“那位”的脸上,啪啪啪作响。

    若细思下去,这有可能是军方故意为之,废掉辕少主,羞辱“五色教”,从而刺激他们去救人,好钓“更大的大鱼”,甚至还有更大的坑摆在那儿,就看“五色教”的人敢不敢跳。

    张权胆支支吾吾道:“不……不知道……参与行动的都是张炼那个婊子嫡系精锐,很难打探到具体消息。我们有一个内线就因为多问了一句,现在正在接受紧闭审查。”

    说完,他又想到一个点,“哦,还有,‘苏申战区’的宋家也派了两个人介入。”

    大红袍女人一听“宋家”,狐狸化精一般的妖媚脸就变得难看起来,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

    追究起来,那个拐骗宋家人的周震就是她手底下的人。当初得知消息的时候可把她气的不轻,委屈的差点掉眼泪。

    做老大的就是这样,手下小弟犯了事,“责任锅”就得老大来背。虽说周震的“直属上司”已经被“献祭(活埋)”了,可她这位“上头的上头的上头”也被狠狠批了一顿,出了不少血疏通关系。

    这次宋家人介入,很明显是针对上次“拐骗事件”的报复!

    搞不好那位辕少主的手脚就是宋家人为了泄愤砍的。

    大红袍妖女细思极恐,她立即就化身“戏精”,大大的眼睛水光闪闪,“香主,那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都是手底下的人有眼无珠干的。早知道那两母女是宋家人,我躲还来不及,哪还敢拐骗她们啊?”

    疤脸中年人道:“你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准备一下吧,找一些人去救辕天逸。不把人救出来,他们也不用再回来了。”

    张权胆道:“那上头……”

    疤脸中年人道:“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另外,‘那个计划’也照常进行。我们已经为此准备了一年多,就算是天塌陷来也不能停。只要将‘这件事’做成了,今后咱们就不用再看那么多人的脸色了。”

    说完,疤脸中年人又道:“另外,除了这两件事,其他的就先放一边吧,别在节外生枝。那个‘西湖客栈’暂时也别去动,就让那些贱蚁多活几天吧。”

    挥挥手,就将那两个人赶出去了。

    疤脸中年人将吸食的只剩下一小截“镇魂雪茄”摁在烟灰缸里,然后取出一个看起来很古旧的圆盘,大概巴掌大小,从那斑斑色泽来看似乎年头不短。

    疤脸中年人清了清嗓子,站起身,弯下腰,缩起头,冷峻脸庞眨眼变得憨厚、谦卑起来。前一刻还是冷库威猛的老虎,转眼间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缩头缩为、温顺乖巧的家猫,简直毫无违和感,这一幕若是让街头星探发现了,肯定立马就冲上去拉人,大嘴巴子直呼“你有成为ying di的潜力”。

    “滋滋”一声响,古旧圆盘上出现一个缩微版的人。

    “……阿欠!”微缩小人打了个喷嚏,然后“哈哈”笑道,“我连打两个喷嚏,就知道有人在惦记我,我一猜,肯定是你这只小王狗子,看看,我猜对了吧?哈哈哈!”

    微缩小人穿着一件huang se浴袍,脸上一片朦胧,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在他面前摆放着几碟卖相极好的佳肴,正一手刀一手叉的享用着一块煎肉,大笑之后便灌了一口酒。

    王狼一脸谄笑,“主子爷您果然神通无量,奴才这刚要向您请安,您就已经未卜先知了,嘿嘿,小的对您的崇拜敬仰之情,就如那滔滔大河之水连绵不绝,无穷无尽……”

    “行啦行啦,每次都这样,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

    王狼立即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奴才让主子爷不高兴,罪该万死,罪该万死,求主子爷降罪。”

    huang se浴袍人伸手指点了王狼一下,笑了声“你这小狗子”,才道:“是不是关于姓辕的那小子被俘一事?”

    王狼额头贴地,“主子爷神机妙算,天上地下无所不知。奴才只是微末小虫,沐浴主子爷的光辉才能苟活世间。”

    “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吧。那小子是自己非要跑过去凑热闹的,自己栽了跟头赖不着谁,你是我的人,我不开口,谁能把你怎么样?好好做事,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明白吗?”

    王狼顿时就感激涕零——真的是掉眼泪,流鼻涕,半点看不出有假,不知道的还以为死了爹妈,不,只怕死了爹妈也不至于哭成那样,一边感激涕零,他还一边说着谢恩的肉麻话。

    “倒是可惜了,”huang se浴袍人叹息一声,“那小子的确是百年难得的天才,就这么废掉了。就算是用‘古代医疗仪器’把手脚补回去,只怕也远不如以前了。嘿,这次军方倒是有趣,下手够狠的。”

    王狼道:“主子爷说的是。这次不只是辕少主,其他的幸存教徒也被斩了手臂,尽数被废。还有两个魂气士被腰斩。一个已经‘自祭’了,另一个还活着。”

    “腰斩啊?就算是活下去,恐怕也生不如死吧。呵,他们是真的被撩起了火呢。有趣。这样吧,你悄悄将消息放出去,说军方虐待俘虏致残废。到时候一些所谓的人权组织肯定会找军方的麻烦。还有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到时候够他们受的了。”

    王狼道:“主子爷妙计!那些‘人权至上’、‘娱乐至高’的蠢货从来不管死人如何,只要是活人,哪怕他十恶不赦,至少稍微受到一点不公平待遇,他们就会蹦跶出来搞事。更别说现在咱们的人被致残。那些白痴一定不会消停的。”

    “什么‘十恶不赦’?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的信徒们都是为了‘圣战’,在为了建立‘极乐仙国’这个神圣的目标而奋斗。他们遭受了残忍待遇,我们又怎能当做没有发生?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在为他们争取真正的公平公正。”

    王狼赶紧磕头,砰砰作响:“主子爷圣明,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你呀,下次说话可要注意了。行了,我还要吃午餐。你去忙吧。‘那件事’你多上点心。准备了一年了,要是功亏一篑……”

    王狼道:“主子爷您放心,‘计划’一切顺利,绝对万无一失!”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嗖”的一声,圆盘上的微缩小人就消失不见了。

    原来,这古旧的圆盘,乃是一种“古代遗物”,其用途不用赘言,就是通讯,不是简单的“语言通讯”,而是“视屏通讯”,无论多远,都能“面对面”。

    王狼跌跌晃晃的站起身,整个人都没有骨头一般摔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谁能想到,这是一个“超人境界”的大能?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香主,属下有要事求见……”

    王狼瞬间坐起,挺背,抬头,重新点了一根“镇魂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

    一瞬间的功夫,那个威严的“大人物”又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