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家小福妃 第300章 水做的人儿

时间:2019-11-17作者:百里砂

    晏成渊久久无语。

    晚上,明延帝叫人给他送来了一本《四极妇人传》。

    这本书其实在东风县乃至秦州,流传甚广,只是大家都避着唐时玥。

    因为这本书是写汪氏的。

    主要取自那天大堂之上,许问渠的话,又加了描述和润色,也不知是什么人所写,写的居然十分详尽,且有八分真实。

    文人骂人,向来是入木三分的,这所谓的四极,是指淫之极、蠢之极、恶之极、薄之极……

    看这个,很容易看出唐时玥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而且,晏成渊真的非常能够理解这种,摊上一个无法言喻的母亲,是什么感觉。

    明延帝大约是想说,要不是过的这么惨,她也不至于对一只猞猁狲如此依赖。

    只是明延帝实在是多虑了,他并没有要记恨唐时玥的意思,哪怕这孩子不是他的……是非曲直,他还不至于看不清楚。

    之后接连两天,唐时玥没见到晏成渊,也没见明延帝。

    要是换了个人,只怕就要担心是不是她不给晏成渊面子,触怒了皇上……为此忧心忡忡了。

    但唐时玥从来不在这种事情上费心思,不管对方是谁,她只会在相识时投其所好,但真正相处起来,她就是唐时玥,不爽就是不爽,不原谅就是不原谅。

    老子从来不是圣母!

    她们此时住的是当地人的一个园子,墙边有大片的金银花,难得这个天气还这么繁茂,唐时玥问过能采,就带着微欣两个,去采了几篮子,准备回来弄点金银花精油。

    金银花精油能润肤祛斑,延缓衰老,功效神奇。据说是慈禧太后的最爱。

    结果提着篮子往回走时,却碰到明延帝和晏成渊坐在亭中,旁边一个人正跪地说着什么。

    唐时玥正准备绕过去,就见明延帝向她招手:“恩福过来。”

    唐时玥就把篮子给了微欣,过去了,明延帝向那人道:“继续说。”

    那人看了看她,于是继续叨叨,唐时玥听了半天才听明白,原来这丫在说不应该叫她伴驾,什么包藏祸心、残害忠良、狐媚惑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干什么了啊!

    她忽然看向晏成渊。

    心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官场倾轧?难道这位终于出手了?要不然残害忠良何解?她连只鸡也没杀过啊?

    大男人不明刀明枪的来,搞什么阴谋算计!不知道老子不擅长这个么!

    她愤怒的看着他。

    本来挺严肃的场合,结果明延帝险些笑出声。

    躺枪的晏成渊也是极度无语。

    然后那御史终于慷慨激昂的说完了,指着她道:“请皇上立刻处死此妖邪!”

    唐时玥翻了个大白眼:“你才是妖邪呢!你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那御史大怒:“你这鄙俚浅陋之徒!”

    “哦!嫌我没学问是吧?”唐时玥改口:“汝本天娇,何不直上九霄?”

    明延帝接连咳了两声,御史悲愤叩头,眼泪横流:“皇上,微臣一心为皇上,一心为社稷,不想竟被她如此折辱……”

    唐时玥真的很无语:“你说我说了这么长长的一本,我才说了一句!!一句你就哭成这样,看不出你长成这样,竟是水做的人儿吗?”

    明延帝艰难的忍笑。

    因为这个御史长的真的特别粗壮。

    明延帝咳道:“恩福不许胡闹!好好说话!有理说理!”

    “说理是吧!行,”唐时玥道:“这位大人贵姓?”

    那人道:“本官余成。”

    “余大人,咱们聊聊……我记得之前在东风县,我在御赐的田里种花,种了几十亩地,皇上就问我有何深意。”

    她看了看余成:“正常来说,良田当然要用来种粮食,不能种花,但皇上没发火,反倒问我有何深意?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余成面上冷嘲,心说还能为什么?就因为你狐媚惑主啊!我说的没错!骄傲挺胸!

    唐时玥道:“因为我之前刚刚给皇上看了西瓜和棉花,所以皇上认为我是一个在种地方面很靠谱的人,所以他不急着发火,而是先问我为什么。”

    “其实这是常态,同样的一件事,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做出来,与一个丧伦败行的人做出来,后者无须多说,前者,大家首先要想就是,这是为什么,会不会有什么深意?”

    “而如今这件事,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余大人不认识我,对我当然不会有什么固有印象对不?那么,余大人想都不想就把这个锅扣上来,难道是因为……皇上在你心里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吗?是随便啥‘狐媚’就能‘惑’的?”

    余成腿一软就跪下了,汗湿重衣。

    他万万没想到,她啰里八嗦说了这么久,居然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偏他还无法反驳!

    唐时玥忽然想起国民萌帝四大爷,于是忍不住皮了一下子:“其实我明白你想干嘛。”

    余成:“??”

    唐时玥一脸严肃的道:“尔欲沽名?1”

    余成:“??”

    她飞快的续道:“一折足矣。劝尔勿再琐渎~~否则必偷鸡不成蚀把米也!”

    明延帝:“……”

    其实明延帝在位近二十年,威势极盛,典型的君强臣弱,别说唐时玥是真的与国有功,就算明延帝就是宠了个民女,一般也没人会多说什么。

    如今这个出头鸟终于帮大家试出了明延帝的态度,也试出了唐时玥得宠的程度,之后,就轻易不会有人敢造次了。

    等把这个水做的人儿打发走,明延帝看她一脸吵赢了的小得意,实在不忍心打击她。

    于是委婉的问她,“陈鸿没给你讲书?”

    唐时玥笑容一收。

    明延帝道:“那他这些天干什么了?”

    他正给她讲一个同窗,如今又是同事的人的八卦,一次还讲不完,这都讲了第二回了……男人八卦起来,也不比女人差,感觉比戏折子好玩多了。

    明延帝道:“朕明日给你换一个。”

    “别啊!陈大人挺好的。”唐时玥求他:“皇上啊,我又不考状元,又不怕嫁不出去,我这么有学问做什么呢?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在这个方面聪明了,在那个方面就不聪明,我多想一些大家都喜欢的不好吗?难道你身边还缺有学问的人吗?你缺的明明是我这样的人才啊!”

    明延帝先还板着脸,硬被她给逗乐了,“你这孩子,一肚子歪理,口花花的‘人才’朕还真不缺!”

    他想了想:“学问可以先放放,字一定要好好练,一日一个时辰,不许间断,更不许有错字。写好了拿给朕看。”

    那不叫错字!那叫简化字!叫一个现代人重学一种汉字真的超难的!

    唐时玥苦着脸点点头:“哦!”

    明延帝忍笑道:“去吧。”

    唐时玥就福了福身走了,留下晏成渊神色莫测。

    这小娘子在皇上面前,如此自在的撒娇,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真的好像亲生父女。

    可是对他却像仇人一样,偏偏这个局面,又是缘于晏良筹。

    这算不算造化弄人?

    连他这个从不信这些的,都忍不住要怀疑,晏良筹难道真的与他们晏家犯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