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家小福妃 第279章 不速之客

时间:2019-11-13作者:百里砂

    养花需要时间,薄荷却是几天就种成了,唐时玥就先试做了薄荷的。

    做精油需要注意的,就是例如花瓣这些东西是要阴干的,晒干会损失油分。

    其实精油有好多种淬取方法,例如浸泡、冷冻等等。但因为她已经做了蒸馏器,所以还是用蒸馏法。

    把薄荷放进容器,自下方加热,产生蒸汽,薄荷的精油跟着蒸汽发出,含有精油的水蒸气由馏出管收集冷却之后,蒸汽就会冷却成液体,再依照水和精油的比重、密度的差异而分离出来,就得到精油,剩下来的水分就是纯露。

    唐时玥在“实验室”里忙了好几天,才终于弄出来几瓶薄荷精油和纯露。可惜这个年代没有薰衣草,不然弄几瓶助眠的也是不错的。

    结果睡了一觉起来,就发现精油少了一瓶。唐时玥当时就有点冒火。

    她沉着脸道:“谁拿走的?”

    半晌,甲十一平静的应声:“我。”

    唐时玥脸色一沉。

    其实她不是小气的人,并不介意给太子或者给皇上用,可是特么的她自己给,那是她的心意,他们弄去算什么?显得她好像弄出好东西自己藏着掖着结果被监视的人发现了似的,这是给她上眼药么?

    唐时玥冷笑道:“你知道我弄出来的是什么你就往外送?出了问题你担还是我担?”

    甲十一当时就是一惊:“这东西有毒?”

    唐时玥冷笑:“这是你自己拿的,不管出了啥事儿,死了谁,都别找我,不关我事。”她摔帘子就走了。

    不到两个时辰,甲十一拿着一瓶精油回来了,遥遥往桌上一掷,含怒道:“你为何弄出有毒之物?”

    精油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碎了,精油流了一地。

    唐时玥简直要被他气乐了:“你这人有毛病吧?建议你倒立一个时辰把脑子里的水控控!我叫你拿了么?我说这玩意儿给谁了么?堂堂护龙卫,偷东西还倒打一耙!脸呢?”

    甲十一怒道:“你竟敢出言不逊!”

    唐时玥哧笑:“不告而取谓之窃!你告了么?你取了么?我说错了么?”

    甲十一气极而去。

    就在这时,外头有人进来,递了一个帖子,署名:“晏睿良筹。”

    晏良筹?

    孟二少跟她说:“晏是国姓,但凡姓晏的都是皇亲国戚,你都小心敬着些就是了。不过这个晏良筹倒是一个例外。”

    他看着她,唐时玥如他所愿,追问:“什么例外?”

    “嘿嘿,”孟以求笑眯眯的道:“因为他其实并不是姓晏的,他是我姑丈晏成渊的义子,据说当年他父亲救过晏成渊,晏成渊这人仁义,认了他当义子,还叫他改了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怎么受我姑姑待见,反正我姑姑是不许他叫阿娘的,他也就叫我姑丈一声义父。”

    他压低声音:“我姑姑这个人,性子还是很温柔的,能叫她在外人面前旗帜鲜明的表示不认他,我觉得这中间肯定有事情,只可惜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摊了摊手。

    唐时玥点了点头。

    他又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个人,我接触过几次,话不多,不难相处。”

    唐时玥道:“你说了半天,也没说他为什么忽然来了。”

    “这我也不知道了,”孟以求道:“难道他是来道谢的?因为安王爷的病?不过就算要道谢,也不应该是他来啊……我是说,这种代表晏家的事情,一般叫谁来,都不会叫他来的。”

    他自己嘀咕了一番,忽然一拍扶手:“我想起来了!他是来拜祭生父的!他生父姓梁,就是葬在这边的,每隔三年两年的,都会过来一趟。”

    明白了,所以他就是顺便来一趟呗。

    那她也就顺便招待一下就成了,问了问孟以求,他们肯定不会在她家吃饭,那就更简单了。

    于是唐时玥就叫人回了帖子,定下时间。

    他们如今是住在钟毓阁的,这个地方还挺神秘的,一直就听说背后有人,如今看来跟他们有点关系,所以他们别的地方不住,住在了这儿。

    第二天一大早,晏良筹就带着一大票护卫来了,还带着一个锦衣华服的晏亭月。

    唐时玥站在室门前相迎,老远就听到一个年轻的女声,带着嫌弃和不耐烦,不住的道:“脏死了,好多泥,我鞋上可是金珠呢……”

    “真是乡巴佬,也不晓得出门相迎……”

    她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前的唐时玥,猛然站住脚,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晏良筹也是呆在当地,作声不得。

    唐时玥的样子,跟孟敏实在是太像太像了!尤其她一身男装,神采飞扬,更显得朱唇明眸,容色夺人,简直是……简直是叫人窒息的像!

    而孟以求,一见晏亭月,也是瞬间头都大了,后悔今天毛遂自荐了,早知道这位来了,他一定有多远躲多远!

    晏亭月的神色甚是阴冷。

    她今天过来,主要是来找孟以求的。

    顺便看看这位县君到底是怎么样的狐媚子,才能勾的孟以求放话说“非卿不娶”,在秦州一呆几个月,疫情发了都不走。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她向来以美貌自傲,怎么甘心有人与她长相如此相似?

    尤其看到孟以求站在她身边,一副妇唱夫随的样子,她更是嫉恨交加,唯一的念头就是……毁了她!

    只有唐时玥十分从容,看到晏良筹半天没回神,她咳了两声,这才拱手为礼:“晏郎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快快请进,请入座。”

    晏良筹猛然一惊。

    他剧喘了几声,才勉强压抑着没有失态。

    他进了厅,与她寒暄了几句,正要入坐,却听晏亭月道:“这就是县君的待客之礼?”

    她眼中满是恶意,丝毫不掩饰她想挑衅的意思。

    而且这种挑衅,充满了浓浓的高高在上,好像看着沾脏了她鞋子的泥土,多说一句话都是在纡尊降贵。

    这特么要是平时,唐时玥绝对叫她立刻出门右转,可此时人在屋檐下……

    唐时玥只能客气的请教:“不知我有何失礼之处?”

    依着大晏礼制,她这个县君是五品的,这是一种命妇的封号,再往上是四品的郡君、三品的郡夫人、二品的夫人,一品的国夫人。

    而所谓的皇亲国戚,皇上自家人,是依遁内命妇品级来封的,例如晏亭月如果是王爷的女儿,可以封郡主,从一品,但她是王爷的孙女,就算封,也顶多封一个郡君,是四品。

    但她现在没有封号。

    没有封号,就没有品级,所以说白了,她只有一个国姓表示她皇亲国戚的身份。

    当然了,皇亲国戚本来就高人一等,花花轿子人抬人,大家见了面,互相执礼就过去了,可是真要较真儿,晏亭月还得向她施礼才是。

    所以,她是真不知道她能咋滴,下跪么?

    要知道,就算晏亭月是郡君或者郡主,平时见面也只是行福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