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家小福妃 第107章 我见阿旌多妩媚

时间:2019-09-08作者:百里砂

    他漆黑的双凤眼,这样看格外显得瑰丽,双眼皮线条深遂,睫毛又黑又长。

    她静静的看着他。

    他眉梢微压,别开了脸。

    隔了一会儿再转回来时,她仍是静静的看着他。

    他抿了一下唇:“怎么了?”

    唐时玥道:“阿旌,你跟阿阳长的超级像的,但你的眼睛是凤眼,阿阳的眼睛是葡萄眼。”

    “嗯。”他道:“阿阳的眼睛像我阿娘。”

    这个话题,显然叫他十分局促,他又抿了一下唇,面无表情的道:“你的眼睛跟你家人也不像。”

    唐时玥倒是愣了一下。

    不像吗?唐时嵘是典型的鹿儿眼,又黑又圆又无辜,还有卧蚕,很“君子”的一双眼睛。

    他的眼睛,跟唐家人,跟汪氏,都一点也不像。

    至于她自己,这年头的镜子都不怎么清楚,她自觉得跟汪氏还是挺像的。

    她饶有兴致的问:“哪里不像?”

    他用“兹事体大”般的郑重口吻道:“他们都没你好看。”

    唐时玥:“……”

    她笑出声来:“好吧,我见阿旌多妩媚,阿旌见我亦如是!”

    她一边说一边坐了起来。

    回去洗了澡,做了饭两边儿一起吃了,磨矶到了下午,才去了小酒坊。

    周娘子已经带着人吃过了饭,唐时玥来了,就招呼大家歇歇,然后就开始做凉粉。

    一伙媳妇子哪能想到第一天就能见真章,不由得喜出望外。

    唐时玥也不特意教谁,就叫大家各自搭把手,她只动嘴,一边做一边讲解,很快就把一锅凉粉给做了出来。

    她提前叫人摘了不少荷叶,一人分了一块凉粉,托在手里,拿回家去吃。

    …………

    武馆要求的是卯时初(5点)到酉时中(18点),所以一大早,就能听到外头有人走动。

    唐时玥昨天练了一天,胳膊腿儿都疼的要死,正半死不活的蹲在灶房前,打着哈欠淘米。

    就听到外头有人道:“我们家宝儿年纪还小,贪睡的很,能不能改到卯时末(7点)送来,我们在自家吃早饭,还省了你们的米面。”

    唐时玥内心啧了一声。

    真的是,到哪儿都有这种家长,说这种话,祈小郎铁定要不高兴的。

    她正竖着耳朵想听听他说什么。

    结果就听一个陌生又粗豪的嗓门道:“不成!不想学直接退了牌子别来了,否则的话,一刻也不能迟!自今日起,卯时一刻不来的便算做迟到,三次之后便可以直接回家了!”

    “另外,昨儿就说了武馆学童只能走南门,其它的诸如正门、角门、后门一律不准走,连这也记不住吗?”

    那媳妇不快的道:“你这郎君怎的如此不近人情……”

    那人道:“开武馆不是带孩子玩儿,是要学功夫学本事的,谁跟你瞎磨矶、打商量。卯时一刻马上就到,你们再不去南门,可就迟了!”

    一边说着,便啪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唐时玥挑了挑眉。

    挺好,她喜欢这种纪律部队的感觉,村里这些人还没适应,对男娃又是极疼爱的,估计到时候啊……还得再刷下几个人来,怪不得祈小郎说还不知能留下几个。

    不过这个人是谁?她没听过这个男人的声音。

    心里想着,手上也没停,快手快脚的做了早饭,吃了几口就去了小酒坊那边。

    因为祈旌要求她每天练一个时辰,所以安排好了这边儿,她又去了武馆。

    给她开门的是一个中年汉子,一身裋褐,黑面虬髯,十分威猛,一见她就咧开大嘴笑了笑,道:“小娘子,某叫梁仲达,人家都叫我大胡子。”

    就是早上那个声音。

    唐时玥笑着点了点头:“胡子叔。”

    她草草走了一圈儿,就发现武馆多了好几个人,四个门都有人守着。

    而且这些人年纪都不小了,身上带着杀伐之气,有一个肩上似乎有伤,还有一个右腿没了半截。

    应该全都是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

    唐时玥一一见过面,打过招呼,也没多说,仍旧跟着祈小郎练武。

    练过一个时辰回家洗澡做饭,下午再去小酒坊做一次凉粉。

    做凉粉本来就很简单,连着教了两天,大家就都会了,晚上有不少人家试做,也都做成功了。

    然后到了第三天,就有人借口家里忙,不来了。

    而且,这不来的人里,还有人家做了凉粉,赶着挑去镇上卖了。

    这些人也是精明的,毕竟一个村这么多人,全都学会了,早卖一天,就是一天的银子,而且先去的,肯定比后去的有优势。

    现在,一斤碎米七文钱,一斤好米一般十文钱,一斤米就能做四到五盘,一盘的成本加调料也不到五文钱,不管是整盆卖还是单卖,都是大赚的好买卖。

    第四天不来的人更多了,李氏也没来。

    少了这么多人,唐时玥再不上心,也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大度的人,相反她是个狗脾气,其实还挺极端的。

    就是那种,看你顺眼就宠你带你玩儿,看你不顺眼去你妈的离我远点儿……的那种人。

    所以对这些人明目张胆的算计,她的反应是……微笑。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到了第五天,已经有一半的人不来了。

    但是余下的人倒是挺沉的住气的,第六天仍旧都来了。

    然后当天下午,唐时玥教这些人做了绿豆凉粉。就是绿豆加蒿籽的凉粉条。

    于是到了第二天,大家顿时就都有空了,呼啦啦全来了,然而除了昨天那二十来个人,其它的,一律被拒之门外,因为“人手够了”。

    做了两天的绿豆凉粉,大家全都会了,衣服也都做好了,唐时玥就宣布培训结束,并且,赠送了这些人,每家一个陶瓷盆。

    这是她专门找人订的,一大锅刚好倒一盆,内部极为光滑规整,方方正正,内里还嵌了“聚宝村”三个大字,一个就要二百多文。

    但这不是钱的问题。

    而是那瓷窑本就是远近最好的,接这个活儿的时候,唐时玥就已经交待了,不允许再给旁人烧同样的,所以连当时的模子都现场销毁了。

    这也就导致了……其它人家做的,顿时就显得不那么正宗了。

    就算再找别的砖窑打出类似的方盆,字也不会完全一样了。

    明明都是一样的凉粉,却要一直背着赝品的锅……有字的可以整个的卖,没字的,大概只能一份一份赚辛苦钱了。

    族长知道这事儿之后,真真的是恨铁不成钢,连连的道:“鼠目寸光!全都是些鼠目寸光的!”

    他越想越觉得这一手儿实在是厉害,不由得长叹一声:“玥儿这丫头恩怨分明,有本事,又有手段,日后……得罪谁也莫要得罪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