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家小福妃 第093章 许四元的迷弟

时间:2019-08-23作者:百里砂

    其实唐时玥还真不算是好客的人,她只是想着昨天他那句“吃到了馅饼的人”,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那意思不就是他坚持自我还考中了?

    而且两家子是邻居,唐时嵘又回家了,肯定要认识的,那么,认识的方式,就很大程度上决定将来的相处。

    读书人的臭毛病总是比较多的,假如说唐时嵘今天礼数周到的上门拜访,那么,他们将来相处,很多时候都要拿着架子。

    举例子,她一直觉得一家人一起吃饭,说说笑笑蛮好的,但如果来个不熟的男客,女人都是不能上桌的,这就十分不爽了。

    所以嘛……反正她是不懂事的小村姑,由她来打破这种方式,刚刚好。

    如果这人觉得她这样“不成体统”,那这种无趣的人,也就没什么深交的必要了。

    对方很快就进来了,唐时嵘和唐俊琛都起身拱手,通了名,对方含笑道:“鄙姓许,名清,字问渠。”

    唐俊琛忽然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

    吓的唐时玥碗都掉到了桌上。

    然后唐俊琛一下子扑了上去,抓住他手臂,大声道:“许四元!许四元啊!你是不是许四元!”

    许问渠显然也有些无奈,道:“算是?”

    唐俊琛抱着他跳:“啊啊啊!我居然认识了许四元!”

    所以,古代也有狂热粉?看这架势,就快上嘴啃了……

    唐时玥冷静的道:“你再嚎下去,就会成为第一次见面就被许四元划为拒绝往来户的人。”

    唐俊琛这才收敛了,赶紧退回来,不好意思的道:“对不住,对不住,我一时欣喜,失礼了。”

    唐时玥招呼人坐下吃饭,一边问道:“许四元是什么?”

    唐俊琛饭也不吃了,眉飞色舞的道:“三元及第你听过没?”

    这个她倒是知道,据说科举有***小三元,小三元是指在县试、府试和院试中均得到第一名,称之为案首;***是指在乡试、会试和殿试中均得了第一名,称之为状元。

    也不用她说,唐俊琛噼哩啪啦的解释了一遍,唐时玥道:“所以你叫许四元,是因为在乡试中也得了头名?”

    许问渠含笑点头,也没有谦虚的说什么“侥幸而已”,她顿时就觉得这人十分顺眼。

    唐时嵘急道:“舍妹不懂礼数,许先生莫要介意。”

    许问渠笑道:“小娘子慧质兰心,待人一片真诚,纵是初识,也觉得舒服自在,倒是你这声歉,有些迂腐无趣了。”

    唐时嵘无奈,也就不再说,唐时玥问:“那你为什么在这儿?”

    唐俊琛就一副“我的心好痛”的眼神儿看着他,许四元倒是坦然,就道:“乡试后意外受伤,便没有再考,这几年也一直在此养病。”

    唐时玥哦了一声,便没再问,一边招呼着两小只洗脸刷牙,然后也上桌吃饭。

    头一次做这么经典的炸酱面,却没有得到一句赞誉,她有点儿失望,冷不丁向唐俊琛道:“宗兄?”

    唐俊琛道:“嗯?”

    “是我做的饭不好吃么?你要盯着许先生的脸下饭?”

    唐俊琛:“……”

    她又道:“应该是许先生秀色可餐,那你餐他吧,面别餐了。”一边就过来想抓面碗。

    唐俊琛赶紧双手抱住:“玥儿我错了,我再也不会了,今天这酱简直好吃极了,玥儿真是好手艺,神厨!求求你了让我吃吧!”

    唐时玥这才松了手,扫了许问渠一眼,他已经在添第三碗了,见她看他,许问渠笑道:“这种吃法着实美味,不知叫什么?我从未吃过。”

    唐时玥道:“炸酱面。”

    于是等祈小郎和唐四叔过来的时候,就见隔壁的“老书生”已经登堂入室了,而且他们三人显然已经吃过了,正在院中走来走去。

    祈小郎眉头一凝。

    然后唐时玥叫他:“四叔、阿旌,快来吃饭!”

    两人跟许问渠简单厮见过,就坐下吃饭,唐时玥和周娘子也跟他们一起吃,唐四叔和周娘子没口子的称赞,连祈旌也道:“极好吃。”

    唐时嵘看了一眼,便向许问渠道:“玥玥昨儿说的事,先生觉得是否可行?”

    “我觉得有道理。”许问渠道:“既然要了解民生,浮光掠影也没什么用处,我昨日便叫人帮我准备一身衣裳,到时看能不能与他们一起。”

    他向祈旌道:“祈小郎,不知可方便?”

    祈旌淡淡道:“无所谓。”

    唐时玥有点吃惊。

    要知道古代四民的等级是士农工商,“工”是排在“农”后的。

    她本来是打算着,他们能过去跟他们聊聊就不错了,没想到许问渠居然要去帮工!她敢打赌,古代的读书人,没有几个能做到这种地步的!

    唐时嵘和唐俊琛就更吃惊了,两人齐齐瞪着他,不知要说什么。

    唐时玥给予了高度赞誉:“许先生一看就是一个超厉害超通达的人!阿兄,虽然咱们比较熟,但我还是要说,人家的境界真的比你们强出一座山去!”

    难得遇到这么直白的夸赞,许问渠轻咳了一声。

    唐俊琛小声道:“可我们不会干啊?”

    “谁天生就会啊!”唐时玥道:“要了解一种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走进去,而不是在外头看!好高骛远永远比不过脚踏实地!台阶是一层一层筑起的,目前的现实是未来理想的基础,懂不懂?”

    许问渠微微侧头。

    这小娘子总是会偶尔说出极有道理的话,连他也不知出处。

    但又似乎不是她自己想的,如果是听她身边的人说的……他瞥了祈小郎一眼,没有说话。

    祈小郎面沉如水,默然的吃完了碗里的面,然后唐时玥叫他:“阿旌,你的衣服借两件给阿兄他们穿啊!等回头我买新的还你!”

    祈旌点了点头,淡淡的道:“那你可别忘了。”

    …………

    唐时嵘和唐俊琛去到工地帮忙,惊掉了村里人的下巴。

    周娘子虽然完全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要来干泥瓦匠的活儿,但她对唐时玥本来就十分迷信,加上唐俊琛给她普及了一下许四元有多牛,才名满天下什么的,那,既然许四元都来了,肯定是真有好处的……吧?

    但是这也不妨碍她把宗塾中的事情宣传了一圈儿。

    于是不到半天,整个村里都知道唐时进偷钱不成,反被唐时玥打脸,于是就衔恨报复,扯了个谎,害得唐时嵘和唐俊琛被宗塾劝退了。

    进不了宗塾,念不了书,在村里人眼中,可是大的不得了的大事,她们代入自家,对唐时进简直恨之入骨。

    然后三传两传的,不知怎么就成了,唐时进与唐永明买通了宗塾东家,把唐时嵘两人赶了回来,他们没书可读,只能来工地上搬砖了。

    啧,这惨的,简直闻者流泪见者伤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