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家小福妃 第019章 作精+公主病

时间:2019-07-10作者:百里砂

    “嘘!”唐时玥把鹿肉放回屋,又把柴门关好,在盆子里洗净了手,拉着她操心的小阿兄进去:“别担心,是村里人,我们今天在山上合猎了一头鹿,商量好一人一半的,怕白天人多眼杂,有什么话传出去不好听,才晚上给我送来。”

    唐时嵘仍是一脸严肃:“他叫什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不知道,”唐时玥无辜的道:“好像姓祈吧?”

    唐时嵘一听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神色就缓和了些,也没再追问。

    唐时玥绕到他身后,用絺巾帮他擦干头发,一边问:“阿兄,你这些日子过的可好?你作甚让唐俊琛捎银钱回来?我根本用不着!”

    唐时嵘只笑不答,唐时玥又随口道:“我觉得唐四叔一家人都挺不错的,你跟唐俊琛关系很好吗?”

    唐时嵘迟疑了一下。唐时玥歪着身子看他:“阿兄?阿兄?”

    他被她古怪的姿势逗笑了,轻轻点了一下她的脑门,一边道:“关系算的不错……起初关系并不算好,后来结交起来,便觉得还算投契……”

    他含糊的说了半天,唐时玥终于听明白了。

    其实他的意思就是说,唐俊琛当初主动跟他结交,很大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志趣相投,而是因为觉得他将来会有所成就,也就是说,认为他是支潜力股。

    而他一来不喜这样功利的结交,二来也怕辜负了这样的厚望,所以一直没有跟他来往,一直到她们被赶出来那天晚上,他走投无路之下去求助于他,也就相当于接了他的橄榄枝,两人才开始来往的,虽然交流下来也觉得投契,但总还是对于他起初的目的性,有些介意。

    唐时玥毕竟是名利场中打过滚的人,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忍不住笑道:“阿兄,你这样想,有些书生意气了。”

    唐时嵘一怔,他并没有因为话出自幼妹之口,就不在意,反而郑重的问:“为何这么说?”

    “我这么说吧,世上大富之人,修桥铺路,至少有一半是出于沽名钓誉,真正一心做善事的人,能有多少?可此时,假如说你是一方父母官儿,修桥铺路这种事于民有益,你难道因为出钱的人有沽名钓誉之心,就不接受了?”

    唐时嵘顿时哑然。

    她续道:“水至清则无鱼,其实我觉得沽名钓誉不算什么大过,人都是自私的,损人利已的是坏人,损人不利已的是大坏人,利已不损人的,其实就算是好人了,损已而利人的,我觉得有一多半是傻子。”

    这一番话,对于小书生来说,的确振聋发聩,可是她还是觉得,应该早早教会他这个道理。

    会做学问的人,不一定会做人,也不一定会做官,她只希望唐时嵘就算不是一个会做官的人,起码也是一个会做人的人,毕竟他不是世家子弟,身后没有家族,就算有一日真的蟾宫折桂,也只能靠他自己。情商高,在职场上比能力强还有用。

    唐时嵘深思起来。

    看小少年散着发坐在月下,只穿着中衣,露出细细的胳膊,益发觉得他瘦的可怜,三房这三个孩子,包括她自己,身体都不好,等有了银子,得好好补补才行。

    第二天,兄妹两个一起动手,把鹿肉切成块,用做牛肉干的方法,做成了鹿肉干。

    大晏朝除了糖、盐、酒、梅、酱,还有姜、葱、蒜、胡椒、花椒等等,调料算的上很全了,她上次去镇上时,五花八门都买了一些,一盅鹿肉干倒是做的异常入味。

    唐时玥忙了一上午,腾出手来,准备去小酒坊买几个酒坛子当肉盅用。

    一出了门,就见唐家大宅门口停着一辆簇新的马车,还围着几个孩子,酒坊的周娘子也正倚着门看着,一见她来,便笑道:“玥儿。”

    唐时玥说了来意,周娘子笑道:“几个酒坛子,白放着也是积灰,要什么银钱,你这孩子就是见外。”

    “谢谢婶子。”唐时玥也没多推托,“那我回头做好了,拿一坛来请婶子吃。”

    她没张口问,周娘子却忍不住了,笑道:“你家四叔的新媳妇儿上门了,我才瞥了一眼,真是个富态的姑娘。”

    她做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哦?长的可俊?”

    “怎么说呢,”周娘子不大好意思,含糊的道:“个头身量有点儿像陈家那个茶花,长的倒是白生生挺俊俏的,屁股也大,看着就有福气。穿的也真真是富贵,戴的哟,那金的银的,都晃我眼了!”

    她咂了咂舌头,压低声音:“听说是镇上什么大人物家的独女,千娇万宠着长大的,要是能娶到这么贵气的媳妇儿,你们一家子可都跟着沾光了。”

    陈茶花?唐时玥努力的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她长啥样了。

    基本上就是一米六多的个子,一百六十来斤那样吧……唐永明向来不好这一口,看来为了富贵他也是拼了。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往里走,一进去,唐时玥就闻到了一股酒糟的味道。

    周娘子进去给她拿了几个坛子出来,唐时玥看靠墙还放着一些封好的酒,便随口道:“这么多,还没拿去卖吗?”

    一听这话,周娘子爽朗的脸色也是沉了沉:“不好卖,现在镇上酒楼都不收了,我们当家的天天挑着担子去各村零打着卖呢,清酒只能当浊酒卖,连本钱都卖不出的。”

    唐时玥一愣,一下子想起了上回去镇上云来酒楼的情形。

    周娘子拿着坛子出来,在水缸边草草刷洗了几下,然后用草绳子系起来。

    唐时玥不经意似的踱步,扫了一眼院中那些器皿,忽然心头一动。

    这个时代,其实酿酒技术还是很不发达的,一般就是用酒曲、米、水按比例投入酒瓮,然后封坛,一般到三个月开坛,在开坛之前,要加入少量石灰、草木灰,防止过度发酵。

    然后过滤,清的部分就是清酒,留下来的满是酒糟的就是浊酒了。

    但是要卖出去,还要“煮酒”,也就是用小火慢烧,加热一下,然后做出来的就是可以卖的酒,称为烧春,也叫烧酒。

    原来大晏朝还没有蒸馏技术啊……

    这种普通的酿酒技术,酿出来的酒,也就十来度,用蒸馏器,最少能达到五六十度,这是一个质的飞跃。

    只是这种划时代的进步,一个村中酒坊是绝对担不起的,倒是可以先小小的改良一下,大家一起赚。

    唐时玥把这事儿放在了心上,一边谢了周娘子,提着坛子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