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灵显真君 第一百一十六章 石佛自琢腑藏

时间:2022-07-13作者:一语破春风

    “东家、大师,这些村民怎么变成木人了?”

    孙正德撩开床位的被褥,敲了敲村老的脚掌,发出木头独有的嘭嘭声,那边,镇海皱着眉头,挽着佛珠绽着法力从头到尾检查了一番,摇了摇头。

    “就是普通的木头,看不出掺杂有其他东西。”

    “或许真和那香炉有关,记不记得那阴鬼追着孙正德时,口中念的好像是‘你看到过吗?’此话应该是寻什么东西,这就为什么他死后会在村里四处活动。”

    听到陈鸢将听到的讯息接上,镇海也微微点了点头:“那他就是寻香炉,还回庙里。”

    胖道人看看他们,又看看疯老头。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疯老头摊摊手,“老夫疯的,哪里知道说什么?!”

    说话间,陈鸢与和尚默契的走出这间屋子,各自施展寻物的法术,沿着村子走了一圈,果然在村尾一条小路的田角处,挖开土,露出一个青铜香炉,三支青铜脚,上面刻满法印。

    陈鸢总觉得有些眼熟,指尖摸索这些雕文,顿时想起永乡地窟里,那巨大的石碑上的符文与这上面相似。

    “看来得去一趟那座庙里,或许横烟山的地窟就在那边。”

    与镇海汇合后,将香炉给对方看,随即商量去庙里的事,不过眼下村民变成木人让他俩有些感觉离奇,还是等到天亮后才过去看看。

    安排好师父睡下后,陈鸢便和孙正德、镇海两人在村老家门口守着。

    天际泛起一丝鱼肚白,院中雄鸡跳上篱笆向阳啼鸣,阳光推着黑暗照来的一刻,屋里陡然响起咳嗽声,门扇吱的拉开,村老拄着拐杖还穿着亵衣出来,准备去打水洗漱,看到三人,三人也打量他。

    “你们这是……哎,道长你做甚?!”

    孙正德惊奇的在老人身上摸索,吓得村老连忙搂着亵衣退到门里,瞪着胖道士喝斥:“老朽是正经人,道长当真有辱出家人颜面!”

    说着,呯的一声房门关上。

    “老丈,不是,你误会了!”

    孙正德拍了几下门,就被陈鸢拉住,低声道:“不要告诉他们。”

    旋即,带着胖道人离开,到了外面,村里已升起了炊烟,青壮端着碗蹲在门边大口大口的刨着饭食;也有早早吃了饭的农人扛着锄头走去村口下地里干活,朝他们一行人打着招呼;小一点的孩童晃着辫子,正喂着家里几只母鸡。

    一切如常,很难想象,昨夜是他们毫无生气的木人。

    “当真吓人……”饶是寻常生活的画面,经历了昨晚,孙正德看着笑呵呵打招呼的村里人,心里都是一阵发寒,回头正要说话,发现陈鸢和镇海和尚已经不见,朝村外走了过去,赶紧揣了法术书跟了上去。

    “东家,咱们这是去哪儿?”

    走了数里地,基本已过了村子范围,牛车还一直往前,然而陈鸢没回答,只是挑了挑下巴,示意他看前方。

    远处,一片山林背后,显出一座老庙,立在荒芜的山坡上。

    走过杂草丛生的缓坡将停下牛车,四人视野中的老庙,斑驳风雨留下的痕迹,却也看得出时常有人打理,庙门石阶干净,少有落叶,就连缝隙间的杂草、苔藓也都没有。

    循路而行,跨入庙门,大气的庭院映入眼帘,石灯崭新未旧,高耸的大殿青瓦飞檐,檐柱雕满斑斓的珍奇走兽。

    大殿之下,门匾刻着‘云箴寺’三个金黄大字。

    透过明媚的晨阳,隐约能见敞开的大殿里,有徐徐焚香飘出,像是还有香客在礼佛膜拜。

    “飞鹤跟本道讲过,老树伴鬼,荒庙生邪。表面越光鲜,说不得里面的东西越厉害。”筆趣庫

    想起村里的邪乎事,胖道人这回有些怂了。

    “咱们真的过去?”

    一旁的陈鸢理也没理他,与镇海和尚举步踏上大殿前的石阶,迈过小腿般高的门槛,神台莲花佛灯环绕,一尊大佛

    披挂彩衣、金珠戴玉,手呈无畏印目光慈祥,正对着进来的四人。

    “这尊大佛,你怎么不拜?”陈鸢看去旁边的和尚。

    镇海紧紧盯着对面莲台上盘坐的大佛:“荒野之寺,无论供奉何佛,俱不拜。不过,你有没有觉得这佛像有些古怪?”

    或许修为较和尚低上一些,除了佛像妆点有些奢华,陈鸢倒是看不出什么来,眼里就是一尊普普通通的泥胎罢了。

    一旁的师父摸着胡须,跃跃欲试想要爬上去时,一声佛号喧来。

    “我佛慈悲!”

    这声佛号不是镇海喧出,而是从大殿一侧传来,一個白须老僧,身形枯瘦,披着袈裟不知何时出现,向陈鸢、镇海、孙正德行了一礼。筆趣庫

    要知道,稍一点风吹草动,陈鸢和镇海不可能不知,就算再隐蔽,那边的疯老头也能第一时间察觉的。

    那边镇海合印还礼,目光看着慢慢过来的老和尚,轻声道:“老方丈,为何孤庙孤佛。”

    “孤山一庙,庙中自然一佛。”老僧回道。

    孙正德凑到陈鸢一旁,小声问道:“东家,他们在说什么?”

    “不知。”陈鸢摇摇头,他是为地窟一事过来,这般打哑谜颇费心力去猜,见两人就那么对视,索性过去打断,从胖道人手里拿了青铜香炉放去供桌前。

    “老方丈,这香炉可是庙里的?”

    那老僧从镇海身上移开视线,看着地上的香炉,笑呵呵的朝陈鸢礼佛一拜。

    “正是!”

    “可……我觉得不是呢。”陈鸢手掌呈抓一吸,将那香炉又拿回手里,“上面符文,据我所知可不是佛文,而是某处地窟之内的,老方丈,不知可否告知,香炉如何而来,外面那村子二赖如何死的,死后是否在寻这香炉,村人又为何半夜变为木人?!”

    老僧似乎知晓众人的来意,并不着急,露着些许微笑,慢慢走动。

    “村中恶人好吃懒做,偷盗此炉想要变卖钱财,但庙中之佛,不愿杀生只是入梦规劝,那赖子不过是落水死于意外,佛便罚他寻回香炉,再去阴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