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灵显真君 第九十五章 大道同行

时间:2022-06-30作者:一语破春风

    _:灵显真君 第九十五章 大道同行

    指尖触去的感觉,是冰凉、腻滑的感觉。

    陈鸢两辈子都没摸过蛇,尤其是眼下还是这么大一条成精了的,看到这条大蛇能听懂他的话,心里就已经没将对方当做野兽,而是当做人来对待了。

    “你生于自然,长于自然,藏匿山中草木,忽有一日有了灵识,这便是天地赐予你的。”

    陈鸢摸着银白晶莹的鳞片,收回手负去身后,“入道之修行,不在于修,而在于行,行千里路,才能有所悟,心有感悟,方能看出脚下之道,通往何方。”

    白蛇此时蛇信也不吐了,歪歪脑袋,冰冷冷的眸子随着简单易懂的话,隐约流露些许思考的情绪。

    ‘嘶~嘶~’

    “山中生灵,亦可比作凡间常人,耕作田间的农人挥了不知多少锄头,或有一日,锄头落下的刹那,心有所悟,得成倍收成;行侠仗义的游侠,秉持心中正义行几万里,说不得哪天剑法超然,踏入修道之门;寒窗苦读的书生,长年累月,书写心中那股浩然。这就是所谓大道无形,大道也无所不在!”

    后世之人,讯息通达,想要说出这番话不难,陈鸢脑中飞速组织言辞,陡然也想到那日同路的胡姓书生,所言之妖。

    不由笑了笑,继续道:“山中精魅多有向往人者,人乃天生灵智之生灵,若化出人身,劈开修行桎梏,修行之途便能更进一步,今我施点化之术,可要接好。”

    言罢,陈鸢后退两步,面向白蛇,掐出的法诀间,一缕青光飞入对方头顶,此法能让石头开花、能让枯树逢春,自然也能助野兽生智。

    加上陈鸢刚才一袭话,大蛇脑中一时间无数思绪翻飞,像还未曾有灵识前,做为寻常蛇类的看到的记忆,也都一一浮现出来,有好有坏,有善有恶,异常混乱。

    大蛇只觉心中狂躁不宁,迅速盘起来,疯狂的吐着信子,冰冷的双眸呆呆的看着前方。

    “你岂在洞中修行,待到瓶颈,可到凡间洛都去灵显庙向我讨封!”

    大蛇已陷入困顿迷茫,只要劈开这团迷茫,修道之途,便畅通无阻,若再遇上瓶颈,那就需要向人讨封破开桎梏。

    陈鸢不再理会身后白蛇,将目光放在这无古柱上,书中言山崩木出,可见是生长于山体之中,其根茎不知有多深。

    ‘连根拔起不可能做到,切去柱身,那就是强盗行径。’

    望着这根无古柱,陈鸢思绪良久,洒开双袖拱手躬身:“凡间修士陈鸢,特来求缘,可愿意随我一起看那世间繁华,大道同行。”

    话音一落。

    柱身微微抖动起来,下方连接山体的位置,拔地而起,大大小小的根茎迅速收缩,竟收回了柱身。

    “万物皆有灵性,看来你也在山中待的烦闷了。”

    灵木有意,陈鸢自然乐得其成,言语间无古柱脱离了山体恍如一根擎天之木立在了面前,可惜木柱本身不会像孙大圣那根如意金箍棒那样自行大小,而陈鸢也没有这类的术法,只得丈量了甬道口径,靠着柱身表面的柔软,才勉强从洞里通过。

    好不容易到的外面,天色已渐渐青冥,一丝晨阳正从东面云隙照来,无古柱沐着阳光,好似激动的微微颤抖,表面泛起一层金色的纹络。

    这古木通灵,其身更具水火不侵、天雷不裂的特质,若能取其部分,不伤它身躯的情况下,做出的木雕自身,该是强了不知多少。

    陈鸢压抑心中激动,双手合抱柱身,法力携裹着重量,直接冲去了断崖下方,然后……嘭的巨响,陈鸢抱着无古柱,砸倒了七八颗大树,激动之下,他忘了柱身重量了。

    好在无古柱表面柔软,重重摔去下方,陈

    鸢也没受什么伤势,只觉得五脏六腑颠簸的厉害。片刻间,破庙那边的师父听到动静慌慌忙忙的跑了过来。

    看到徒弟抱着一根柱子爬在地上,脸上露出严肃:“徒弟哎,咱们可不兴这样啊,要是实在想,为师给你说上一房媳妇……”

    “没有的事……师父莫要乱想。”

    陈鸢从地上起来,整理下衣袍,将地上的柱身籍着法力搬起,边走边给师父说起上面的事,至于老人如何去想,他就管不了了。

    回到破庙,老牛还在张望主人身后,那条大蛇有没有跟来,或被主人手中可有妖珠一类的东西,除了一根大木棒子,什么也没有,令它有些失望。

    ‘如此大蛇,斩之得珠,可谓大补之物,可惜可惜……’

    随后就被走来的陈鸢,一手敲在脑门上,似乎看出了老牛心里所想,扛着巨木走去一边,口中也说道:“修行一途,可杀生,但不是乱杀、妄杀、贪杀,否则那就不是修行了,那是为祸一方。”

    刚才洞里说教的习惯还没改回来,一开口就是这般语调,老牛反而喜出望外,以为能听什么大道之言,兴奋的甩着尾巴,竖起耳朵准备倾听,得来的却是一声:“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离开,等会儿又有人来打扰。”

    老牛顿时颓靡下来,‘哞’的叫了一声缓缓跟着离开。

    天光渐渐发亮,雄鸡三唱,响彻山下村落。

    浩浩荡荡一拨汉子,肩扛扁担、手握柴刀,叫叫嚷嚷的去往山上。

    其中几人,便是昨晚逃下山的采药人,当中一个手臂包扎吊在胸前,脸上不少淤青、破开的口子。

    “山中真有一条大蛇,看看这伤,就是与大蛇奋力相搏时留下。”

    “当时天太黑,看不太清,可那蛇应该有七八丈,对了,还有一个借宿的汉子也在庙里,咱们赶紧过去,若还能赶上,总得给他挖个坑埋了。”

    大蛇吓人,可眼下已是白昼,又有这么多青壮一路,倒是不那么怕的。

    “快到了,快到了,大伙小心些!”

    沿着山林往上,众人摸到了昨日的破庙前,破旧的建筑荒草丛生,可庙前哪里还有昨晚那人以及牛车的痕迹,庙里庙外,更没有丝毫的打斗迹象。

    令得一帮村人既遗憾,又鄙视的看着几个采药郎,总觉对方胆小,怕是夜里看错了,唠叨几句,众人在周围巡视一圈,便扫兴的下去山脚。

    至于之前停靠庙前的牛车,此时出现在两里外的一座小山后面,山背向阳,难有野兽成妖成怪,倒是安心雕琢、炼法宝之地。

    陈鸢扫去地上一片片落叶,树枝、岩石飞来,搭出简陋草庐,以车厢为龛,立无古柱在中,循着飞鹤传授的炼宝之术,置下法阵,布出五行阴阳。

    恼人的蝉鸣声里,师父恹恹的哈欠,老牛咀嚼青草,陈鸢盘坐阵前,好生端详起灵木,一帮木偶也都站在周围呈出紧张。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