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灵显真君 第七十六章 奉敕令斩

时间:2022-06-30作者:一语破春风

    _:灵显真君 第七十六章 奉敕令斩

    瑞河北岸。

    军营一片嘈杂,被惊动的士卒、将领纷纷朝这边赶来,乌泱泱的一片人影里,只看到那中军校尉脱去衣物露出后背,染上了黑血,地上一个断了手臂的士卒捂着断臂,在地上翻滚惨叫。

    “出什么事了?!”

    有人冲来喊道,也有那边的中军士兵在喊:“附近有妖怪!”

    “什么?!”

    不少人吓得止步,但军营男人血气方刚,又在中军帅帐前,众人迟疑了片刻,有人带头冲了上去,紧接着便是黑压压的一道道人影涌上前,围的水泄不通,无数的交织的视线之中,却是无法找到所谓妖怪在何处。

    “呜哇!”

    陡然有人大叫一声,站在人群前面被凭空拉扯去了半空,脑袋唰的掉了下来,喷出的鲜血拐了一个弯儿,淋在帐前的徐怀遇身上,后者感受到温热的液体,心里知道神人法相被破,急忙转身拔刀,胸口好似受了重击,顿时喷出一口鲜血,炮弹般飞进帐篷,撞在沉重的长案,身子翻滚到了后面。

    卧榻而眠的庆王公孙隶顿时被惊醒过来,看到落在长案后的中军校尉,又看去帐口,一道模糊的身影被喷出的鲜血浇出了轮廓,隐约能见一颗鹿头在空气里晃动,吓得往榻角缩了缩,大叫出声。

    “来人!”

    看着忽然显出的一道怪异身形,周围士卒睁大了眼眶,听到帐中庆王嘶喊,顿时回过神来,有将领拔刀:“救殿下!”

    “庆王在里面!”

    “杀啊!”

    成百上千的身影齐刷刷拔出刀锋,或挺起长矛,见只有一个顶着鹿头的妖怪,一人动,便有更多的士兵跟着冲了上去。

    然而还没朝帅帐奔出十步,当先几人忽地高高抛了起来,掀飞的身子顿时断成了两截,拖着血线、内脏啪的重重摔在一众士兵面前。

    空气里,还有数道扭曲,渐渐化出怪异的轮廓,朝着周围喷出一口气,气息多色,均气味腥甜,被拂过的士兵脸色发青,或显出紫黑,顷刻间,口鼻濡出白沫,倒去地上不停的抽搐抖动。

    ‘已惊动军营,趁他们龙虎之气还未聚集,抓紧先杀里面一人!’

    常人无法听到的声音里,顺着法力牵引的远方,坐在皮毡大帐内的八人围坐一圈,为首的鹰羽大祭司用着法力传达话语。

    也有其他祭师附和:‘晋国一王死于军中,士气降下,再难与我樾劼铁骑对抗,这次做法行事,大祭司该早点与我们说。’

    ‘就是那帐前晋国将领,背后竟还有护身之法,幸好用污秽遮掩。不然,那晋国王爵早死了。’

    ‘呵呵,一个刺青能有多大法力,观其形,就算真的来了,有大祭司在,也是不惧!’

    ‘闭嘴,汉人军营里,有道士赶来了!抓紧行事!’

    头戴鹰羽的瘦小男人偏了偏脸,轻声喝斥时,远在更南的方向,逃亡的百姓在路旁林间歇息,惊慌的情绪,让他们无法入睡,然后,有光芒照来脸上,有着清风拂面的感受,妇人怀中的孩子也都醒了过来,张开眼睛,指去一道划过林野上方的流光。

    “娘,那是什么?!”

    “哎哟!”路边黑压压的人群站了起来,发出惊呼,有信神的人跪去了地上,朝这那道飞远的光芒虔诚膜拜。

    “神仙呐!救救我们!”

    隐约间,他们好像看到了那光里,是一道骑马拖刀的身影。

    流光划过鹤州,青色的光团之中,迈开的马蹄踏过湍急的水浪,翻过起伏的丘陵、田野、穿过木桥小溪、荒芜的村寨,推行的罡风都在极快的速度里,都被烧出火红的光来,拖行的青龙

    弥漫凛厉杀意,青龙吞口,响彻淡淡的龙吟。

    ……

    军营吵杂,不少士兵驻足胆怯的后退,现形的妖怪似乎并不理会他们,齐齐转过身奔向帅帐。

    “来人啊!”

    庆王吓得翻滚落去地上,慌手慌脚的去抓地上的兵器,那边长案后面的徐怀遇唇角含血艰难起身,手中还紧紧握着刀柄,盯着已经踏进帐口的鹿头妖怪,跌跌撞撞的奔去庆王前面,抬刀横在胸前,发出嘶吼:

    “大晋将军徐怀遇护庆王殿下!”

    他身上顿时一股无形的气息翻涌而出,那鹿头愣了愣,但还是举足进去,相隔两丈,一对鹿眼忽然泛起绿光,直接看去徐怀遇身后的庆王。

    后者只觉呼吸不畅,像是有人死死掐着他脖子。

    “蛮夷祭师,安敢在此处放肆!”

    一声大喝陡然响起夜空,帐外一众兵将上方,一身青衣道袍的身影唰的横空跃来,手中一面铜镜扔去半空。

    “降魔神光,困形!”

    镜被映去星月,飞空的道士掐着指诀一引,月光照在境后,铜镜前方八卦顿时射出一道法光,笼罩下方两个羊头妖怪身上。

    “收!”

    道士一落地,踏出罡步,洒开的袍袖间,指诀猛地束去胸前,不等那两个羊头怪物做出反应法光化作几圈光环,将它们勒紧,不知为何,这些羊怪比平日更强一些,那道士保持法诀,脸上露出汗珠,不时望去靠山那边的军营。

    “师弟怎的还不来!”

    想着的同时,另只手甩出一只摇铃打在扑来的第三个羊头身上,将其击飞的同时,一股腥甜的气息弥漫他口鼻间,就见还有一头羊头人身的妖物站在不远,抬着蹄子朝他走来。

    “没人救得了你了,天师府的道长,坏樾劼之事太久,今日我先拿你祭白狼神。”

    低低的言语之中,满是灰色绒毛的粗掌一把掐住这道士颈脖,将他原地提了起来。然后,这头羊怪忽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漆黑的双目里,余光隐约看到了一抹青光闪了闪。

    踏踏踏踏——

    那是铁蹄震动大地的声音,以极快的速度狂奔而至,古钟般的声音,雄浑响彻。

    “插标卖首之辈,毁关某画像,讨死!”

    声音响起的同时,青光、马蹄骤然而至,是满目的光芒中一道青袍金甲的神人拖刀冲来,穿过层层兵将,刀锋拖地轻吟,刀口一偏,赤兔错开举着道士的羊灵刹那,赤兔飞跃,刀锋划过对方腰身,断成两截的同时,前跃的战马落去最近的两个羊灵,龙刀‘嗡’的擦过空气,带起一声龙吟。

    噗!噗!

    两颗头颅瞬间冲天而起,刹那间,冲至挥刀、跃马,连杀三妖,那炭烧般火红的战马上方身影,也在暴喝:“关某奉敕令——”

    声音起的那一刻,撞翻扑来的第四个羊灵,直冲帅帐,里面的鹿头人身的怪影回头,奔至的战马高高人立而起,上方一杆青龙扬开,刀吟也在瞬间化出一声高亢龙吟。

    唏律律——

    赤兔咆哮嘶鸣声里,刀锋轰然怒斩而下。

    “——奉敕令,斩妖!”

    轰!

    金光在营帐炸开,气浪四面八方掀飞出去,硕大的帅帐支撑不住‘噼啪’数声断裂,倾倒下来。

    飞舞的布料、倒塌的帐篷倒下。

    无数兵将目瞪口呆的视线里,火红的战马屹立夜风之中,上方身影绿袍金甲,一手垂刀,一手轻抚须髯,青帽缀着的缨团轻轻摇曳。

    战马不远,那鹿头身影摇晃两步,裸露黑毛的身躯斜斜显出

    一道血线,下一刻,血线裂开,连头带肩轰然断成两半,化作一滩黏稠黑水。

    风吹过中军。

    周围是一片鸦雀无声。

    ……

    北方。

    皮毡大帐里,八道身影齐齐喷出一口鲜血,有三人浑身燃起星星点点的火光,发出惨叫在地上翻滚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