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灵显真君 第七十三章 月色如水,淌在这片天地间

时间:2022-06-30作者:一语破春风

    _:灵显真君 第七十三章 月色如水,淌在这片天地间

    夕阳挂在山头,映红了半边天云。

    缓缓而行的马车拉着斜斜的影子,停在附近已没了人的破败茅屋前,车轮停下时,陈鸢手中缰绳一松,身子隐隐有些发抖。

    “师……父,今晚就在这里歇息吧。”

    下了车撵,陈鸢脚一落地,整个人都摇晃了下,跌跌撞撞走去房舍,撑着门框喘起粗气来。

    车里玩着木偶的疯老头见状,立马将人偶往身后一丢,唰的蹿到外面跑去徒弟那边,看他不停发抖,手足无措的绕来绕去。

    “乖徒哎,你……你这是怎么了?!”

    他忙手忙脚的将陈鸢搀进屋里,不知房舍原来的主人是死了,还是逃走太过匆忙,不少家当都还在。

    陈鸢躺去简陋的木床,浑身冰凉的发抖,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有时甚至还出现青的、蓝的、红的法光变幻。

    天师府青虚只道是陈鸢杀戮太盛,可他不知道的是,陈鸢还吸了三千多的樾劼人,算上战马足有七千之数。

    之前河岸一战,法力尚在还能压制,可眼下法力枯竭,大量吸食的血肉开始反噬,当然此时的陈鸢并不清楚的,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

    一道道血红的丝线犹如活物般探出体内,在陈鸢周身袅绕游动,模糊的呻吟,也渐渐变成些许痛苦的低吟。

    “徒弟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你别吓为师啊……”

    疯老头急的抓耳挠腮,手足无措的来回走动,这时他连忙跑去车厢,慌里慌张的拿了关张四神木偶出来,一一摆在陈鸢床头床尾。

    自个儿也爬了上去,看着手掌好一阵,使劲的想着‘不是吃,不是吃’‘法力快点出来,快点出来。’

    然后,按去陈鸢脑门渡去法力。

    两人法门相同,所修法力并未有任何的排斥,陈鸢脸上变幻的法光这才渐渐平稳下来,而矗立四角的四尊门神木雕似乎也在发力,将那游走缠绕的红丝死死逼回去。

    那边,床上的陈鸢痛苦的表情消去,发出模糊的呻吟,意识也渐渐恢复,却是拨云见日般来到了群山之中的道观。

    薄薄的云雾从他眼前散去,露出了笔直的石阶,原本攀爬石阶裂缝的青苔早已不见,变得干净整洁,一路上去,道观外荒野盛开了一片片颜色各异的鲜花,蝴蝶扇着翅膀在花圃间飞舞。

    阳光照在牌匾上——灵显观。

    陈鸢走过匾下,大殿前的香炉已变成了青铜大鼎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三支粗香袅绕着檀香的气息。

    写有‘人杰殿’的大殿之中,原本一个个空荡的神台,已有六位神像矗立,指尖拂过这些细腻的石雕,陈鸢挨个朝着这几位人杰拜了拜,抬起头时,陡然发现六位神像面目有些阴沉,隐隐有股暴虐的气息。

    ‘难道跟我吸食三千多人有关?’

    想着时,陈鸢忽然发现大殿左右不知何时多了两扇小门,他暂时按下心思,过去打开房门,一条笔直的小径直直而上,两侧竹林深幽,被风吹的沙沙作响。

    延伸的尽头,却是雾蒙蒙的,只能隐约看到一座大殿的轮廓,不过与人杰殿不同的是,建筑的轮廓阴气弥漫,偶尔还有阴森的鬼哭传来。

    一个名字忽然闪过他脑海。

    ‘森罗殿。’

    “可惜上不去。”陈鸢试着走上石阶,可无论如何走,都会回到原来的位置,但要如何开启这座森罗殿,目前陈鸢还没有任何眉目,不过有了这道小门出现,大抵觉得应该是跟人杰殿的数量有关。

    ‘或许人杰乃是基石,基石牢固,才有下一座大殿开启。’

    “陈—鸢!”

    这时关公的声音在背后的大殿中传来,“回去!”

    陈鸢循着声音回头的刹那,陡然拉回到了现实,他猛地睁开眼睛,橘红的霞光正照进破烂的窗棂,落在他脸上。

    师父趴在床边响着鼾声,老牛趴在窗户露着一对大角小心翼翼的偷窥,发现陈鸢望来,急忙放下两只前蹄,晃着尾巴飞快跑开。

    感受到体内法力充实,隐隐到了瓶颈的感觉,陈鸢看着咂嘴呼呼大睡的师父,心里一阵暖意,微笑着将老人抱上床盖上被褥。

    随后,他发现四位门神木雕竟摆放在床的四角,心里顿时明白人杰殿里,神像为何面色阴沉,传出凶戾、暴虐的气息。

    陈鸢掐着法诀点去四个木雕的同时,也将车厢里的数十木偶,甚至吕布、项羽也都一一灵显。

    霎时,破败的茅屋前,数十个木偶叫叫喳喳的车厢附近跑来跑去,随后被秦琼、尉迟恭叫住,聚集过来进行操练。

    吕布骑着胭脂马,哼哼哈哈的大笑,纵马跃去了附近草丛,眨眼便没了动静。

    关羽放了赤兔,让它在周围悠转,自个儿放下青龙刀,找陈鸢借了《黄川杂疑》蹲在硕大的书页前,慢慢品味上面离奇的故事。

    偶尔被吵杂打扰,朝不远的二弟喝斥,张飞木雕拿着提着一根稻草正抽打一只跑过的老鼠。

    西云露出壮丽的红霞。

    成群的鸟儿飞过霞光,下方茅屋前,陈鸢找来了几根圆木,热热闹闹的声音里,一刀一凿刻出记忆中看到的美人模样,吹去上面木屑,将她放去呆滞的项羽木雕一旁。

    只能以这种方式来成全他们了。

    夜色推远了橘红的晚霞,将这方天地笼罩进了黑暗,不久,升起了篝火,吕布骑着胭脂马从那边林子出来,手中拽着一只兔耳,拖到了陈鸢面前,看到檐下的一对身影,兴奋的下马走去那边并坐的一对人偶,画戟指了过去。

    “可敢与某家战上一场?”

    项羽木雕一眼未看他,沉默的抱着面前的木偶起身离开,走去了没人打扰的角落,靠在一起,看着渐渐露出夜云的清月。

    有着低低的声音在说:“虞姬……咱们又可以一起看星月了。”

    陈鸢看着紧挨的两个木雕笑了起来,一旁的吕布撑着下巴,心里不知怎的,他看去陈鸢:“能否将某家妻儿也雕出来,就算是假的,我也满足了。”

    然后,一道木雕身影飞奔过来,抬脚就是一蹬,将吕布嘭的蹬飞出去。后者起身提了画戟转过来,吼道:“黑脸贼,欺人太甚!”

    下一刻。

    两个木雕小人儿滚到一起,打的烟尘弥漫,笼罩着两人只能看到拳来脚往,以及一阵阵喝骂。

    “环眼贼,欺人太甚!”

    “你抢我兄长的徐州,这账还没跟你算。”

    “……你抢我马如何说?!”

    秦琼、尉迟恭将一帮木偶带过来,指着厮打的两人,似乎在讲解着什么,听得一帮木偶似懂非懂的点头。

    陈鸢靠着木棍上的野兔,倒是不担心两个木雕会受伤,反正真身又不在这。

    “二爷,三爷怎么回事?没事就找吕布的茬。”

    “三弟闲的无趣罢了。这里只有吕布有过节,不找他找谁。”关羽木雕并不在意的摆摆手,也让陈鸢别跟说话,他正看书上的故事起劲呢。

    之后,陈鸢拿着烤兔在师父鼻下晃了晃,老人闭着眼睛跟着香味慢慢起身,一直走到屋外,才醒转过来。

    撕下一半递给徒弟后,疯老头坐到篝火前,吃的满嘴都是油,看着打斗的两个木雕哈哈大笑。

    月色如水,映着下方篝火间,是一片闹哄哄的情景。

    ……

    同样的月色下。

    巍峨的皇城之中,两道身影骑马沐着清冷的月色飞奔至皇宫,知晓三万樾劼骑兵覆没的消息,皇帝公孙伦此时一夜未眠,在侧殿书房兴奋的走动。

    听到外面侍卫来报,说大都督司马赢与天师府青虚回宫,当即让人将人请过来,问清了始末,压抑着心头的兴奋,拍响了桌面。

    “后顾之忧已解,当全力打退瑞河北岸的胡人,收复失地!青虚道长,就是不知,那位修道之人,身在何处,可留下姓名?”

    青虚微微垂下眼帘,揖礼。

    “陛下,贫道不知他在何处,对方也未曾留下姓名。”

    他声调不高,可在一旁的司马赢听来颇为刺耳,明明这位青虚道长是知道的,为何却不说,难道想争功?

    其实,司马赢并不知道,青虚这般做,是为了保护陈鸢,也在保护皇帝。

    片刻,他将话头转开。

    “陛下,修行中人,闲云野鹤,不适合做官。眼下还是抓紧时机,趁凉陇的兵马来援,一鼓作气将将剩下的樾劼胡人赶走,还百姓安宁。”

    “道长放心,朕已有打算。”

    书案后的皇帝看着透有暖黄的灯罩,心里还念着一人杀三万的那修道之人,不由感叹:“修行中人闲云野鹤,当真可惜,待结束这场战事,朕决不亏待任何一个有功之臣,无论如何也要给他敕封立庙,彰显功绩!”

    话语斩钉截铁的落下。

    与此同时,跨过涛涛瑞河,北岸数十里之外,延绵的军营之中,名叫徐怀遇的都侯,做了一个噩梦,从睡梦里惊醒过来。

    这几日听到樾劼人迂回鹤州奔袭洛都,他已经有两日未曾睡好过了。

    想起家中的妻儿,他坐在床边听着营里巡逻的脚步声,才稍稍有些安心。

    ‘……这次恐怕回不去了。’

    徐怀遇披着一件单衣走出帐篷,望着漫天星斗叹了一口气。</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