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灵显真君 第六十七章 吾,邪修也,不惧天和

时间:2022-06-30作者:一语破春风

    _:灵显真君 第六十七章 吾,邪修也,不惧天和

    “什么东西飞过来了!”

    “汉人中的修道者!”

    “走!”

    越劼语在队伍里传开,望着数十道飞来的黑影,为首的越劼胡人脸色变化,他知道那是什么,这是汉人的法术,只有军中祭师施法才能抵挡,当即呼喝百余麾下调转方向的同时,纷纷挽弓指向天空飞来的黑影,以及那边站在牛车前的古怪汉人。

    嗖嗖嗖……

    百余支箭失抛去天空,划过长长的轨迹,钉在飞来的木偶上,或穿过间隙落去那边的陈鸢,随后呯的钉在空气弹飞开去,陈鸢抬起手臂,袍袖哗的拂开。

    轰的声响,调头的马队前方,地面忽然凹陷数丈,深达半丈,前行的几个胡人骑兵来不及驻马停足,战马连带上方的越劼人一起载去坑里。

    “好厉害!”

    为首的越劼胡人睁大眼睛,看着凹陷的地面,说出一声时,身后顿时掀起一声惨叫,顷刻,更多的惨叫传来,他回过头,一阵冷风扑在了脸上。

    视野之中,后面的几骑被飞来的数十个黑影扑在身上发出惨烈的叫喊,为首的胡人这才看清,竟是一个个木凋的人偶,与军中的祭师用来施法的畜俑极为相似。

    短短的思绪间,又有十多人从马背上坠落地面,沾着灰尘在地上来回打滚,疯狂的想要扯去身上的人偶,有人恐惧的尖叫,双手硬生生木凋扯下来,连带的还有胸口一大块血淋淋的血肉。

    看着那木凋咬着血肉,挥舞着四肢,张合着嘴唇,嗜血般在那胡人手中扭动,还想要扑下来撕咬时,被旁边伸来的刀锋噼的稀烂,那为首胡人收刀大喝:“只是木偶,草原的勇士用你们手中的刀像撕碎汉人身躯一样,将它们……”

    下一刻。

    犹如眼花般,有数个木偶落地,在胡人骑兵视线里,陡然拔地而起,化作持青龙偃月、丈八蛇矛、黄铜双锏、漆黑铁鞭的四道数丈身形轮廓,身罩袍甲散发澹澹神光,迈开脚步,站去四角,沉闷的走动声里,掀起的半丈烟尘,犹如雾中神灵俯瞰下方胡人。

    “蛮夷!”

    “屠!”

    单调的话语,蕴着浓浓的杀意,无论关张,还是秦琼尉迟恭对于胡人而言,只有简单的想法,片刻,想法化作滔天怒意,手中重兵轰然砸下。

    沉重的兵器彷如有着实质一般,触物既崩,战马、人的身体瞬间被砸的稀烂,血肉飞溅在为首那胡人脸上,此时他已没了血色,目光所及方向,恍如梁柱的双锏左右横扫,麾下族人一个个连同战马都在掀飞,或被厚重的刀锋噼成一滩烂肉。

    这是一路南下以来,从未见过或听过的汉人法术。

    脑中只剩‘跑’这样简单的词汇了。

    趁着不远一位‘神灵’落下兵器的空荡,从对方胯下纵马飞奔而出,至于远处那牛车前的汉人,他已没了杀过去的勇气,死死趴伏马背上,疯狂的朝前方狂奔。

    然而,他背后,泛着红丝的双目已看过来,陈鸢微微抬手,掐出法诀。

    不过七八丈之距,狂奔的战马彷佛负上了千斤重物,四肢大喇喇岔开,轰的坠地上。上方的那胡人也是挣扎不得,就连手指都好像被东西压着,唯有眼珠还能转动,贴着地面斜斜视线里,七八个染有颜色的木凋红着双目,像是汉人戏曲中的模样,亦步亦趋,机械的晃着各种姿态朝他们慢慢靠近,张开的嘴里,还残有人的皮肉。

    “苍狼神保佑……”

    他使劲挤出一声声祷告,然而眸底倒小小人偶在越发放大……

    已经荒芜的镇子再次陷入了死寂,四道神光四溢的虚影也渐渐消散开去,一地残破的尸体间,只有几匹无主的战马惊慌乱跑。

    陈鸢收回法力,一个个木偶挂着鲜血一一返回车厢,伸手将想要去啃尸体的师父拉回来。

    “不是吃他们吗?快让为师咬一口。”

    “师父,我是让它们去,不是你。”陈鸢僵硬的挤出微笑,看也没看地上一堆胡人尸体,唤了声那边的老牛,便举步走进镇子,他想找找还能不能见到活人,就算受伤的,救治一番也是好的。

    可走过破烂的长街,商铺紧闭,或被打砸一空,人的尸体被吊在檐下;废墟下面,还有白花花的双腿露出来。

    已经没有活人了。

    陈鸢闭了闭眼睛,呼吸着弥漫的血腥气,走去一间被打砸的店铺前坐了下来,修道修仙,跟这样的画面简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他想着时,一旁的老牛偏过脑袋,牛眼轻眨,就见不远一处废墟有个小人儿露出脏兮兮的脸蛋正走出来。

    陈鸢抬起目光,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身影,光着脚丫小心的过来,脏兮兮的小脸是麻木的表情,她看着陈鸢,慢慢抬起小手,摊开数枚铜钱抵了过去。

    “……大哥哥……我爹娘死了……你能不能帮我杀胡人。刚才我看见了,我这有钱……帮我爹娘报仇……钱就给你。”

    陈鸢沉默的看着小手心里那三枚带血的铜子,忽地笑了一下,伸手在小姑娘头上摸了摸,用着尽量温和的语气说道。

    “杀你爹娘的胡人都死了,仇已经报了,把钱收回去。”

    对面,脏兮兮的小姑娘看着陈鸢,期期艾艾的张开小嘴。

    “可外面……还有很多。”

    可见到陈鸢沉默的摇头,抿着小嘴捏着铜子低头离开,回到空荡荡的家里,爹娘的尸体还躺在地上,身子已经冰凉了。

    她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只是用袖子擦了擦快掉下来的泪花,吃力的拖着爹的身子去了外面,随后又回来拖娘。

    她吃力的挥着家里的石锄,好半天才挖出磨盘大的小坑,看着快要暗下来的天色,小姑娘终于压抑不住情绪,坐在娘亲身边哭了出来。

    “钱还在吗?”

    陡然有声音传来,小姑娘抬起红红的眼睛,之前那牵牛的男人站在不远,反应过来,她慌忙从兜里摸出那三枚铜钱,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抵过去。

    “一枚铜钱,一万个胡人,三枚三万,童叟无欺。”

    陈鸢将铜子在手里掂了掂揣去袖里,在小姑娘头上摸了摸,掐着法诀挥去,泥土翻涌出三丈坑洞,又将小姑娘的爹娘放了进去,泥土回涌重新聚集,隆出一个大大的坟堆。

    其实他来这边的时候,已经将镇上死去的百姓掩埋,小姑娘的父母是最后两个。

    “走吧,我替你报仇。”

    陈鸢轻声说着,牵起小姑娘的手走去镇外,小人儿不时回头,看着爹娘躺着的坟堆越来越远,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不久夜色降下。

    有狼嚎凄厉在山间回响,镇外一处山坡上,陈鸢望着远方有着篝火星星点点燃烧的营地,一招手,车厢打开,几张木板飞出,就在小姑娘呆呆的目光里,搭起简陋的一张木台。

    一炷香点燃插去香炉。

    陈鸢望去夜空露出清月,朦胧的光芒里,他掐起指诀,口中念出咒法。

    “起坛!”

    ‘呼’

    风声吹过山坡,摇曳着林野,拂向远方燃有篝火的营地轮廓。

    此时,简陋的军营不时传出女人的凄惨的叫声,这支为数五千的越劼人正在营地享受着沿途掠来的战利品。

    掳来的男人被捆缚双手双脚押在一起,相隔的栅栏另一边,不少裸露的女人惊恐的在一个个胡人士兵间奔跑、跌倒,随后被人抗进了帐篷里。

    绝望的尖叫里,也有白花花的身子被扔出帐外,一名胡人头目挥手让麾下士卒将这女人带去‘处理’了,等做好了再带过来。

    他今日心情有些不好,扫荡的一支百余人的越劼轻骑被杀死在一个汉人小镇外面,报给了军中一个祭师,占卜过后,得知是被汉人的法术杀死。

    今夜他让士兵们寻欢,实则就是要引出来修道之人,借祭师之力将对方斩除,省得拖延行军速度,延误去洛州会师。

    汉人的京师啊,想想就觉得美妙。

    他一口饮尽酒水,这样想着。

    放下杯盏的瞬间,摆放桉桌的油灯陡然摇了两下,此时外面,寻欢的越劼胡人感觉视线阴了阴,有人抬起头,夜空上清冷的月光正遮去云后。

    远方的狼嚎也停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