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灵显真君 第五十九章 神鬼吕布

时间:2022-06-30作者:一语破春风

    _:灵显真君 第五十九章 神鬼吕布

    “他是谁。”

    “呼神术……那邪修请来的!”

    “救师兄!”

    沧澜剑门弟子人人带伤,望着那边高大的身影想要冲去将师兄抢回,迎来的,是那三叉束发紫金冠下威武的面容微微侧过脸。

    吕布眸子微斜眼角,淡淡的扫过他们。

    “滚。”

    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笼罩下来,冲出两步的费玄则以及两个剑门弟子脸色狂变,顿时刹住脚,刚才对方扫来的眼神,眸底仿佛蕴着无数的尸骨、阴魂,在朝他们嘶叫。

    “那邪修到底请的哪方神鬼……”费玄则跌跌撞撞的后退,看着那威武的身形,一滴汗珠划过了额角顺着脸颊滴落下去。

    洞室中间地面上,秦守言捂着肩头的伤口,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呲牙欲裂的看向一身兽面吞头铠,两根翎尾半空微晃的神鬼。

    “不管你是哪里请来的,要知我可是沧澜剑门弟子!”

    紧咬的牙关一张,“啊——”的发出嘶吼,秦守言另只手伸出,将落在地上的法剑引来手中,起身猛地一蹬,身形唰的窜了出去,剑带着他,他推着法剑,剑尖推开空气,形成伞状的光晕。恍如击碎一切的威势。

    迎面,画戟前倾,与飞来的法剑一触。

    噹!

    金铁交击的声音回荡,画戟小枝挂住了剑身,吕布口鼻一声轻哼,“不过尔尔。”

    他手腕一转,月牙小枝绞着法剑一扬,剑柄被巨力携裹顿时从秦守言手里挣脱飞了出去,咣当落去地面。

    后者被掀的跌跌撞撞后退,看着落去地上的法剑,他双手都在那一记微微颤抖。

    在山门时,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走到哪儿不是被下面师弟师妹尊称一声师兄?

    “不管哪路神鬼……惹我沧澜剑门……”

    秦守言浑身狼狈不堪,半身衣袍都被肩头的血洞侵染大片,他气喘吁吁的看着面色淡然的神鬼,还想说什么,身子忽然升了起来。

    吕布微微仰脸,嘴角勾勒出微笑。

    那方空气扭曲,隐隐一只巨大的东xz匿其中,正将秦守言提在了半空,他扭动身子,双脚慌乱的踢腾,能感觉到法力被什么东西吸走了,惊恐的一边拍打胸前、颈脖上看不见的物体,一边朝那边的师弟师妹叫喊。

    “快来帮我——”

    “飞鹤师兄!”

    秦守言终究是师兄,祝静姝哪能不管不救,几人一道祭出法剑时,有‘嗡’的声音大作,一柄长兵撕开一片气浪,斜斜钉在几人面前,是轰的巨响,碎裂的岩石打在他们身上,是难以忍受的疼痛,纷纷后退,而一些飞去山壁砸出坑洞来。

    吕布瞥去一眼,目光还是落到悬浮半空的秦守言身上,下一刻,惊慌失喊的男人皮肉渐渐干涸,一滴滴血珠挤出毛孔,密密麻麻的飘了起来,像是被吃了一般,眨眼消失不见。

    “救我……”

    那被卷在半空的秦守言声音越来越微弱,他看着下方的那个神鬼勾着微笑,眸底的神色已是绝望,直到四肢不再动弹,身子迅速干瘪,像破布娃娃一般连带不合身的衣袍一起被扔到了地上。

    “看来你吃饱了。那某家可就不算胜之不武!”

    吕布挪开脚步向前走去,甲叶摩擦声里,英武的脸庞泛起一丝兴奋,手臂抬起的刹那,插在远处地面的方天画戟唰的拔出,飞回他手中。

    ‘武’字落下的一瞬。

    步履踩去的地面轰然爆开,升起无数碎石、以及张飞木雕在半空慌乱的手舞足蹈,顷刻,画戟横挥一扫,无数的石块噼噼啪啪砸在空气里。

    灰屑染出一道巨大的轮廓时,吕布一跃而起,微笑、不屑的表情此刻化作从未有过的认真,双目泛起杀意,排山倒海般席卷而去。

    噹——

    画戟抡出一道半圆怒砸而下,空气震出一圈气浪,那空气中看不见的东西,似乎感受到了疼痛,有着低哑的嘶吼,从洞室四面八方传开。

    “哈哈哈……”

    听到这声怪异低吼,吕布反而猖獗大笑,压着画戟长柄,笑声顿时化作一声怒吼:“藏头露尾的家伙,给某家下来!”

    威武的身躯连着戟杆往下一坠,拖着空气中的那物一起轰然落地面,有着武人的直觉,吕布抬起一脚,与空气里袭来的东西一撞,借着对方巨力后飞,拉开距离的同时,月牙小枝随着飞退也在空气中刮出一道道火星。

    一落地,吕布反手一戟斩去空气,脚下再次一蹬,纵身飞去半空杀了过去。

    “死!”

    方天画戟怒斩而下。

    画戟由上而下,划出一轮金光,夹杂的空气里是无数阴魂的嘶吼化作巨大的咆哮,对面的空气顿时一滞。

    然后,是轰的一声巨响。

    恐怕的气浪呈圆朝四面八方吹了去,洞室都瞬间晃动起来,‘咵咵’的蔓延出裂纹。地上的疯老头被吹的保持坐姿抵在山壁;祝静姝和两个同门师弟、道士飞鹤仓促架出法术抵挡,也都被冲击而来的气浪卷翻在地滑出两丈,胖道人此时也清醒过来,带着‘哎哎哎……’的叫喊声在地上滚的像个皮球。

    片刻,气浪消弭。

    回过神来的众人目瞪口呆的视线之中,前方腾腾热气,弥漫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的身影上下,那神鬼双臂压着画戟,死死按在空气里看不见那物身上。

    一片安静之中,有‘嗒’的轻微液体滴落的声响。

    一滴绿色的水珠顺着戟尖滑动,然后落去裂出蛛网的地面,下一刻,众人目光里,那空气渐渐有了东西一点点的显出。

    嘶~~

    众人吸了口凉气,那是从未见过的怪异,以及令人愤怒的情绪。

    褪去的空气里,显出的巨物是一个不规则球形,十多根檐柱般粗的漆黑长须还在地上扭,密密麻麻的孩童脑袋、脸孔聚在一起仿佛仍旧活着一般,眨着眼睛、张合小嘴发出‘哇哇——’婴孩般的啼哭,重重叠叠在一起,是令人毛孔悚然的低吼。

    霎时,周围洞室内,一道道黑影伴随无数婴儿的啼哭变得暴躁,像是能冲破余光的夹角出来一样。

    “呱噪——”

    披风哗的一下扬起飘在一侧,金冠长束轻摇,威猛的身形发出豪迈的笑声,画戟轰的插进那怪物体内一搅,手臂披膊鼓涨,单手将巨物举了起来。

    哼哼……哈哈哈!

    洞室唯一的微光里,有着沉闷的风吹过,卷起了令人心惊胆战的压迫感。

    轰!

    金光聚集的刹那,伴随一道道黑影在山壁上的嘶吼,插在画戟上的巨物轰然爆裂,无数的残骸、绿色的血液疯狂飞溅。

    那方,祝静姝、飞鹤、费玄则坐在地上,惊骇的看着漫天飞落的残骸里那道恐怖的身影发出猖獗大笑。

    “哈哈哈……哈哈——”

    “世间啊,吕布回来了!”

    一时间,他们有些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妖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