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灵显真君 第五十二章 诡录

时间:2022-06-30作者:一语破春风

    _:灵显真君 第五十二章 诡录

    “它在喘气……”

    “不要跟它对视……”

    “闭着眼睛!闭上眼睛!”

    “山活了,月亮也活了,它们要吃人……会吃好多人……”

    字迹潦草混乱,满篇疯言疯语。

    陈鸢粗略将这些零散的纸张一张一张翻看,到的后面的话,隐隐有股令人毛孔悚然的感觉。

    ‘山有山神、月亮上也该有神仙吧……怎么会吃人……’

    翻去最后一页,原本将这些纸张重新放回的桌上的手停了一下,陈鸢瞳孔缩了缩。

    上面字迹显得还算端正,看得出应该是没疯多久前写的。

    “好多人死了……被它们吃了……一个村的人都被吃了。”

    一个村?

    不知为何,陈鸢第一想到的就是来时的那个柳庄,全村上下除了出去的三个人,几乎同一时间莫名死了,虽说官府给了传染的病症,陈鸢心里多少都抱有怀疑,什么病能一下将人全部弄死,而且仅仅只有一个庄子,附近村落却没有出现?

    十年……十年……

    忽然想起老妇人刚才说,她大儿子十年前离开……柳庄那件事也是十年前发生的,难道……

    陈鸢移开目光,看去床上胡须邋遢的汉子。

    ‘他可能是目睹了柳庄发生的事……吓疯了,从口中说出,没人相信,只当是疯子的言论……’

    无论怎样感觉,两者好像都能凑到一起说得通。

    “陈郎君……”

    老妇人见他拿着小儿子胡乱写的东西杵在那里不动,忍不住唤了一声,“这是我儿回来后疯时胡乱写的……疯言疯语,说出来都没人信。”

    “疯言疯语,没过心,说不得是真话呢?老夫人,你信吗?”陈鸢将那几张纸叠好,放回原处,坐到床沿,重新搭起脉。

    那边的常氏愣了一下,摇摇头:“老身想信,可拿什么信他。”

    “那他出去两月,中途可有回来过?”

    似乎年纪大了,又过了许多年,老妇人不怎么想得起来,“好像有……又好像没有……陈郎君你先给我儿瞧病,老身给你准备房间。”

    见常氏慢吞吞的走去房门,陈鸢连忙说道:“老夫人,我还有同伴,以及我师父。”

    “省得,院子虽小,两间房还是腾的出来。”

    老妇人走后,陈鸢继续搭着汉子的手腕,驱使着法力在其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游走,若是中了邪术而疯癫还好办,可若是被吓疯的,神魂受损,那就只能靠他自己慢慢一点点恢复,或惧怕的东西在他眼前消散……

    咻!咻!

    这时房门口,两个十一二岁大的两个孩童有些怯生生的站在门口,其中男童朝陈鸢示意的招手。

    “大叔,你过来。”

    大叔~~

    陈鸢嘴角抽了抽,想纠正这孩子,可想到这个世道十三四岁成亲的大有人在,叫自己大叔好像也说得过去。

    想着,他便起身来到两个小人儿面前。

    “有何事?”

    “刚才听到你跟大母说的话了。”男童指了指里屋的床下,“二叔有时候很奇怪,经常在床边来回走,还常趴下去找什么。我跟妹妹趁他不在屋里的时候,钻进去过,有一本册子压在床架。”

    陈鸢回头看了一眼:“那为什么不跟你大母说?”

    一旁的小女孩脆生生的抢先说道:

    “跟她说过了,大母不识字,看不懂上面写什么,又不敢拿走,二叔又会发疯的。”

    “嗯,大

    叔等会儿翻来看看。”

    “但不许拿走!”

    看着两小孩正经的表情,陈鸢笑着点点头,能让一个疯子都在意的东西,必然是心里一直挂着的,比如师父。

    不久,他将孙正德还有师父叫了进来,牛车也停去后院里,知道这家里还有个疯汉,胖道人就感到头大。

    见老妇人要生火煮饭,急忙钻去了灶房帮忙,可发现没什么柴米油盐,连菜都没多少,干脆去了镇上买一些回来,挽着袖子,意气风发的让常氏在一边好生歇息。

    到了吃饭的时候,一大桌的菜肴看的两个孩童目瞪口呆,可还是等到陈鸢三人拿起筷子,他俩才动手夹菜吃饭。

    夜色降下,陈鸢借着诊治的借口,来到妇人的儿子房里,疯汉早已醒过来,蹲在墙角呆呆的出神,陈鸢朝他施了一个障眼法,便过去将床上被褥揭开,从最底下取出了两孩童口中所说的册子。

    书封没有名字,应该是买来的时候就是空册子,上面残留不少泥土的痕迹,翻开第一页,满满的字迹,猜得不错的话,是这汉子还未疯之前所写。

    “正月,孟春。兄长离家时,其实留有书信,我不敢拿给母亲还有嫂嫂看,上面之事,皆是子虚乌有。”

    “正月,首阳,嫂嫂回了娘家,留下二子。母亲双脚有疾,难以照顾。心中愤慨,决定寻回兄长,若是死了,就带回安葬。”

    “陬月,我打探到了兄长的一些消息,原来他并没有走远,几年来都在这附近,不知是不是不愿见我,守候了多日,也不见他出现。”

    “二月,丽月。我见到了兄长,还没上前,忽然又不见了。”

    房里灯火摇曳,陈鸢翻着一篇篇类似日记形式的记录,看得出是这疯汉出去寻兄的过程,不过中间似乎断了一些,书页有撕过的痕迹,他翻去下一页。

    “……我找到了兄长住的地方,就在一处山脚下,我趴在很远地方,悄悄看着他出门走进了山里……我进了他屋子,里面让我感到害怕。有许多桌子,桌上有很多坛,贴有符箓……还有奇奇怪怪的东西,像是祭祀用的。”

    坛?

    陈鸢皱起眉头,这让他想到盗孩的那帮人。

    日记继续。

    “我偷来了兄长一本书跑了出来,书里中记载令人匪夷所思,其中有段,说地下有人,掘土三百尺,能闻嘶吼、人语。”

    “花月,今日我被兄长找到了,他将书拿走,警告我不要再找他,他说他在追寻父亲的下落时,发现了一些事……需要他去做。我不明白,什么事能让他抛弃妻子。”

    “十二这天,不知怎的起了大雾,我再去寻兄长想要劝他回家,就见他抱着坛子走进了山里,我尾随后面想看他到底做的是什么事。”

    记录到了这里,字迹变得有些歪斜,像是手在颤抖中写下的。

    “……我不该跟去的,雾里的山很古怪,它好像是活的,视线的余光里,我看见它轻轻晃动……它又动了……好像人,睁开了一只眼睛,像天上的圆月。”

    “那只眼睛在雾里看着我,隐约好像还听到了它的声音,想要叫我过去,我跑了,不敢停下。”

    “酣月,我生了一场病,躺了几天……这次我一定要找到兄长……”

    记录到了这里就没有了,往后翻都是空白的纸页,陈鸢猜测后面,他或许就是尾随他兄长去了柳庄。

    但是那山,还有眼睛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是压胜术?

    他想着看去墙角,疯汉缩在角落,呆呆的望着地上出神,双唇却在微微嚅着,发出常人难以听到的声音。

    “月亮进来了,山要吃人了。”

    上方的窗棂,月色正倾泻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