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巫有道 145.过载!元素之力空馈

时间:2019-09-01作者:东海黄小邪

    绮梦虽说长得确实美艳惊人,但也就老裴感受到了暴击,其他人都一心关注下午淘汰赛结果公布的事情。

    “神了嘿,小疆,你怎么就知道后两场淘汰赛会取消啊?!”钱多多抓着一袋面包边吃边说道。

    跟钱多多体型差不多的小胖子吴忧,凑过去拿了一片面包,应和道:“是啊,多亏我们赛前练过配合战,不然就算我们人多,想凑齐5套卷轴也太难了。”

    “难度确实不低,没想到谈副司长会在赛前宣布那样的附加规则。”莫比鹤若有所思地说。

    蒋乐,“你还别说,这附加规则一出来,我和十八就说小疆预判真的稳。

    别人基本上都是临时组队,跟我们没得比。也好在是这样,不然对上吴楠那两队流氓,真要吃亏。

    对了,小篮子,咱们裂风峡谷最靓的仔,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

    “爸爸让阿奴来把老牛带回家治伤了。”冒岚儿对蒋乐说完后,又怯怯地看着范无疆,说:“小疆哥哥,都是岚儿不好,差点害了大家。”

    老牛受伤的事情,昨天吃早饭时,蒋乐给范无疆大致说了一下。

    他笑着摆手道:“我们小篮子本来就有实力,该上就上拼得起。不过,以后要开打的时候,先跟哥哥们说一声。这次真得好好犒劳一下老牛,想吃多少香蕉,小疆哥哥去卖。”

    “噗,哈哈哈…”蒋乐等人一听吃香蕉就笑喷了。

    裂风峡谷一场遭遇战之后,冒岚儿心里是又后怕又自责。这下话说开了,经范无疆这么一调侃,总算是露出了笑容,一张稚嫩白净的小圆脸微微泛红。

    “听说司大小姐摆摊卖卷轴,是真的吗?你们哪儿找的那么多卷轴啊?!”陈一品一张标准的呆瓜脸,配上茫然的神情简直绝了。

    皇甫昇开启迷弟维护模式,骄傲地抬起下巴,“哼,离人小姐姐的实力,是你能比的吗?”

    “是真的吗?”骆绎看向范无疆问道。

    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这种事情也就小疆干得出来。司家主脉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因为那么点钱,自降身份去卖卷轴。

    范无疆嘿嘿一笑,挠挠头,“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好罢了。遇上一群中了沼泽什么毒物的毒、昏迷了的家伙。我们几个也昏了,不过我醒的最早,就过去摸走了那些人的卷轴。”

    “啧啧,学霸兄真锦鲤啊!这运气也是没谁了,居然还有自己送卷轴的选手。牛逼牛逼。”吴忧满脸崇拜地叹服道。

    “怎么会突然晕倒呢?这事情有向械卫上报吗?”莫比鹤一脸疑惑。

    骆绎扫了范无疆一眼,清了清嗓子正声道:“好了,反正咱们自己人都没伤着就好。淘汰赛是结束了,大家可别以为就可以松口气。

    我们都集齐了五套卷轴,肯定都能进名单。还有一个月时间,就是四院邀请赛,这才是重中之重!不想丢脸的,都打起精神来。”

    “十八说的对,我第一个响应。”钱多多吞完最后一片面包,举手应和。

    不落人后皇甫昇,举手,“我今天可是一大清早就起来了,绝对不拖逆袭联盟后腿。”

    紧接着,所有人纷纷举起了手。

    一下子,黑学阁内群情激昂,澎湃得很。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儿正在开传销大会呢。

    司离人沉吟片刻后,说道:“四院联赛在[翡翠峡谷]举行。那是学院最独特的一块碎片空间,基本没怎么开放过。听说里面的地理环境很独特。”

    大家下意识、不约而同地看向范无疆。而范无疆已经手速很快地在电脑上登陆了学院的网页,用的是十八的帐号。

    他皱着眉飞快地浏览了几个搜索的相关内容后,说道:“现在还没有任何关于[翡翠峡谷]的说明,不过....”

    骆十八问道:“有什么想法?”

    范无疆摇头,“就是觉得有点奇怪。九院大联赛每三年一届,每个学院必须参与。可每年各大学院私下举办的邀请赛,至今已经有100多年历史了,我们华国居然只有[金陵学院]参加过一次??”

    所有世家子女们互相对视几眼之后,纷纷摇头。

    连消息灵通的各大世家子女们都没有半分了解,会是什么原因呢?

    范无疆脑海里浮现一个巨大的问号。看着电脑屏幕上历届赛况表,说道:“历年邀请赛,跟九院大赛规则一致,都是按阶品划分,一对一进行的。

    这样的赛制,跟普通人开奥运会差不多。先设置多个分赛场,刷完一轮又一轮,直到最后的半决赛、决赛。

    但是今年的四院邀请赛,是由我们学院承办的,那么赛制规定肯定也是由我们学院来拟定的。

    通过这次淘汰赛的赛制规则,就能看出来,制定规则的人,并不想拘泥于陈规旧律。

    所以,这次的邀请赛规则,必定跟以往有很大不同。”

    说到这里,他看了众人一眼,很明显,大家都跟着他的思路在思考这个问题。

    “说句实话,大家别生气。这段时间,大家确实都有进步。但其实,这次淘汰赛能胜出,有一半是侥幸。

    四院联赛,其它三院派出的肯定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以目前大家的实力,除了离人和小棠,想要杀出重围得个好名次,基本不大可能。”

    范无疆知道这些世家子女虽然看起来都一副不好惹的派头,但其实就是些有点小想法、又没实践操作能力的少年人而已。什么话能说、该说,他心里很清楚。

    刚刚在淘汰赛中尝到了团队配合甜头的众人,一听这话顿时都有些气馁。也没人生气,小疆说的就是事实,大家都有自知之明。

    “不过,大家也别泄气!现在还不知道邀请赛规则,等赛制出来了,我们再商量。

    十八说的对,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修习。别懈怠,都打起精神来!

    找一找自己最大的短板是什么,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扬长不避短,发挥长处的同时,尽量修补不足。”

    见大家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范无疆站起来,双手撑在书桌上,看着众人诚恳地说道:“听上去像是空话吗?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就是空话。可只要行动起来,就一定能有长进!

    邀请赛,我们能走多远、得什么名次,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拼过命!

    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自己身后的家族,对得起每天一起练习的伙伴们。更对得起,身上流淌着的巫师血脉!”

    之所以这么说,正是因为他范无疆原本就是一枚白丁。

    他没有巫师血脉,没有传承,没有元素感应。在异域寄生物来袭之时,别说是击杀了,能活下来都是侥幸。

    他没有的,骆绎他们都有。

    这些世家子女们不仅有巫师血脉,还有着得天独厚的家族优势。

    范无疆曾无比羡慕他们。

    刚刚来到学院的时候,他曾无数次在暗里夜,被噩梦惊醒。

    当他想起自己在面对那些可怕的异域寄生物时,那种深刻的无力感与恐惧感,令他深刻地明白自己是个多么弱小的人。

    也正因为此,对能力的向往,对血脉的期望与羡慕便升华成为了一种动力。

    促使他最终去赴辛院首试炼的动力。

    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往往不珍惜。只有拼了命并为之付出巨大,乃至差点性命交待的,才显得弥足珍贵。

    虽然世家子女们无法理解范无疆心中所思所想,但听他这一番说话,也是莫名的有了一份自豪感。各人心里均激荡不已,血涌上头。

    蒋乐和裴流沙这两个钢铁直男,挥拳赌誓说自己一定会加倍勤练,争取在邀请赛开始前能突破晋级。

    皇甫昇和莫比鹤还有吴忧、陈一品,也被这两人的情绪所感染,个顶个的积极,巴不得立刻原地修习起来。

    钱多多的肚子很不应景地发出一声擂鼓似的响动,大家全都被逗笑了,搞得他难得红了脸。

    骆绎看了眼手机,“到午餐时间了,先吃饭去。两点钟,7号小礼堂开会公布名单,大家都别迟到。”

    说罢,他又扭头询问范无疆,“下午一起去吧。”

    范无疆点点头,“我也这么想,去听听看,不知道会不会公布赛制规则。”

    “那行,我们1:50到小礼堂。走走走,赶紧吃饭去,饿死了。”钱多多边说着,边站起身往外走。

    其余众人也都纷纷起身,跟着钱多多离开黑学阁。

    骆绎留了下来,等人都走完了,他才站起身,盯着范无疆看了会儿,终于开了口。

    “在[炼金沼泽]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直在一旁充当人肉背景板的绮梦,在听到骆绎的问话后,目光如刺般射向范无疆。

    范无疆心里有数十八为什么没跟大家一起走,这会儿听他直接开问,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发生了怪事。”

    骆绎!!!

    “什么怪事?”

    范无疆挥手示意骆绎坐下,“十八,别紧张,你看我们不都好端端的嘛。

    前面的事情,你也听他们讲过了。我跟离人、小棠救了夏柯后,那只绿泥怪就跟着我们,一路找卷轴。

    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到处都是残壁断石、像是远古遗迹的地方。

    这个时候,我们遇上一群来抢卷轴的人。对方有8个人,所以我们就逃进了那个遗迹里。”

    绮梦眉头皱了起来,正打算动手让这小子闭嘴时,范无疆清了清嗓子,趁喝水的当儿给绮梦递了个眼神。

    “那个遗迹里很诡异,我们逃进去之后天就黑了,看不清路就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那8个人也追了进来,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有打斗的声音。我们也不敢出去看,就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妖怪’什么的。

    再后来,就感觉到一阵头晕。醒来发现,已经在那遗迹外的沼泽地里了。我第一个醒来,看到那8个人还晕着,就过去摸走了他们的卷轴。

    事情就是这样,你别问我为什么只有我记得这个过程,我也不知道。离人和小棠他们完全记不得进入遗迹前后的事情,对方那8个人也失去了这段记忆。

    后来我们卖卷轴的时候,还遇上过。差点又动手打起来,真是冤家路窄。”

    骆绎紧拧着眉头,盯着范无疆,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他对范无疆百分百信任,就因为信任,他才会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直接发问。

    所以,是真的遇上不可描述,哦不,是不可思议的事了。

    “十八,我觉醒元素之力了。金系。”

    骆绎!!!

    范无疆也并不是不愿意对骆绎坦诚,本来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但是绮梦的身份太特殊,脾气也太古怪。对绮梦的了解还不够,虽然有咒术束缚,但谨慎一点总没坏处。

    抛出这个重磅消息,目的就是想要引开十八的注意力。

    显然,他成功了。

    骆绎先是惊诧,接着就是无比的欣喜加兴奋。

    “金系!真的吗?哈哈,太好了。小疆,太好了,你觉醒了,还是金系。”骆十八激动得从椅子上蹦起来。

    “对了,哦,你看我,都傻了。哈哈…小疆,我现在就给家里打个电话,把你安排进学院。

    金系最好的导师是谁来着??回头让老钱、阿乐去打听打听。

    不过就是有点可惜,这次邀请赛赶不上。没事的,年底还有九院大联赛,奖励比邀请赛要丰厚的多。

    你这么聪明,修习起来肯定比我们快。年底前争取入门,到时候一定能参加九院联赛…”

    范无疆看着正在为自己筹划将来的骆十八,心底莫名的感动,同时也有点儿愧疚。

    他说的内容有三分真,却无半分假。只是省掉绮梦捉弄大家的那一节,掩盖了自己7系源能的事情。

    可他还是为自己没有全盘告知,而感到一丝羞愧。

    因为骆十八的真。

    十八完全没去想过他是不是有所隐瞒,只一心为他考虑着前程。

    范无疆摇摇头,调整了一下情绪,笑着说道:“这事不着急,四院邀请联赛才是大事,只剩下一个月时间了。

    上次我建议你在淘汰赛后,争取晋级升品。现在看来,很有必要。我总觉得,四院联赛的赛制,肯定会跟以往不一样。所以…”

    “我也是这么想的。”骆绎打断道:“联赛的事重要,你的事一样也很重要。你别管了,下午开完大会,我就给骆玉笙打个电话。你的事情,他一定不会拒绝的。再让他送点金系入门级的修习合剂......”

    范无疆想了想,不再推辞十八的好意。老爷子先前也说过,打算托人找关系把他弄进学院。

    毕竟,武侍和金系的修习,老爷子确实是最佳导师,可咒术方面,老爷子就不懂怎么教了。

    术业有专攻,还是得找对口的老师才行。

    “我现在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钱他们,你赶紧吃饭,都快一点了,大会别迟到啊。”

    骆绎说完,一溜烟跑去食堂。

    绮梦看着骆绎远去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范无疆站在书架外的货柜边,也看着骆绎的背影,片刻后,他转身盯着绮梦,“别打我朋友的主意。”

    绮梦迎向范无疆冰冷的眼神,两人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对视了好一会儿。

    “谁先眨眼算谁输。”

    绮梦突然的一句话,搞得范无疆原本严肃的情绪瞬间垮塌。

    无语了会儿,范无疆又再警告道:“总之,绝对,绝对别对我的朋友动什么歪心思。不然…”

    “不然怎样?”绮梦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小家伙,毛都没长齐呢,就学人撂狠话。呵呵,吓唬谁,嗤。”

    范无疆一阵语塞,想想也真的是拿这死巫妖没办法。

    “我对你的那些小朋友,一点兴趣也没有。刚才那个叫什么来着?姓骆?洛郡大族骆家后人?”

    “你不是没兴趣吗,咋又问东问西的?”

    “我这是为你好。你不是说让他突破晋级嘛,他现在元素之力空馈,该是过载震荡后遗症。这时候,最好还是别想着晋级了,先修养好才是上策。”

    ??范无疆眉头一皱,急问道:“你怎么知道?”

    不是说骆骏图带他去修养了吗?不是说没问题了吗?

    绮梦哼了一声,“他应该是用了什么药剂,平息了过载之后的震荡。但这只能保持蓄能空间的正常不受影响,元素之力空馈是改变不了的。想要让他的元素之力恢复到应有的水平,起码得三五个月。”

    “三五个月?!!”范无疆一下就蒙了。

    他对过载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是巫师使用了超出负荷的技能后,引发的一种症状。

    每个巫师体内都有一个蓄能空间,联合会仪器可测的那些指数,就是这个蓄能空间可以承载元素之力的容量上限。

    打个比方,如果说入门级巫师的蓄能空间是一汪小水池的话,初阶便是小河,中阶是湖,高阶就相当于一片汪洋了。

    级别越高,可承载的能量就越多,持续战斗时间就越长,爆发力越强。

    突破品级的过程,就是在逐步撑大自己体内积蓄能量的范围,而晋阶就是冲破极限。

    晋阶对于每个巫师来说,都是相当艰难且痛苦的过程。

    能量入体后,引导、控制、转换,打磨蓄能空间的边缘令其扩展出更大的范围。

    而除自身蓄能空间内的自带能量之外,巫师也可以调用外部能量。也就是,临时吸取周边的元素能量入体,迅速转换,为已所用。

    十八现在还只是一汪小水池,他在裂风峡谷遭遇战中使用的超负荷巫法,等同于将一条河的水流引进了蓄能空间,然后再倾泄而出。

    这巨大的能量冲刷之下,对他的蓄能空间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

    “这可怎么办?这场比赛对十八来说很重要…”范无疆一手下意识地敲着书桌,焦虑地喃喃自语道。

    顶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