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圣人吟 第六百七十五章:做回纨绔

时间:2019-07-09作者:过天桥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  买东西更划算。

    圣人吟正文卷第六百七十五章:做回纨绔?第六百七十五章做回纨绔

    “到时候你不是想找个二嫂吗?好好寻觅寻觅,争取来个三四个在符合你封二爷的身份啊!”宁奕大笑道。

    “哈哈哈!”

    “三四个也不够啊!就咱这身板最起码也得七八个啊!”此刻封云也是大笑着说道。

    宁奕在这封府之中呆了许久,跟封云聊了很久这才走出封府之中。

    终于是长出一口气,毕竟见到了封云,还有其他几位哥哥的消息,他们虽然重伤,但是性命无恙便是好的。

    然后那里也没有去,而是径直回到了客栈之中,跟着凤碧说了几句话,凤碧点了点头,然后便是出去。

    宁奕便就直接在此运气纳气,开始调戏,力求将自己的状态恢复到巅峰,如此一晃便是两日的时间。

    手掌一收,长吐出一口气,眼神睁开,射出一道厉光。

    推开窗户,将整个天峰城所有的一切尽数收之眼底,此刻已经入至深夜之中,不少出依然灯火通明,还透着些繁华与人气。

    宁奕长叹一口气,起身,走出房屋。

    对面屋里的宁路远似乎也察觉到了宁奕走了出来,便是直接慵懒的倚靠着门,等待着宁奕出来。

    “你从小本可做个纨绔,在这天峰城内无法无天,是爹不好,爹却没有给你这个机会,但是今夜,爹就让你过把瘾,今夜无论如何,哪怕将这个天峰城给整个颠倒过来,爹都将你的屁股给擦得干干净净。”路远笑着说道,眼神之中满是认真之色。

    宁奕重重的点了点头,“谢谢爹!今日我便坐一回无法无天的纨绔,体验一下这究竟是怎么个滋味!”沉声说道。

    随后便是走了出。

    立在这天峰客栈的大门口处,此刻突然之间,空中积云翻涌,原本晴空万里的夜空似乎在这一瞬间便就阴沉昏暗了许多,越来越沉,越来越厚重,将那空中漫天繁星,满盈巨月给笼罩,黑云噬月,便是如此!

    宁奕望着天空久久不语,今夜他就是要做这黑云,要将整个天空给彻底镇压,肃清一切,还其一个朗朗乾坤!

    这周围的凉风也慢慢的萧瑟起来了,沙沙的吹拂着,街上的人也慢慢的少了一些,宁奕将所有的一切皆是看在眼中。

    神色满是坚毅,甚至可以说是冰冷之色,此刻的他一身白色粗布,额头之上绑着一根白色的粗布发带,随着这威风四处飘散着,手臂之上还带着一抹娇艳欲滴的红花,如同沁了最为猩红的鲜血一般,格外显眼,不过一眼便会被其深深吸引。

    此刻手中握着一柄长剑,这一柄长剑已经出鞘,似乎并无寒光,这口剑并不华丽,甚至都么有耀眼的光芒,古井不波,苦拙藏精。

    此刻被宁奕我在手中浑然一体,这一口剑乃是大帅任少威所佩古剑这口剑当时任少威身死之后,这口剑便直直的插在了地面之上,宁奕正好罢了出来,藏于戒指之中。

    今日他要用着并质朴到不能在质朴的古剑,来用一些人的血和命来告慰任少威来告慰数十万血甲军将士的性命,这是他必须要做的,否者这一切皆如鲠在喉卡在其中无法动弹,所以他必须这样做!

    宁奕的身形突然是动了,飞扬起这古剑来,身形如电,继续的奔跑着,面色冰冷,一双眼眸无任何光彩,唯有麻木与寒霜之色。

    率先便是涌入一家家门之中,此刻着府门禁闭,宁奕古剑一指,一股凌厉暴动的灵力顺着剑尖噗射而出,顿时着大门炸裂,四散纷飞,宁奕踏步而入。

    但是这炸裂的一声巨响,一下子便将着沉睡的府院给彻底唤醒,不少人便是闻风而动,从睡梦中惊醒,换上衣服便直接冲了出来,见到此刻一位少年身穿白素孝衣,手持古朴长剑,向前踏步而去,顿时惊骇,他妈怎么也想不到这人居然会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夜创这里。

    顿时上去将其团团为止,“你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干夜闯戍卫司大统领的府邸?”下人色厉内茬,冲着宁奕高声而呼。

    宁奕虽然被围住但是步伐却不曾停顿,依旧不紧不慢,手握长剑,直步向前。

    “小子问你话呢!你是不是找死!”吓人们接着呼喊道,此间院中的廊边灯笼已经亮起,此刻院子里倒不是那么灰暗了,望着宁奕不断向前的坚定步子,诸位心中一虚。

    “再多说一句,死!”宁奕终于开口,像是地狱九幽传来一般,带着着沙哑更有无尽的阴风。

    周围的这些下人一愣,似乎是被宁奕着一声给吓到了一般,忍不住的往后退去,双腿都有些颤抖,他知道,打心眼里知道,若他们还敢在言语一句,那少年手中的古剑飞扬便会将自己的脑袋给洞穿,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因为眼睛里的冰冷还有杀意不会骗人,这决绝的语气不会骗人,脚步忍不住的望后退。最后竟是直直的给宁奕让出了一条道路。

    “王世强,滚出来受死!”宁奕冰冷而道,语气在空中凝聚成无尽音浪,想着里面滚滚而去,似若汪洋咆哮!

    这就是主屋,哪位戍卫司的司长王世强变在其中,宁奕已经用灵力和精神力将其死死锁定。

    屋里的王世强心中惊慌,如同做噩梦被吓醒,但是却没想到着现实才是真正的噩梦!心中不知为何,也不知道这是哪里降临的杀神,但是他哪里敢出去?立刻下床将提起浑身所有的力气变要向后面的窗户逃窜而去。

    但是宁奕又岂能让他如意,磅礴灵力将其死死禁锢住然后猛然向后一扯,那王世强的身子此刻便直至摔落到了宁奕的身前,匍匐在其中。

    此刻那王世强也反应过来了,心中惊慌,抬头相望只见到一位少年阎王此刻面色冰冷,杀意涌动望着自己,不过一眼便如同坠入冰窟之中,令人不寒而栗。

    同事他心里也是疑惑,这少年他未来都未见过,也不曾有任何仇隙,为何今日会突然杀上门来?

    “少侠,少侠饶命!”

    “敢问少侠是谁?”

    “为何深夜来到我府之上,要取我姓名?在我印象里,我从未见过少侠,定然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实在是不知为何啊!”这王世强此刻匍匐在宁奕脚下,哀求的说到。

    他不想死,当然不想死,他刚得到重用,心中一腔期望还未得到施展如何能死?

    宁奕面色冰冷,依旧望着身下的王世强嘴角牵过一抹冷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

    ”哈哈!“

    ”我们之间有滔天大仇你说跟我无仇?”宁奕满是讥讽的说道。

    “我王世强扪心自问,一路走来这仇家自然不少,但是我王世强做事定然不留后患,绝对斩草除根,不知少侠咱们仇从何来?”王世强依然疑惑的问道。

    对于这一点他还是相当肯定的。

    “你身为戍卫司司长,数个月之前到半个月之前血甲军与天夏王国的大战相比你是不会忘了吧!”宁奕淡淡的说道,此刻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了,但是这沉重的语气绝对不是所表露出来的如此简单。

    “血甲军和天夏王国的大战?”

    王世强在嘴里呢喃了一阵,顿时一阵失神,然后眼神机具收缩,透漏出一抹惊慌无匹的深色,“你,你,你是血甲军的人?”嘴里都是打着磕巴。

    “你说呢?”宁奕反问。

    “你,你居然是血甲军的人!”这人陡然卸了气,但是突然有鼓起希望,“小将军,小将军,血甲军之事我虽然知道,我也曾数进谏让皇上驰援大帅,但是皇上他不听啊,还把我训斥了一顿,所以说这件事情跟我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大帅战死!我心中也万分难过,我家中也设了大帅宗祠,那日饭前睡前皆会跪拜三次。”

    “还望少侠明鉴啊!”此刻这位戍卫司的司长苦苦哀求的说道,仿佛这件事情真的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是吗?”

    “哈哈,头听说最近王司长可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啊,大战过后重得伤势,平步青云,直接成为了皇帝的心腹,当真是好天大的良机啊!”

    “我,我!”

    “一切皆不过就是偶然罢了,皇帝当时看我忠言进谏,这才将蒙受提拔,心中惶恐,正准备好好的报效皇上,为天峰百姓好好的做点实事呢!”王世强此刻沉声说道,此刻着模样倒是完美,别人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这乃是以为当真尽职尽责的好官呢!

    “王司长所说好像跟我了解的正好相反呢?”

    “王世强为天峰戍卫司司长,兼任兵部检校,四品官员,统管战事调兵遣将之职责,虽然官职不大,但是这职责当真是大得很啊,而此次大战之后,王司长直接平步青云得到皇上赏识,成为兵部侍郎,正二品大员,而且还是兵部如此要职,当真是平步青云啊!”

    “少侠,刚才我不都说了,乃是有幸得到皇帝赏识,走了狗屎运罢了。

    “是吗?“

    “这其中可不是狗屎运那么简单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