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圣人吟 第四百九十章:绝不揍你

时间:2019-07-09作者:过天桥

    第四百九十章绝不揍你

    “你若要是没做什么亏心事,又有何不敢?”这张志沉声的说这。

    “这…”顿时间,这张灿雷面色悻悻,默然不语,但是又绝对不想怎么放弃,很简单,这可是自己的命啊,搞不好小命都不保了,楼露出一抹祈求之色,“爹!爹!我真的不能过去啊!”

    “爷爷会打死我的!”

    “真的会打死我的!”

    苦苦哀求着。

    “放心吧,算是你做了什么,你爷爷也不会打死你的,这一点你到可以放心。”张志很是理所应当的说着。

    “告诉你,老子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今日老子为了你受了怎么大的气,说实话,老子从小到大还没有说过这份气,但是在你这里却是受了,你要是在不给我起来,你可以试一试!”这张志有不断的威胁这张灿雷。

    “我这起!”

    “我这去!”连忙说这。

    “哼!”

    “逆子,别给是我耍什么小心思,今日你爷爷哪里是必须要去,若要是在敢耍什么花招,真的让你爬过去!”冷声的说着,没有一点好脸色,便是拂袖而去。

    顿时一听,这张灿雷不由身躯一阵,这动作也是快速的忙乱了起来,很简单,毕竟他现在这伤势,若要是真的从这里爬到那厅堂里,别说半条命,整条命都是丢的不剩了。

    还是坐着这软椅之,太过于舒服,是真的到了那厅堂之处有着那刀山火海也在应对也算是值了。

    张府厅堂之。

    这张启功端坐在最面,张志坐在这张启功的身边,张灿云和张灿风二人则是站在着二人的身边,而跟特的是,在这张启功和张志的对面,有一人则更是嚣张,不光是这打扮,还有这姿态,都堪称人。

    浑身下皆是被哪种白色的布条绷带紧紧的包裹着,那原本白色的绷带已经被阴透了丝丝血迹,而起这人的身躯本来胖,但是任何人明眼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人之前更加庞大的,足足大了一圈都不止,特别是那头颅,直接大了数倍犹豫,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猪头,那白色绷条处露之露着两道泛着黑紫色的*,若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定然是哪人的眼睛了,做事有些阴森恐怖,定然能够止小儿啼哭!

    这些很显然这乃是外力所致,说白了是被人打得。

    更加夸张的是,面对着这张启功还有那张志,这人居然舒适的躺在一把柔软的太师椅之,此刻嘴角不断的哼唧着,似乎是刻意为之,在表明着自己身的痛苦,最为可气的乃是这人身边还有两位貌美的丫鬟立在身边,按按腿,喂喂食,好不惬意快活。

    这人除了这赫赫有名的张家三少张灿雷还能有谁?

    还能有谁?

    张志望着自己这儿子不成器的模样,脸色那叫一个阴沉,摆了摆手,另那两位丫鬟离开。

    “逆子!”

    “还不赶紧滚下来跟你爷爷行礼!你当这是你消遣的地方吗?”暴怒的狂呼着,似乎下一刻要起身,将这躺在太师椅的猪头给踹下来,好好的收拾一顿!

    “爹,休气,休怒!”

    “三弟这不是身受重伤了吗?让他在这呆着吧!”张灿云赶紧向着张志劝诫道。

    “是啊,爹,大哥说的对呀!”

    “我这不是身受重伤了吗?今日又在哪可恶的天机楼前跪了几个时辰还被爹你踹了怎么多下,这伤势又是加重了!”

    “我倒是想给爷爷请安,但是这条件不允许啊!”这张灿雷大声的辩解着。

    “我是真的不能动了,在动我这腿还有我这胳膊怕真的是要残废了!”甚是委屈,这便是张灿雷的方法,装苦装疼,他知道他爷爷他爹都是疼他的,装出一副如此可怜的模样,只有这样才能免却那一顿毒打,甚至才能将这小命给保下来。

    “你还敢嘴硬!刚才怎么不见你如此娇弱啊!给家里带来了怎么大的难处,你居然还敢如此潇洒,你先不想老子现在让你变成残废?”这张志暴怒的咆哮着,见到这货这般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爷爷!爷爷!救命呀!”

    “我可真的不是不想下来的,但是爷爷你看看我这伤势,那是前阵完全啊,天机楼那该死的人,下手简直是太狠了!一点情面都不留啊!”哭丧着脸说着。

    “哼!”

    “你还有脸叫我爷爷?”

    “我张启功可没你这样的宝贝孙子,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之多的人的注视之下,居然还想强抢民女,你是真的给我着老脸添光啊!”

    “我之前倒是知道你纨绔了些,但是我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已经到达了这般无法无天的程度!平日里不知道是干过多少伤天害理之事吧!”

    “我张家的名声,门风怕都被你败坏光了吧!”

    “说实话,老夫此刻都有一种大义灭亲的想法!” 这张启功更是愤怒的说这。

    听到这张启功的说法,顿时间,这张灿雷心那叫一个害怕,身形颤抖着,眼神之迸发出一抹惊惧之色,他是真的畏惧了,说实话整个张府之,是他爹张志好不好,心虽然害怕,但是远远没有达到畏惧的程度,偌大的张府之只是打心眼里畏惧一人,便是面前这老爷子,平日里这老爷子一个眼神都能让子心肝打颤,半天吃不下去饭,而此刻这张启功依然将自己的气势完全迸发了出来,那种位极人臣,掌握无数人生死大权的气度直接将这张胖子给完全笼罩,再加平日里对着张启功害怕,此刻更是如此。

    “爷爷!”

    “爷爷饶命啊,我可是您亲孙子!”

    “爷爷饶命啊!”直接又是起身下意识的跪匐在太师椅之。

    刚才还说不能动呢,此刻倒是灵活,直接窜了起来。

    见状这张启功更是气急败坏,真的想从新掏出戒律尺狠狠的抽在这张胖子身,然后重重的吸了口气,不断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呼!”

    “呼!”

    片刻之后终于是觉得差不多了,随后没有其他的言语。

    “对了那天机楼的那位少爷说,你身倒是有着不少灵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启功突然问道。

    “爷爷冤枉啊爷爷!”

    “你可不能听那该死的人瞎说,我身哪里有什么灵石?”

    “我的一切用度可都是从府的账目拿的,哪里次还都向着变着法的多拿,我身哪里有什么灵石?”这张胖子顿时跳了起来,像是被踩到了狐狸的尾巴一般,大声喊叫着,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

    在做的都是聪明人,一个一个鬼精,望着这张灿雷的模样和举动心更是狐疑,“你说的是真的吗?”张志厉声的质疑道。

    “你若真的那么干净,那位天机楼的少爷又会这样说?按照他的身份地位又岂会对你空穴来风?”

    面对这张志厉声的疑问,顿时间这张灿雷的脑袋都是向后缩了缩,眼神之有闪过一抹害怕,但是强大的求生意念还是驱使着他,眼神之满是坚毅之色,很是笃定,这等面色出现在这张灿雷的身简直都觉得太不可思议!

    “是如此!”

    “那该死的人是想着污蔑我,从而在内部分离我们家的,这人果然是该死,其心可诛!”这张灿雷愤愤的说着。

    “雷儿!爷爷我给你说,你要是有赶紧交代出来,爷爷保证不动手打你,但是你若要是还不承认,我让阿福去调查了,相信一会能出来结果,要是到了那时候,可没那摩简单了,算我不大义灭亲,也定要将你逐出家门!”

    “你若是不信,咱们试试!”张启功沉声的说着。

    很明显是想给张灿雷一个机会。

    听到张启功的言语之后,顿时间,这张灿风不由愣住了,在不断的思索着,考量着该如何办?到底说不说…

    对于这张启功的言语他是丝毫不怀疑的,一言九鼎,而且若要是真的想花些心思将她那些破事给翻出来那碾死一只蚂蚁难不了多少。

    “那!那我说了啊!”

    “爷爷,您说好了不打我的!”这张灿雷眼神之满是惊惧的害怕,猥琐的说这。

    “果然还是有!”顿时间这张启功愤怒的说着。

    “爷爷,爷爷,您消消气,消消气,听听三弟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爷爷,过会在发怒也不着急!”这张灿云和张灿风在一旁马劝解到。

    “爷爷您刚才不是说不生气,不打我的吗?”这张灿雷畏缩的说这。

    “你他妈还敢再多说话!还不赶紧给老子说,在干墨迹老子现在弄死你!”这张启功此刻也不管不顾了,也不管什么悲愤合适不合适了,暴怒的呼喊着。

    “而且记住了,说的仔细点要是敢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我现在去请戒律尺!”

    “我,好,我现在说,我现在说!”

    “我,我,我确实私藏着不少灵石…”畏畏缩缩的说这。

    “有多少!”张志在一旁厉声询问!

    “具,具体我,我也不知道,大概,大概有七八十万吧…”张灿雷淡淡的说着,似乎瞧着模样并没有将这七八十万的灵石看在眼里。

    “什么?!”

    顿时间,这厅堂之,这四五人顿时高声的惊呼着,那叫一个难以置信,随后面色更是愤怒,“七,七八十万?!”

    “七八十万!”

    “张胖子,你居然有七八十万的灵石?”

    “怎么可能?”

    “你才多大?”

    “这些灵石哪来的?!”

    “一笔一笔给老子说清楚,要不然打断你的狗腿!”张志暴怒的说着,此刻也管不了那抹多了,直接叫起来张胖子这等亲切的名号。

    这张启功和张灿云张灿风也是如此,死死的盯着不断的观望着。

    顿时间,张灿雷直接被这等真是给吓到了,脑袋忍不住的一缩,“你!你们,别吓唬我!我胆小!”

    “别废话!赶紧说!”齐声暴怒,面色狰狞恨不得现在将这张灿雷给好好的收拾一顿,方才能解心头只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