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圣人吟 第四百八十八章:虎狼之象

时间:2019-07-09作者:过天桥

    第四百八十八章虎狼之象

    望着这张志这般虔诚笃定的模样,若要是宁奕在此的话,会不会真的讲着张志扑倒在地面之,狠狠的亲一口,然案后兴高采烈的将这张家那一百万灵石给他直接免了!

    听完了张志的言语之后,这张启功,张灿云,张灿风还有这李飞都是点了点头,“这人固然是厉害,但是也不过因为所站的高度不同罢了,若大哥从小也在这天机阁内接受培养的话,大哥绝对不可能会这人差!”张灿风有些愤愤不服的说着。

    与其说是不服,倒不如说其是嫉妒了,*裸的嫉妒了,令他这从小喊着金钥匙长大的张家二少心里不平衡了!

    所以才会由此一问,想要给自己找回点场子,找回会点面子!

    “老二,大哥我或许到时不能,你若要是从小在那天机阁长大接受这天机阁的培养的话,定然不会这人差,甚至还要优秀不少!”这张灿云也是不断的吹捧着自己的二弟!

    “二位子侄说的对呀!哈哈,那然不过是占据了一个运气罢了,若要是二位子侄也有这等运气的话,定然绝对不会这二人差!”这李飞见状也是大肆的吹捧到!

    “李兄啊!话可不能怎摸说,我这俩儿子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这般说可是太多武断,令他二人自满,可是不美!”这张志还算是有些清醒,指明其的错误!

    “是啊!”

    “这倒是不错,算是运气好不好,那也是一种能力,这起点不同自然这一切皆是不同,云儿,风儿,你们二人心可不能心存这种幻想,否则可能回事要吃大亏的!”张启功也是反映了过来,向着自己的两个孙子告诫着。

    这张灿云和张灿风顿时反映了过来,躬身说着,“多谢爷爷和爹爹的教诲!”恭敬的说着。

    虽然都很是顺从,这张灿云还好,这张灿风那狭长的眼眸里满是那种不屑的情绪在不断的酝酿着,“哼!本少爷到时候倒要领略领略你这所谓的天之骄子有多么的厉害,别到时候只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货!”已然在心打定注意,定要跟宁奕交交手!

    “这好!这好!”

    “哈哈!二位子侄有如此心智如此品性是我这做叔叔辈的都感到汗颜的,丞相家教家风在下佩服!”

    “在下佩服啊!”这李飞又是不断的拍着马屁!

    听到李飞的言语,顿时间,这张家的爷孙三代那是一个一个高兴,咧着嘴笑着,往无所依,毕竟这李飞的身份可是不简单,能够令他拍马屁这种待遇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而且在他们几人心,可是不觉得这乃是拍马屁,而是天大的实话,心如何能不高兴?

    “那里那里,李兄客气了,李兄客气了,你们李家家教也是甚严啊,像两位令公子,还有李大帅的长子,那一个不是我们天夏城内年轻一辈赫赫有名的天之骄子?”

    “是吧!”

    随后这李飞也是高大笑着。

    只不过若要是旁人在的话,只会觉得两家之间这种吹捧简直太过于可笑滑稽,单单一家之出了个张灿雷还有那李昭阳两位天大的纨绔,将整个家族的名声都给败光了居然还有脸说这家教甚严,门风甚紧?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的吗?

    随后几人的大笑之声倒是渐渐的收住,“先别扯远了!”

    “那天机楼下面的事情还没完,来来来,接着说接下来是怎摸回事?”张启功到时反映了过来,接着冲着张志问道。

    顿时间,这张志脸色一跨,然后见见的又慢慢的浮起献媚之意,“这天机楼的少爷出来之后,倒也没甚么?见到我们态度如此认真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波澜,便是原谅了我们!”

    “怎么顺利?”这张启功难以置信的问道!

    “额!”这张志和李飞二人不由是愣住了!

    犹犹豫豫畏畏缩缩,也不知道该怎摸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如此的难以启齿吗?”这张启功见到二人的模样,顿时见便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吹胡子一瞪眼,一种气势到时散发了出来。

    “说!”

    “老子还没有到那种老糊涂的地步,扭扭捏捏向什么样子?你要是再不说,我可问阿福了啊!”张启功气急的说着。

    “爹,爹,您细息怒我这说,我这说!”

    “这样子的,说实话,那位天机楼的少爷并没有对那逆子昨夜的事情做过深的追究,说的到很是好听,不过三言两语是将这事情掰扯明白!”

    “我跟李兄当时还颇为高兴,但是后来,那人确实我们两家大清早的扰他清梦,还率领人堵在这他天机楼门口阻其财路,非要我们赔偿!”这张志脸色有些难堪的说着。

    “简直是无稽之谈!”顿时间这张启功高声的说着,很是气愤!

    “堵门?”

    “我记得你们二人都是只身前去,何来堵门的说法?”在张启功转念一想,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一瞬间找到了这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和李兄是置身前去的,不过是带了两三个人,驾着车马带着那逆子,何来堵门一说,不过是周围有着无数的贱民百姓在这天机楼看热闹,最令人可恶的是,这些贱民收到了这天机楼的蛊惑,最后居然皆是承认他们是我们带过去,堵着天机楼的!”

    “我跟李兄真的是百口莫辩!”这张志很是委屈的说着。

    “什么?!”这张灿云和张灿风二人顿时大吃一惊,居然还有这等事情,“那些贱民居然还敢如此?”难以置信的说着。

    “可不是吗?”

    “跟着串通好的一样,喊得那叫一个整齐划一!”这张志郁闷的说着。

    “到时候得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了!”张灿风很是笃定的说着,他是记仇的,但凡事惹过他的,令他感到不顺心的人,他都会记在心里,总有机会算账的,睚眦必报说的应该是这种人。

    “你们几个都给注意点,他们都是我们天夏王国的子民,那里有什莫贱民的说法,既然他们如此迎合起哄,定然是我们的愿意。”张启功又是职责出张灿风言语之的不当!

    “爷爷,我也是口不择言罢了,但是今日这事情确实是可恶啊,那里有我们张家做的不对的地方,这些百姓不过是看我们张家李家势力庞大,心不服气,看不惯嫉妒罢了,巴不得我们出点什么事情呢!”张灿风心里向着愤愤的说着。

    “是啊,是啊,老丞相,灿风侄儿说的对啊,那些百姓真的是看不惯我们罢了,是想要给我们找些麻烦添些恶心罢了!”这李飞在一旁也是高声的说着。

    这张启功听到之后也是犹豫了一番,点了点头。

    “这这件事情怎么算了,现在我们两家确实是树大招风,又碰了这种事情,想看我们两家笑话的很多,那边让他们看去把!只要我们两家一日不倒,他们始终泛不起任何风浪来,这天夏城内都不是他们说了算!”张启功笃定的说着。

    在这一瞬间露出了强大的气势,在这厅堂之的所有人都是被笼罩,难以置信的望着这老爷子这般模样,心震动,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这老爷子这年岁如此苍老在这一瞬间居然还能够迸发出如此气度,仿佛又看到了年轻之时,那虎狼之象!

    “是!”

    “我等明白!”

    高声齐呼着!

    这张启功见到众人的模样不禁一笑,很是满意,“对了,那为天机楼的少爷,究竟开出了什么条件?”突然想到好的问着。

    一听到这言语,顿时间这张志又陷入了窘迫之,很是无奈。

    “究竟是什么条件?!”又是沉声问道。

    “他别的要不要,只要灵石!”

    “灵石?”

    “要多少?”

    这张志颤颤巍巍的竖起了两个手指头。

    “二十万灵石?”

    “呼!”

    “倒也还算可以,不算多!”见到之后,张启功不禁是松了口气,到也在承受范围能力之内,算得是不痛不痒!

    “爹!”

    “不是二十万!”

    “使我们跟李家一起,各家一百万灵石!而且,而且还是三日内交清,给他送到天机楼处…”语气甚是艰难的说着。

    “什么?!!”

    “什么?!!”

    “什么?!!”

    顿时间三道难以置信的声音一同传来,分别来自这张启功张灿云张灿雷!

    那叫一个不敢相信,那叫一个不可想象!

    “简直是欺人太甚!”顿时间这张启功高升的咆哮着,侮辱,*裸的侮辱,他为官五六十年,一路亨通,从一位小官到现在位列人臣至极,乃是皇帝的唯一老师,甚至是辅佐皇帝位的肱骨泰山,谁见到他不是和和气气,甚至只毕恭毕敬?

    虽然年纪大了,雄心壮志不以前了,但是这等待遇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这个是足足一百万的灵石啊!

    足足一百万灵石,要这样白白的拱手让出,则心那该是有多心疼?

    另外这灵石还是一方面,更加主要的还是这面子,他张启功极好面子,心更有着第一世家的傲气,已经这样被骑在脖子拉屎了,如何能忍?

    而且还是在三日之内交清,这时间可着实有些紧凑,他们两家哪里加的灵石数千万都是有的,但是要在三日之内完整的将那实打实的困难,很简单,那些大部分都是固定资产,一些商铺酒楼,二者一百万灵石可都现在要的,这种难度可不是一般困难。

    “那,那天机楼的少爷也说了,我们不送灵石也可以,他说三日过后会朝我们两家一家一觉的讨要!”

    “真是胆大妄为,欺人太甚!”张灿风高声的呼喊着,已然气急败坏。

    “风儿说的没错,简直是欺人太甚!”张启功也是重重的一拍椅子,愤怒至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