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圣人吟 第四百八十四章:扰人清梦

时间:2019-07-09作者:过天桥

    第四百八十四章扰人清梦

    这天机楼既然有着张灿雷和李昭阳的罪证,那么其他人的是不是也有?

    心一惊,若要使这样的话,心倒是有些难办了,这岂不意味着,整个天夏的官场每人都有把柄被攥在这天机楼的手里?

    这毕竟是官场,官场无完人,是名声再好的清官谁没点底子?更何况整个社会都是如此,这官场之更是黑暗,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藏在着其,在被染得一身黑!

    若真的这天机楼真的不顾不切的捅出来的话,怕整个天夏朝廷怕是会全军覆没,算皇子早知道他们这些官场众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但是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但是若要是捅到了所有的百姓心,怕整个天夏王国都会因此动荡吧!

    心不禁是向着,冷汗汨汨的流了出来,心更是惧怕忌惮着天机楼,但是也是无能为力,想要将其覆灭无疑是登天还难!

    “多谢少爷,我等二人先行告辞!”随后这李志张飞二人向着宁奕拱手告辞,便要领着这张灿雷和李昭阳二人离去。手机端

    “慢着!”

    宁奕的声音突然想起,嚣张乖戾,“谁让你们走了?”

    顿时间,传到这二人的耳朵之,一种不好的预感倒是传来,停下了脚步,嘴角列出一抹干涩的媚笑,点头哈腰,抬头冲着宁奕道,“不,不知道少爷还有何等吩咐?”

    “嘿嘿,这两个废物招惹我这件事可以此掀开,但是今日这事情又当如何处置?”宁奕凌声问道。

    “今日之事?”

    “回禀少爷,不知道今日何事?”抬着头恭敬的问道。

    虽然这张志李飞二人都为修者,而且这实力也都算弱,但是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在此刻做事是受不了,他们二人哪里有过这等待遇,谁见着他们不是点头哈腰,身形佝偻,但是今日他们二人终于体会到了一种感觉,那是别人高高在压迫着你的感觉那是真的不少受。

    那种颐指气使,那种嚣张跋扈的感觉,好像真的有些熟悉,不是平常自己对别人如此吗?

    也算是分水轮流转,莫大的讽刺。

    总算是知道了,这种滋味真的不少受,不说心里的,是这脖子此刻真的都快受不了了,不断仰着头,望着近乎在九层的宁奕,是修者这时间长了也受不了啊,不光如此还要不断的求饶赔笑,跟平常那是完全的对调了过来。

    这等心里错差,好好的打他们一顿还要来的痛苦。

    “今日一大清早,饶我清梦,不光如此还率人在我天机阁门前堵着,阻我财路!你说这笔账我们是不是要算一算呀?”宁奕霸道的说这。

    听到这话,二人心不禁咯噔一下,原本心里还想着,今日这事情虽然前面的等待极为漫长痛苦,但是在见到这位为少爷也算是好说话,没几下这事情算是圆满结束了,心里正高兴呢。

    然而此刻听到了言语之后,二人突然不怎么认为了,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自己想想的那么了解!

    “少爷冤枉啊!”

    “我等两家前来乃是朝着少爷认错的,绝对没有打扰少爷,堵塞着天机楼的想法,外面这些百姓全部都是自发前来,跟我等没有任何关系啊!”二人媚笑着辩解道。

    “小爷我可不管,扰人清梦,天地不容,堵人财路,不得好死。这两样你们都犯了,你说说该怎么办吧,而且我们天机楼从一午到现在正因为你们两家堵楼一个灵石还没进账呢?!”

    “这笔账可不得不算啊!”宁奕很是认真说着,一板一眼的算着。

    顿时间,这二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此刻倒是明白了宁奕到底想要看什么,无非是想要敲诈勒索而已,但是心又岂会愿意,“少爷啊,我等两家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之所以要堵住在这门口,岂不是在彰显我们两家的诚意嘛?还望明察啊!”苦苦的哀求着

    “是”

    “诚意我见到了,却是很足,而且对于那件事情小爷我已经既往不咎了,但是饶我清梦还有你们带人堵我天机楼这件事情,又是另一件事情,一码归一码,决不能混为一谈!”我们的宁大少此刻着原则感在此刻爆棚,那叫一个寸土不让,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少爷,这些人真的不是我们带来的啊!”

    “不信你问他们!”委屈之极的说着。

    “那好,我问问他们,他们若要是说不是,堵我天机楼财路这件事我便既往不咎,但是若要使是,那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何话可说!”

    “你们是不是这张家了李家带来的人?”宁奕高声的询问道。

    下一刻,顿时间,漫天的呼喊之声“没错!”

    “没错,我是这张家让我来的,不光让我过来还让我带人过来,说要将这天机楼围住,为的,为的是要给天机楼施加压力,迫使天机楼妥协!”一人脑袋转的极快,顿时高声的呼喊着。

    此话一出,便是山呼海啸,人声鼎沸,都是在嘶声的呼喊着。

    “是啊是啊,是这张家和李家让我们过来的,说的是要将这天机楼围的水泄不通,一个人都不能放出去!”

    皆是迎合着。

    宁奕顿时一喜,见到这种局面,本来心想着应该会有些人迎合,但是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有怎么多!

    心思索了一番算是知道了这张家和李家平日里在这天夏城内,这口碑名声究竟有多麽的恶劣!

    而与宁奕的模样相反的是,倒是着张志了李飞二人,面色那叫一个难看,跟吃了屎一般无二,本来想着能够大家能够给证明一下的,但是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怎么也没有想到回事当前的这种局面,直接是百口莫辩,一下子坐实了。

    真的知道了这民意的重要性,真的能够将这假的说成真的,而且不会给你任何辩解的机会。

    又或者说是这两家第一次能够收到如此之多的百姓的一致“拥戴”,也算是一种幸运吧…只不过这种感觉嘛,还是冷暖自知的好。

    而这些围观众人也一个个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而且这一次所碰见麻烦的还是这张家和李家,这两家的名声做事不太好,虽然一个个都为肱骨,把控着朝的下下,权势滔天,干过不知道多少缺德事,但是此刻则终于有机会反击了,能够给他们找点麻烦,何乐而不为?如此多的人,难不成这张家李家到时候还能一个个报复不成,在说了这一次所对的乃是这天机楼,是借给他们两家三个胆子也不敢报复。

    所以刚才的行动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喽。

    “现在你们二人还有何话可说?”

    “你们的人都出来作证了!”

    “你们两家究竟是何居心,居然想要堵在我天机楼前,迫使我天机楼屈服,究竟是何居心?”顿时间,宁奕高声质问着,随后这声势一提,朝着二人笼罩而去!

    顷刻,二人大惊,面色剧变,立刻俯身拱手,“少爷,少爷,今日算是我们两家错了!”

    “算是我们两家错了!”

    “还行少爷责罚!”拱手说这,心那叫一个憋屈啊,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这样默默承受着。

    “好!”

    “你们两家终于是承认了,也算是敢作敢当!记住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宁奕忍不住的说教道,眼神之到满是得意之色。

    这张志和李飞二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老子做什么了?敢作敢当?还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呸!”不过也敢在心里想想罢了,又岂敢说出来?

    “那!那少爷您想怎么样?”二人无奈的说这,知道这顿宰是定然饶不过去了。

    “嘿嘿!”

    顿时间,宁奕的脸不禁是划过了一道笑意,很是灿烂,不过是转瞬即逝,装出一副愤愤的模样“什么叫我怎么样?而是你们二人你们两家想怎么样!”大声的指责着,神态嚣张。

    “我!”

    “我!”

    “是,是在下言语不当,是在下言语不当!”二人连忙说这,心憋屈之极!

    随后二人相视了一眼,都是察觉到了眼神之的愤怒,但是此刻也都是极为克制的安奈着不敢有丝毫的表露。

    “我给你们一息的时间,商量一下给怎么办?”

    “你们,一定,一定好好的想一想!”淡淡的冲着这二人说着,极为可以的将好好两个字咬地很重,其寓意倒是很明显。

    顿时,二人苦着脸勉强之极的向着宁奕道了声谢,这二人不由犯了难,相互观望一眼,“老张,你说该如何?”那李飞问道。

    “我小子说白了是想要敲诈我们一笔!”

    “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有不知道他的胃口有多大!”

    “说多了说少了都不合适啊!”

    …

    “咳!”

    “你们两个在下面说话,注意点,别以为小爷我在面听不见!”

    “要是再敢出言不逊,嘿嘿!别怪小爷我不客气!”宁奕立在这九层天机楼之,神色轻蔑睥睨,似乎下一刻一言不合要直接冲下去呢!

    顿时二人面色大惊,没想到宁奕能够窥探到自己的谈话,对于宁奕的实力更加有了一个可怕的认识,“少爷赎罪,少爷赎罪,我等知错,我等知错!”然后又是更加小声言谈着,畏畏缩缩,这一次可不敢有任何不敬的言语了,那叫一个毕恭毕敬。

    宁奕倒也不着急,在下面观望着他们二人。

    过了片刻二人缓缓的抬起头来,虽然脖子早已经酸痛无,但是也只能强忍这,禀手说着,“回禀少爷,刚才我们两家共同商议,拿出五十万灵石算是我们两家的一些心意,还希望少爷能够原谅我们两家,既往不咎!”这张志禀手说着,很是毕恭毕敬!

    顿时间,皆是哗然,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居然这两家一出手都是如此之大的手笔,在他们心,这五十万灵石可是一个天大的数目啊,别说一辈子,是十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灵石啊,而且一家五十万,两家可是一百万的灵石,这样轻描淡写的送了出去,简直,简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