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封尘录 第五十一章 请求

时间:2019-07-24作者:无疯不醉

    香亭轩三楼,宾客相交甚欢,其乐融融。

    “人生难得是知己,能觅一二是天缘。李家弟弟,来干了!哈哈哈...”

    “此杯理当弟弟敬哥哥才是,今日得见,不想哥哥竟也是同道中人,哈哈哈...”

    ...

    潇洒自如,浪荡不羁,这是彼此相同的评价,彼此性情相投,性格相似,竟是喝出了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

    酒过三巡,武钫躺靠在座椅上,看起来及不雅观,歪着脑袋跟青阳闲聊,青阳也是很随意的靠在扶手之上,毫无形象可言。就是这种比较随意的姿势,二人的关系倒是亲近了不少,都是不拘小节之人,那些繁文缛节之类的礼仪,不要也罢!

    “李家弟弟过得如此逍遥快活,无拘无束,当真真是羡煞我也,若是能像弟弟这般,此生足矣!”武钫道。

    “这有何难!常来坐坐便是了!”青阳满不在意道。

    武钫苦笑道:“若是如此到也挺好,只是有点身不由己,此中纷争不提也罢!”

    皇室纷争青阳略知一二,生在皇室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谈及至此,武钫看向别处,随后将话题错开了。

    “前几天,京城之中的两家店铺被拆了,传的沸沸扬扬的!”

    青阳听到这里,心中有点疑惑了,两家店铺而已,不至于兴师问罪啊!随后武钫的话语解开了青阳的心中疑惑。

    “李家弟弟莫要多想,我不过是来走个形势,也是为了堵上某些老家伙的嘴罢了!”

    青阳毫无在意道:“总是少不了一些老顽固喜欢指手画脚,随他们说便是了。”

    武钫看着青阳漫不经心的样子,心中像是下了几分决心,说道:“实不相瞒,今日前来却有一事相求!”

    青阳一听来了精神,今天武钫到来所谓何事,青阳一直挺好奇的,只是一直不曾谈起,到了现在终于还是开口了。

    “说便是了,小弟若能办到自会全力相助,求不求什么的就算了吧!”

    武钫正了正身子,说道:“最近京城有点不安宁,希望李家弟弟能够出面敲打一番,这是皇爷爷的意思,也是我想做的事情!”

    青阳听完之后,紧皱眉头陷入了沉思,武钫仿若早就料到会是如此,端起桌上的酒杯慢慢浅饮,不急不慢,坐以待案。

    京城不安宁?可是整个京城好像就从来没有安宁过,不过大部分都处于黑暗之中。

    而武钫刚才说的,京城不安宁,想来无非是些二世主或者新晋勋贵子弟之类的,在京城之中为非作歹,欺压百姓之类的事情,做的太猖獗了,致使城中百姓生活不安,如今朝中正是用人之际,也只有这种事情,皇家不好出面解决。

    如此看来,青阳倒是最佳人选,在青阳身后更有钱白化跟贾逊二人,如此敲打一些无知无畏的纨绔之流还不是易如反掌。

    此事青阳轻而易举便可办到,可是这种得罪人的差事,对于青阳没有半点好处不说,甚至会让整个太尉府处于新晋勋贵的对立面,虽然无惧,可终归是自找麻烦。

    青阳想了一阵子,满脸苦笑道:“皇家哥哥还真是会出难题啊!”

    武钫满脸诚恳之色,随之说道:“李家弟弟无需去想太多,此事皇爷爷与我亦会在暗中全力相助,大可去做便是了!待到所成,定有厚礼相赠。”武钫说道。

    “我可有第二个选择么?”青阳问道。

    “全凭个人所愿,做与不做皆由李家弟弟做主!”

    武钫脸上露出了些许失望之色,只是被隐藏的很好,青阳捕捉到了,却是毫无在意,想了想说道:“此事容我考虑一些时日再说吧!”

    “也好!那我便不再过多打扰了,我会等候李家弟弟的答复,那时便由我来请客!”

    ...

    武钫带着人马走了,青阳独坐香亭轩自饮自乐。

    武钫的请求青阳轻而易举便可办到,就算给太尉府树敌千万,也只是些小麻烦罢了,阳父能够摆平的,再不济还有李老爷子呢。

    可是他为什么要去管那种闲事呢?皇家那点恩赐,他还真看不上,太尉府家大业大,不缺那点东西。既然如此,何须去做那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入夜之后,青阳与李老爷子谈及了此事,李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想做就去做,屁大个事儿,无须太多顾忌!”

    李老爷子的回答算是支持青阳的,做与不做全看青阳自己了,青阳不是爱管闲事之人,用青阳以前的话说,就是“他人的死活与我何干!”。

    这件事儿很快就被青阳抛掷脑后,无须太过纠结,兴许哪天心情开心了,便会去做一做吧,至于安心做个悠闲的小少爷,轻松惬意,岂不美哉!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青阳过了几天悠哉的日子,这惫懒的性子又是重新回来了,日上三竿方才起床。

    在一众丫鬟的服侍洗漱了一番,全程耷拉着眼皮,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精神欠佳。

    行走于庭院之中,府上的下人早已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准备出去的青阳在门口停了下来,一声叫喊声大老远就传了过来。

    “小少爷...小少爷...等等我。”

    青阳回身望去,脸上不禁笑了起来,一青衫佣人从远处跑了过来,也许有些着急了,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下,摔了一跤,看起来甚是滑稽。

    那人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上拍掉身上的尘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小少爷...奴才...可算是见到你了!”来人气喘吁吁道。

    所来之人正是以前服侍青阳的小贵子,大概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青衫小帽,尖嘴猴腮,一对儿鼠目精光四射,典型的狗腿子模样,言语之中总有说不出的贱像。

    青阳看着小贵子这熟悉的模样,面露笑意,欣慰了不少。

    “你这狗奴才,三年未见,倒是一点没变,还是这幅贱兮兮的模样!”

    小贵子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谄笑道:“小少爷说的是!”

    “怎么前段日子未曾见到你,今日倒是自己跑了出来!”青阳问道。

    作为青阳身边的头号狗腿子,青阳刚回来时也曾留意过,只是未曾看到其影,原以为是他犯了错被活埋了之类的,青阳没有去问,一个狗腿子而已,没了也就没了,只是觉得有点可惜罢了。

    不想今日又看到熟悉的身影,倒是不知从哪又跑了出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