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封尘录 第四十一章 怀璧其罪

时间:2019-07-20作者:无疯不醉

    青阳拿来看的这本多是些乐谱,应该是陈伯闲暇之时所写的,青阳翻了几页,记下了一曲,拿起放在桌上的玉箫开门出去,几个飞跃,直接向后花园方向飞去,几处阴影之中隐有些许动作,看清所过之人便是没了动静。

    今晚月明星稀,银白月光洒在地上,四处明亮无比。

    青阳几次飞跃便来到了后花园,一个长满绿植的土丘之上,静卧的小白虎看到了青阳,直接起身,一声虎啸响彻于此,声音之中充满了欢愉。

    青阳来到小白虎身边,亲昵的抚摸了一阵,随口唠叨了几句,拿出玉箫席地而坐,后背感受着小白虎身上的温暖,抬头看了眼明月,吹响了手中的玉箫,小白虎回首静静观看。

    在太尉府中央之处,有一座九层八角塔楼,名为天星塔,此为太尉府机密所在。塔楼四周陷阱无数,杀机重重,闲杂人等不得靠近,这几年死在塔下的宵小无数,只是在天亮之时都会恢复原样,不留任何痕迹。

    此时李老爷子正在塔顶观看密件,一阵低沉萧声传来,闻声望去,抚着花白的胡须在窗边看了一阵子,又继续返回桌边观看密件。

    一曲毕,青阳躺靠在小白虎身上,玉箫放在身上抬头看起了月亮,唠唠叨叨的开始说起了山上的一些事情,人啊总是复杂的。

    以前在山上总想着能早点回来,现在竟是有点想念山上的日子了,青阳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在不知不觉中竟是睡着了,小白虎回首在青阳身边,静静的闭上了金色的双眼...

    夜幕降临,黑夜可以掩盖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京城之中各种势力错综复杂,永远不会只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

    翌日,青阳、贾逊还有钱白化三人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之上,三人身后一众护卫穿着各异紧随其后。

    钱白化嘟嘟囔囔的抱怨昨天的事,贾逊摇着折扇时不时嘲讽几句,青阳满脸无语,每到二人争吵之际,还要上去劝阻一下。

    大部分时间青阳都在左顾右盼,昨天贾逊的提议,青阳觉得挺不错,此时在街上来回看看,找一个好一点的位置,这样三人不至于每次聚会也能有个自个儿的地方。

    就在三人在街上闲逛之时,路上有人喊道开封府有热闹看,一路前行一路吆喝,路上行人纷纷侧目,一听有热闹可以看,纷纷聚集一块向开封府府衙走去。

    “正好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吧!看看能不能找点乐子...”

    贾逊收起折扇提议道,青阳还没来得及开口,边上的钱白化倒是先发话了。

    “走啊!走啊!去晚了就没热闹看了,快走...”

    钱白化肥胖的脸上,一对儿小眼儿满是兴奋之色,看热闹嘛,他最喜欢了,花生瓜子都差人去买了。

    看着走在前边的二人,青阳把玩了一下手中的小巧木雕,随手在一家店铺拿来的玩物,做工还算精湛,被青阳拿了去。

    青阳摇了摇头,他可是在认真找寻适合开酒楼的位置,这二人一听有好戏看直接跑了,青阳想了想直接跟了上去,不着急这一会儿。

    ......

    三人一块儿来到开封府府衙的时候,公堂之外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一众护卫把人群分开,三人相继走到前头观看。

    开封府府尹刘元德高坐堂上,抚着胡须审问堂下之人,看到三人到来,脸上一惊,差点把山羊胡子揪下来,双眼快速与三人扫视一番,生怕这三人在公堂之上捣乱,那样他可真没办法,到时候苦心积累的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可能会毁于一旦,颜面尽失以后可就不好审案了。

    好在三人到来之后便不再有所动作,人手一把瓜子在那儿磕着,看样子是真的来看热闹的,刘元德摸了把头上的虚汗,给边上的师爷使了个眼色,接着问审。

    在公堂之下,一对儿老小乞丐,还有一位富家公子打扮的青年男子静跪堂下,老小乞丐衣着破旧,相互依偎在公堂之下,正是昨天青阳遇到的那对儿爷孙俩,而青年男子一身华丽锦缎静跪堂下,看其装扮家中应该是有点钱财的。

    青阳磕着瓜子看了眼地上的爷孙二人,又看了看刘元德手中的金簪,事情的前因后果了然于胸,无非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戏码,顿时看热闹的兴致便是没了。

    “走吧!没啥好看的!”

    这种事情在京城之中常有发生,青阳没那闲心去管那种事情,没啥意义。

    “我都没看明白什么事情,这就要走啊!”

    钱白化看着青阳转身便要走,钱白化倒是有些不明所以。

    “走啦!找店铺去,这里的事儿,想听我待会儿告诉你。”

    青阳说完便转身出去了,钱白化看了看,紧跟着走了,贾逊用折扇遮住半边脸,在一个随从身边低语几句,转身亦是离开了,看着三人相继离开,高坐堂上的刘元德倒是松了口气。

    ......

    “小少爷等等我...”

    青阳回头看了眼,钱白化满头大汗的追了上来,看是胖子确实不适合跑路,这才几步路便成这样了,停下脚步等了一下。

    “刚才堂上什么情况啊!我都没看明白。”

    钱白化在青阳身边停下,擦了把头上的汗水,看来挤人群确实不适合他,尽管随从开出来的道路已经够大了,奈何他实在太胖了,一进一出,后背的衣服都已经湿了一片。

    “没看明白啊!简单,那支金簪是我扔给那对儿爷孙儿的。”青阳耸了耸肩阐明道。

    “金簪?爷孙?不明白?...都什么啊?...”

    钱白化侧着脑袋,想不清楚这跟公堂上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笨呐!明显不就是一桩贪赃诬陷的案子么!这都看不明白。”

    贾逊跟了上来,拿着手中的折扇直接在钱白化脑袋上拍了一下,贾逊远远便听见了听见二人对话,看着钱白化的傻样,便开口解释了一句。

    “喔...我想我有点明白了,原来这么回事啊!我当是什么热闹呢!走了走了...”

    钱白化后知后觉,终于想通其中的原由,紧随而上,三人接着闲逛,对于这种事见多了便不会再放在心上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