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封尘录 第二十八章 年关将近

时间:2019-07-09作者:无疯不醉

    青阳独自来到石潭边上,几掌下去强行将冰面震出一个大窟窿,满意的看了看,心中一阵得意,就是不知道疯老道为何不满意,脱下衣袍直接跳了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冰面之上十几条鲶鲤活蹦乱跳,不稍片刻便已结冻成冰,动弹不得,青阳从水中一跃而出,丝毫不拖泥带水直奔潭边石头之上,那里有他的衣物,穿好之后直接盘膝而坐,运行功法,抵抗严寒,否则等待他的是几天的卧床不起...

    ......

    晚上在小院之中,疯老道用筷子夹了块鱼肉,甚是满意。

    可能因为石潭位置特殊,潭中之鱼在冬天肉质不仅肥美鲜细,还特别紧致爽口,食之可活络气血增强体质。

    看着疯老道大快朵颐,心情还算不错,青阳小心的问道

    “师父!我下午的掌法有什么不对么?还请师父指教。”

    疯老道嚼着嘴里的鱼肉,诧异的看了眼青阳。

    “老陈啊!下回多放点盐,吃着有点淡!”

    “有么?我怎么没觉得!”

    面对疯老道的挑剔,陈伯理都不想理,若不是师兄弟在场,怕是还要回上一句爱吃不吃。

    青阳眼见疯老道岔开话题,给疯老道夹了块鱼肉,锲而不舍道

    “师父您老人家就说一下吧!”

    疯老道随手夹到嘴里,含糊道

    “出掌粗鄙不堪,全靠蛮力将其震碎,算哪门子掌法,嗯!真香...”

    “那要怎么去练啊?”

    “化繁为简,自己慢慢去悟...”

    ......

    苦思一个月无果,疯老道轻飘飘的四个字反倒让青阳抓到了一丝头绪,反复思考一夜,第二天很早便起床出去了。

    昨天疯老道的话让青阳想到了《推凡决》这门辅助功法,《推凡决》可以加强真气的掌控力度,减少出招时体内真气不必要的消耗。此中真谛无非是减少体内真气由内向外所没必要经过的脉络,人体手上脉络无数,若是只以特定脉络运行功法呢?

    青阳苦练一天,终于有了些许眉目,心中倒是坚定方向无误,既然方向无误,那么剩下的只有加强练习了。

    在初始之时,单一的脉络未曾经过特定修炼,所能运行的功力有限,打出去的掌法威力不足,青阳看的颇有无奈。

    经过半个月的辛苦练习之后,一掌打出,整条臂膀都感觉炙热无比,威力自是不用多说,几何倍的增长,破碎山石小道儿,只是一青阳的功力,一天也就只打出五六掌,再多体内真气便是有些不够用了。

    半个月后小院内,青阳抬头望着疯老道,在青阳身后的木桩上,一个略显漆黑的小手印印在上边,真气汇聚掌中蕴而不发的结果,这也是青阳目前的极限了。

    “师父!徒儿可否修行下一招?”

    “不急!不急!勤以修炼,招式在精不在多,江湖上一招吃遍天的大有人在!”

    疯老道看着青阳的成果颇为满意,躺在摇椅上晃晃悠悠的,拿起酒葫芦便是痛饮。

    “是师傅!徒儿...”

    ......

    离年关越来越近了,在往年里在京城之中早已张灯结彩,现在如何青阳不知,终日苦修反倒把这些忘得干净,山中生活单调苦涩,就算有个节日什么的亦跟往常无有差别,完全没有那种氛围。

    眼看马上要过年了,青阳也不在那么急于练功了,偶尔放松一下对于修炼大有好处。

    青阳相约小道童一块儿到福安镇上玩玩,师兄弟二人一早便是出去了,临走之时青阳想了想将小毛驴喊上,小白虎却是留在小院里。

    青阳在不断成长,小白虎亦是如此,现在的小白虎不再像之前那般弱小,每天晚上趴在青阳身边,足有青阳一个身位,也幸亏青阳的床够大,等其再长一段时间便是不能再与青阳一块挤在床上了。

    小白虎现在浑身毛发长开,全身白底黑纹,头上一个黑色的王字分外显眼,看起来霸气十足,只是每天跟在青阳身边跑来跑去,虎威尽丧。

    小白虎的四肢也变得结实起来,随之奔跑的速度变得极快,不再像之前那般笨拙呆萌,一条还算粗壮的尾巴随意摇摆着,已然初具虎形。

    青阳有时候累了便会靠在小白虎身上小睡一会儿,浑身皮毛柔软温暖,舒适异常,小白虎倒也通人性,安安静静的趴在那里不再乱动,金黄色的双眼微眯着也在打盹。

    这次青阳不带上小白虎,便是担心小白虎的样子吓到镇上的无辜百姓,临走之时看着小白虎那人性化的双眼,青阳选择了无视。

    .......

    临近年关了,安福镇上一片热闹祥和的氛围,不同于京城中的喧闹非凡,安福镇就一条主干道,道路两边茶楼酒馆一应俱全,也有许多从附近村落赶来的小商贩,在道路两边摆摊卖些年货,有卖剪纸的、卖布匹的、卖鞋的...叫卖不断,热闹非凡。

    在道路之上忙活了一年的百姓闲了下来,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块儿谈天说地,镇上的顽童成群结队在中央嬉戏,相互追逐打闹,边上几个村妇看着指指点点的相互说笑。

    青阳跟小道童行走在福安镇上,平静的内心倒是逐渐开心了起来,身后的小毛驴左顾右晃紧追其后。

    在小镇上有个卖糖葫芦的,以前吃腻了的青阳,现在看着直流口水。

    “老板两个糖葫芦!”

    “好嘞!接好了,一共四文钱。”

    卖糖葫芦的老翁一身青色棉袄,头上裹着一条破旧头巾,满面沧桑,看起来朴实无华,却又和蔼可亲。

    青阳经过近一年的习武,脸上稚嫩早已褪去,听到四文钱的时候,清秀的小脸上一阵纠结。

    “老板,您看这个够不?”

    青阳缓缓拿出一两纹银,脸上充满了紧张之色。

    青阳从小到大买东西自有身后下人结账,对于钱两毫无概念,刚到镇上便去找杨渊讨要了几块银两,便与小道童说说笑笑的离开了,杨渊在镇上住久了,倒也放心,任由二人出去闲逛,未曾派人跟随。

    而此时青阳便是担心钱两不够,四文钱有多少,他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小道童在青阳身后吃着刚到手的糖葫芦,看着青阳的模样,却是默不出声,忍着偷乐。

    一年过去了,小师弟还是如此...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