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封尘录 第二十五章 双亲至

时间:2019-07-09作者:无疯不醉

    紫禁城太尉府中,阳母自从青阳被送去习武后,每日就忧心忡忡的,担心青阳在外是否食得饱,穿的衣服是否合身,从小没出过门晚上可还睡得舒服,练功是不是很苦,有没有磕到碰到......

    开始几天最是担心,后边听到阳父说的消息倒是安心了不少,可是还是会忍不住的去想,一个月下来人倒是消瘦了不少,阳父眼见如此便是放下了许多公务陪在阳母身边安慰,有时候阳母也会与阳父吵闹,时间长了便不会如此不理智了。

    就在前段时间阳母看到青阳托人送回的书信,还有一个雕刻不算精湛的木雕,眼中的眼泪是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到了晚上与阳父提起此事,说什么都想去看看青阳,阳父苦劝无果,好在第二天一场大雪打消了阳母的念头。

    在大雪之后,阳母想去看看青阳的念头更甚了。阳父眼看如此,阳母无论如何都要前往,情急之下找李老爷子商量了一番。

    当日李老爷子与疯老道有约,半年之内不得前去探望,如今算算时间也过了,于是便答应下来这件事,阳父安排下公务之后,便陪同阳母一块前往了,许久未见,他何曾不想去看看自己的儿子呢?

    ......

    阳父李文安,早年陪同李老爷子征战沙场,面对千军万马怡然不惧,一杆金枪所向披靡,杀气十足令人胆寒,又因其相貌俊朗,为人潇洒,故人称玉面将军,如今李老爷子放下大权不问军事,李文安放下了手中长枪,接手李老爷子的重担,在京城中打点军中事务,当今武帝武岩御笔亲封安国候。可谓风华正茂,大权在握,在京城中为名声显赫。

    阳母刘翠莲,富贵人家的大家闺秀,战乱之时遭逢乱匪,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后被李文安所救,二人一见如故,情投意合,在李老爷子见证下喜结连理,只是在早年之时伤了身子,留下了些许病根,身子有些羸弱,初生青阳之时更是大病三年,为此平日里没少喝些参汤之类的大补之物。

    对于青阳,阳母最是疼爱有加,对于儿子的各种要求从未拒绝过,有时青阳反了错,闯了祸,遭到阳父的责骂,阳母不会过问原由,总是要先护着青阳。为此阳父有时候也挺头疼的,自家儿子打了谁家的孩子,抢了谁家的宝贝,自己打不得又骂不得,堂堂一安国候有时候还要去给人赔不是。

    ......

    天罡山上小院里,今天天气不错,疯老道搬出摇椅在院里休息,阳父陪同阳母进入小院,一众丫鬟下人止步在院外。

    “李文安拜见世伯!”阳父上前双手抱拳道。

    在摇椅上小睡的疯老道睁开双眼看了一眼。

    “吆!文安来了!”疯老道起身道“记得上回相见之时你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呢!这多年未见你倒是都已成家立业了!哈哈...”

    “世伯说笑了,多年未见,世伯还是依旧如初。”阳父道。

    “唉!老了,身子骨大不如前了咯,文安你身后的这位姑娘想必就是侄媳吧!也不介绍一下。”疯老道感叹道。

    “哦!我倒是差点忘了,这就是家中内子,翠莲。”阳父错开身位介绍道。

    阳母缓缓上前,行礼道:“小女翠莲见过世伯!”

    “嗯!不错!不错!知书达礼,端庄大气,文安倒是取了个好媳妇儿,哈哈...”疯老道打量了一番,欣赏道,“不过我观姑娘体态娇弱,身姿轻盈有违常人,早年应是吃了不少苦头,体内留下了病患吧!”

    “小女早年颠肺流离,确实烙下了些许暗疾,不过如今还算健朗,病情不再复发。”阳母缓缓而道。

    “虚不受补,切勿大补。”疯老道摸着自己那三根胡须说道“初次见面,老道我也没啥能拿的出手的,平常之物亦不缺少,我道家有一则药方,于调理阴阳,固本培元方面堪有奇效,待会儿我将那药方写下来,送于侄媳了全当见面礼,如何啊?”

    “如此,翠莲多谢世伯!”阳母低头一拜,感激道。

    “不必多礼!一点心意,不成敬意!哈哈...”

    疯老道看着眼前的侄媳妇儿,端庄典雅,倒是颇得人心。

    “对了,文安啊!这次怎么老家伙没过来,反倒让你来了?”

    “家中劳务繁忙,家父未能脱得了身,不过让我带了些佳酿聊表心意!”

    阳父朝院外使了个脸色,两个青壮将一个装饰华丽的红木箱子被抬了进来,打开箱子,里边整齐摆放十二瓶,酒坛之外的牛皮纸皆已泛黄,牛皮之上还有些许未清理干净的黄土,看的出来确实是刚从地窖拿出来的陈年佳酿。

    “十二瓶上等百年女儿红,请世伯笑纳!”

    阳父单手一伸,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看起来倒是风度翩翩,疯老道顺眼一看便是早已被吸引,箱子之中是不是上等好酒他不知道,但是绝对是百年陈酿。

    疯老道双手相互揉搓,两眼放光,忍不住的想去尝尝这酒的味道,若不是外人在场,怕是口水都流出来了。

    正在阳父献礼之时,院外传来了激动地说话之声。

    “爹!娘!”

    阳父转身看去,便是青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小院之外。

    站在的院外的青阳看到双亲之后,不禁双眼朦胧,心中纵使有前言万语,此时却是一句都说不出口。

    阳母在听到青阳的声音后,浑身一颤,转身看着青阳那略显单薄的身影,与出门之前的样子相差甚大,定是吃了不少苦头。

    “阳儿!”

    阳母轻声唤道,可是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娘!”

    ......

    阳父看着自己的儿子,相比之前长高了不少,整个人的气质也不在像之前那样浮夸了,以前有点微胖的脸颊现在倒是瘦了许多。现在母子相拥,场面感人,阳父眼角不觉有点泛红,转过身去不去再看。

    “啧啧,感人啊!...”

    此情此景,疯老道一阵感叹。

    “文安啊!老道我去看看我那铭云徒儿在后院怎么样了!就不打扰你们全家团聚了!”

    只见疯老道转身从箱子拿了一坛佳酿,便要前往后院。

    “有劳世伯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