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封尘录 第二十三章 大雪

时间:2019-07-09作者:无疯不醉

    “也好!那我再去写几封书信,有劳杨叔多等一日,明天一并送回!”

    ......

    心中的一个小小心愿终于达成,也够青阳开心一段日子了。

    五天之后,天罡山上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大雪封山,一片白雪皑皑,山路全部被白雪覆盖,要想同行只能等到比雪融化了。

    在这之前,疯老道很早就将摇椅搬回了屋里,陈伯在山上挖了一个地窖,里边储存了不少的白菜土豆番薯之类的蔬菜,就连小毛驴都有了在自己的窝棚,杨渊差人送来了几个厚重的门帘,挂在了各自的屋前,还有几套做工精巧的貂皮大衣和一些厚棉被之类的生活用品。、

    一夜大雪到天亮,青阳穿着一件黑白色貂裘,打开屋门,小院里一片雪白之色,陈伯很早就起来了,小院里被扫出了几条人行小道。

    小白虎从青阳身后窜出门外,在雪地里到处奔跑,地上留下了许多小小的梅花印记。

    小家伙本就身形不高,一下子扑进积雪深处,再配合上全身黑白色的毛发,倒是很难发现到它,不过小家伙不安份,在雪地里到处奔跑,倒是在地上留下了一条滚过的痕迹。

    看着屋外的雪景,青阳伸展了一下身体,一双青色登云靴在中踩了几脚,又返回屋去提了一坛烈酒出来...

    驴棚处,青阳提着酒过来,小毛驴却是早已不在,这也不是一个安份的主,很早就跑了出去,在驴棚里边堆满了一些干稻草,还有好几麻袋的玉米大豆之类的,这些都是杨渊从安福镇上弄来的。

    “驴大爷!来喝点酒暖暖身子!”青阳向着远处,提酒说道。

    山坡之上到处布满了驴蹄印,雪地上也被抛出了许多坑洞,小白虎好奇的跑了过去,回来时嘴里叼着一只被冻僵的山禽,看样子是在夜里被大雪覆盖,直接被冻死的。

    天气凉了,山中也不会再像之前那般吵闹了,能飞的都飞走了,不会飞的或是打地洞,或者藏在树洞里,能熬过去的便便是上天的眷顾吧!熬不过去便被彻底埋葬在这个冬天里了,来年春暖花开,彻底回归大地,成为草木的养分。

    下雪了便是不能再在院子里吃饭了,柴房中架起了一张桌子,好在柴房还算宽敞,四个人挤在柴房里吃起了火锅。

    一个火盆被放在桌子,里边烧着许多木炭,一个青铜小鼎架在其上,那些被发现的早已冻死的山禽便成了最好的食料,陈伯晒干的蘑菇、干菜,再加上一些土豆,杨渊送上山的豆腐,一些调味的佐料,一顿火锅吃上两三个时辰,四个人倒也吃的尽兴。

    饭后疯老道指点了一下师兄弟二人在修行中的问题,便回屋去小睡一阵,陈伯则端着一壶热茶要回屋里坐会儿,一会儿再彻底打扫一下院子。

    青阳师兄弟二人如今功力进步平缓,用疯老道的话说,这是急不来,习武岂是一朝一夕之事,师兄弟二人倒也不急,该玩玩该练功练功。

    吃完饭后青阳便喊着小道童出去玩雪,在院外堆了两个还能看得雪人,之后便相约滑雪去了。

    两块光滑的板子人手一个块木板,在山上找了一处还算宽敞的斜坡出发,一路向下决不回头,丝毫没想过雪后上山的问题。

    小白虎一路跟随青阳,小家伙倒也机灵,眼看青阳双脚踏在了木板上,也跟着跳了上去,青阳用脚助力一下,便是直接冲了下去。

    小道童紧随其后,也是滑了下去,不过小道童没有青阳那么好的掌控力,随手还拿了一根木棍,以备不时之需。

    师兄弟二人在山间你追我赶,滑行速度极快。山坡之上多灌木,如今都是些树杈了,若是撞上去也是会有不小的麻烦,山道之中乱石嶙峋,现在都被埋在雪下,可谓是暗藏危机,还有一些躺在山道上的树干,稍有便会撞上去。

    二人一路上有惊无险一路直下,时不时的传出几声欢乐之声,青阳时常会踩着木板直接起跳,小白在木板上却是毫无惧色,两双金色的双眼中隐隐还有些兴奋。

    “哇哦!师兄快点啊!”

    ......

    师兄弟二人滑行在山坡之上,倒是无拘无束,颇为自在。

    滑行不到一个时辰,二人停在了一处平缓地带,青阳脚下的木板不堪重负成了两半,小道童的也破碎了不少,只能转身回去了...

    大雪来的快,去的也快,三天时间便已消失无影无踪,仿若从未出现过,不过在山中一些隐秘之处,也许是一块树叶之下,又或者地洞之中,都有可能存在一些没能熬得过去的小动物,这才初入寒冬,等到腊月来临,又会淘汰一批。

    ......

    大雪之后没几天,一行三十多人的队伍来到了福安镇,打头者昂藏七尺,剑眉星目,一身白袍黑披随风飘动,在其身后高头大马护卫三十余众,一辆黑色马车行于护卫之间,马车上的装饰以及雕刻的图案等等,皆表明着车内主人的不凡。

    这队人马的到来却是给安福镇上的村民吓了一跳,除了年初之时,何曾还见到过这种阵仗,透过门缝,或窗户偷偷向外观望,生怕惹来无妄之灾。

    若有记忆深刻者便会想起,这队护卫的穿着与杨渊等人刚来之时何曾相识。

    杨渊等人在此生活的久了早已融入其中,平日里都是一副村夫打扮,这样反倒更好与村民相处。

    而在镇口负责接应的正是杨渊一众,只见杨渊一众双手抱拳,单膝跪地,道:

    “见过少爷!”

    白袍男子下马,将其双手扶起。

    “杨护卫快快请起,你我何须如此见外!”白袍男子满脸笑意。

    “少爷可是准备今日上山?”杨渊起身问道。

    “来都来了,自是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可曾安排好起居之所?”白袍男子摆手道。

    白袍男子举手之间气度非凡,自有一股让人说不出的信服之感。

    “早已安排妥当!少爷请随我来!”杨渊回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