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封尘录 第三章 抓鱼

时间:2019-07-09作者:无疯不醉

    待及黄昏时刻,李老爷子微有醉意,在护卫的陪同下缓缓下山离去,老爷子与疯老道聊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二青阳被留在了山上随同疯老道习武,多少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的机缘却被青阳轻而易举得到,然青阳却是颇有不悦,原因无他,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锦衣玉食的生活习惯了,可这次李老爷子别说护卫了,连个下人都没给他留下,平日里衣食起居都有丫鬟伺候,从今往后全得靠自己了。

    -------

    是夜,青阳在床上辗转难眠,这还是青阳第一次在外过夜,看着边上熟睡的小道童,青阳更是毫无睡意,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身下床板膈的难受,要不是山中夜间多寒,青阳真想去外边睡去。

    ------

    翌日清晨青阳被一阵喝声吵醒,顶着个熊猫眼走出屋外,在院子的后面还有一处院落,院中有一个最显眼的大水缸,比青阳都高,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而小道童铭云正在院子一角落里打木桩,喝声便从这里传来,在院子的另一边则有一颗老槐树,树下疯老道依靠着眯眼打盹,老树跟老道确实挺配,小道童打木桩乒乒乓乓的还那么起劲,青阳看着都疼,正在发愣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一声。

    “吆!咱们的小少爷醒了!”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老脸,再加上那满口黄牙,青阳一阵惊醒,困意全无,忍着打上一拳的冲动不悦道

    “醒了!哼!”

    “哈哈哈,起床气不小么,生气之前先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再说吧!”疯老道悠然转身走向树下。

    青阳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裤子貌似穿反了,马褂上几个扣子也搞错了,看起来不伦不类的,小脸一红颇有不自在,回屋整了半天,马褂怎么都弄不好索性脱了不穿。

    “来来来,过来吃吃饭了...”疯老道吆喝道。

    青阳再次出来的时候疯老道师徒已经在吃早饭,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径直走了过去,一碟咸菜几个馒头再加上一锅小米粥,谈不上丰富简简单单的,要不是肚子饿,青阳都不会动这种吃的。盛了碗米饭在石桌边坐下,伸手去拿一个馒头,眼看到手却抓了一个空,抬头一看疯老道正拿着一个馒头吃着津津有味,无奈青阳去拿另一个可同样抓了空,再抬头一看,疯老道手中又多了一个馒头。

    “臭老....”眼看青阳要发火。

    “小娃娃要学会孝敬老人啊!你看我都一把年纪了,就不要跟我这个老头子抢了吧!”疯老道调笑道,配合上他的满口黄牙,青阳看着都气不打一处来。

    石桌之上本来就只剩三个馒头,被疯老道拿去两个,埋头闷吃的小道童对刚才的事毫不知情,随手拿走了最后一个馒头,青阳小脸都绿了,小道童抬头看了看青阳,又看了看手中的馒头,憨憨的把馒头掰成两半,递给青阳一半,青阳看着手中的半个馒头,欲哭无泪。

    ------

    早餐之后,疯老道悠然打盹,青阳满脸不快,为了不至于饿的难受,他整整喝了两碗粥。

    “小家伙啊!饭也吃过了,老家伙把你送来随我习武我也不为难你,老道我好久没吃过鱼了,身子老了,得喝点鱼汤补补才有力气来教你习武啊!”疯老道眯着老眼悠然道。

    “我姓李名青阳,不叫小家伙,不就是想吃鱼么,答应你就是了。”青阳不岔道,看着疯老道老脸,怎么看怎么来气,真想不明白爷爷为啥要让自己随这种死老头学武。

    “铭云啊!一会儿去采点蘑菇回来炖鱼汤,顺带把这个小娃娃带到山下水潭边上,他迷路了不打紧,中午抓不到鱼咱俩可就得挨饿了,老了老了,说几句话就想犯困...”疯老道揉着肩膀飞身到屋顶,看来是准备睡上一觉了。

    “我也不叫小娃娃,我姓李名青阳。”

    “是师父!”

    ......

    ------

    小道童将青阳带到后山水潭边便前去采蘑菇去了,小道童心地淳朴,一路上没少叮嘱青阳潭水不知深几何切勿太过深入。

    疯老道说的水潭在天罡山的后山半山腰处,此处地势颇为平缓,雨水常年冲刷在此处形成一个小山沟,一条山涧从上而下汇集在此,水潭两边树木高耸灌木丛生,站在边上颇感阴寒。水潭不算太大方圆丈许,潭水清澈,在边上几条水鱼嬉戏,越靠近中央,越加深不可测。

    青阳看了看潭水边上的鱼儿,一拍屁股坐在潭边一块大石头上,把鞋袜脱掉,卷起裤管光着脚丫便下水了,潭水冰冷刺骨,青阳试了又试才无奈下水,嘴里把疯老道上上下下骂了个遍,本来在青阳在随李老爷子来巡山拜师的时候,青阳心里还是蛮兴奋的,谁还没有个大侠梦呢?没见到疯老道之前还挺忐忑,心中颇有畏惧,如今可倒好心中所向往的师父竟然是一个疯老头,明明自己想吃鱼却要自己来抓,还说什么不刁难自己,水下这么冷,还好太阳高照,晒得挺舒服的。

    ------

    青阳挽起长袖弯着腰慢慢的走向一条鱼,透过清澈的潭水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条黑鱼,两手猛然扑过去,鱼儿大惊之下在青阳脚下灵活游走,两手扑了个空,堂堂大少爷何曾做过这种粗活,虎落平阳被犬欺,连条鱼都欺负自己,颇有恼怒。

    半晌过去,青阳再三尝试,依然毫无所获,愤怒之余脚下一滑来了个透心凉,浑身上下湿了个透,样子颇为狼狈不堪,鱼儿跑了不说,把青阳也给吓了一跳,潭水底的山石常年泡在水中,上面长满了绿色藻类,差点把青阳滑到水潭中央,青阳从小到大呆过最深的水也就自家浴桶了,游泳什么的闻所未闻。

    小道童背着一个竹筐站在潭水边,看着青阳狼狈的样子,站在岸边挠了挠脑袋嘿嘿傻笑,青阳看着小脸一红,人家蘑菇都采满一筐了,自己忙活半天,别说鱼了,把自己都搞得这么狼狈,小道童把竹筐放到石头上,随手折了一根树枝前端削尖,树叶摘除便脱掉鞋袜走下来。

    “小师弟,你那样是抓不到鱼的,看我的!”

    小道童站在水中后没有乱动,四下观望寻找,随后手起手落,直插下去,水中一阵翻腾,一条大鱼已然被拦腰插在树枝上。看的青阳眼都直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