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弃少 第一卷 第九十章 决不轻饶

时间:2019-05-11作者:梦笔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枪法梦幻?没人知道凌飞为了这样的枪法付出过怎样的努力。训练营的残酷只有凌飞最清楚,不仅要面对任务、教官、考核,还要面对身边你视若知己的朋友的威胁。一个五百人训练营,最终只能有三个人能够走出来。那里没有友谊,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背后就有刀子捅过来,每个人都是竞争对手。陪伴你身旁的只有一把刀,一把枪。

    枪法是考核中的一项,排名低者抹杀!为了活命,你必须苦练枪法,每个人都在发了疯练习。那是为了活命在挤压自己全身潜力苦练,若五百人还活着,出来任何一个都是顶尖神枪手,更甭说最终活着走出来的凌飞。

    训练营的苦训,战场上的生死危机,恐怖的雇佣军任务,让凌飞将他的枪技打熬到堪称化境。如今的他,哪怕是蒙着眼睛,枪法也能让人震惊。

    安静的场面,惊愕的众人,唯有凌飞很淡定,凌飞手里拿着枪缓步朝着薛亭远丁行健两人走去。

    薛亭远双腿战战,凌飞要过来了!

    丁行健强行让自己镇定,表情淡淡然,微笑抚掌:“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赌术一流,身手一流,枪法顶尖!也不知道是哪家出来的公子,真让人钦佩。”

    丁行健突然的夸奖让周围的人暗道,老狐狸。这种时候不论是委曲求全还是装硬汉凌飞都不可能会轻饶,丁行健这般夸赞是最好的办法。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或多或少有些虚荣,这般夸赞总会让他们心里舒服。

    不过,他眼前站着的可是凌飞,不是一般人。

    凌飞淡淡道:“你以为给我说好话我会饶了你?”一个下令要射杀他的人,凌飞可能会轻饶他?

    丁行健一愣,下一刻凌飞动手了,横手一枪托砸在他脑门。头皮绽开,整个人往旁边倒下,血液溢出,没一会儿满脑门是血。

    丁行健强忍着疼痛,脸色难堪,凌飞太不识抬举。

    “你这是什么眼神?”凌飞俯视丁行健,看到他的眼神淡淡一笑一脚对着他的脸踹过去,丁行健吃痛痛呼在地上咕噜噜转了好几个圈。

    踹开丁行健凌飞走到薛亭远身旁,眉头一挑:“给我一个不杀了你的理由。”

    薛亭远身体一颤,咬着牙没有开口。

    “既然给不出理由,那我就送你上路吧。”凌飞反手又是一枪托,薛亭远有意识往后退了退枪托从他额头划过,额头蹭掉一大块皮肉。

    “啊!”养尊处优的薛家公子哪堪这般疼痛,惨叫开来。

    “这就受不了了?那我……嗯?”凌飞突然感觉到一股危机感,猛地旁边跳开,一声枪响,子弹自他脸侧擦过。

    凌飞回眸,丁行健不知什么时候跑到老四身旁,手里抓着老四的枪。

    “找死!”凌飞冷哼一声提枪射击。

    砰!

    “啊!”丁行健惨叫一声,凌飞这回不只是打飞手枪,而是一枪击穿他的手掌,枪随之击飞。

    “开赌场的都是下九流之人么?还真是小偷小摸干惯了。”凌飞淡漠道。

    丁行健咬着牙不敢说话,一是因为疼,二是他知道说了肯定得挨凌飞教训。

    凌飞转过身望着薛亭远:“接下来是你了。”

    薛亭远眼中怨恨,敢恨不敢言,凌飞太过强势,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缩着。

    周围之人噤若寒蝉,就算和薛家丁家有任何关系他们也不敢发一言,现在的凌飞恍若魔神,谁敢忤逆?

    凌飞上前薅住薛亭远的头发缓步朝着他方才坐的桌子走过去。

    “啊啊啊!”薛亭远惨叫连连,凌飞扯着他的头皮一路走过去,他只觉得头皮都快被扯掉。

    周易水在旁边看着,出奇的,心中并没有特别畅快,按理说荷禹赌场出事最开心的就是她才对。然而现在却莫名没有很开心的感觉,只觉得忧心忡忡,似乎是有些为凌飞担忧……凌飞今天之举必然得罪荷禹赌场以及薛家,并且他动枪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若是有心人告发,凌飞恐怕很惨!凌飞不是荷禹赌场,他没有这般势力,他开枪和荷禹赌场开枪是两个概念。

    凌飞坐下,俯视薛亭远:“打你先不妨事,我们先来算算你让娉婉损失的这笔账。”

    凌飞不怒自威,坐下后气势迫人,薛亭远都有些提不起勇气直视凌飞。

    “这几千万,你准备怎么办?”凌飞问道。

    薛亭远不说话,低着头。今天他受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最重的挫败感来自于他发觉凌飞是无敌的。开始时还能够嘲讽凌飞,结果发现即便四个人拿枪都敌不过他,这让自己该怎么对付他?现在的他很矛盾,很恨凌飞,却也极其惧怕凌飞,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

    薛亭远切切实实感受了凌飞最恐怖的实力,上一次,这一次,分别让他看到凌飞恐怖的武力和慑人的枪法。现在的凌飞在薛亭远看来就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前头让他透不过气。

    “几千万,呵呵呵。”丁行健挣扎着站起来,手部用外套裹起,冷眼而视,“你还想讨回去?”

    “有何不可?”凌飞淡笑。

    丁行健走了过来,神态自若,恢复正常神采,好似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他过来后拍了拍薛亭远的肩膀,他知道自己这侄子心态上已经崩溃,只得如此安慰。

    “我们不赔偿你又能怎么样?”丁行健淡笑,“商场之争有输有赢很正常,你该不会是连这个都不了解吧?也是,一介武夫,懂什么?”

    凌飞眯眼:“哟,硬气了不少。”扫了眼周围,“我在好奇,你为什么突然胆子大了?有什么援军过来了?”

    “只是在说实话而已,阁下小心眼到这种程度,让人说一句都不行?”丁行健这话带着讥讽,带着挑衅,显然他在尝试另外面对凌飞的方式。方才是赞扬,现在是挑衅,一定会有一种适用。

    凌飞深深望了眼丁行健:“你,该不会是以为这么说话我就不会打你?最好收起你自以为是的小心思,我打人只看心情。”

    丁行健脸色依旧,凌飞话是这么说,却不像方才那样动手了,不是么?

    丁行健堂堂正正在凌飞对面坐下:“朋友,今晚你人也打了,闹也闹了,该走了吧?”

    “钱呢?”凌飞抬眼,“因为他让娉婉损失的钱,如何做陪?”

    “应该说是因为你吧。”丁行健面带讥讽,“她的损失应该算你头上。”

    “事情缘由如何无所谓,我只知道他说的几千万。”凌飞淡淡道,“这几千万你们还了,今晚事算是了了,我放你们一马。不还,也行……”啪地一声凌飞将手枪放在桌上。

    丁行健冷笑着看向周易水:“女警官,这是敲诈吧?身为警察,你是准备袖手旁观包庇他呢?还是该动手了?”

    周易水黛眉一蹙,看了眼凌飞。

    砰!

    凌飞迅速拔枪,枪声响地上刚刚站起来的薛亭远被吓得又一次坐地上。丁行健也是心中大跳,却没感到击中自己,倏地眼角一撇看向自己的扳指心中一震,扳指寸寸皲裂,铮的一声碎成无数片从他拇指上散开。

    “回答我的问题,不要顾左右言其他,我没有太多的耐心。”凌飞冷漠道,“你莫非真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