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龙圣祖 第1374章 沁迷香露

时间:2019-05-11作者:庞飞烟

    “你……噗嗤!”

    相对于围观之人,当叶枯听到谢天挽这句话的时候,只觉一口气上不来,哇地一声再次喷出一口腥黑的血水,气息更显萎靡,明显是身受重伤了。

    作为地阶高级的毒脉师,此刻的叶枯,已经清楚地意识到那种剧毒到底有多厉害,要是再耽搁一时三刻,就算能捡回一条命,这一身修为也要尽废了。

    作为炼云山有数的天才,一朝天赋跌落谷底,或许比直接将叶枯杀了还要让他难以接受吧,因此在这一刻,他原本就苍白的脸庞,已是化为一片绝望。

    “谢天挽,你不要太嚣张了,真以为我炼云山,就没有人能治得了你了吗?”

    然而就在此刻,从众多围观天才的外围,却是突然传来这么一道高喝之声,待得众人转头看去时,诸多炼云山的天才们,都不由心头一动。

    “是司墨师兄回来了!”

    原来众人眼中的那道身影,正是天毒院曾经的第二天才司墨,不少人也知道刚才司墨突然消失,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当即期待满脸。

    不过当众人看到只有司墨的一道身影之时,又不由有些失望,那个在他们心中犹如擎天玉柱般的身影,终究是没有出现。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手下败将,怎么?你搬的救兵呢?不会是怕了不敢来吧?”

    司墨的高声,也将谢天挽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待得看到只有这一道人影之时,他的眼眸之中,竟然也如那些炼云山天才一般,掠过一抹失望之色。

    “哼,云笑师兄会怕你这种三脚猫?”

    对于那个斗灵商会的毒脉天才,司墨自然是没有丝毫的好感,只不过他情急之下讽刺对方是三脚猫,那他这个败在三脚猫手中的家伙,又算是什么?

    嗖!

    就在众人都在消化司墨这话中之意的时候,一道破风之声突然从广场之中传来,待得他们将头转将回来,却是发现叶枯的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已是多了一个熟悉的粗衣身影。

    “是云笑师兄!云笑师兄终于来了,这下好了!”

    其中一名天医院的天才眼尖,虽然他还没有看清楚那道身影的相貌,可是这一副身形却是铭刻在了他的骨子里,让得他无时或忘。

    “果然是云笑,这下有好戏看了!”

    另外一边如聂晓生这般的外来天才,也是第一眼认出了那粗衣身影的身份,当下脸上都是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神色,自动进入一副看戏的状态。

    来者正是云笑,以他的灵魂之力,早在外围就感应到了叶枯的状态,脸色当即变得有些阴沉,因此也没有和司墨打招呼,就直接越众而入。

    而当云笑来到叶枯的面前,再次清楚地感应到其体内的那些气息之时,阴沉的脸色之上,又掠过一抹异样的疑惑。

    “这种气息……怎么有点熟悉呢?”

    云笑噙着一抹不解,也没有去管那边谢天挽古怪的目光,直接是伸出手来,朝着叶枯的右手手腕抚去,口中更是喃喃出声!

    然而正当云笑要触碰到叶枯右手腕脉的时候,后者却是突然一缩手,让得他搭了个空,不由让他更是疑惑不解了。

    “云笑……师兄,这剧毒非同小可,你还是不要让皮肤触碰了!”

    叶枯此刻已经处在了一种强弩之末的状态,却还是强忍着体内的紊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得云笑心中也颇为感动。

    由于在潜龙大陆那些毒脉师的算计,其实云笑对于毒脉师的观感一直都不怎么好,不过在来到炼云山之后,他又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发现。

    那自诩心善仁慈的天医院天才白无双和柳青尘,其实是两个道貌岸然之辈,反倒是天毒院的叶枯和司墨,虽然有时候行事狠辣,却也不失为光明磊落之人。

    此刻的情形,云笑无疑已经算是叶枯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他依旧还在顾忌着云笑的安危,不想将体内的剧毒转移到云笑的身上,由此可知其心性了。

    “放心吧,这区区剧毒,岂能伤到我云笑?”

    心中的感动一闪而逝,下一刻,云笑的脸上就浮现出一抹毫不掩饰的自信,此言一出,便是不由分说地搭上了叶枯的腕脉之上。

    叶枯哪里知道,以云笑如今的炼脉之术,无论是医脉还是毒脉一道,腾龙大陆能强过他的,或许也只有那位依旧在闭关的总会长大人了。

    就算是不借助小龙一念解万毒的手段,云笑也相信一个区区地阶高级毒脉师的剧毒,根本不可能对自己有丝毫威胁。

    “云笑,你终将为自己的自大,付出性命的代价!”

    不远处那个粗衣少年的话语,自然也被谢天挽听得清楚,只见他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口中的声音喃喃发出,也是显示了一种异样的自信。

    或许只有谢天挽心中才清楚,他刚才施展在叶枯身上的剧毒,虽然确实只有地阶高级,却并不是这腾龙大陆的地阶高级,而是九重龙霄的地阶高级。

    据那位从九重龙霄而来的大人物所言,至少在这腾龙大陆之上,哪怕是那些达到天阶低级的炼脉师,无意中受了这剧毒,恐怕也是再无回天之力。

    谢天挽已经从他老师路天温那里得知,云笑固然是突破到了天阶浮生境中期,但是炼脉之术有没有突破天阶低级,那还是两说之事。

    何况就算是这小子突破到了天阶低级炼脉师,对上这样的九重龙霄剧毒,也绝对是九死一生的下场。

    如此一来,谢天挽就可以圆满完成老师,或者说那位大人物交给自己的任务了,到时候好处自然多多,甚至有可能被那位大人物看中,就此带回九重龙霄。

    值得一提的是,谢天挽施展的这种剧毒,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变化,其中一种就是让刚才的叶枯重伤吐血,而另外一种,却是控制敌人心志。

    九重龙霄的那位大人物,可是再三叮嘱不能伤了云笑的性命,而此刻见得云笑手指触碰到叶枯的皮肤,谢天挽就知道大事将成了。

    “果然是‘沁迷香露’!”

    而就在谢天挽心中极度兴奋的时候,云笑搭在叶枯手腕之上的右手,却是轻轻一颤,脸色也是变得异常难看。

    因为对于这种叫做沁迷香露的剧毒,他有着无比深刻的印象,甚至可以说这是他一手研制出来的,最终以某个最为重要之人的名字命名。

    不错,所谓的“沁迷香露”,正是云笑前一世身为龙霄战神之时,和其前世之妻沁婉一同研制出来的剧毒迷露。

    前世的龙霄战神,固然是医毒双修的顶尖圣阶炼脉师,而他那位叫做沁婉的妻子,却是一位将毒脉之术修炼到极致的巅峰毒脉师。

    如果单比在毒脉一道上的造诣,云笑自问前世的龙霄战神,恐怕还及不上沁婉,很多对毒脉一道的理解,他都是受沁婉的启发。

    就比如说这沁迷香露,就是前世的龙霄战神,在沁婉的启发之下,研究出来的一种慑人心神的迷露,威力极为惊人。

    只是云笑心中清楚地知道,此刻叶枯所中的沁迷香露,绝不可能是沁婉自己炼制,可是这闷迷香露的炼制方法,应该只有他和沁婉才知道,最多现在也就多一个苍龙帝罢了。

    “难道这所谓的谢天挽,竟然和九重龙霄的苍龙帝宫有关系?”

    从这沁迷香露之上,云笑很明显已经猜到了一些端倪,这是他当初和沁婉独自研究出来的东西,想必那位就算是成了苍龙帝后,恐怕也不会到处去跟人说沁迷香露的来历吧?

    事实上云笑猜得没错,这沁迷香露,确实就是他前世和沁婉一同研究出来的迷露,只不过将它炼制出来的人,乃是沁婉如今的弟子,也是云笑这一世的义姊:雪弃。

    作为巅峰毒脉师的弟子,雪弃也在这些年侥幸激活了一条火属性祖脉,得到了苍龙帝后的真传,现在的她,也已经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天阶毒脉师了。

    由于初到腾龙大陆,雪弃对这里的一切还不太了解,所以这一次将路天温和谢天挽派到炼云山,为的就是多加打探云笑的虚实。

    在雪弃的手段之下,谢天挽直接从灵阶高级炼脉师突破到了地阶高级炼脉师,虽然说这已经压榨出了他的全部潜力,但对于力量的渴望,还是让他没有半丝犹豫。

    谢天挽是雪弃的一枚棋子,也算是她的一枚弃子,就是为了打探云笑的虚实,如果有可能的话,用沁迷香露将云笑的心神控制,那倒是皆大欢喜。

    虽然雪弃得苍龙帝后传授了沁迷香路的炼制之法,却从来不曾得知这种迷露的来历,哪怕是对自己的弟子,沁婉也不想多提当年的那一件“憾事”。

    而雪弃更不知道的是,她那个自幼就认识的义弟,其灵魂竟然是自己如今老师当年的夫君,这一切阴差阳错,或许也只有云笑自己,才能猜出一些隐晦的端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