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龙圣祖 第715章 商会分会长

时间:2019-05-11作者:庞飞烟

    “小五,既然你能让母鸡下蛋,那你会孵蛋吗?”

    心中一些想法落下,云笑已是目光灼灼地投向了金色蛇虫,既然那是天凰之卵,那孵化出来的东西,岂不就是上古天凰了?

    “不会!还有……不要叫我小五!”

    闻言金色蛇虫眼中登时露出一抹怒意,这家伙真当自己是万能的吗,蛋卵这种东西谁会没事去学,这和让母鸡下蛋完全是两码事好吗?

    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五这个名字就犹如附骨之蛆般跟紧了金色蛇虫,如此普通的名字,在金色蛇虫看来就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好的,小五!”

    云笑眼中掠过一抹失望之色,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后,也没有去管金色蛇虫愤怒的眼神,已是开始在那火红色蛋卵旁边打起转来。

    “到底要怎么才能让这蛋里的东西自己出来呢?”

    对于孵蛋这种事情,金色蛇虫不会,云笑自然也是两眼一抹黑,难不成真的要让那老母鸡一天天孵化,他可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小子,你体内的血脉好像有些特殊,你没有忘记当初是怎么让我出世的吧?”

    就在云笑一筹莫展的时候,金色蛇虫略带古怪的传音发出,让得他心念一动,数年之前在商家的那些情形,已是如同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

    事实上那才是云笑重生之后的第一个转折点,在黑衣老者带领凌云宗诸人前去屠灭商家满门之时,他被逼逃入商家蛇巢之中,最后看到了一枚金色蛋卵。

    而那个时候金色蛋卵并没有裂开,反而是因为某些原因,这才蛋破生蛇,在那一刻,金色蛇虫诞生了。

    出生之后的金色蛇虫,因为触碰到了云笑的掌心血红色印记,直接被吸入其体内,从此一人一蛇相依为命,度过了这许多年。

    “你的意思是说,我体内的某些东西,可以让这上古天凰出世?”

    不过云笑却没有太大的把握,能让自称五爪金龙的金色蛇虫出世,并不代表就一定能让这天凰之卵产生变化。

    但云笑即便如此说话,下一刻他已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缓缓朝着那火红色的蛋卵按去,最终整个掌面,都是接触到了蛋卵之上。

    轰!

    与此同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当云笑觉得自己全身狠狠一震之后,从其右手掌心之处,赫然是喷发出一抹血红色之光,紧接着那蛋卵上的火红色光芒,也在这一刻大亮了起来。

    耀眼的光芒,晃得云笑都有些睁不开眼来,而那边的金色蛇虫也是蛇眼睁得大大的,甚至是那只老母鸡也是愣愣地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幕。

    或许在这只老母鸡心中,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剩下来的蛋,竟然会有如此变化吧,那边的血红色光芒和火红色光芒,都快要将这整间屋子都给填满了。

    “果然有效!”

    见到这样的变化,云笑不由大喜若狂,虽然他并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可是从手中的感觉,他已经可以肯定是起了作用。

    咔嚓!

    某一个瞬间,当一道轻响声突然传来的时候,他只觉手中一震,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整个身子都被这股力量给震得退开了数步。

    “这是要……出世了?”

    借着那交织在一起的光芒,云笑又惊又喜,而且随着破响之声越来越密集,他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蛋卵上,正在攀爬起密密麻麻的裂缝。

    啪嗒!

    再过去约莫数个呼吸的时间,那蛋卵的上半截已是自动脱落了下来,露出一抹隐约的火红之色,看起来有些古怪。

    唰!

    然而就在云笑想要瞪大眼睛去看那蛋卵之中到底出现了什么的时候,一抹强烈的火红色光芒突然冲天而起,直冲天际。

    这是一道火红色的光束,光束差不多有成年人手臂大小,值得一提的是,这阁楼的楼顶似乎并没有对这光束造成什么阻碍,仅仅一个瞬间,光束就冲破了阁楼楼顶,直上九天。

    “那是什么?”

    当此一刻,在将将进入暗夜的时刻,大多数人都还没有入睡,而无论在煜阳城的哪一个方向,都能清楚地看到那直冲天际的火红色光束,当下尽都惊呼出声。

    只是那道光束倏来倏去,仅仅一个呼吸之间便已经消失不见,让得看到这抹光束的修者们,不由都是怅然若失,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这股力量……”

    煜阳城中心位置最大的一座大殿顶上,站着一个紫袍中年人,而在其身旁,还有一道年轻的身影。

    如果云笑在这里的话,或许就会认出那道年轻身影,正是日间在脉灵交易街和他发生过一些冲突的商会大少爷:徐欢!

    “父亲,你刚才看到了吗?那是什么?”

    徐欢的目光注视着一个方向,充斥着一丝难言的火热,看来也是看到刚才那抹光束的一员,而听得其问声,他身旁这位,赫然就是这煜阳城斗灵商会分部的分会长:徐荒!

    煜阳城乃是一座腾龙大陆南部的大城,能坐上这斗灵商会分会长的位置,说明这徐荒并非常人,他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其实年纪早已过百,只是用了某种方法驻颜罢了。

    “那股力量,确实有些古怪!”

    徐荒并没有回答儿子的问话,而是喃喃了一句,只是单单从一道冲天的光柱之上,哪怕是他,也根本感应不到太多的东西。

    盯着那光柱消失的地方出了会神,徐荒终于不再纠结,而是转过头来,沉声问道:“听说你今日在脉灵交易街上,闹出了一些动静?”

    “是哪个多嘴多舌的家族在父亲面前乱嚼舌根子,看我不撕烂他的嘴?”

    徐荒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得徐欢心头一凛,旋即勃然大怒,其脑海中,已经是浮现出日间陪自己前去交易街的那些护卫了。

    要知道徐欢先前可是对那吴林威逼利诱,最后还威胁说要找云笑的麻烦,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到父亲耳中,免不了又是一顿责骂。

    “先别管是谁说的,我就问你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徐荒并没有在意徐欢的怒意,但反而是这样的平静相问,让得后者心中惧意渐深,他知道父亲每当露出这副表情的时候,就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奏啊。

    “确实有,可是……”

    啪!

    这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徐欢根本就没有办法隐瞒,但正当他想要替自己辩解几句的时候,一只手掌已是印在了他的脸颊之上,火辣辣地疼痛。

    “父亲,你……你怎么?”

    见得这个从小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因为一件小事扇了自己一耳光,徐欢整个人都愣住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父亲吗?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这一次的斗灵大会事关重大,让你在斗灵大会之前不要惹事生非,你是将老子的话,都当成耳旁风了吧?”

    刚开始徐荒的口气还有些低沉,后来却越来越是暴怒,让得徐欢都不由自主退了一步,生怕脸上再吃到一记耳光。

    “父亲,你有所不知,是那个叫云笑的小子,他……”

    “我管你什么云笑苦笑,总之要是让我再听到你任何不安分的消息,休怪我不顾及父子之情!”

    徐欢还要辩解一下,却又一次被徐荒给打断了,而且这一次的话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要不是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恐怕都要将其禁足在府中了。

    “是,父亲,我知道了!”

    见父亲不像是在开玩笑,就算是再借徐欢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多说半句废话,只能是低头答应了,不过那低垂的眼眸之中,却是蕴含着一丝怨毒。

    当然,徐欢这丝怨毒并不是针对自己的父亲,而是针对那个叫云笑的少年,他打定主意,只要斗灵大会一结束,就将那小子找出来碎尸万段,这才能消得今日这一掌之恨。

    “欢儿,别怪为父对你太狠,你可知道,这一次的斗灵大会,连总部都会来人观战,咱们必须得办漂亮了,绝不能让总部的特使大人有丝毫的不满!”

    见得儿子服软,徐荒的心也是软了下来,踏前几步,拍了拍徐欢的肩膀,这才说出了他心底深处最大的原因。

    “吓……,总部来人?”

    这还是徐欢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将他给吓住了,别看他在这煜阳城耀武扬威,可要是和那些总部的大人物比起来,可就什么也不是了。

    说起来徐荒的年纪也不小了,但他一直都以年轻一辈天才自居,所以才看不惯云笑那等比自己更加年轻的天才。

    可徐荒心中清楚,那些斗灵商会总部的天才,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天才,恐怕那些天才每一个拿出来,都不是他徐欢所能比拟的吧?

    “欢儿,你放心,等斗灵大会一结束,总部的特使离开之后,你今日所吃的亏,为父一定会让他百倍奉还!”

    从徐荒接下来的这一番话语之中,看来他刚才扇了徐欢一巴掌,绝不是心性厚道,而是因为有着某种顾忌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