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龙圣祖 第554章 玄月帝国炼脉师分会长

时间:2019-05-11作者:庞飞烟

    “他是谁?这说来可就话长了!”

    中年汉子旁边的修者,深吸了一口气,凝声说道:“他叫云笑,出身玉壶宗,在这一届的万国潜龙会之上,连败聂千秋、沈万年、玄九鼎,更是在最后的决战之中,剑斩金刀异灵金乌离,夺得本届潜龙会的冠军!”

    一口气将云笑在潜龙会上的表现说完,没有去管那中年汉子已经呆滞的脸色,继续说道:“你以为这就是结束了吗?没有,远远没有!”

    “夺得冠军之的云笑,引来腾龙大陆各方势力竞相争抢,但都被他拒绝了!”

    这修者脸上现出一抹狂热,继续说道:“再然后突然出现的一名天阶强者,企图收走云笑的性命,哪知道云笑的身后,还有一个同为天阶强者的姐姐,那一战,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天……天阶强者?!”

    听到这里,中年汉子终于是再也把持不住,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脸色也是一片煞白,眼眸之中满是懊悔和恐惧。

    “我……我刚才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想着自己之前的出声,还说着“云笑还是云哭”的侮辱言语,中年汉子就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仅剩下的,只有一抹浓浓的恐惧。

    就算这中年汉子实力不俗,已经达到了灵脉境初期的修为,可是这样的修为,在一名天阶强者面前,恐怕连蝼蚁都不如吧?

    对于中年汉子的恐惧,众人都是早有猜测,刚才此人是不知者无畏,可是任谁在知道有可能得罪了一位天阶强者的亲弟弟之时,恐怕都会是这种不堪的表现吧?

    …………

    对于外间的这些讨论,已经进入炼脉师公会的云笑,自然不会理会,而且他也不会如此小气,也就一笑了之罢了。

    炼脉师公会的大殿极其庞大,容纳一千人绰绰有余,而且因为外间护卫的把守,这一楼大厅已经尽数被收拾了出来,众人站在周围,除了最内里有一排坐椅之外,也只有中间一大片空地了。

    “云笑,到这边来!”

    当玉壶宗一行人从外间进来的时候,万妖山长老孟离阳眼尖,一眼看到云笑,当即大声叫了出来。

    这一道高声,也将场中千余人的目光,尽数吸引了过来,而他们的眼眸之中,都是噙着一抹火热和激动。

    要知道这里的大多数人,这三日时间都是去玉壶别院拜访过的,只不过无论是云薇还是云笑,他们都没有见到,自然有些失望。

    “去吧,云笑,看来那里根本就没有我们的位置啊!”

    云笑回过头来,耳中已是传来玉枢的声音,虽然只是玩笑,但也不难听出其中的一丝惆怅。

    在玄月帝国,玉枢是一宗之主,地位堪比玄浩然这位玄月国主,可是在那些腾龙大陆的大佬们面前,他却什么也不是,而且也自知比起云笑来,恐怕在这些大佬们心中的地位要差上一大截。

    “嗯!”

    云笑也没有矫情,他也想好好见识一番腾龙大陆地阶高级巅峰炼脉师的手段,到那边恐怕会看得更加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钱三元决定要亲自展示炼脉之术,所以诸如孟离阳孤华乌桐他们,也尽都在这潜龙大陆多停留了三日。

    一个地阶高级巅峰炼脉师的手段,哪怕其中几位并不是炼脉师,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更何况他们还有一重更深层次的目的呢。

    “云笑,令姊云薇小姐没来吗?”

    看着云笑走近,原本坐在椅中的钱三元孟离阳等人,尽都站了起来,不过瞥了一眼没有看到某个曼妙身影的时候,不由都有些失望,钱三元更是直接问了出来。

    “呵呵,姐姐不喜热闹,在玉壶别院休养呢!”

    云笑的轻笑之声并没有如何掩饰,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是说给眼前这几位听的,而听得这话,钱三元几人终于是肯定见不到那位天阶强者了。

    事实上某些人猜得没错,钱三元突然要举行这次炼脉之术的展示,就是想借此机会再和云薇攀攀交情,现在后者没来,也只能是从云笑这里想办法了。

    “云笑,等下我会从治病救人和炼丹制药两方面展示炼脉之术,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大家相互学习嘛!”

    这位炼脉师总会的副会长,可是从凌天帝国炼脉师分会会长顾道那里,得知了当初的全部过程,所以他自问虽然是地阶高级巅峰的炼脉师,但在治病救人这一道上,恐怕未必就比云笑强多少。

    毕竟那整个炼脉师总会都束手无策的先天绝脉,就是眼前这少年想出来的办法,没看到那玄阴殿从小被先天绝脉折磨的薛小姐,就好端端地坐在一旁吗?

    “呵呵,钱副会长这话有些过了吧,试问在这整个潜龙大陆之上,谁还能比您的炼脉之术更加强横呢?”

    哪知道云笑正想谦逊两句的时候,一旁却是传来一个略有些酸溜溜的声音,待得他转头去看时,却发现这说话的老者面目有些陌生。

    不过云笑虽然没有见过这老者,但其脸前黑色徽章之上三枚闪闪发亮的深邃弯月,却是在向众人昭示着此人乃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灵阶高级炼脉师,当下已是有了一些猜测。

    “云笑,这位是你们玄月帝国炼脉师分会的姚之元会长,想必你这灵阶高级炼脉师居然去凌天帝国考核,他心中也是不无想法啊!”

    果然,那人话落之后,钱三元已是笑着接口了,不过言语之中却颇为直接,让得那姚之元神色颇有些尴尬。

    这位灵阶高级炼脉师,确实是玄月帝国炼脉师分会的会长大人,而他的心中,也的确对云笑没有在本国炼脉师分会考核炼脉师等级徽章,很是不满。

    作为炼脉师分会的会长,姚之元在这玄月帝国的身份,丝毫不会比玄月国主玄浩然差多少,这就养成了他一副颐指气使的脾气。

    尤其是近年来玉壶宗发展得好生兴旺,很多的炼脉天才都被网罗了去,虽然尽皆会来炼脉师分会考核等级徽章,可这也导致炼脉师分会的人才被分流了不少。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大家各凭本事,倒也不会让姚之元真的做点什么,可是从总会钱三元副会长的口中,姚之元却是得知云笑竟然去凌天帝国考核了等级徽章,他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

    潜龙大陆各大帝国炼脉师分会,肯定也是有竞争的,玄月帝国虽然有玉壶宗来分人才,但那些炼脉师的等级,终究是在这玄月炼脉师分会考核的,这笔业绩,自然也会记在了姚之元的头上。

    如果云笑只是一个普通的凡阶炼脉师也就罢了,可是现在,一个夺得万国潜龙会冠军的超级天才,一个潜力无限的炼脉妖孽,竟然舍近求远,跑到万里之外的凌天帝国考核炼脉师徽章,姚之元是怎么想都觉得憋屈。

    这么一个未来可能大放异彩的绝世天才,竟然不能给自己的履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姚之元连带着云笑本人都有意见了。

    当然,这种想法是不可能明面上表现出来的,毕竟姚之元知道钱副会长和那些腾龙大陆巨头们,都很看重云笑。

    更何况云笑背后还有一位天阶三境的强者姐姐,就算是借姚之元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在明面上得罪云笑啊。

    哪知道自己刚刚说得一句话,便被钱副会长给直接说破了心思,姚之元心中尴尬之余,索性不再隐藏自己内心的不满了。

    “对于云笑的脉气战斗力,我倒是没有丝毫怀疑,不过这灵阶高级的炼脉师徽章嘛,恐怕就有些水分了,毕竟炼脉一道和脉气修炼,可是大不一样的。”

    姚之元完全没有在意周围众人异样的神情,想来从钱三元那里,他已经知道云笑本身的灵魂之力只有灵阶低级,只是靠了一些特殊的手段,才得到的这灵阶高级炼脉师徽章。

    作为一名灵阶高级炼脉师,姚之元哪怕是在对上玉枢的时候,也不会有丝毫惧意,更不要说是云笑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了。

    姚之元相信以云笑的修炼天赋,或许会很快达到和自己同样的层次,可是这炼脉之术他却是极度自负。

    眼前这少年的炼脉之术连自己都及不上,凭什么钱副会长如此看重,还说彼此相互学习,很明显这只是看在云笑之姊云薇面上的客气之辞罢了。

    见得自己一句话没说,这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姚之元会长,劈头盖脸地就说了这么大一堆,云笑哪怕脾气再好,也不由生出了一丝火气。

    别人不知道云笑的炼脉之术,可是他自己却是清楚得很,如果是相互比拼炼脉之术,或者炼丹制药的话,那他或许真的连灵阶中级炼脉师也比不过。

    可单单只是从旁观摩别人施展炼脉之术,凭着云笑前世圣阶高级巅峰炼脉师的记忆,恐怕至少甩钱三元十几条街,更不要说这只有灵阶高级的姚之元了。

    这下恐怕有场好戏可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