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龙圣祖 第325章 李岳师兄,你怎么了?

时间:2019-05-11作者:庞飞烟

    相对于那些事不关已想要看热闹的外人,玉壶宗宗主玉枢却是微微皱了皱眉,直接转过头来,冷声说道:“青山宗的弟子,都是如此没有规矩吗?”

    以玉枢的身份,自然不会去和李岳这年轻一辈分说,他所盯住的身影,赫然是青山宗的宗主厉峰。

    就算玉枢将云笑收为了嫡传弟子,但他对云笑的了解也并不太多,他清楚地知道,云笑这冲脉境后期的修为,绝对不可能是李岳的对手,双方之间,隔着一个合脉境的大阶呢。

    哪知道玉枢话音落下,那厉峰却是怪眼一翻,冷然说道:“我青山宗的弟子,一向都是直来直往,他只是想和令徒亲近亲近而已,玉枢宗主不会连这个都要管吧?”

    不得不说这厉峰倒是有一副好口才,几句话便将玉枢堵得哑口无言,而且他还觉得意犹未尽,继续说道:“玉枢宗主的这位弟子,不会连和别人握一下手都不敢吧?那我可要怀疑玉枢宗主择徒的眼光了!”

    短短的两句交谈,让得揽月殿中众人都是心知肚明,暗道青山玉壶两宗一向不合的传言,恐怕并不是空穴来风啊,这针锋相对的架势,就差没有直接大打出手了。

    当然,这里是玄月皇室的揽月殿,就算玉枢和厉峰怎么看不顺眼,也是不可能打起来的,不过那年轻一辈的试探嘛,倒是有些意思。

    被厉峰两句话一堵,玉枢也觉得为难之极,确实,此刻的李岳并没有露出敌意,反而是一副言笑殷殷,想要和云笑亲近的模样。

    但和青山宗这些家伙打过无数交道的玉枢,知道有其师必有其徒,厉峰心性阴狠,这李岳也绝不是省油的灯,这握手之间,绝对会隐藏着什么猫腻。

    可当此情形之下,如果玉枢执意不让云笑去握手,那玉壶宗无疑就矮了青山宗一头,作为玉壶宗的宗主,玉枢绝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

    “呵呵,李岳师兄一番好意,我又怎么会拒绝呢?”

    就在玉枢心中纠结不定的当口,云笑的轻笑声已是随之传出,紧接着殿中众人就看到他那只略显净瘦的右手,已是朝着李岳伸出的右手伸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无论是李岳自己,还是其师厉峰,眼眸之中都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冷笑,因为他们尽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青山宗内的修者,大多都是修炼的土属性功法,而修炼这种功法的脉气修者,肉身力量乃是他们一绝,如果单单比拼肉身力量的话,同等层次之下,青山宗可称玄月帝国之最。

    在厉峰看来,这里是玄月皇宫,李岳固然是不敢将云笑的右手都给捏碎,但是这一握之下,给其一点苦头吃吃却是无伤大雅的。

    如果云笑坚持不住,在李岳一握之下痛得大呼小叫,那可真是有好戏看了,哪怕不能让玉壶宗伤筋动骨,丢这个大脸后,看那玉枢还能不能大摇大摆地坐在上首的位置?

    这就是厉峰心中所想,而且他有绝对的理由相信,接下来的一刻,自己那个得意弟子李岳,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之中,云笑和李岳的右手,终于是握在了一起,在这一刻,李岳眼中的嘲讽愈发浓郁了几分,他是真想看看这个刚才还冷静如妖的小子,那脸色狰狞大声痛呼的样子了。

    事实上在握住李岳右手的时候,云笑确实是感应到一股不可匹敌的大力传来,如果他没有什么准备的话,猝不及防之下,还真有可能会被这一股大力给握得惊呼出声。

    可云笑敢和李岳握手,又怎么可能不早作准备?

    在那股大力袭来之时,他心念动间,一朵细小的血红色火焰,已是从他掌心的血红色弯月印记内喷发而出,而且直接钻进了李岳的掌心之中。

    不得不说这李岳确实是运气不好,偏偏要来招惹云笑,而且是用握手这种方式,因此他无论是伸右手还是伸左手,恐怕下场都会极为的狼狈。

    “嗯?”

    正在李岳加大自己的掌中力量,要让云笑痛呼出声的当口,他的脸色忽然一变,旋即就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炽热从自己手掌之中爆发而出,让得他慌不迭地便要甩脱自己的手掌。

    “咦?李岳师兄,你怎么了?”

    然而再下一刻,李岳却是忽然发现自己第一下竟然没有能甩脱云笑的手掌,反而是被其紧紧握住了,而且这小子口中还发出一道惊异的声音,让得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若有所思。

    这一幕自然也为玉枢和厉峰收在眼中,当下两人的脸色各有不同,因为这和他们先前心中所想,简直就是大相径庭啊!

    “你小子给我放开!”

    感受着那股钻心的疼痛越来越是难忍,李岳也顾不得场中这么多人的注视了,见得他口中厉喝声落下,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大力,终于是将云笑的右掌给甩脱了。

    “李岳师兄,你不是要和我亲近亲近吗?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

    偏偏云笑的话语还在不断传进李岳的耳中,让得旁观众人都明白了过来,看来刚才那握手的瞬间,并不是李岳占了便宜,而是着了云笑的道儿啊。

    可云笑的祖脉之火,是隐藏在掌心之中,继而直接钻入李岳掌心的,外人根本难见,所以他们到现在都不清楚,这只有冲脉境后期的小子,到底是怎么让一个合脉境的青山宗天才,吃这么大一个亏的。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过此时的李岳,哪里还有心思来理会云笑的冷嘲热讽,他只觉自己的掌心之中一股炽热爆发开来,简直都要将自己这只手掌给焚烧殆尽了。

    偏偏他举起的那只手掌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看来那抹祖脉之火在云笑的控制之下,只是肆虐了他的皮下血肉,短时间内外人并不能见。

    “我?我什么也没做啊?李岳师兄,你到底怎么了?”

    众人看着云笑那一脸的疑惑,在觉得好笑之余,却是对这个只有冲脉境的少年,多了一丝畏忌之心,这种伤人于无形的手段,可是连他们都不具备的。

    要知道在场众人,不是一宗之主就是一家之主,能坐在这揽月殿中,至少也是达到灵脉境以上的强者,能让他们感到畏忌,不得不说云笑这一刻出的风头,可比那李岳高明得多了。

    “老……老师,救我!”

    感受着掌心之内的炽热越来越烈,李岳也不是傻子,知道是在无形之中着了云笑的手段,如果再不想办法化解的话,恐怕连这只右手都保不住,所以当即跨回厉峰身边,开口求助。

    从刚才云笑的话语之中,李岳也知道求这小子根本就没有什么用,而且他相信自己的老师实力强横,一定可以替自己化解那古怪的东西。

    “卑鄙!”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厉峰,看着自己这个宝贝弟子狼狈的状态,其脸色早已变得阴沉无比,但却不得不出手救治,培养一个超级天才,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听得厉峰口中一道沉喝落下,他已是直接站起身来,瞬间握住了李岳的右掌,一股强横的土黄色脉气喷发而出,将那只右掌整个都包裹在了其中。

    云笑的祖脉之火固然是厉害,但也是有一个极限的,合脉境的李岳无法化解,但是灵脉境巅峰的厉峰,却是轻松就将之给弄熄了。

    不过保得一只手掌的李岳,还有青山宗的宗主厉峰,脸色都不太好看,虽然这位青山宗主出手及时,但是李岳右手掌内的经脉,还是受到了一些损伤,这势必会对他以后的修炼根基,都造成一些影响。

    “玉壶宗的弟子,下手都是如此狠毒吗?”

    感应着宝贝弟子手掌之内的破碎经脉,厉峰终于还是把持不住,转过头来,对着玉枢厉喝出声,而听到这一道声音,旁观众人脸上都是不由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这口气好像有些耳熟悉啊,之前玉壶宗宗主玉枢,不是也沉着脸对厉峰说过这么一句吗?怎么才过去没多久,就反过来了?

    此时的玉枢,心中无疑极为舒爽,其目光在云笑茫然的脸上扫过,如何不知道是这小子使了些不为人知的手段,这才让那试图挑衅的李岳吃了大亏。

    不过这种感觉,真的是爽啊,原本认为云笑吃个大亏的玉枢,全然没有料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这个新收的弟子,还真是为自己争气啊。

    所以听到厉峰的喝声之时,玉枢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是露出一丝笑容,接口道:“厉峰宗主说哪里话,年轻人相互亲近一下,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再次听到这有些耳熟的话语,众人脸上的古怪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这位玉壶宗的宗主也是促狭,将刚才厉峰的话原封不动又还了回来,这是在打脸吗?

    而听到这话的厉峰,只觉一口老血堵在喉头,恨不得喷将出来,将这一对师徒给生生淹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