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龙圣祖 第80章 都没占到便宜

时间:2019-05-11作者:庞飞烟

    相对来说,后背之中的穴位,又要比手臂中的穴位重要得多了,如果云笑真的能够拂中,恐怕这玄执也要顷刻间失去战斗力,而且是整个躯体都变得酸麻不已。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有了一丝异样的期待,因为他们知道,刚才的赵宁书就是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这才一溃千里,难道这位帝国三皇子,也要步赵宁书的后尘吗?

    事实证明,无论是脉气修为还是反应速度,玄执都不是赵宁书能比的,或许这就是修炼资源的差距吧,又或者玄执的灵魂之力,终究是比赵宁书强了不少。

    总之在云笑那右手食中两指眼看就要触碰到玄执的后背之时,这位帝国三皇子整个身子都朝着左侧横移了数尺有余,让得云笑的这一拂,自然瞬间落空。

    “区区拂穴之法,又能奈我何?”

    不得不说玄月帝国的三皇子,见识果然高人一等,这普通家族可能连听都没有听过的拂穴之法,他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而且口气之中蕴含着一丝不屑。

    其实玄执的心中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正因为他了解这拂穴之法的厉害,才知道如果自己刚才被云笑拂中的话,或许会瞬间陷入一种麻木的状态,从而被对手抓住机会。

    就算以云笑的脉气修为,拂中了穴位,也不一定能破掉玄执的防御,但这位堂堂的帝国三皇子,如果像那边赵宁书一样被打肿眼睛,或是扇上一巴掌,那让他的脸往哪儿搁?

    原本还有些轻视云笑的玄执,经过这一次电光石火的交击之后,已是收起了一些狂妄之意,这小子虽然只有引脉境巅峰的修为,但是那些手段,却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玄执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日在绝药谷中,自己左臂被烧去一片皮肉的经历,那可是会让他终生难忘的。

    看来云笑也是知道玄执对自己的祖脉之火有所防备,这才没有在一开始就施展自己的最强手段,毕竟催发祖脉之火,那也是很消耗脉气的。

    一击不中,云笑也没有气馁,这位乃是聚脉境中期的帝国三皇子,如果这么容易就被收拾,那玄月皇室也不会称霸玄月帝国千年之久了。

    然而正当云笑心念动间,想要变招再行攻击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那还没有收回的右臂,居然有些动不了了。

    原来刚才惊了一身冷汗的玄执,一刻也没有闲着,在他朝着旁边横移数尺的当口,其左手已是顺势挥出,精准地箍住了云笑的右手手腕,不得不说这位帝国三皇子的反应真是极其之快。

    云笑手段众多,而且很多都是这潜龙大陆不可多见的强横手段,但有一点始终是他的短板,那就是脉气修为。

    不管怎么说,云笑的脉气修为也比玄执低了两个小境界,而且中间还隔着一个大阶天堑,所以他一直与实力比自己强的敌人对战之时,都不会正面比拼脉气,而总是会施展一些巧招。

    然而此时玄执的反应和动作,实是云笑没有料到的,这位皇室三皇子变招之快,而且突然之间变守为攻,这样的手段,也确实是比赵宁书和曹骆强了不止一筹。

    “不好!”

    右手手腕被玄执箍住,云笑刚刚升腾起一抹警觉,眼中便看到一抹皎白的熟悉光芒闪现而出,而这道皎白光芒的目标,似乎正是自己的右臂。

    曾经在绝药谷的时候,正是这一道皎白光芒,将云笑眼看就要到手的紫气华莲给夺了去,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是那玄执的奇形武器,而且是一种极其锋利的武器。

    云笑猜得没错,玄执心狠手辣,可从来都不会有什么手下留情的想法,那日被云笑脉火烧中不得不削去一片皮肉,他此时的举动,正是要用云笑的一条右臂,来补偿自己损失的皮肉。

    左手箍住云笑,而玄执的右手已经是从腰间掏出了那一把弯月形的白色武器,见得其一挥之下,直接朝着云笑右臂根部怒斩而去。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是心中猜测,尤其是赵宁书和曹骆更是脸现喜色,因为在绝药谷的时候,他们可是亲眼见过这奇形武器的锋锐程度的。

    连那三阶低级号称防御力极强的赤尾虎鳄都被这武器一击砍下了脑袋,更何况云笑这人类小身板了。

    他们尽都相信,只要玄执这一划能真正划过云笑的手臂,那后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有回天之力,这一条右臂,注定是要失去的了。

    就连玄执的心中,也是这样想的,他能够感应到云笑右手的挣扎,可是在他聚脉境中期的脉气碾压之下,他相信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的,至少在自己武器划过其手臂之前,这小子绝对挣扎不开。

    “嗯?”

    可是在下一刻,就在玄执感觉到左手掌心突然之间传来一抹炽热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到,那个眼看就要划断云笑手臂的皇室三皇子,其左手竟然慌不迭地放开了云笑的右手手腕。

    这一幕看在所有人的眼中,可就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他们知道玄执绝对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主,但为什么在这样眼看就要大获全胜的关键时刻,会突然松手呢?

    原来玄执在这一刻是感应到了从云笑右手手掌之中传来的灼烧之力,曾经吃过大亏的他,第一时间已是知道了那是什么东西,当机立断之下,根本就不敢用自己的手臂去赌。

    如果玄执不缩手,那他右手中的武器固然能划断云笑的右臂,但他的这只左臂也不一定能保得住,因为他对这股炽热熟悉得紧,正是那日在绝药谷让他削去皮肉的强横脉火。

    见得玄执缩手,云笑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气,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施展拂穴之法的乃是右手,如果是左手的话,或许这一次真的要阴沟里翻船了。

    在刚才那千钧一发的当口,云笑没有任何犹豫便催发了自己的祖脉之火,正是因为感应到了这抹强横的火焰,玄执才慌不迭地缩手而避。

    不过玄执虽然左手避过,但是他右手动作却是一点停滞都没有,看来他还想着云笑收手不及,最终或许还是会被自己这一划切断右臂。

    只是玄执不免有些想多了,要说比脉气浓郁程度云笑可能比不过他,但要比反应能力和速度的话,那云笑未必就比他差多少。

    所以这一刻呈现在所有人眼中的,就是如此惊险的一幕,玄执那一门奇形武器自上而下一划而过,而云笑的那只右臂,终究还是没有被切到,让其险而又险地在利刃及身之前抽离了出来。

    “呼……”

    虽然只是电光石火的一招,虽然只是发生在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内,可是众人却是犹如经历了极为漫长的时光一般。

    直到云笑完美抽离手臂,所有人都是大大吐出一口浊气,刚才那种时刻,他们真是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像谭韵灵丸这几个和云笑交情不错的年少天才,自然是松了一口大气,但是像赵宁书曹骆这样和云笑有仇怨的家伙,心情可就不那么美妙了。

    赵宁书他们一直都认为云笑那手臂在顷刻之间会被切断,也算是这位帝国三皇子变相地为他们报了仇。

    哪知道云笑竟然还有着如此神奇的手段,到了这个时候,赵宁书和曹骆这两个聚脉境的天才,似乎都已经猜出云笑刚才所施展的手段是什么了,一定就是那无坚不摧的祖脉之火。

    如果不是那诡异的血红色火焰,以玄执的脉气修为,又怎么可能在那种关键时刻缩手,让得云笑逃过一劫呢?

    相对于赵宁书和曹骆,作为当事人的玄执脸色自然更加阴沉了,说实话刚才那一刻由守转攻的反应,他自己都是得意之极,但即便是这样,竟然依旧没有能伤得了云笑,反而是他自己的手心被灼得隐隐作痛。

    不过如此一来,玄执不由对云笑的杀意更多了几分,这小子年纪比自己小不少,可是这手段却是极度的神奇诡异。

    再加上云笑还身怀火属性祖脉,很可能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炼脉师,这就让玄执心中更加不平衡了。

    他乃是堂堂的帝国三皇子,无数的天材地宝加诸其身,更有着灵阶的炼脉师不时为他淬炼经脉,这才能激活祖脉成为一名炼脉师。

    这姓云的小子何德何能,又有什么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座?

    一贯的皇室傲气,让得玄执心中极不平衡,在他看来,任谁见到自己都应该卑躬屈膝谄媚奉承,哪怕是那边的玉壶宗两大内门天才,不也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吗?

    可偏偏出了云笑这么一个刺头,不仅不将自己皇室三殿下的身份放在眼里,而且还抢了属于自己的紫气华莲,更是将自己弄得削去了一片皮肉,这奇耻大辱,玄执若是不能够报回来,或许对他以后的修炼道心,都有一定的影响。

    “小子,能让本皇子用出这一招,你足以感到荣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