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收尸客 第17章 酒来!【感谢好多人打赏~请继续~~】

时间:2020-11-12作者:笔落青花

    . ,最快更新收尸客最新章节!

    郑成岳看着杀伐果断的李泽,心头略有不悦,以往收尸营都是暗中出手,几乎不会和敌人正面交锋。

    这小鬼张口就要斩了同义帮上百人的土匪,他哪里来的底气?

    杀戮不可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今日你李泽在这里杀爽了,以后呢?黄石村以后怎么办?

    从怀中掏出一把葫芦籽,郑成岳眯起眼睛,远远看着李泽,莫不是把郑毅的葫芦当后手了?

    “郑平安,你是越来越欠打了,这可是你爷爷花了点心思才搞来的宝贝,二十中品元石就被你卖了?”

    吐出一口葫芦籽皮,郑成岳轻喃道:回去再找你这龟孙的麻烦。

    不对,不能是龟孙……

    葛无恩没想到自己的手下如此不堪一击,刚刚李泽出剑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缘由。

    同义帮中,规矩几乎不能束缚众人,土匪,求得就是个自由。

    众人尊敬葛无恩的原因,一是因为他是身先士卒的炮头,二是因为他的境界远超在场众人。

    穴窍境六重,面对经流境那就是屠杀。

    葛无恩正准备开口,身形不由得一顿,副帮主梁三伯的声音传于耳边:

    “那一剑名为不还,数日前横斩神仙村的那一剑,你不识得?蠢货,莫要再招惹此子,送几个和你不对头的家伙给他杀,顺势撤兵。”

    葛无恩握着缰绳的手都在颤抖,神仙村那一日的剑气,可是让同义帮帮主都变了脸色的,他区区一个穴窍境如何能抵御那般高手?

    接下梁三伯的好意,葛无恩面上无恙,看着周身道:

    “诸位兄弟,你们也知道,今日在黄石村死去的乃是我弟弟,他得了帮主的亲传,若是他的尸体被收尸营夺去,只怕免不了种种麻烦。

    照着规矩来说,我的人已经出了一次手,失败之后便不能出手的。但是我兄弟与我血浓于水,烦请诸位给在下一个面子。”

    葛无恩姿态放得很低,只是这土匪从来只信手中的刀,对于所谓的情义,不屑一提。

    “炮头,我们接的是帮主的命令,可不是你的命令。出来混的,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别说是你弟弟,就是老婆,这也轮到我们出手了。”

    和葛无恩并列的男子,转动着手中的长刀,刀锋通然坠向地面,砸出一道龟裂的痕迹,冷声道:

    “况且帮主说了,谁能带回尸体,谁便能得到十块上品元石。若是葛炮头,愿意出二十块上品元石的话,我让出这个机会也可以。

    十块上品元石,买你兄弟的尸体,这应该很划算吧?”

    葛无恩能坐上炮头的位置,自然少不了一众兄弟的帮衬,有人面色不悦,张口破骂回应。

    葛无恩微抬双手,压下众人的怒火,目光如水,“请便。”

    拖着长刀的男子,冷笑一声,褪下头上的斗笠,狐眼中带着狠辣道:“弟兄们,吃肉了。”

    长刀在地上划出一道曲线,二十匹骏马跟在男子身后,直奔李泽而去。

    江湖人对决,讲究一个公平,先自报家门,再谈江湖名号。

    可这土匪不同,他们出手,只为了一击必杀。

    什么狗屁仁义道德,与他们何干?

    “炮头,这长刀刘,越来越嚣张了,这次若是让他夺了尸体,他岂不是也能突破经流境,踏入穴窍境了?”

    “是啊炮头,咱们人多,凭什么怕他们,照我说,咱也冲锋,把他们一起做了。”

    “二十块上品元石,他娘的真敢说!弄死他!”

    葛无恩双手环于胸口,吐了口长气,吹起眼角的碎发,轻声道:“帮主让咱们不对付的两伙人出来执行任务,就是为了互相制衡,若是就咱们活着回去,长刀刘死完了,你们说帮主对我有没有意见?”

    葛无恩身侧一直不出声的三十人,静静地注视着场中的变故,他们,便是来这里监军而已。

    众人不语,葛无恩一脸轻蔑道:“再说,你们就这么肯定,长刀刘吃得下那小子嘛?”

    ……

    奔腾的骏马,带起滚滚黄沙,虚影之中,一道清冽的声音,贯穿马蹄声:

    “酒来!”

    近乎一人之高的酒缸,出现在李泽身前,挑剑而起,酒缸被高抛于空中,轰然炸裂。

    四溢的酒香,顷刻间蔓延开来。

    葛无恩等人离着李泽还有数百米,瞬间便闻到了这酒的清香,众人双眼放光,这酒可针不辍。

    黄石村内,坐于石上的梁三伯骤然滑落,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带着郑毅葫芦的年轻人,竟然会带着西北出了名的神仙醉。

    这酒传言可帮助穴窍境的武者,破开抗鼎境的壁垒。

    便是踏山境的武者,饮了他都有一定修行的效用。

    败家啊!

    弄这漫天的酒水,要做什么?

    更远处,郑成岳生生揪下了自己的胡子,他怎么都没想到,郑平安不仅给了李泽七醉葫,还把他费尽心思弄来了的神仙醉也给了李泽。

    郑平安的屁股,回去必须被打成四瓣,不!必须开花!

    李泽可不知这酒水引起暗中强者的如此反应,他回忆着那一日湛义出剑的模样,调动起百会穴中的元力,勾连天地元力,腾身跃起,站于身旁无主的马背之上。

    “黄石村中既有无辜之人无数,那天下无辜之人当更盛,他们为何不反抗?若是每个无辜之人都奋起反抗,莫不成这世间杀的尽他们?”

    “每个人,都该拥有自己的声音,就像每滴雨,都能或多或少地淋湿一地。”

    “止雨剑法,其实不用将所有的雨水凝聚于一点,每滴水其实都可以化为一柄剑,每柄剑都可以杀人。”

    心中所悟,李泽迎着奔腾的同义帮之众,高高跃起。

    漫天酒水,顺着他的君鼎剑,陡然变向。

    “止雨剑法!”

    长刀刘闻到了美酒的滋味,感受到了酒水淋身的湿意,同样看到了李泽出剑的模样。

    只是在他看来,蓄元的武者,再强,也只是孩童罢了。

    怎么可能伤得到成年人?

    “杀!”

    “轰!”

    酒化雨水,凝落遮杀,漫天黄沙,顷刻间落于脚下。

    李泽不动,长刀刘亦不动。

    万籁俱寂,天地间只剩酒缸碎裂的瓦片,落地的清脆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