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收尸客 第十四章 烦请阁下死一死

时间:2020-11-12作者:笔落青花

    . ,最快更新收尸客最新章节!

    一人背着尸筐,一人背着葫芦,倒是个有趣的组合。

    君步遥遥看着自己的便宜徒弟,轻笑道:“好小子,二十块中品元石就骗来了郑毅的玄阶宝物,可真是个真小人呢……

    白瞎了我的君子作风。”

    隋莱城头,大长老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声音消散于风中:你明知道此路不太平,何必淌这趟混水呢?

    风声呜咽,无人回应,漫天黄沙很快淹没了二人的背影。

    “前辈当如何称呼?”

    “报丧人。”

    李泽知道此人不愿透露姓名,也不强求,继续询问道:

    “前辈的衣服为何与先前收尸客不同?”

    李泽注意到身旁男子的穿着,不再是白衣胜雪,深黄色的衣着,配上面巾遮住了整张脸,只露出一道细缝观察着前路。

    “收尸营职业划分不同,衣着自有不同:白衣无常收尸客,黄衣如土报丧人,蓝衣似天寻战者,黑衣阎王亡命侠。”

    李泽微微颔首,白衣收尸,黄衣报丧,蓝衣寻战应当是提供信息的人,黑衣当是收活人之命的。

    这收尸营的划分倒是详细。

    “谢前辈指教,晚辈还有一个问题,为何不用棺材抬着,要用竹笼背着他们?”

    报丧人两根拇指塞入肩带,声音雄浑而有力道:“我中原男儿,护国而死,还未归家,岂能下榻?”

    李泽紧跟着男子的脚步,不再言语,心头觉得那报丧人的身影,又高大了几分。

    黄石村,

    靠近中原的村落,却比无尽的戈壁还要荒凉,常年的风沙侵扰,让这里的建筑,全部笼罩着一层细密的黄沙。

    黄衣报丧人于此,近乎融于景物之中,若不是他的呼吸悠长,李泽只怕会以为身遭无人。

    一身白衣收尸客打扮的李泽,轻轻推开一家院落,唯有蜘蛛网和破洞百出染黄的家具,诉说着这里早已多年无人生活。

    “报丧人来报丧魂,黄石村去黄石终。

    两位高人只管将刘三原地掩埋吧,他去边防的第二年,他那婆娘和孩儿就染了风寒而去。”

    李泽寻着一处背风的角落,款款将才知道姓名的十夫长,埋葬于脚下。

    边境一向如此,边境从来如此。

    这般战争,又是为了什么?

    老人见二人并未理会他,跟在他们的身后,向着下一位英烈的家中走去,口中絮絮叨叨着:

    “刘三命苦,家中人却没遭什么罪,那风寒倒是好东西;

    胡二就不同了,命苦呐,被人拿着血汗钱,入了家门,抢了妻。”

    报丧人继续前行,李泽却停下了脚步。

    “黄石村地处西北,村人怎会感染风寒?”

    满脸皱纹,拄着木棍的老者,眯起浑浊的眼,似是进了沙,呢喃道:“风寒有二,一为天寒导致,二为心寒导致,刘三的妻儿倒是贞烈。”

    李泽左手捂剑,右手扶正背后的葫芦,继续前行,声音飘向老者:

    “老先生是想借我的手,替那二人报仇嘛?”

    “老疯子可没这个胆,不过是见少年郎眼中有义,劝你归去罢了,莫要和他们起冲突,不值当。”

    胡二的家位于村北,虽有黄沙更盛,院中却别具特色。

    白杨耸立,梭梭草扎根于墙头之上,抵御风沙同时,又给庭院染上一丝绿意。

    手持木剑的孩童,跟着赤裸上身的大汉,练剑声虎虎生风,唯有靠在树下的女子眼中,时不时会分外走神。

    报丧人站定于胡二门前,没有推门而入,凝起声线,传遍黄石村:

    “英烈胡二,奋战边境,御胡而终,吾辈楷模。”

    其声悠扬,伴随着黄沙,回音袅袅。

    院中男子骤然变了脸色,先是大惊,再是大喜,又是大苦。

    李泽知道,报丧人先前不给刘三报丧,是因为家中再无活人,如今给胡二报丧,定是那家中还有亲人所在。

    树下的女子慌张起身,连滚带爬地想去开门,却被那裸着上身的男子,踩于脚下。

    报丧人冷喝一声:“院中有人,为何不来接丧?”

    “俺女人早和他断了联系,他是生是死,与俺家无关。”

    报丧人冷笑一声,李泽听出了这笑声中的怒意,“收尸营报丧人,只报丧不取命,开门迎丧,不然吐出你们这些年吃下的破撞营士卒军饷。”

    趴在地上的女子,双手捶地,不顾黄沙弄花了脸,连哭带骂道:“大人救我,我不是他妻子,是他霸占了我的家啊。”

    裸着上身的男子,一巴掌将其按于黄沙内,压低声音道:“再敢出声,老子弄死你!”

    女人哭而无声,她恨自己不如刘三的妻子忠烈,这才糟了这贼人的毒手。

    手持木剑的小儿,呆立于场中,见怪不怪的场景,他早已习惯。

    他这假爹告诉他的理由便是:女人,生来就是生殖的工具,勿谈什么尊严。

    报丧人看着李泽缓缓抽出佩剑,不再理会院内的秽语,双眼泛着一丝不解道:

    “收尸营的规矩,除了亡命侠,其他人不可与活人起冲突。这般霸妻之事,乃边境常见,今日你杀一个,往后还有更多,何必如此?”

    李泽抖过白色衣袖,君鼎剑剑花破门,不曾习得剑术的他,多少从止水剑法中领悟零星的基础剑法。

    “我不过是预备级的收尸客,收尸营的规矩与我何干?破撞营为中原守国门,中原人却在背后行如此不耻之事,这种人当杀,杀一个少一个!”

    报丧人身形微震,语气中带着一丝玩味道:“霸占胡二妻子之人,乃是这片出了名的土匪头头的亲弟弟,他背后可有穴窍境的高手撑腰,你还要继续杀?”

    李泽的脚步没有丝毫放缓,径直踏入院落之中,凝声道:“你的阳寿到了,烦请阁下死一死,收尸客李泽,送您上路。”

    报丧人双手环于胸口,轻轻放下背上的尸筐,看了眼面带微笑死而无憾的十夫长,心头不免生出一丝萧条之意。

    赤裸上身的男子,眼神泛恨,松开按着女子头颅的手,双指轻捏含于口中,吹出一声脆耳的哨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