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收尸客 第三章 把嘴给我闭上【求个投资、推荐票哈~】

时间:2020-11-05作者:笔落青花

    ,

    黄通这一刻才算明白,为何周深的剑力要凝聚于天地之间而不散,这分明是留给李泽的后手。

    其实周深早就想到了这一切,李泽用大理寺的绝招杀人,又学会了胡人的虎啸拳,而他故意不处理那两具尸体,就是为了引出收尸营。

    若是李泽无法调动他残留的剑气,想必还没走远的周深,必然会替他出头。

    周深这是在警示中原。

    那他本人不出现的原因,又是为何,莫不是怕那几个至强的家伙对付他嘛?

    黄通一边想着,一边挥手在身前造出元力罩,刚经历过大战的破撞营,此刻都是强弩之末,李泽调动起周深的攻击,光是余波,都不是这些普通士卒可以承受的。

    “黄副将,我看这李泽只是区区蓄元阶段,为何能绽放出如此剑气?”刘破胡单手捂着胸口,穴窍境的他今日可是大开眼界。

    黄通摇了摇头,轻笑着解释道:“你可以理解为,周深用绝强之力堵住了高山之上的瀑布,然后他把开启的方法告诉给了李泽,李泽只需要破开周深留下的封印,就可以让绝强之力倾泻而出。”

    “那周深该是何种境界?”

    黄通看着李泽木剑旁荡起的剑光,低沉道:“单是这残留之力,便能让破海境三重的君步堪堪接住,只怕周深的境界还在破海境之上。

    看来这个小怪物,可以让我们边境好好热闹热闹了。”

    ……

    李泽醉后写下的诗墙前,两个黑袍中年人兀自站定。

    感受着天边的剑意,二人同时回头看向身后的青袍男子。

    “小深深,这是破开心魔了?”

    周深背负着双手,一脸洒脱,冲着二人撇了撇嘴,“你两既然有意联手做局,就要想好中原深处那两大王朝以及古家族们的打算。

    那小鬼头我留在你们这里,他对我很重要,你们若是对他出手,我便将你蛮夷之主箫天杀,和中原第一人封天明在借这片战场捣鬼的事,散播出去。”

    周深说罢,身形一闪,犹如一道青烟,消散于二人身旁。

    被黑袍遮住身形的二人,看不出表情,只是对于周深的离开,没有丝毫去追击的打算。

    “不得了,看样子周深也踏出那一步了。箫天杀,这捧剑、借酒我都懂,这小鬼头竖着的诗是何意?”

    “就是字面意思,我是你封天明的爹,哈哈哈哈……你们中原的江湖江湖,要有趣了。”

    封天明看了一眼远方,轻声低喃道:“周深二十年不见,他真的在这找到了进一步的答案嘛?”

    箫天杀并未回应,只是静静地看着中原的方向,摇头道:“收尸营,这个势力越来越膨胀了,说不定他们和我们一样,也在通过死人来探究最后一步的方法呢。”

    “武道只有更进一步,何谈最后一步?”

    二人相错而离,此地空余半句诗。

    ……

    君步面色微红,这盛天剑力让他苦不堪言,此刻他如何想不到,先行离开的周深,狠狠地摆了他们一道。

    “这一剑,很不错,你若还能施展,今日之事便一笔勾销。”

    李泽双手抱着头,轻笑道:“前辈,我本无意对你,是郑毅前辈再三威逼我,我才会用出我家老头留下的剑意。

    你要让我再出相同威力的一剑,我必然不可能有足够的元力,要不您让我修炼一段时间,然后我再来给您展示一下我的剑术?”

    压下心头的逆血,君步缓缓吐出一口长气,凝声道:“这一剑的威力足有破海境,你现在只是蓄元阶段,经流境、穴窍境、抗鼎境、御空境、踏山境、破海境,每个境界还有九重小境界,你觉得你多久能到破海境?”

    看着君步受伤,郑毅心头格外不是滋味,若不是君步出手,他怕是会被那一剑斩杀。

    死亡的危机,郑毅很久没有在弱者的身上体验到了。

    脱离了恐惧,郑毅心头生出浓郁的愤怒之情,“黄口小儿,我修炼三十余年不过是踏山境高阶,你未免把武修一途看得太简单了。

    你既有大理寺的绝学,又会周深那罪人的剑法,更有蛮夷虎啸拳的传承,你必须死!”

    踏山境的威风,李泽如何能够抵挡,眼瞧的天地元力扑面而来,黄通微微侧身,替李泽挡下这般无形的攻击。

    “收尸客,未免太霸道了一点。李泽既入我大王朝边境预备营,便是我麾下士卒,活人之命,收尸营也要插手?”

    李泽看着黄通的背影,心头不由得一暖。

    过去,他和周深相依为命,二人宛如无根浮萍,周深所在之处便为家。

    今日,周深刚走,便有收尸客的强者上门侮辱,黄通的话语,又给了李泽新的依靠。

    郑毅自持收尸营地位悬殊,借着君步破海境之威,冷声呵斥黄通:“因为一个战场遗孤,莫不是大王朝的边军副将,想要和我收尸营决裂?”

    “战场遗孤,那也是我破撞营的人!”

    边军重诺,黄通既答应了周深,便不会看着李泽被人生生欺辱。

    君步此刻,也在犹豫,收尸营本不该过问这般闲事,只是李泽身上藏着的秘密未免太多了一点。

    郑毅刚要开口,一股浑天之力,骤然降下。

    众人皆是感觉到一股无法反抗的巨力,让他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君步瞪红了眼,

    是那个人!

    能让破海境的他,感受到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唯有中原第一人。

    封天明!

    黑袍男子静静地落于郑毅身侧,轻叹了口气道:“本想杀了你,来警醒一下你家郑老头,现在你和这小鬼恩怨已经结成,我不好强加因果。

    小鬼,你可敢与踏山境高阶为敌?”

    李泽被封天明的气势,压迫得根本无法抬头,双手持着断裂的木剑,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倒下。

    双腿急剧的颤抖,大滴的汗水滚滚而落。

    李泽的声音骤然而出:“我踏上武者之途不过半日,踏山境又如何,单冲郑毅前辈辱我家老头的话语,一年之内,我必杀他!”

    封天明诧异地看向李泽,这小鬼在自己的压力下,居然还能开口说话?

    不对!

    这是虚物蓄元。

    封天明凝起双眼,李泽脑中金色的“诗”字,不停地旋转,吸收天地间的元力,在灌体的同时,帮助他抵抗自己的压力。

    有趣!

    天地元力灌体。

    你能蓄元几次呢?还真是让人期待。

    封天明侧过头,声音中带着毫不质疑道:“郑毅,一年之内,你不可对李泽主动出手,让其安心在预备营修练……”

    “不!前辈,我要去收尸营,我要在他身边,抓住机会随时杀他。”

    李泽瞪红了眼,自己今日战湛义、斩胡人、退抗鼎、攻破海,除去外力相助,李泽面对这些强者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李泽意识到,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让自己说的话有分量。

    而他不能安逸地活下去,他就要呆在郑毅的身边,用随时死亡的危险,来强迫自己快速变强。

    破撞营的士卒同时哑然,这小子,好大的杀性。

    居然要追到人家大本营中去?

    封天明丝毫没有说话被打断的怒意,反而流露出一丝欣赏,轻声道:“如你所愿,君步带他回你们收尸营!

    高他境界之人,不可主动对他出手,若是他自己找死,那也不用客气。

    一年之后,郑毅可以随时斩杀他。”

    郑毅冷笑一声,去收尸营?他有一千种方法弄死李泽。

    李泽双手抱于木剑柄,咬牙道:“谢前辈成全,郑毅他必活不了一年!”

    黄通听着李泽的决断,心头不由得一震,周深让他照顾好李泽,这可好,人还没回去,便先跟着收尸营走了?

    有心想要挽留,奈何封天明的实力,让其根本无法开口。

    封天明身如鸿雁,轻飘而去,今日之事倒是有趣,踏山境都不能在他面前开口,一个区区蓄元的小鬼,竟然能无视自己的压力。

    “要么是天才,要么就是疯子。”

    封天明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此刻的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天下这盘大棋之上。

    待着天边的黑影消失,众人这才恢复行动能力,君步并未多说,单手提起李泽便御空而去。

    郑毅装起地上的两具尸体,看到缓步走向自己的男子,冷哼道:

    “破撞营莫不是要和收尸客不死不休?”

    黄通缓缓取下自己银色的头盔,夹于身侧,一字一顿道:

    “黄通此言,仅代表个人立场。

    尽管郑前辈是踏山境高阶,但我既已答应周深的请求,若是李泽在一年之内被前辈所杀,黄通定不惜一切代价,斩你!”

    郑毅怒极反笑,破撞营副将又如何?踏山境三重而已,竟然敢威胁他这踏山境八重?

    不屑。

    郑毅转身离去。

    破撞营众士卒却不懂黄通为何如此,明明他们和周深才见一面,为何黄通愿意为了一个小鬼,去得罪收尸营的强者呢?

    刘破胡摇头叹息,军旅之士,哪里懂什么江湖情。

    这个江湖,人情最难还。

    周深那一剑,若是没有斩去蛮夷,今日百人的破撞营,又能存活几人?

    黄通久不言语,带好头盔,凝声道:“抓紧时间回去休整吧,一旦胡人知道大理寺插手了战争,只怕边境又会有大军入侵。”

    蛮夷和大王朝征战多年,双方默契地没有让第三方势力介入。

    李泽用大理寺的止雨剑法斩杀了胡人,蛮夷之族必然利用这个借口,来调动八旗大军。

    一切的导火索,都在李泽身上。

    黄通明白,收尸营斩去李泽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双方开战。

    可周深救下了破撞营,他又承诺了照顾李泽。

    若是他胸怀天下,是该不重承诺,放弃李泽的;可他却又是半个江湖人,江湖人处处身不由己……

    可封天明既然在这里,为何又不阻止这场战争呢?

    黄通摇头,权谋之术他研究不来,能做的,唯有静等战争的爆发。

    ……

    神仙村以东一百里处,

    荒芜的凉山之后,别有洞天。

    李泽怎么也没想到,在漫天黄沙之中,会有这样一片绿洲之地。

    隋莱城。

    高耸的城墙,像是天然的屏障,将城内城外一分为二。

    城外黄沙滚滚,天地一线,城内却有绿树葱葱,绕湖而立。

    正当李泽吃惊之时,君步和郑毅同时向前躬身、抱拳。

    “拜见收尸营西阁主。”

    一个面孔极似郑毅的老头,不过发梢间多了些许斑白,一身布衣,抗着锄头,静立于三人身前。

    “蓄元……元力灌体两次,勾勒‘诗’字承载物嘛?”

    李泽一惊,老者的目光竟是看穿了他所有的秘密。

    “为何而来?”

    李泽注意到,君步和郑毅依旧保持着弓腰的姿势,一动不动,想来这般强者,也不会和自己一般见识。

    “成为武修!”

    “目的为何?”

    “宰了他。”

    “……”

    君步余光看着李泽手指指向郑毅,不由得一阵头大,收尸营西阁主郑成岳,那可是郑毅的父亲啊!

    你大哥还是真敢说,当这老子面,说要宰他儿子。

    郑成岳乐了,一手捋着络腮胡,轻笑道:“蓄元如何宰踏山境的强者?”

    “趁他练功,骚扰他,让他走火入魔;趁他吃饭,给他下毒,毒死他;挑拨他和强敌的关系,借刀杀人……”

    郑成岳一脸黑线,合着带了个小流氓回来,他还以为封天明口中的天才,到底能有多不同呢。

    “踏山境的强者,用凡人的手段可杀不死。”

    李泽轻轻点头,解释道:“之前我说的,都是我以前弄死别人的手段,胡人的碟探,汉人的碟探,但凡是想杀我,都被我用这些方法给弄死了。

    所以我现在来这里求学,就是为了一年之内,杀了郑毅。”

    郑毅一脸黑线,先不说自己比这小鬼高出多少境界,你大哥就不觉得面前的老者很眼熟嘛?

    李泽握着手边的木剑,继续道:“我知道,您和郑毅必然有血缘关系,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说什么,不要在背地里做一些小动作。

    你们这里的人,随手都能捏死我,没必要针对我。自然你们也不用担心我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我就是为了变强,宰了这家伙,大家都敞亮一点。”

    郑成岳一乐,单手托着下巴,倒是个有趣的小鬼,“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给你资源让你变强?”

    “我若是去了预备营,他们一定会因为我家老头子的缘故来照顾我,老头从小就教育我,江湖人情债最难还,我不想欠别人的,所以我来了收尸营。”

    李泽看着四周的绿树,深吸一口气道:“我在这里,你们可以随时杀我,我把命压在这里,我也就不欠你们人情,我会收尸完成任务,来兑换修练的资源。若是我自己无能,拿不到什么资源,一年后我活该被杀!”

    君步和郑毅此刻才恍然大悟,这小鬼可不是什么愣头青,他这是在借助郑毅给他当磨刀石呢。

    可周深也不过壮年,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老头?

    郑成岳欣赏地点了点头,直接道:“单论心态这一点,你在这隋莱城年轻一辈中,当属上佳,小公子年方几何?”

    李泽想起当日周深说自己是十五岁的绝世天才,牙齿一咧道:“十二岁。”

    若不是畏惧自己的老爹,郑毅绝对要跳起来一巴掌拍死李泽,哪有十二岁的年轻人,说话这么老态的?

    郑成岳眼睛微明,眼底生出一丝坏笑,低声道:“我收尸营也收留不少战场遗孤,这段时间你可以和他们一同训练。

    十五岁之下,可是蓄元打基础的好阶段,武者一途,唯有坚实的基础,才可步步青云。年轻人有想法是好事,抓紧这一年的修行时间吧。”

    郑成岳这才让躬身的二人起身,看了眼郑毅箩筐中的尸体,他放下锄头道:“郑毅去把这两具尸体交给镶蓝旗努尔手中,既然封天明都没管,那我们也别多此一举。

    没有战争,我们要去哪里收尸体呢。”

    郑毅错愕一愣,他之前想杀了李泽,就是为了避免大战,自己父亲为何说出这种话?

    “阁主,秋收刚过,若是再要开战,必然会影响大王朝农民的收成,我们没有必要在这时候推波助澜了吧?”

    郑成岳微微摇头,太多事情他只能做,却不能解释。

    “收尸营,只图财,至于战争权术,那是帝王将相的事。”

    李泽看着郑毅眼中的拒绝,至少这一刻,他对于郑毅的讨厌,没有对郑成岳多。

    战争……

    他不就是在战争夹缝中存活下来的嘛?

    君步将李泽送进训练之处,临别之时,轻声道:“有些训练,对于适龄人来说是大补,但是对于超龄的人来说,可是剧毒。

    量力而行,适可而止。”

    李泽蓦然想起,周深曾经说过,天才都是从小就接触各类天才地宝的,穷文富武,没点家底根本不可能修炼到强者的地步。

    君步的提醒,却是让他想起自己忽略的问题,现在有了资源,自己的身体真的能受得了嘛?

    接待李泽的收尸客,轻轻点头,悄声道:“诸生正在学习,你进入厅堂时,莫要大声喧哗,有不懂的问题,先举手后施礼再提问。”

    李泽微微颔首,收尸营中,竟然还有这般安逸之地,多多少少让李泽有点意外。

    宽敞的厅堂中,落座着近五百名年龄不同的孩童,众生端坐于蒲团之上,静静地聆听着前方白袍先生的讲述。

    环顾四周,李泽这才发现,自己这十二岁,未免假得夸张了一点。自己坐着,八成都和这群孩童站着一样高。

    先生看到后门进入的李泽,眼神示意其尽快落座,继续讲述道:

    “蓄元一途,方有九重之说,普通武者需要靠元石中的元力灌体一次,便可勾勒出自己的元力承载物,像大王朝边关的经流境的士卒,多是如此。

    自然也有不少天才,或是家境殷实者,可以元力灌体九次,九为极,蓄元达到九数之时,勾勒出的承载物会更强,才有可能踏足更高的境界。”

    李泽一边虚心听着,一边思考,元力灌体需要元石?自己这天地元力灌体又是怎么回事?

    先生看着新来的学生举起了手,当即示意他提问。

    李泽记得要行礼,便学着黄通的模样,朝着先生双手一抱拳,朗声道:“收尸客,李泽,请赐教。”

    厅堂中安静了三息,骤而爆发出哄堂大笑。

    “经流境都不是,他是什么收尸客。”

    “请赐教?赐什么教?他是想和诸先生单挑嘛?”

    “哪里来得蛮子……”

    或许是厅堂中的学习气氛过于压抑,过于是因为孩童们的童言无忌,便是授课的诸知先生都不禁笑了起来。

    诸知眼角展露出鱼尾纹,双眼眯起,左手捧书于胸口,右手微抬。

    “静!”

    哄笑声戛然而止。

    李泽错愕一愣,刚刚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上百道丝线般的元力,封在了这群孩童的嘴上。

    这便是元力使用的方式么?

    “李泽,你想问什么?”

    “元石为何物?天地元力灌体为何事?蓄元是否受年龄的影响?”

    李泽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面对众人的哄笑,他虽有难堪,可还是厚着脸皮问出了自己的问题,毕竟他来这里可是有目的的。

    诸知还未开口,先前嘲笑李泽的孩童,微微抬指,掀开嘴角边的元力封印,不屑道:

    “元石是承载元力的晶状物,可以用来修练可以用来交易;

    蓄元自然是年纪越小越好,根骨越大,身体对元力的排斥越强,越难蓄元;

    至于天地元力灌体,我建议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就你这岁数,八成也是一辈子经流境的事……”

    李泽点了点头,对方很明确地解决了自己的疑惑,至于后面的疑惑,他不想听。

    想着刚刚诸知的手段,李泽调动起刚刚封在这小子嘴边的元力,低喝道:

    “把嘴给我闭上!”

    嗡!

    还想继续嘲讽的郑平安,瞬间哑然。

    一直面如春风的诸知,突然变了脸色。

    不是因为阁主的孙子被人禁了声,而是明明只是蓄元的李泽,怎么会调动元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