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品神农 第270章 落英,缤纷

时间:2019-05-11作者:菜农种菜

    第270章 落英,缤纷

    想不到在这样的小地方,竟然还能够有这么强大的人物。

    更想不到,一盆盆栽,让她见到了这样的人物。

    以她的观察,对方十分年轻,哪怕是她丈夫秦天,当初被誉为天选之子,在对方的这个年龄的时候,也可能还没有这么强悍的实力。

    想到这儿,上官温柔自然不会在一位注定会成为大宗师的人面前拐弯抹角,她直接笑着道:“王老板是武道超级高手,才能改造出那么出色的盆栽,向飞虹将盆栽送给我后,我就做出了这样的推测,出于好奇,特意过来看一看。”

    王伦点点头:“向飞虹买走了盆栽后,我就知道会有这种推测出现,只是没想到那一位没有跟着上官小姐一起过来。”

    他指的“那一位”,自然是指那位很可能是大宗师的人。

    “秦天他不在,在闭关中。”上官温柔解释道。

    王伦起初意外,随即便释然了,说道:“原来是秦天,怪不得。”

    秦天是十年前入过神榜的人,虽然一直不见踪影,但十年前就已经达到天境成为大宗师了,是最近这几十年以来,唯一入过神榜的人。

    所以,十年前的秦天,就能够利用大宗师的手段,借助天地的力量,改造盆栽,培育出的盆栽能够比他的更加出色。

    到了现在,兴许秦天也从大宗师境界,踏上了真正的修真之路,就跟那些停寿闸血的老怪物们的境界一样。

    王伦觉得,还真的有这种可能,并不是所有超越大宗师之境的高手,都是那些老怪物,也许有人例如秦天,可以做到这一步。

    这边,上官温柔好奇问道:“你认识我丈夫?”

    王伦笑着摇了摇头:“只是听说过,神榜上这些年唯一入榜的人嘛,但从没有缘见到过。”

    原来上官温柔便是秦天的妻子。

    他对秦天的信息了解得极少,自然更加不可能知道秦天的私生活了。

    事实上,现在哪怕是在修炼界,名气最大的也属于华夏战神方海量,很多人不知道秦天,也正常。

    “王……”上官温柔迟疑了一下,还是笑着道,“我还是叫你王老板吧,谢谢你为我解答了疑惑。”

    王伦点了点头。

    “王老板,像那盆紫罗兰一样的盆栽,你这边还有出售么?”

    上官温柔来这儿的真正来意,就是想再带回去一盆自己喜欢的盆栽。

    “还有几盆,不过很抱歉,我想先留着,暂时不卖了。”

    王伦其实是不想将那几盆盆栽卖给上官温柔,因为已经卖了一盆了,向飞虹也答应帮他宣传印山盆栽,再卖一盆给上官温柔,宣传程度不会得到提升。

    而他又不是需要那卖盆栽的几百万。

    “这样啊,那真的很遗憾了。”上官温柔有些儿失望。

    但盆栽是对方的,她也不能要求对方就一定要将盆栽卖给她。

    放下盆栽这件事,上官温柔喝了一口茶,带有兴趣地问道:“我能问问王老板为什么会住在乡下么?原本我以为印山村这儿是有一个大的门派,由王老板在这坐镇呢。”

    换成其他人,她相信也会有这个疑问。

    她丈夫秦天,就是一个很洒脱的人,不求名利,但也没办法过这种跟泥土打交道的平凡生活,难道说修炼的真谛,以农民的身份也能获得?

    她当然不是瞧不起农民,只是真的无法理解王伦的这种举动。

    “我本来就是一个农民,习惯住印山村了,毕竟在这儿也一样可以修炼。”王伦笑着道。

    上官温柔有些醒悟,脱口而出道:“生活即是修行?”

    修炼方式上,她觉得王伦和秦天真的不一样。

    秦天是会去找一些适合修炼的好地方,一年修炼个几个月,然后其余时间就是享受生活,闲云野鹤。

    而王伦,她感觉更接地气一些,将修炼跟普通的生活融为了一体。

    哪种修炼方式更好,她答不上来,但很佩服王伦的这种选择。

    “王老板,以后有机会,我想介绍你跟我丈夫认识。”

    上官温柔真心实意道。

    她觉得如果王伦跟秦天见了面,不同的性格、不同的修炼方式,能带给对方不同的启发。

    尽管现在王伦的实力不及她的丈夫,但假以时日,接近甚至是超越都很可能发生,所以结识王伦总不会是坏事。

    “好啊,我也想见一见他。”

    王伦说道。踏上修炼之路后他也跟不少的修炼者打过交道,但多数是敌人的关系,如果能够认识秦天,交流一下修炼心得,是很有好处的一件事。

    “行,反正你就住在印山村,也许我们可以在以后过来找你。”

    上官温柔说着站了起来,无意中抬头,看到了堂屋最里面的墙壁上,贴着的一副对联。

    是一副关于福禄寿的对联,纸张有些发白,边缘也卷曲起来了一部分,上面用毛笔书写的黑字,颜色也有些发灰了。

    但是,上官温柔还是被那透着磅礴气势的字吸引住了。

    她不由得走上前,凑近一些后仔细观察起来。

    越看,她越觉得这些字写的真的很大气,整幅对联给人一种很有气势的感觉,但如果只观察其中的某一个字的话,则又会发现单独的一个字写得很细腻,在力求完美。

    大气跟细腻,这好像截然相反的两种气质,偏偏出现在同一副对联上,出自于同一个人之手。

    上官温柔不禁问道:“王老板,这对联是你写的吗?”

    这对联肯定不是印刷品,也不是街边摊随便一个人写的,书法跟颜真卿的特点有些像,分明是在书法上有很高造诣的人写出来的。

    王伦摇了摇头:“不是我写的,我小时候写出来的字,我爷爷都说是鬼画符。”

    随后他说道:“这对联是我爷爷写的。”

    “哦,确实写得好,大气和细腻这两种特点驾驭得出神入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具备这种特点的毛笔字。”

    上官温柔夸赞道。

    王伦笑着点头回应,心中其实是有几分骄傲的,毕竟这是他爷爷写出来的字。

    在他的记忆里,爷爷王紫来是无所不能的。

    现在事实证明,他的爷爷确实很牛,就连毛笔字都写的这么好,让沪城的贵客都惊叹。

    也难怪他会觉得爷爷王紫来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有文化,会医术,还会武学,这哪是一个农民会的。

    不过,连他老爸都不知道爷爷王紫来和奶奶田落英的详细情况,只说爷爷奶奶是插队来的印山村。

    “王老板,多有打扰,那我就先走了。”

    上官温柔笑着告辞,而对联上很有特点的字体则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王伦送对方到了门口,对方搭乘来时的一辆车离开了。

    傍晚时,王伦在院子里择菜,父亲王大放骑着摩托车回来了,走到院子里时,跟王伦说道:“小伦,我买了一瓶酒回来,晚饭咱爷俩喝几口。”

    “好。”王伦笑着道。自家老爸不嗜酒,但每隔一阵子会喜欢小酌一次。

    瞧见老爸手上的袋子中装着香烛和纸钱,还有一个用彩纸扎的别墅,王伦不禁说道:“明天是奶奶的生日了。”

    他对奶奶田落英没任何印象,父亲王大放说在他两岁的时候,奶奶就离世了。

    明天是奶奶的七十五岁冥寿,这个日子他记得清楚,因为虽然对奶奶没印象,但小的时候爷爷经常在他面前说起奶奶,说的是生活中的小事,现在想起来,那应该是留在爷爷脑海中的温馨回忆。

    凭着爷爷的讲述,他小的时候也勾勒出过奶奶田落英的样子,首先便是漂亮,然后是温柔,大家闺秀。

    ……

    第二天大上午,王伦一家还有大伯一家到了山上,王伦在爷爷和奶奶的合葬墓前拜祭过了,又清理了一番,才下山。

    “小伦,在想什么呢?”

    母亲秦惠柔见王伦下山时明显在想事,不由得问道。

    王伦边走边说道:“还是一样的事,关于爷爷奶奶的事,咱们知道的太少了。”

    说起来他自己都不信,爷爷那一脉在哪儿、有兄弟姐妹没有,他不知道,奶奶那一脉的情况也是同样如此。

    而且,问过了父亲,王大放明显也不是有意在瞒他,确实是这方面了解的很少。

    只知道奶奶确实是大家闺秀,不是湘楚省的人,但包括他的父亲还有大伯,都从没有见过奶奶那一边的亲戚。

    所以王伦总觉得,当年爷爷王紫来带着奶奶田落英来到印山村,似乎是为了躲避什么事。

    安然扎下根后,也似乎是为了不引起什么麻烦,所以爷爷奶奶主动隔绝了外界,也没让他父亲和大伯参与进来。

    “你爷爷和奶奶的事,我和你大伯也就了解这么多,他们既然不想多说,肯定有他们的道理,小伦,你如果有机会找到真相自然最好,但现在没到那个时候,也不用费神去想。”

    王大放提醒道。

    “嗯,我知道。”王伦不急,想着看什么时候能揭开这方面的疑惑。

    与此同时,在沪城,上官温柔没有忘记向飞虹拜托她的事,刚好她也要去一趟田家,见她的舅公田海舟,所以正好可以去看一看田小甜,问问田小甜对向飞虹的印象如何。

    她的舅公田海舟今年已经七十九岁了,仍然是田家这个大家族的家主。

    舅公一共有两个妹妹,其中的小妹便是她的奶奶田缤纷,也许是舅公人老了的缘故,每次她去见舅公,舅公都会谈到她的奶奶。

    只是很奇怪的是,关于舅公的另外一个妹妹,也就是她奶奶的姐姐,舅公在她面前却从来没有谈起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