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古代有个崽 第82章 第 82 章

时间:2020-11-27作者:禅猫

    “觅觅,要不要去买点礼再登门?”安妈见闺女要去魏家了,忍不住开口。

    安觅看了眼脑海,她妈还保持着最开始的动作,捧着手机一瞬不瞬地盯着。

    她打发斗雪先去魏家马车那边,才跟她妈说,“妈妈,你不会一直盯着手机吧。”

    她那会玩游戏还能克制点,而家人那边连接这边,因为担心她,没日没夜盯着也不是不可能。

    魏景和听她忽然喊妈妈,微微一怔,也知道了她脑海里还能连接那边世界,如此便好。

    他不禁回想从安觅出现后有无做得不妥的地方。

    “没事,这视频就跟看电视一样,还是倍速的那种,你那边老半天,妈这边半个小时没到,有些画面就跳过了,譬如你进镇国公府和出镇国公府时都是一闪而过的。”

    安觅想起她玩游戏时也一样,一个错眼画面就过了,还可放大,滑动画面前进,或跳过。当然,也不否认,当时可能被那代号5,人为操作让她每每登录的时候都是在需要她的时候。

    这是自带剪辑吧。

    安觅又看了眼系统屏幕,上面只有个三分之一的进度条,代表功德的。也就是说等这进度条满了,气运才算是经由她所做的一切彻底回归这个天地间。

    “快去歇会,我这边没事,你该玩去玩,该做美食还做美食去。”安觅还是劝道,别人就算看到她说话,也只以为是跟魏景和或平安说。

    “诶!妈妈这就去。”说是去,连动都没动一下。

    安觅觉得她二哥只口头答应这毛病就是遗传她妈,“我不信你,我先挂掉,你快去歇息。”

    安觅的意识点到那关闭按钮上,见安妈还不舍得,她就停了一会,结果长按出一个弹窗。

    按现代时间算,每天视频时限一小时,一天一万功德点

    安觅猛地停下脚步。

    她就说那代号5怎么答应得那么爽快,原来把坑挖在这。

    这样也好,省得她家人没日没夜守着她。

    安觅无奈道,“妈妈,告诉你个坏消息。我刚发现两边每天只有一个小时的视频时间,按照现代那边算。”

    安妈愣了愣,气得连涵养都不顾了,“我就知道那系统不安好心,明明可以多给你带点金子,他非说不行。现在又只限制一个小时,气死我了。”

    “妈妈别气,一个小时快等于我这边一天半了。再说这是累积的,只要一天内没用满一个小时,随时都能连接。”安觅想起那时那个声音外放时长,敢情时间限制由系统定。

    “那妈先退出了,省得待会你爸和你哥回来没得看,你有事尽管连接过来,我随时带着。”安妈也是个行动派,刚说完就分秒必争地退出了。

    安觅觉得自己就好像旅游一样,还能和家人联系,免去了初到古代彷徨的心。

    平安知道娘在跟脑子里的外婆说话,这会见娘不说了,才让他爹把他抱起来,指指小脑袋,小小声地问,“外婆住进娘这里了吗?”

    安觅点头,摸摸他的小脑袋,“等回去再让平安跟外婆说话。”

    “嗯!”平安奶声奶气地点头,也期待跟外婆他们说话。

    到魏家的马车前,魏景和把平安放上马车,朝她伸出手,“马车可能会有点挤。”

    “不会。”安觅笑笑,搭着他的手上了马车。

    魏景和收回手,掌心里摩挲了下,翻身上马,护在马车边上走。

    这是他入京后置办马车的时候特地置办的,方便出行。

    于是还没散去的人就看到马上的魏景和比当日入京,甚至比任何时候都春风得意,当真是连掩饰都不掩饰的。

    马车里,魏老太见仙女进来了,觉得马车都敞亮了不少。

    大丫二丫也正襟危坐,比之前在镇国公府里还要规矩,生怕做得不好要被好看的二婶嫌弃。

    “娘。”平安等他娘一坐好,立即把自己塞进他娘怀里。

    安觅觉得平安这会就是一种不真实状态,高兴,又害怕她还会消失,所以要时刻要黏着她。

    马车内部是裹着锦缎软垫的两边长凳,魏老太带着大丫二丫坐一边,让出一边给安觅和平安坐,丫鬟只能腿着走了。

    她把崽崽抱起来,让他坐腿上。

    “奶,这是平安的娘。”平安之前没能把照片给奶看,如今终于有机会,得意炫耀地介绍他娘给奶看。

    “好好好,奶看到了。”

    魏老太嘴角的笑容就没落下过,老二过乖孙长得和他娘像,没想到这么像,一大一小待一块瞧着就欢喜。

    “大丫姐,二丫姐,这是平安的娘哦。”平安又跟大丫二丫炫耀,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有娘了,还是很厉害的娘。

    大丫二丫看到二婶看过来,紧张地喊,“二婶。”

    安觅在犹豫要不要应下这个身份时,看到平安欢喜的小模样,笑着点点头。

    安觅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魏家人的性情,包括大丫二丫。

    她将自己手上的两条细金手链拿下来给大丫二丫戴上,又将脖子上的那条送给魏老太。

    这些都是她妈妈硬要给她戴上的,手上两条,脖子上也被挂了两条,正好还剩一条项链,留给平安姑姑。

    “来得匆忙,没有备礼,老夫人莫怪。”安觅微笑。

    “不怪不怪,仙女长得精致,用的东西也精致。”魏老太把项链仔细用帕子包起来,这可是仙女给的东西。

    大丫二丫看着手腕上有小花的金手链,抬起手腕,细细的链子垂落出好看的弧度,比手镯秀气好看。

    二婶真好,还给她们礼物。

    安觅想起来古代因为没有现代的精密机器,是很难做出这样细的链子的,而古代的佩饰多是璎珞项圈、手镯、手串,以及这里流行的是足量的首饰,你要带个空心的金手镯会被人瞧不起,就跟现代拎a货包包一样。

    行吧,就当是从海外带来的。

    平安见大家都有,他没有,眼睛看来看去,昂头奶声奶气地说,“娘,平安也要。”

    安觅看到崽崽萌萌哒的样子,必须满足。

    她把手上仅剩的转运珠给他戴上,她妈生怕超重,给她戴的是红绳编织的,上面只有一颗刻有四叶草的转运珠,带有拉伸结,系在平安小小的手腕上,拉伸出来的两端绳结瞧着比转运珠显眼。

    平安抬起自己的手转了转,绳子两端的红色玛瑙小珠子跳来跳去。

    他转着好玩,趴过去掀开窗帘,“爹爹,你看!”

    魏景和还以为马车里出了何事,立即扭头看去,看到平安趴在窗口,手上晃动着一根红绳子给他看,他娘扶着温柔地看着他闹。

    他温声说,“爹爹看到了,坐好,别累着你娘。”

    平安立即乖乖坐好,小拳拳轻轻给他娘捶肩膀,“娘不累,平安给捶捶。”

    魏老太笑,“以前平安见我捶打肩背,他见了也给我捶肩,当真是个贴心的乖孩子。”

    “娘不累。”安觅稀罕得揉揉他的小脑袋。

    平安偎进娘怀里,“娘,平安好欢喜。”

    “娘也好欢喜。”安觅捏他的小手玩。

    平安抬头,“娘没有不开心吗?”

    安觅低头问,“娘为何不开心?”

    “系统叔叔说,娘跟平安回来会不开心。”

    安觅鼻子一酸,原来这才是平安没有吵也没有闹,偷偷离开的原因。因为她不开心,所以就不闹着让她跟着回来的了。

    她的崽崽长大一岁了,更可人疼了,那时候还懵懵懂懂只管找娘呢。

    “娘很开心。”安觅轻轻贴在他的小耳朵说,“外婆他们在娘的脑子里,会一直陪着娘。”

    “真哒!”平安眼睛一亮,随后又立马捂住嘴,怕被人听见的样子。

    安觅笑着点点头,“所以,娘没和平安分开,也没和自个的娘分开。”

    “太好啦!平安可以和娘在一起好久好久了。”平安猛地抱住他娘。

    ……

    马车在街边停下,魏老太带两个孙女先回去,安觅则是先下车和平安逛街买买买。

    虽然给了见面礼,总不好第一次登门空手而去。

    魏景和让观言将马牵回去,等晚些再驾马车来接。他则陪着母子俩逛街。

    镇国公府的寿宴是在中午,此时大约下午四点左右。大虞经过天灾重创几年,如今正慢慢好起来,离京避难的人也渐渐回来了,可能被憋久了,迎来报复性消费,京城也很快恢复了往日繁华。

    安觅牵着平安的手走在古代的街头,看着商铺林立,听着摊贩的叫卖声,感觉跟逛现代商业化的古城是完全不同的。

    “魏大人,哪家首饰铺子比较有名气且靠谱?”安觅问。

    魏景和牵着平安的手走在另一边,听她这么问,便以为她是要买首饰,寻思了下,“翡翠阁是大虞有名的首饰铺子,背靠肃亲王,肃亲王是皇上的皇叔,也是由始至终都支持皇上的人,就算其他王爷都倒下,这位也不会。还有一个玲珑阁,背靠宫中某位皇妃。”

    他从不打没把握的仗,入京前自然要把京中关系了解透彻。

    “那就去翡翠阁吧。”安觅知道魏景和这么说也是希望她选翡翠阁了,和经商的王爷牵扯上,总好过和宫妃牵扯上。

    京中哪个妇人不是整日忙着主持中馈,何曾有过与夫君孩子这般手牵手上街玩耍,路过的夫人看到魏家这一家三口,忍不住叹息,酸了酸了。

    安觅进了铺子,扫了眼这里面的首饰,心里有数了。

    “二楼的首饰更新颖,可要上去瞧瞧?”不说她瞧不上楼下这些,魏景和也觉得不配她。

    安觅点点头,魏景和抱起平安,两人一同上了二楼。

    二楼显然是用来招待达官显贵的人用的,临窗设有茶桌,备有点心。首饰是由店里人端上来给客人看的。

    安觅不否认古代的饰品也很精湛好看,这些可都是纯手工打造,她自然不会小看,见无论是楼上楼下都没有转运珠类似的,她就放心了。

    魏景和坐在对面见她只看不买,倾身低声说,“无需有顾虑,那积木和小孩脚蹬车就是与肃亲王合作的,咱们占三成分成。说来这也是你拿出来的东西,这钱也是你的。”

    另一边也在看首饰的人见到两人耳语这一幕,男子腿上还坐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儿,一家三口,可真是,羡煞旁人。

    安觅轻笑,想到她初来乍到,的确该有几件首饰,就对平安说,“来,帮娘挑几件。”

    平安立即高兴了,在桌上的首饰里看了看,小手指指了几个颜色比较鲜艳的,还奶声奶气点头,“娘好看。”

    安觅当下让人把这些包起来。

    魏景和见她如此草率,笑着摇摇头,又挑了几件让送到户部侍郎府上。

    能摆在二楼的首饰自然都是好的,安觅为了不让崽崽觉得无聊,才让他参与的。

    “娘,没有平安的好看。”平安晃动手上的转运珠。

    大家忍不住被这小奶音吸引,纷纷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小孩子穿着蓝色锦袍,坐在一个清隽无双的男子怀里,举起白嫩细小的手腕给对面的女子看,小手腕上系着红红的红绳,红绳上还缀有一颗金珠,衬得手腕更加白皙惹眼。

    能在这里当掌柜的自然是有一定的眼光,看到平安手上的手串眼前一亮。简简单单的红绳,串上一颗金珠子就不一样了。时下戴在手上的都是手镯居多,而且还讲究实金,倒没想到还能这般秀气。

    女掌柜请安觅入内间详谈,一刻钟后,安觅带着笑容出来,还多了一纸契书。

    魏景和也才知道她要来翡翠阁的目的,原来不是买首饰,而是要卖。方才她款款而谈,他就光喝着茶,看着她,就犹如在欣赏一幅画,也见识到了她的本事。

    安觅谈的是她单出款式,拿一年的四成分成。

    转运珠这东西热度最多也就一年,一年后估计全大虞的首饰铺子都有了,毕竟古代可没有专利这说法。

    安觅出了翡翠阁,亲了平安的脑门一口。她不知道来这里本身强大的气运还会不会发挥作用,但崽崽是她的小锦鲤是肯定的。

    平安也要笑着回亲,被魏景和伸手挡住,“平安长大了,不可再如此小儿行为。”

    平安眨眨眼,“爹爹,是不是娘没亲你,也不让平安亲?”

    以前奶亲他的时候,爹爹也没不让呀。

    魏景和……

    安觅笑了,又亲了平安的小脑门一口,“别管你爹,平安永远是娘的小崽崽。”

    她觉得,只要不亲嘴,适当的亲一亲小脑门小脸颊表示夸赞是可以的。崽崽才四岁呢,到七岁再禁止也不迟。

    安觅又让斗雪去置办了些适合登门的礼物,这才坐上马车去魏府。

    魏老太一回来就将平安娘要来的事说了,魏大伯顶多觉得家里总算又多一口人,魏老头就不一样了。平安他娘不就是仙女吗?这可粗糙不得,于是带着下人把宅子收拾一遍,保证整齐干净。

    到了魏府,安觅和平安从马车里出来,魏景和过来将平安抱下去,自然地伸手来扶她。

    安觅看着眼前这只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也不扭捏,把手放上去。

    魏清婉看着被她二哥扶下来的女子,那是平安长开了的样子,可又因为是姑娘,五官小巧,仿佛精雕细琢过,每一寸都精致好看,再加上她肤色胜雪,眼睫浓密长翘,若非是她同样叫人不容忽视的气质,真的很容易让人觉得这只是个娇滴滴的小姐。

    魏老太迎上前,“你放心,老二有先见之明,你的名字早已落在我们的户籍名下,名正言顺,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魏老太想得开,这是打天上来的仙女,不能因为她和自个儿子生了平安就一定强迫她跟儿子在一块,能不能跟儿子在一起,还得看老二本事。

    还有,她觉得仙女迟早要回天上的。

    “那是当年捡到平安就考虑到的事。”魏景和解释,可不是现在才想起要将她强行成为他的妻子。

    当初为了让平安出身名正言顺,他们就决定立即动身上京,后来遇上天灾,乱世里流民那么多,可操作的地方也多,他就想法子将孩子的娘也登记在户籍上了。

    如今老二在户部当差,能操作的就更多了。所以,他对外一直说平安的娘走失了,大家基本都默认他成过亲的。至于与平安娘相识的过程,有心人去查,就算查到当年诗会瘦马一事也顺理成章。

    “叫什么名?”安觅比较好奇这个,要是在当年就考虑到的事,断不可能写的是她的名字。

    “诗年。”魏景和轻咳一声。

    安觅挑眉,诗会那年的意思吗?魏大人取名简单粗暴啊。

    “叫什么名都没关系,单看这张脸,谁还能说你是假冒的。顶多日后叫老二把名字改过来。”魏老太说。

    安觅点点头,对她来说,真算不了什么。

    既然决定过来,她所做的便是破釜沉舟的决定。真要发生什么事,总有解决的法子,对于还没发生,或者不可能发生的事,何必庸人自扰。

    “清婉见过二嫂。”魏清婉过来福身。

    安觅在游戏里见过平安的姑姑是怎么回来的,也见过她毁容的脸,此时戴着面纱是怕吓到她?

    既然认了大丫二丫的二婶,也不差这一声二嫂了。

    安觅从斗雪那拿出那条项链给魏清婉,“来得急,没备什么好东西,婉婉收着玩玩。”

    魏清婉听到这瞧起来比她还小的二嫂这般说,心里也松了口气。听起来是个好相处的,也没有半点看不起她被休回家的意思。首发l

    “多谢二嫂,瞧着很好看,我很喜欢。”魏清婉笑着收起来,“二嫂,我领你进去看看咱们的家。”

    “姑姑,平安领娘去看。”一旁的平安探出小脑袋。

    魏清婉笑着摸摸他的头,“那姑姑和平安一起行不行?”

    平安看了看围在一起的大人,小手一划拉,“都一起。”

    大家都笑了,魏家继平安回来那次后,再次热闹得引来旁边的人家围观。

    魏家买的宅子坐落在内城,为“日”字形的二进宅院,分前院和后院,前院由倒座房和门楼组成,以垂花门连接前后院,后院又分东西两院、正院、游廊,环绕整个庭院,两院旁还加耳房供下人居住。

    妙的是正院后面有个小园子,正好被魏老太用来种菜。

    庭院里,植树栽花,备缸养莲,是通风纳凉,穿行见客的好场所。

    魏家二老住正院,魏景和住西院,魏老大一家住东院,如今魏清婉都是跟着父母住的正院,大丫二丫则是跟他爹住东院。

    一家人到了正厅,安觅对两位老人行了礼,“我叫安觅,二老可以喊我觅觅,小觅也行。以后要叨扰了。”

    “不叨扰,不叨扰,你是平安的娘,一家人。”魏老太热情洋溢。

    魏清婉不知道为何是说叨扰,不过看她娘好像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也就不纠结了。

    “尽管住下,老二要是敢欺负你,别管他当多大官,我都能收拾他。”魏老头也保证。不过,她是仙女,老二再本事也欺负不了的吧?

    安觅知道魏老太是将她当仙女的缘故,在马车上,她已经解释过,可老太太不信。

    老太太觉得,不是仙女,能住在人的脑子里,还能变出东西?

    魏景和看着安觅温柔而笑,“我哪敢,有爹娘和平安撑腰呢。”

    “平安给娘撑腰。”平安说撑腰是真的撑腰,小手高高举起,要去够他娘的腰。

    大家见他如此,都忍不住笑了。

    安觅噗嗤而笑,微微屈膝让他够到腰,“对,平安往后就给娘撑腰。”

    ……

    西院一样回廊环绕,小庭院里种有绿植,入门这面墙对着外边大庭院,往前正方是主屋,可做主人寝卧和书房,另一面一排三间房,可用来做客房或杂物房。

    魏景和又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带回两个丫鬟,一个婆子,还有一马车的东西,锦被、衣裳、布匹、洗脸盆等都是全新的。全搬进西院,安觅要住的屋子里。

    安觅看魏景和为她置办得这么周全,心下触动,初来乍到的陌生感也少了许多。

    从现代到古代,不可能立马完全融入,场面她可以撑住,可心境上的变化和生活文化的差异还是得慢慢适应的。

    魏景和站在安觅身边,把一直黏着他娘的儿子拉到身前,看向安觅,柔声说,“你看看还缺什么,同我说,我尽我所能给你最好的。”

    看过她活在怎样的世界后,他舍不得委屈她。

    安觅望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他眼里还是明明白白,坦坦荡荡告诉她,他的心意。

    这种很温柔的强势,也是她没遇到过的。

    以她这条件,在现代不缺人追求,只不过没给过机会。

    平安那一世,她是在洪水中被他救起,相互扶持的经历可能让她更容易动心。这一次呢?她也想知道,没了患难与共,这一次,她还会不会动心。

    魏景和笑着移开目光,抱起平安,贴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什么。

    “娘,跟平安来。”平安朝他娘招招小手,小小声,一副我有秘密的样子。

    本章共6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6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6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请牢记,电脑版,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书友群qq群号
小说推荐